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威武不能娶 > 第八百零一章 急死他了

第八百零一章 急死他了

        徐老太爷再一次感觉到,两个儿子的做法是对的,让闵老太太继续逞威风,她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传出去,迟早惹来麻烦。

        他甩着袖子往外头走,厉声吩咐众人:“好好‘伺候’她!”

        看紧了,不能让她的话有一个字传出去。

        徐老太爷走出了屋子,他怒气大,撩起竹帘子的手放得急了些,那帘子落下来正巧从他脸上的伤口处擦过,痛得他又是一口寒气。

        娶妻不贤,年轻时又没有拧过妻子的脾气,到老了来受这破气!

        同样是要晋升一辈的老太爷,这厢徐老太爷气得跳脚,另一厢,纪尚书红光满面。

        翌日上朝去,消息灵通的早就知道他家的大喜事了,纷纷拱手与他道喜,也给徐砚道喜。

        两人一面回礼,一面往文英殿去。

        纪尚书脚步如飞,走得比年轻人都潇洒,不住与徐砚说着对孙媳妇的喜爱。

        纪家上下一直都是很中意徐令意的,徐令意本身才华就好,一手字连纪尚书看了都夸赞,最重要的,是徐令意能让前几年吊儿郎当的纪致诚认真念书做学问,功课一月比一月长进。

        作为婆家长辈,还能求什么?不就是小夫妻感情和睦,将来的前程如锦吗?

        因着纪致诚明年要下场比试,徐令意进门之后,纪家倒真没有急着盼下一代的意思。

        三年一比的春闱,虽说对纪致诚颇有信心,但这事儿说不到十成十去。

        孕妇怀胎十个月,情绪难免起伏变化,要身边人多用心多关怀,平素倒也罢了,对上一个考期渐近、脑袋晕晕乎乎失了温柔心思的考生丈夫,两个人都受罪。

        况且,真要考中了,纪尚书不想让纪致诚在京里消磨。

        京城太小了,无论纪致诚在何处任职,与纪尚书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会真正历练他?耗费数年,只怕还跟在国子监里一样单纯。

        纪尚书要把孙儿扔出京去,穷乡僻壤才好,身边同僚不会因为他姓纪就厚待他,让他自己去官场上摸爬滚打,好好学学。

        只要纪致诚不犯什么贪墨、忤逆之类的恶罪,事情有办不妥当的,纪尚书还在朝中,能帮着周旋、改正,总好过他退下来了,才发现护不住了。

        年轻时多受些磨砺,免得中年、老年来吃亏。

        若是那样,来年放榜后寻了缺,纪致诚立刻就会被纪尚书踢出京城,若徐令意彼时怀着胎儿,或者抱着襁褓里的娃娃,一路颠簸,那真是大人小孩都受罪。

        有着如此思量,纪家上下才半点不心急,反而觉得晚些添丁也挺好的。

        只是人算不比天算,孩子突然间就来了,虽与计划不合,但谁会不高兴呢?

        再算算日子,这胎足月落地之时,就是纪致诚杏榜放榜之时,都说喜上添喜,可不就能双喜盈门了嘛。

        如此好兆头,笑得纪尚书合不拢嘴,昨日已经拎着纪致诚好好交代过了,让他千万争气,莫要拖了他媳妇儿的后腿,把好好的“双喜”给弄没了。

        哎呀,这还有半年多呢,日子可真慢,急死他了。

        庑廊另一头,永王爷慢悠悠往御书房走,隔着大半个园子,他正巧瞧见了纪尚书与徐砚。

        永王爷停下了脚步,眯了眯眼,问身边的内侍道:“纪尚书怎的这般高兴?国子监这个月的月考榜单,我记得前些时日就贴出来了吧?”

        “您说的是,月初就张榜了,纪尚书的孙儿依旧得了个好名次,跟上个月一样,前十,”内侍答道,“纪尚书今儿个高兴倒不是为了孙儿的考绩,奴才听说,他家孙媳妇有喜了。”

        永王爷在听到“前十”的时候就已经很眼馋了,再一听人家孙媳妇有喜,越发羡慕。

        他可是亲眼看着纪致诚从“混不吝”转性子成了学问出众的监生的,此时有多羡慕,如今更加羡慕。

        他紧追着纪尚书的脚步,也给自家混球儿子定了个媳妇,可惜动作还是慢,纪致诚成亲快一年、都要当爹了,孙恪的儿媳妇还在娘家备嫁呢。

        让孙恪长进,这辈子估计是没戏了,但让孙恪当爹,板上钉钉的。

        永王爷背着手好生感慨了一阵,礼部和钦天监定下来的日子,肯定不能催了,可惜还有四个月,怎么就这么慢呢!

        愁死了,愁死了!

        在这一点上,永王爷和小王爷十分默契,很有共识。

        孙恪前几日给符佩清的回信上,也在感叹一日如三秋,这四个月,足够把他好几辈子都过完了。

        好在,婚礼是从京中发亲,符家人过了中秋之后就从凤阳府启程,估摸着九月就抵京了,听皇太后的意思,还是安置在清平园里。

        这么算算,足足能少一百多年呢。

        凤阳府那儿,孙恪去不了,但清平园,他还是能想到法子的。

        圣上和永王爷不是三五不时教训他让他跟蒋慕渊学学吗?

        那他就跟蒋慕渊学,别以为他不知道蒋慕渊以前翻了多少次顾家院墙,他舞刀弄枪比不过蒋慕渊,翻墙可未必会输,毕竟,他俩小时候调皮捣蛋,没少翻过宫墙。

        小王爷乐滋滋地眯着眼睛,脑海里勾画着一路南去的地图,计算着蒋慕渊他们行到哪儿了。

        他与孙睿、孙禛那两兄弟是不够亲近,但他盼着那两人赶紧回京来,喜宴之上,他一定好酒好菜招待着,南陵有什么好待的,京城繁华才是正途。

        可千万别折在那群山里,否则他娶不了媳妇儿,连算账都找不到这两个“添事儿的”。

        在孙恪的日盼夜盼之中,蒋慕渊一行人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着,总算出了两湖地界,再往南行上一两日,就能抵达与南陵接壤的宜平府。

        先前,卞大人被袁二救下之后,就是赶到了宜平府的首府给京里送消息的。

        此时,余将军也就扎营在宜平的最南边,直直对着南陵的群山。

        这一路比蒋慕渊和顾云齐事先预料地要快一些,主要是孙祈没有摆架子,夜里也不一定要让人找宿头,荒郊野外的,也坚持住了。

  https://www.71du.com/book/2272/1584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