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电影世界开拓者 > 第二百八十章 冰城

第二百八十章 冰城

        上菜速度很快,齐山这边刚坐下,伙计就多了一些干果鲜果冷盘上来,是又给送上了一壶热茶。

        “客爷,您先用着,热菜可能还需要一会儿,酒您要哪一种?咱们这儿的小烧是最好的,是东家特意找酒坊酿造的,别的酒楼可买不到。”

        “行,那就上一坛子,不用温,就这么上就可以。”

        “好勒,您的这些部下……”

        伙计看着站在旁边的十几个大汉,试探的询问道。

        齐山点点头:“都一样。”

        随后,摆了摆手道:“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破规矩,都去坐下吃饭。”

        十几名大汉应了一声,留下两个人护卫在齐山身后,剩下的人分成三拨,坐在了另外三张桌子旁,让齐山自己占一张桌子。

        这举动让旁边的食客频频侧目,小声嘀咕着,猜测齐山是哪家出来的大少爷。

        现在是05年左右,北洋军团还没崩溃,袁世凯也没作死想要称帝。

        就连大清帝国也在喘着最后一口气,日本人虽然虎视眈眈,移民接连不断的向东山省渗透。

        却也没有到后世那么明目张胆的地步。

        南方那边各种革命层出不穷,动不动就闹出点儿事儿来通电全国。

        北方这边虽然更加复杂,却相对要安静一些,也算是怪事。

        酒楼本来就是人来人往的地方,什么人都有,齐山出现,虽然令众人惊讶了一些,但也就仅此而已。

        过了两三分钟,酒楼就恢复之前的热闹气氛。

        伙计是不是拉着长调,端着托盘儿送菜。

        楼上隐隐传来琵琶乐器的声音,想来应该是住店唱曲儿的。

        吃了几口冷盆儿,后续的热菜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伙计抱了一小坛子酒送上来,大概有五六斤重。

        另外三桌者都是送的大坛酒,整的跟武林豪杰似的,令齐山都多看了好几眼。

        酒馆的热闹并没有维持多久,刚喝了两杯,门帘子一掀,走进来了一个面色凶狠的三角眼。

        此人一身裘皮,身材中等偏瘦,个子不算矮,即便穿着厚厚的冬衣,拥有几分倜傥的味道。

        只不过这个面相太破坏这种感觉,三角眼加一字眉,眉毛又浓又黑,像刺一样支愣着,加上走起路来像螃蟹,身后又跟着四五个打手装扮的跟班,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此人进了之后,略一打量,嘴角翘起一丝邪笑,直接冲着里面一桌人走了过去。

        那是一家四口,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应该是有点钱,要不然也不会来酒楼吃饭。

        丈夫背对着齐山,看不清面容,对面坐的夫人倒是有几分婉约的气质,很像是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左右两边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看样子也只有十几岁,长得都粉嘟嘟的,应该是没有受过苦。

        三角眼一进来,掌柜的脸色就变了。

        他急急忙忙的走上去,拱手道:“三爷,今天你可来巧了,六爷八爷都在楼上雅间用餐呢,还叫了小粉红去唱曲儿,我叫伙计给您引路,我这去厨房给您多加两个大菜,随后就给您去敬酒。”

        掌柜的说着客气话,就想拉着三角眼上楼。

        三角眼毫不客气的将他推开,道:“你少拿警察吓唬我,还六爷八爷?两个吃闲饭的罢了,你滚一边儿去,三爷今天要办正事了。”

        掌柜的求道:“三爷,三爷,您别冲动,不能在酒楼里办事儿啊,您是不方便了,我这名声可就毁了,到时候我怎么跟东家交代呀?”

        “我管你怎么交代,滚一边子去,要不然连你一起打。”

        说完,三角眼一脚将掌柜的踢到一边。

        径直走到那一家四口旁边,直接坐在女儿身边,夺过丈夫的饭碗啪的一声就砸在了地上。

        酒楼刷的一下就安静了。

        三角眼脸上带着邪笑,故意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女子,看向丈夫:“有钱来酒楼吃饭?林泰山,你该不会是忘了点儿什么吧?”

        那男子低声道:“三爷,您高抬贵手,我是真没有,您再缓我几天,最多不出十天,我一定连本带利把钱给你。”

        “哈哈,泰山哥说笑话了吧,还十天?我看着有十小时,我就找不到你的人了。

        听说你花了大价钱找蛇屁股弄到了两张火车票,怎么?冰城装不下你了?想要去北平?北平哪有冰城好啊?别的赌场可不会一下子借200块大洋出去了。”

        “三哥,您放我一条生……”

        砰!

        三角眼一脚踹穿在丈夫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踹倒在地。

        “放了你?看来你真是不把我三子放在眼里啊,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两年跪在我面前求生路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人,我放过哪一个了?

        没有啊!我一个也没有放过,我不像你,我可是一个守约的人,说还多少钱那一定就得还多少钱,少一分都不行。”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

        “这谁呀,这么惨?”

        “东二街的老刘啊,刘大头的儿子,前两年刘大头不是走了嘛!给他儿子留下的两家店铺,两栋宅子。”

        “那他现在怎么?”

        “你这个人怎么死脑筋?你看这三角眼,富贵赌访的三彪子吗?也姓刘,听说跟刘大头还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可是这个人天生狼性,认钱不认人。

        只要是赌徒在他那里借了钱,他就跟疯狗似的咬着,怎么甩都甩不脱,除非你连本带利将钱还了,他的狗脸儿立刻就变成笑脸,你就算抬手打他,他都不带还手的。”

        “这么说,这个三彪子也算是个人物。”

        “可不,心狠手辣着呢。这件事儿我因缘际会,也听人说过,刘大头的儿子自从两年前开始,就被人拐进了赌场,玩了两年,上瘾了两年,也输了两年。

        家里的店铺宅子都输出去了,还倒欠了200块大洋,本来都被三彪子逼得快要去卖血卖人了。

        谁知道回了一趟老家,不知道在哪里又弄了点儿钱来,这么急急忙忙的想要逃跑吗?”

        “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缺心眼儿,都要逃跑了还跑到酒楼里来吃饭,这不是上赶着让人抓他吗?”

        “谁说不是呢,赌钱都赌傻了。这次让三彪子抓到,恐怕不扒下一层皮了都不算完。”

        这边嘀嘀咕咕,另一边儿三角眼看上了她闺女。

        捏捏粉嫩的小脸蛋儿,像神经病一样的笑了半天,伸手将女孩夹在了胳膊下面,不顾她尖叫挣扎,将刚要爬起来的丈夫,一脚又给踹倒,嚣张道:“刘包!别人说三爷不给你活路,你前些天回老家不是卖了一块地吗?人家给了你多少钱?60块大洋,这可是够你两个月的利息了,把钱拿出来,三爷给你赔礼道歉。

        要不然,这个小丫头就要做我第17房姨太太了。你还别说,我就喜欢这种粉嫩粉嫩的,玩儿起来又是声儿,又是水儿的,还带动作!你根本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每一次都有新鲜感。”

        三角眼摸着下巴咂巴嘴儿,似乎在回忆。

        他回头看了一下夫人,笑道:“听说你是蒙八旗的贵女,以前我是不信,不过现在看,倒是有了几分可信度。

        要是平常人家的女人,看到我想女儿打汉子,除了哭就是想要拼命,从来没有你那么冷静的。怎么,憋着想弄死我呢吗?”

        夫人抬头望着他,眼神冷静得可怕。

        三角眼刚要再调笑两句,不知怎的却闭上了嘴。

        只能指夫人,又指了指地上的丈夫,带着人转身就走。

        “三爷不是下作的人,一天之内,给我将大洋送过来,包你的女儿安然无恙。要是过了明天中午,还没见到钱,那就不要怪三爷我不讲情面了。”

        齐山面无表情的看着狗血剧场,心中没有一丝波澜。

        他从来都不是圣人,虽然举手就能够救下那个女孩,却并不想这么做。

        如果有这么伟大的情操,还会跟老朱的人搅在一起吗?

        早就去收集历史名人,组建党派,建立军队,抢了红军的工作,提前先翻三座大山了。

        以齐山掌握的科技力量和实力,干掉全世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那完全没必要。

        这不过是个虚假的剧情位面,齐山也不过是一个行走者。

        只要类似于一元空间,或者穿越怪的东西仍旧存在,这种事情就绝对避免不了。

        齐山实在没有兴趣做无用功。

        正要举杯喝酒,心中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齐山摸摸下巴,又看了一眼夹着女孩向外走的三彪子。

        心道:或许可行。

        “不!”刘包疯了一样冲向三彪子,红着眼睛抓起了一个盘子,直接扔了过去。

        三彪子侧步躲开,身后几个打手愣了一下,随后勃然大怒,猛的扑上去拳打脚踢。

        刘包挣扎的反抗,身上的衣服被撕了一道道口子,头顶上也溅出了鲜血。

        他现在已经是拼命的状态,打斗间完全没有章法,抓到什么扔什么,拳脚牙齿一起上。

        掌柜的在旁边苦着脸,想要上前却又不敢。

        吃饭的客人早就悄悄地从门口溜走了不少,显然是不想惹事。

        有几个伙计却强忍着怒气,小声在那里嘀咕着。

        “太霸道了,六爷和八爷就在楼上吃饭,他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你小声点,要是让三爷听到,少不得也要吃挂烙。再说六爷和八爷虽然是警察,可他拿三也没有办法呀,三爷背后可是富贵赌坊,那里面可不光是赌徒,白俄人日本人,就连朝廷的贵人们,都经常去那里找乐子。

        听说背后的大爷手眼通天,更是了不得。小小的警察,怎么可能惹得起?”

        “哎呀,你小点声,三爷往这边看过来了。”

        三彪子一个眼神儿,几个小伙计顿时噤若寒蝉。

        此时刘包已经被打的昏迷过去,夫人搂着小儿子,强忍着悲痛揽过丈夫,瘫坐在地上。

        三角眼一咧嘴,“这又是何苦呢?舍不得我走就明说嘛,何须劳动我手底下这些小兄弟。跟刘包说一声,这一番力气,可不能白使。

        三爷是公道人,也不跟你多要价,过来送钱的时候多加五块大洋,给我这小兄弟一人一块,就算是他们的出力钱了。”

        旁边人一听,下巴都要惊掉了。

        什么,被打的人还要掏钱?这不相当于雇人打自己么?

        “今天也算是没白来,咱们走!”

        三角眼嘿嘿一笑,夹着小姑娘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三彪子一愣,回头看向齐山。

        他打来问一下齐山以及旁边儿这十几个大汉,战力对比明显处于下风,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而饶有兴趣的嘿道:“有点儿意思,这是哪路过江龙啊?竟然敢架三爷的梁子??”

        身边的护卫队齐齐放下碗筷,飞快散开,眨眼间就将一楼大厅给团团包围。

        齐山坐在那里没有动,加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慢慢的嚼着。

        “你想给他出头?”三彪子的眼神渐渐透出狠戾之色。

        几个小伙计深深吸气,眼中透出期待目光。

        掌柜的却有些担心,眼神摇摆不定,想要出声阻止却又不敢。

        齐山缓缓将筷子放下,淡淡的道:“别怕,我对他不感兴趣。”

        三彪子闻言哈哈一笑:“这就对了,这里可是冰城。不管是哪路神仙,都要守这里的规矩。”

        看客们纷纷失望。

        看来又是一个哗众取宠的,这是想要名声,又不想出力?

        三彪子伸手指点,“算你小子识相,否则我这几个小兄弟,也不介意再活动活动筋骨。别以为带了十几个护卫就能在冰城装大瓣儿蒜,城里的水可深着呢,小心淹死。”

        说完抬步要走。

        齐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别误会,我对他不感兴趣,对你却很感兴趣!刘三彪是么?过来,我有话问你!”

        整个大厅为之一静。

        众人像看疯子一样看齐山。

        “哈?”

        三彪子脚步一顿,有些愕然的望向齐山。

        齐山眼神平静,淡淡的道:“你经营赌场,自身有点能力,背后有些关系,对我来说正是一个合适的棋子。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棋……棋子?”

        三彪子眼神呆滞,周围的看客也是满脸的怪异。

        这人是谁呀?好大的口气。

  http://www.71du.com/book/2189/1531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