71读小说网 > 白狼公孙 > 第八十六章 狼入山林

第八十六章 狼入山林

        蝉鸣响在树上,人影走在院落,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响起。

        “……公孙止携裹数百乱民从北面而来,这事众位怎么看?是真是假,大家说说也无妨。”手负在身后,老人缓慢的走着,后方数名官员手捧布绢仔细的看着上面并不轻松的消息。

        片刻后,有人站出来:“据闻此人在草原纠结盗匪劫掠匈奴、鲜卑,去年还潜入雁门郡杀了郭太守,心狠之极犹如恶狼,此次过来显然是假,劫掠倒有可能是真。”

        “他是公孙瓒的庶子,钱财粮秣之物岂会短缺?”也有声音反驳,“此事估计另有隐情才对,那些百姓想来可能是他从鲜卑中劫下的奴隶,消息上说他被追击,有可能是被轲比能所部逼迫,只得朝渔阳过来寻求庇护。”

        那声音停下后,刘虞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这人,乃是别驾赵该,抚须沉默回转又走了几步:“赵别驾说的或许有理,此人若真在鲜卑人手中劫下同胞倒也是勇烈之辈……”他顿了顿,望向树枝间隙里投下来的一缕阳光,“……公孙瓒这个儿子倒是与十足十的像啊。”

        “州牧的意思,属下领会。”赵该颔下短须微抖,眯起眼:“若是这个公孙止回了幽州,势必让公孙瓒实力大增……”

        那边,苍老的手背抬起在空中摆了摆。

        “……并非如此,而是忧眼下苦心经营的局面,这幽州啊……老夫就不明白,为什么都想它乱起来。”

        树隙投下的光斑照在老人的脸上,望着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的茂密枝叶,低声地叹了一声。

        ……

        “……老人家你吃我这个吧。”

        阎柔行走在蹒跚的人群里,将半块米饼递给一位老人,不远,一名抱着襁褓的妇人,怀中婴儿大声哭泣,青年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缠腰的布包里已经干瘪。近一月的长途跋涉,起初所带的干粮早在半道吃的差不多了,原以为到了犷平迎到援军便是解了粮食的危机,然而到头来鲜卑人要杀他们,就连同为汉人中也要杀他们,一路南下,队伍那股心气早就消散了。

        他站在原地望着蹒跚而行的人群,咬牙切齿的捏紧了拳头,却又是那样的无力感。

        “世道啊…就是……这样的。”

        身形消瘦的老人握着那半块饼子拍了拍这位青年的胳膊,艰难的挪动脚步走过去,将米饼塞给那位妇人,满身深纹的脸上笑起来,皱子更深了。

        “……稍不留意就死了,但没关系……让小的活下去……才断不了咱们的根。”

        所行一路,阎柔见过他几次,已经熟悉了,第一次是在遇袭那片林子里,老人喊的那句“鲜卑狗贼,汉人是杀不绝的——”一直记着,偶尔想来,都有股血在燃烧的感觉。老人缓慢的走回来,拄着木棍走在前面,斑白的长须迎着风抚动。

        “……只要根不断,汉人不绝,总有一天……咱们也会让鲜卑人尝尝苦头的……”老人边走边与阎柔说了许多话,听到前方在喊休息的时候,方才颤颤巍巍的在一块石头靠坐下来,望着那边精气狼烟的骑士,浑浊的眼睛微微出神。

        随后,嘴角笑了一下,“当年我亦是有儿有女,还有老伴……记得那年秋天,檀石槐带兵侵汉……家家户户基本也就死绝了,老汉因为有些手艺,就被带走,与牛羊关在一起十三年啊……”

        老人捏紧木棍,转过头来看向青年,眼角湿红起来。

        “……你见过活生生饿死的人吗?我见过……记不起是哪一天夜晚了,一个妇人被丢进了羊圈里,就离我不远的地方,人还活着,不过身上到处是伤,大抵是受尽凌辱,披头散的看不清模样,她在地上扭动挣扎……伸手向我们要吃的……可我们哪里又有吃的啊……等到天亮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嘴里塞满了羊毛、青草还有土…那是饿的啊。”

        阎柔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那妇人饥饿的画面…….

        ……

        树叶飘落枝头,落在地上,步履踩过去。

        “老夫与你们所思不同,公孙瓒与我有隙乃是私,于公上来讲只是政见不同罢了,接收公孙止事小,与鲜卑交恶方才事重,老夫收这些蛮心日久,岂能毁于一旦,在私我或有亏,但于公,老夫堂堂正正,明明白白。”

        刘虞背负双手,语气有力,他望着众人:“……若为一个公孙止,而让幽州再起战火,波及更多百姓,那才是我这个州牧的罪过,等死了,老夫也无颜下去见列祖列宗。”

        “尔等该明白了吧?”

        众人点头。

        这边,老人深吸一口气挥手:“都下去吧,至于公孙止,就不要想着杀他,与公孙瓒恶化也并非好事,就装作不知,将他赶走就是。”

        “是。”

        ……

        这个下午,北面而来的队伍终于快要到达渔阳,浑浑噩噩行走的妇人在人群里,陡然眼前一亮指着前面,张合的双唇嘶哑的不知说着什么,众人视野之中,就见一支兵马从城郭方向过来拦在了前面。战马甩着尾巴,马背上,赵该握着缰绳望了一眼衣衫褴褛、蓬如草的道道身影,再到旁边那支看上去破破烂烂,实则散一股血腥气息的骑兵,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他是渔阳本地人,对外面而来的人并不非友善,对那边被骑士拱卫的身影,拱起手,话语简单直接:“州牧叮嘱,一切外来者皆不得入渔阳,还请这位领带着部下和百姓离开。”

        原本脸上浮现希望的人群,失去了颜色:“刚刚他说什么……”

        “好不容易活到这里……赶我们走……”

        “……我们也是汉人啊。”

        一道道面容蜡黄枯瘦的身影出悲戚的声音,变得手足无措,仿佛失去了方向,人群中有人挤出来,一名白斑白的老人拄着木棍颤颤巍巍走上前,望着骑在马背上的那名官员,陡然跪下。

        “我们…我们……是被鲜卑人掳去的,不是乱民,眼下被鲜卑人追杀,又断了粮食……活不下去了……求求你,放我们进城,救济一点饭食,就饿不死人……”

        赵该摇头,“本官只是依照州牧之令,任何外来……”

        嗖——

        一道黑影陡然飞来,那人话语还未说完,头顶冠帽啪的一声便是不见了,髻凌乱的垂下来,吓得赵该捂着头,那边众骑中,李黑子放下弓时,一匹黑色的战马缓缓上前,周围郡兵顿时紧张起来,握紧了兵器盯着过来的那人。

        浓眉下,冷眸看了一眼地上的老人,人群中阎柔跑了出来一把将对方从地上扶起来,撕心裂肺的大喊:“我们做错了什么,被你们拒在门外,到底做错了什么——”便是拉着老人,“起来,老头起来,我们不求他们,我们吃草、吃树皮也不求他们……”

        人群不少人大哭起来。

        “刘州牧真的不愿通融了?”

        黑色的战马上,高大的身形在沉默了许久后,终于在这天说出了第一句话。赵该披头散的看着对面名叫公孙止的男人,座下的马匹些许感到不安,焦躁的想要逃离,被他勒住缰绳,身躯摆动间,摇头道:“……恕难从命。”

        “恕难从命……说的好啊。”公孙止露出笑容,“原以为刘虞宽厚,想不到也是小肚鸡肠之人……”

        笑容里,带着凄然,或许只有他怀里的少女能明白这笑里包含的滋味,蔡琰转过头朝向那官员,语气哽咽起来:“那只让百姓进去,我们不进,总是可以的吧?你看看他们,好不容易在鲜卑人手里活下来,你不要再把大家往死路上逼啊。”

        “我可以给你们……一些口粮。”沉默了片刻,赵该便是说了这样的话。

        华雄、高升等人气的叫嚷起来,拍马舞刀就想杀过去,被曹纯一把拦住,周围数千郡兵有意识的缩拢阵型架起枪矛上前压过来时,公孙止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墙,策马回走,一声不响的穿过队伍,朝另一个方向远去。

        见领一走,整支队伍不得不跟上去,赵该方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天光降下,离去的队伍在靠近山麓的林间休整。

        “之前为什么拦着我……非杀了那狗官!”

        “杀?杀了咱们就真成流寇——”

        争吵隐隐传来这边,篝火旁,公孙止啪的折断树枝,沉默的盯着摇曳的火焰,蔡琰看着他:“今日,你不该走的,那人其实有些动摇了。”

        “……那又如何?跪下来求他?还是刘虞?”树枝扔进火里,眸里闪烁火光:“他并不怕鲜卑的,就算刘虞收下这些人,轲比能也不会与他翻脸,他是因为我,公孙瓒与他理念背道而驰,害怕我父子二人联手。”

        公孙止咬着牙:“这老贼却是不知,他在养虎为患……”

        这边诉说着,另一边,阎柔在人堆里坐着,附近有打鼾的声音、隐隐的哭声,他靠在树躯上,目光有些呆滞,往日在鲜卑为奴时,亦是听过关于刘虞仁厚之名的,然而今日,看见老人下跪,心里曾经的仰慕动摇了。

        落叶踩过的轻响,一道身影缓缓过来,并未坐下,只是伸过手握住青年的手,有些温热,“……不要泄气,孩子,后面路虽然难走,但终归还有路的,就算没有路……也可以凿出一条来。”

        那边,阎柔抬起头来,见到老人在黑色里笑着。

        “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可惜太老了,完成不了……将来你替我完成吧……帮我杀六个鲜卑人。”

        说完话,苍老的身形又步入黑暗里,留下阎柔感到莫名其妙,然而不久之后,一声女人的尖叫响起在营地,正与少女说话的公孙止顿时翻起身,朝那边跑过去,那边已经围拢了人群,众人见他过来让出一条道,视线陡然缩紧——

        火把光照亮周围,一颗树下,十多名队伍里的老人坐在那里,垂着苍白的头颅,鲜血从脖子上流淌了半身,一把匕在其中以为老人手中死死的捏着,在他们脚边不远堆放着近月来省下的食物,有些已经馊了。

        “……他们在换命啊……”曹纯眼眶湿红,随后闭上眼,微微的颤动。

        人群拨开,阎柔奋力挤到这边,看到垂坐在血泊里的老人,唰的跪下,哇一声大哭了出来,声音撕心裂肺。

        “公孙,你干什么!”蔡琰的声音陡然叫了起来。

        唏律律——

        一声马嘶,黑色的战马冲出了树林朝远方的城池奔驰,高升连忙找过自己的马匹,翻上去道:“夫人留在这里,我这就带人跟上。”

        转眼间,已有数十人翻身上马冲了出去,随后更多的身影一道道的冲出树林,泛起轰鸣的雷霆。

        ……

        渔阳。

        靠近城墙的宅院,灯火摇曳着照亮书房。

        刘虞跪坐长案后,翻看典籍,偶尔会有一些注解让他有趣,便随手抄下来,此时他刚刚忙完政事,屋檐外响起脚步声,仆人小心推门而入送来稀粥。房间里刘虞舀起粥正要放入口中,隐约的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像是在叫他的名字……

        “……主人……”屋外再次响起脚步声,仆人在外低声道:“城外面……城外…有人在喊……”

        刘虞放下碗,起身拉开门径直而出,“去城墙。”便如此与仆人这样吩咐,随后上了马车,行驶过一条街的距离,已是到了城墙下,从车上下来,老人大步走去上面,城外的声音更加的清晰。

        “刘虞——”那是一个人的声音愤怒在响彻在黑夜。

        城墙上,沿途点亮,士兵望着外面漆黑天幕下的一道骑马的身影,老人站在墙垛后,静静的望着了一阵,有将领过来询问要不要出兵将人拿下,却被他挥手退下。

        城外,公孙止策马奔跑在城下,仰望着城头,声音雄浑不断的响起,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刘虞——”

        “刘虞——”

        “刘虞——”

        马战马停下,似乎看到了城头上站立的那道身影,隐没在黑暗里的,城墙上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马蹄踏踏踏的过去。

        一个人,望着一座城。

        “我纵横北方两年,打都是外族,从未肆意欺凌过自己的同胞,而你刘虞,为了一些外族,为一些间隙,连百姓生死都不顾,对得起你祖宗,当得起汉人吗!!”

        话语停了一下,而后出巨大的声音怒吼:“你不配——”

        你不配……

        声音回荡在夜空,城墙上,刘虞望着那人,周围所有将士也俱都望着那人,风吹过城头,火把呼呼呼的乱响,老人的袖子里,拳头握紧,咬牙……闭着眼听着那三个字,浑身颤抖,“竖子……你懂得什么……”

        近侍过来搀扶,被他一把推开,转身大步朝城下走去。

        ……

        “我们走!”

        战马嘶鸣,公孙止最后望了一眼这座城池,以及上面的人,带着跟来的狼骑转身离开,大氅飘在夜风里。

        他说道:“既然没有了拖累……我们去冀州找张燕……再来取这老贼级!”

        ……

        马车上,刘虞吐出一口鲜血,昏迷过去。

        在这个夜晚,有些人心里的某样东西崩塌了,又树立了新的东西,夜风呜咽吹过天地、林野、行走的人群,不久的将来,他们会再次走过这里,那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狼的隐忍,只为等待露出爪牙的一天。

        第一卷完

  http://www.71du.com/book/1638/566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