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火之日向 > 第850章 谋划(6)

第850章 谋划(6)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人们厌恶人柱力的原因是绝大部分人柱力无法控制尾兽。”日向一郎道,“换言之,人们不是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是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日差叔叔,转生眼的力量是过于强大,但是,转生眼的力量不是不受控制的力量。”

        “所以,人们不会恐惧转生眼的力量。”

        “你想早些见到宁次?”日向一郎问道。

        “不是。”日向日差回答道。

        “那你在想宁次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宁次开启转生眼,福祸难料。”日向日差回答道。

        “宁次的心性,我知道。”日向一郎道,“所以,我刚才言及的心术不正之人不是指宁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我清楚宁次是什么样的人。”日向日差道,“只是”

        “莫非你是在担心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日向一郎问道。

        “说心里话,我是有这个担心。”日向日差回答道,“不过,我最担心的一点不是别人会误会宁次是心术不正之人。”

        “毕竟宁次可以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向外人证明他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你最担心的是什么?”日向一郎问道。

        “有人柱力的例子在前,我知道人们恐惧过于强大的力量。”日向日差回答道,“有鉴于此,我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针对。”

        “与其说针对,不如说迫害。”日向一郎问道,“日差叔叔,你是在担心宁次被某些人故意迫害吧?”

        “可以这么说。”日向日差回答道。

  http://www.71du.com/book/277/15916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