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威武不能娶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死无对证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死无对证

        徐令婕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不是因为疼,而是不甘心,也是对这么没有用的自己的厌恶。

        别说反击了,她连张开嘴把剩下的话说完的能耐都没有。

        “您这是做什么?”画竹赶了过来,她在徐令婕转身跑开时就注意到了,怕出状况跟了上来,哪知道就见了这么一幕,她赶紧拦在徐令婕身前,“老太太还在这儿躺着呢,您就当着她的面动手了?”

        “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贺氏不屑与丫鬟动手,给汪嬷嬷递了个眼神。

        汪嬷嬷二话不说,重重甩了画竹两巴掌。

        画竹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牙齿都晃动了,张嘴就是一股血腥气。

        她直视着贺氏,一字一字道:“太太只想睹物思人,您把院子封了,不叫太太进去,也不让昨夜伺候老太太的人手出来,您是在心虚吗?”

        此话一出,别说是边上的其他人了,连画竹自己的心惊不已。

        她原本是没有这样的猜测和念头的,纯粹是被架在了这么一个局面下,不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她和徐令婕的耳刮子就算白挨了。..

        情况紧急,根本没有时间让画竹细细思量,只能想到什么就冲口说什么。

        贺氏的眸子骤然一紧:“你少血口喷人!”

        汪嬷嬷更是抬起手要继续打画竹。

        论身板,画竹不是汪嬷嬷的对手,她闭着眼要硬接这一下,却是没想到,一人快步过来,拦住了汪嬷嬷。

        “舅娘,你要耍威风,你只管在杨家耍着,你打到令婕头上,真当我们徐家没人了?”徐令峥甩开了汪嬷嬷,目光阴沉。

        他是听见动静赶过来的,拦住了汪嬷嬷这一下,转头瞥了眼徐令婕肿胀的脸颊,他眼中怒气更盛:“外祖母在的时候,对令婕是心肝儿长、心肝儿短的,一根头丝儿都没有碰过,您当着她的面把令婕打成这样子,您要让她死不瞑目吗?”

        贺氏张口就要“呸”回去。

        杨家老太太什么时候稀罕过徐令婕?

        还心肝儿!

        老太太的心肝儿从来就只有杨昔豫一个人。

        她根本不喜欢徐令婕。

        可这些话,贺氏能说吧?

        哪怕杨家上下都知道,但灵堂里外还有不少来悼念的外家人,她能直言说老太太看不上外孙女吗?

        那岂不是坐实了老太太看不上徐家、一早就嫌弃上了。

        贺氏说不得,心里憋得不行,只能咬牙切齿道:“你也不听听令婕刚刚说的是什么话!我心虚?”

        “您不心虚,您怎么不让太太进老太太的屋子?”画竹当即顶了回去。

        话音落了,边上静了下来,虽没有人说话,但各自心里琢磨了些什么,就只有各自知道了。

        杨氏与徐砚也过来了,见了如此场面,杨氏眼睛通红着要与贺氏拼命:“你与我闹,你跟晚辈动手?”

        徐砚拦住了杨氏,冲她摇了摇头。

        杨家其他妯娌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也纷纷上来说杨氏好话。

        “都是一时没管住脾气……”

        “令婕也说过了些……”

        “你看在老太太的份上,不要让老太太带着一肚子牵挂走……”

        “今儿个就各自退一步,你要去老太太屋里看看,明儿我们陪你去啊!”

        贺氏恨恨看着杨氏,与众人道:“让她去!现在就让她去!不然还不知道要给我安什么罪名呢!”

        这一位松了口,那几个劝和的也松了一口气,彼此商量了两句,两人陪着杨氏去老太太屋里,余下的继续守着灵堂。

        杨氏一行前脚刚走,后脚贺氏就在灵前掉眼泪:“各个都叫我顶罪名,说什么当娘的逼女儿,当女儿的逼娘,明明是老太太您和您女儿逼我呢!

        徐家出了事情,我怕您担心,一直没有告诉您,结果您还是知道了,一定要和徐家划清界限。

        我反复与您说了,真相还没有定论,不管怎么样,作为娘家人还是要信姑老爷、姑太太的,我们姑嫂关系是不好,但不能因此就不信了呀。

        您不停,您张口就让人往外头传那样的话,最终证明,您错了。

        错了就认错吧,您不认,其他几房的老太太都来劝您,您就是不低头,我能怎么办?

        我越不过您啊!

        各种骂名我背了,昔知岳家与我们断了,昔豫媳妇和离了,外头都说我不是,我是有苦说不出。

        您倒是好,一蹬脚去了,留下这一地烂摊子,您叫我怎么办啊?

        您身边的丫鬟婆子没有伺候好您,我罚她们,您女儿还与我闹,您听见她们说的话了吗?

        我心虚?我心虚什么啊!”

        贺氏越说越悲愤,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伤心欲绝得连自己都信了这一番说辞了。

        这还是徐令峥给了她启,胆子有多大,嘴巴就有多大,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儿,只管说着就好。

        徐令峥能厚颜无耻地说老太太心疼徐令婕,她为什么就不能说呢?

        至于杨家其他几房的人……

        贺氏看得清楚,那几个都在和稀泥呢!

        画竹和徐令婕的那几句指责,她们或许是顺着思绪犯嘀咕了,或许是压根不信,不管是哪一种,她们都不会细究,尤其是在人前细究,只恨不能把所有局面都圆过去。

        若是外人信了那几句指责,怀疑老太太死得不清不楚的,那即便是分家了,她们也会被连累得脸上无光。

        一个个为了脸皮跳出来分家的人,怎么会愿意长房再添那样的传闻?

        杨家灵堂上的这一番动静,必定是会惹来瞩目的。

        前一回的热闹还没有过去多久,杨家老太太忽然间病故,原就会叫人说道几句,又因为这一连串的争执和动静,被传了个沸沸扬扬。

        贺氏那一番“忍辱负重”的话,让看热闹的人分了阵营。

        有人嗤之以鼻,骂她把责任推到死人身上;有人信了大半,做媳妇的越不过婆母,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嘛;更多的是将信将疑,这儿听几句,那里听几句,时刻关心着事情的进展。

        午后,蒋慕渊走出了西宫门。

        他一早就进了御书房,又陪着皇太后用了午膳,直到她老人家歇午觉了才出宫。

        听风迎上来,道:“杨家老太太昨晚上没了,徐侍郎夫妇去奔丧,灵堂上闹起来,话里话外似乎有老太太死得蹊跷的意思。”

        蒋慕渊顿住脚步,抿了抿唇。

  https://www.71du.com/book/2272/1438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