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威武不能娶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哗然

第七百五十一章 哗然

        虞贵妃做了一个噩梦,半夜里惊醒,坐在床上直喘气。

        伺候的嬷嬷宫女们又是安慰又是倒水,虞贵妃摆了摆手,自个儿努力平复。

        “魇着了,缓过来就好。”虞贵妃拧了拧眉心,明明刚醒,可到底梦到了什么,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只是心跳一下比一下快,根本稳不下来。

        直到天亮时,虞贵妃都没有安下心来,反而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哪怕她不想摆架子,也不得不请御医诊脉开方子,老老实实吃药安养,连皇后娘娘那儿都打发了人来看她。

        刘婕妤也露了一面,说了些姐妹亲和的话,转头就去了慈心宫。

        “真病倒了,脸色很差,从前几年生九殿下以来,就没有见她身子那么差过,”刘婕妤满脸的担忧,与皇太后道,“她嘴上说是受凉,儿臣看着应当是挂念三殿下与七殿下,当娘的嘛,都是这么一个心思,儿子从未远行过,整日里挂念,而且,南陵不是什么悠闲地方,两位殿下是去查案子的,偏案子又不好查……”

        皇太后笑了笑,道:“生的是皇子,历练是好事儿,谁都要经历这么一遭,哀家以前也经历过,慢慢就好了。”

        刘婕妤陪着笑,心说她就没有轮到,什么好的历练,全落到孙睿头上,圣上根本没有分给过孙祈。

        腹诽了一通,刘婕妤嘴上还是顺着皇太后的:“可不是,男儿就要多练,像小公爷一般,现在能独当一面,谁不夸赞呢?”

        听见刘婕妤提蒋慕渊,顾云锦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她今儿进宫来陪皇太后说话,刘婕妤来了,她便先让到了一旁。

        刘婕妤冲顾云锦露了个笑容,又与皇太后道:“母后,南陵何时能了啊?儿臣看着,三殿下他们一日没回来,虞贵妃怕是要一直病呢……

        偏小公爷在北边,不在京中,不能给圣上多些建言。

        说起来,云锦这孩子还是新婚呢,他们夫妻两个就聚少离多的。”

        皇太后道:“哀家可不知道前头的事儿。”

        只这么一句话,刘婕妤的脸色就变了,她知道自己太急了,让皇太后不高兴了,她只好讪讪笑了笑,又拉着顾云锦说了几句亲切话,便告退了。

        皇太后心里门清。

        孙祈和孙宣在京中相争,恨不能让孙睿在南陵半年一年的回不来,可他们更担心还未争出个结果,就先叫孙睿立了一功。

        刘婕妤盼着让蒋慕渊去南陵,老郭婆的案子破了,也能吹嘘是小公爷的功劳,弱化孙睿、孙禛在其中的作用。

        可皇太后哪里会让蒋慕渊去掺和这些?

        她一句话就把刘婕妤打发了,也不会与顾云锦多讲,毕竟,在皇太后眼里,顾云锦是个通透人,先前已经点拨过一回了,足够了。

        顾云锦坐回皇太后身边,道:“其实,婕妤娘娘说得对,我与小公爷新婚,现在又分隔两地,我可想他了。”

        皇太后闻言一怔,复又见顾云锦鼓着腮帮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顾云锦道:“您别笑话我,我粘他,这宫里宫外谁不知道……”

        这是真话,的确是满宫城都知道。

        先前蒋慕渊回京,顾云锦几乎日日在宫外候上一整日,那股子黏糊劲儿,也亏得皇太后喜甜好糖,才没有被他们齁得掉牙。

        皇太后就喜欢他们感情好,拍着顾云锦的手,道:“哀家不笑话、不笑话。”

        一面说,一面还是笑。

        顾云锦哄着皇太后,几句话说过,自是谁也不提刘婕妤了。

        刘婕妤在皇太后跟前被堵了个严严实实,消息也落到了陶昭仪的耳朵里,她虽不知道刘婕妤与皇太后说了些什么,但对方离开慈心宫时脸色不好是真真切切的。

        陶昭仪这几日来来回回琢磨着,等圣上再提及立太子的事情之后,就该朝孙祈发难了。

        就是不知道,圣上何时会再提……

        没有等陶昭仪等到那一天,一骑快马冲去城门,直直往宫城而去。

        马背上的驿官风尘仆仆,一副快脱力的模样,甚至有人瞧见,他把身上的折子交到宫城守卫手里,整个人就晕倒在地上了。

        消息快的百姓,纷纷咋舌,这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莫不是北境又打起来了?”

        “不像,那驿馆从南城门进城的,人是从南边来的。”

        “南边?难道是南陵又……”

        “前回是刑部官员被截杀,这回、这回……哎呀,两位殿下还在南陵呢!”

        一时间传言四起,但终究只是猜,没有个准信。

        驿官的折子送到了文英殿,孙祈听说是南边送回来的,赶紧打开来看,他想知道孙睿在南陵有没有查出花样来。

        他才看了一眼,折子就失手掉到了地上,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孙祈。

        孙宣见状也好奇了:“什么事儿啊?让大哥如此大惊失色。”

        他这话是寒碜孙祈的,可等他捡起折子看了,脸色也没比孙祈好到哪儿去,捧着折子,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傅太师圆滑,便与孙宣告罪,伸手取过了折子,再一看,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对众人道:“南陵郡王孙璧,起兵造反。”

        一时间,文英殿一片哗然。

        “郡王爷、那个郡王爷,造反了?”纪尚书也是大吃一惊,在他的印象里,孙璧是个很规矩老实的人,前几回受召进京,也没出一点儿的幺蛾子,结果,一闹就闹了个大的。

        孙骆还惦记着两个兄弟,道:“三哥和七弟还在南陵,他们怎么样了?”

        傅太师摇了摇头:“折子上没有提,不晓得是脱身了还是叫孙璧给扣下了。”

        孙宣这时才回过神来,叹道:“他们去查老郭婆的案子,怎么就掺和到了这事儿里,不过,孙璧胆敢造反,可见是早有异心,老郭婆的事儿与他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孙祈附和道:“我也这么想,三弟他们许是抓到了孙璧的把柄,孙璧干脆不做不休,直接造反。哎……”

        两人皆是叹气,可唯有自己才知道,刚刚震惊之余,心里是闪过了一丝侥幸与快意的。

        如果孙睿折在了南陵,那就能不战而胜一强力的对手。

        此乃天意。

  https://www.71du.com/book/2272/1565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