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火之日向 > 第881章 归来(2)

第881章 归来(2)

        “在引导得当的情况下,还是会有小部分人会因放松紧绷的神经而泄劲。”静音朝日向一郎问道,“一郎,难道你打算放弃这部分人?”

        “有时候,为达成目标,必要的放弃是应当的。”日向一郎回答道,“再者,我并不是要放弃你嘴里的‘小部分人’。”

        “你如何对待‘小部分人’?”静音问道。

        “调岗。”日向一郎回答道,“静音,我的对待之法是把‘小部分人’调至轻松岗位。”

        “调岗与放弃没什么区别。”静音道。

        “放弃是一无所有。”日向一郎道。

        “在我看来,调岗就是放弃。”静音道。

        “我认为——”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刚起头,纲手就打断日向一郎的话。

        “一郎,你不用说了。”纲手对日向一郎道,“对于庆祝,我有决断了。”

        “纲手,你的决断是什么?”日向一郎朝纲手问道。

        “放弃大规模庆祝。”纲手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小规模庆祝?”日向一郎问道。

        “对。”纲手回答道,“我决定小规模庆祝我们取得的胜利。”

        “就按你的意思办。”日向一郎道。

        “纲手大人,我支持你的决定。”静音对纲手道。

        “静音,关于小规模庆祝一事,我是这样想的——首先……”纲手对静音道。

        半分钟后。

        听见纲手的讲述,静音开口道:“纲手大人,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语落,静音转身离开纲手办公室。

        静音一走,纲手直勾勾的看着日向一郎。

        把纲手的目光看在眼里的日向一郎问道:“怎么了?”

        “静音走了,我们该回归原本的话题了。”纲手回答道。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日向一郎问道。

        “你刚刚假设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纲手回答道。

        “我是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道。

        “一郎,你把你未说完的话说完。”纲手道。

        日向一郎先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如果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我将全力支持宇智波鼬竞选第三届火之国总理。”

        听见日向一郎的话,纲手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

        “假设宇智波鼬通过考验、宇智波佐助没通过考验。”纲手问道,“以假设为背景,你如何应对?”

        “以假设为背景,我只会支持宇智波鼬竞选政府部门部长。”日向一郎回答道。

        “你怎么不说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纲手问道。

        “如果宇智波佐助通过考验,我将支持宇智波佐助竞选参议院参议员或众议院众议员。”日向一郎回答道。

        “根据你的说法可知,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远不如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道。

        “我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确实远不如我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日向一郎道。

        “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缘何远低于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问道。

        “宇智波佐助还不够成熟。”日向一郎回答道。

        “相较于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是不够成熟。”纲手道。

        “支持不够成熟的宇智波佐助走上高位,是不负责任。”日向一郎道。

        “在引导得当的情况下,还是会有小部分人会因放松紧绷的神经而泄劲。”静音朝日向一郎问道,“一郎,难道你打算放弃这部分人?”

        “有时候,为达成目标,必要的放弃是应当的。”日向一郎回答道,“再者,我并不是要放弃你嘴里的‘小部分人’。”

        “你如何对待‘小部分人’?”静音问道。

        “调岗。”日向一郎回答道,“静音,我的对待之法是把‘小部分人’调至轻松岗位。”

        “调岗与放弃没什么区别。”静音道。

        “放弃是一无所有。”日向一郎道。

        “在我看来,调岗就是放弃。”静音道。

        “我认为——”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刚起头,纲手就打断日向一郎的话。

        “一郎,你不用说了。”纲手对日向一郎道,“对于庆祝,我有决断了。”

        “纲手,你的决断是什么?”日向一郎朝纲手问道。

        “放弃大规模庆祝。”纲手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小规模庆祝?”日向一郎问道。

        “对。”纲手回答道,“我决定小规模庆祝我们取得的胜利。”

        “就按你的意思办。”日向一郎道。

        “纲手大人,我支持你的决定。”静音对纲手道。

        “静音,关于小规模庆祝一事,我是这样想的——首先……”纲手对静音道。

        半分钟后。

        听见纲手的讲述,静音开口道:“纲手大人,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语落,静音转身离开纲手办公室。

        静音一走,纲手直勾勾的看着日向一郎。

        把纲手的目光看在眼里的日向一郎问道:“怎么了?”

        “静音走了,我们该回归原本的话题了。”纲手回答道。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日向一郎问道。

        “你刚刚假设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纲手回答道。

        “我是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道。

        “一郎,你把你未说完的话说完。”纲手道。

        日向一郎先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如果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我将全力支持宇智波鼬竞选第三届火之国总理。”

        听见日向一郎的话,纲手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

        “假设宇智波鼬通过考验、宇智波佐助没通过考验。”纲手问道,“以假设为背景,你如何应对?”

        “以假设为背景,我只会支持宇智波鼬竞选政府部门部长。”日向一郎回答道。

        “你怎么不说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纲手问道。

        “如果宇智波佐助通过考验,我将支持宇智波佐助竞选参议院参议员或众议院众议员。”日向一郎回答道。

        “根据你的说法可知,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远不如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道。

        “我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确实远不如我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日向一郎道。

        “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缘何远低于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问道。

        “宇智波佐助还不够成熟。”日向一郎回答道。

        “相较于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是不够成熟。”纲手道。

        “支持不够成熟的宇智波佐助走上高位,是不负责任。”日向一郎道。

        “在引导得当的情况下,还是会有小部分人会因放松紧绷的神经而泄劲。”静音朝日向一郎问道,“一郎,难道你打算放弃这部分人?”

        “有时候,为达成目标,必要的放弃是应当的。”日向一郎回答道,“再者,我并不是要放弃你嘴里的‘小部分人’。”

        “你如何对待‘小部分人’?”静音问道。

        “调岗。”日向一郎回答道,“静音,我的对待之法是把‘小部分人’调至轻松岗位。”

        “调岗与放弃没什么区别。”静音道。

        “放弃是一无所有。”日向一郎道。

        “在我看来,调岗就是放弃。”静音道。

        “我认为——”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刚起头,纲手就打断日向一郎的话。

        “一郎,你不用说了。”纲手对日向一郎道,“对于庆祝,我有决断了。”

        “纲手,你的决断是什么?”日向一郎朝纲手问道。

        “放弃大规模庆祝。”纲手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小规模庆祝?”日向一郎问道。

        “对。”纲手回答道,“我决定小规模庆祝我们取得的胜利。”

        “就按你的意思办。”日向一郎道。

        “纲手大人,我支持你的决定。”静音对纲手道。

        “静音,关于小规模庆祝一事,我是这样想的——首先……”纲手对静音道。

        半分钟后。

        听见纲手的讲述,静音开口道:“纲手大人,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语落,静音转身离开纲手办公室。

        静音一走,纲手直勾勾的看着日向一郎。

        把纲手的目光看在眼里的日向一郎问道:“怎么了?”

        “静音走了,我们该回归原本的话题了。”纲手回答道。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日向一郎问道。

        “你刚刚假设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纲手回答道。

        “我是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道。

        “一郎,你把你未说完的话说完。”纲手道。

        日向一郎先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如果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我将全力支持宇智波鼬竞选第三届火之国总理。”

        听见日向一郎的话,纲手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

        “假设宇智波鼬通过考验、宇智波佐助没通过考验。”纲手问道,“以假设为背景,你如何应对?”

        “以假设为背景,我只会支持宇智波鼬竞选政府部门部长。”日向一郎回答道。

        “你怎么不说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纲手问道。

        “如果宇智波佐助通过考验,我将支持宇智波佐助竞选参议院参议员或众议院众议员。”日向一郎回答道。

        “根据你的说法可知,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远不如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道。

        “我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确实远不如我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日向一郎道。

        “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力度缘何远低于你对宇智波鼬的支持力度?”纲手问道。

        “宇智波佐助还不够成熟。”日向一郎回答道。

        “相较于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是不够成熟。”纲手道。

        “支持不够成熟的宇智波佐助走上高位,是不负责任。”日向一郎道。

        “在引导得当的情况下,还是会有小部分人会因放松紧绷的神经而泄劲。”静音朝日向一郎问道,“一郎,难道你打算放弃这部分人?”

        “有时候,为达成目标,必要的放弃是应当的。”日向一郎回答道,“再者,我并不是要放弃你嘴里的‘小部分人’。”

        “你如何对待‘小部分人’?”静音问道。

        “调岗。”日向一郎回答道,“静音,我的对待之法是把‘小部分人’调至轻松岗位。”

        “调岗与放弃没什么区别。”静音道。

        “放弃是一无所有。”日向一郎道。

        “在我看来,调岗就是放弃。”静音道。

        “我认为——”日向一郎道。

        日向一郎刚起头,纲手就打断日向一郎的话。

        “一郎,你不用说了。”纲手对日向一郎道,“对于庆祝,我有决断了。”

        “纲手,你的决断是什么?”日向一郎朝纲手问道。

        “放弃大规模庆祝。”纲手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小规模庆祝?”日向一郎问道。

        “对。”纲手回答道,“我决定小规模庆祝我们取得的胜利。”

        “就按你的意思办。”日向一郎道。

        “纲手大人,我支持你的决定。”静音对纲手道。

        “静音,关于小规模庆祝一事,我是这样想的——首先……”纲手对静音道。

        半分钟后。

        听见纲手的讲述,静音开口道:“纲手大人,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语落,静音转身离开纲手办公室。

        静音一走,纲手直勾勾的看着日向一郎。

        把纲手的目光看在眼里的日向一郎问道:“怎么了?”

        “静音走了,我们该回归原本的话题了。”纲手回答道。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日向一郎问道。

        “你刚刚假设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纲手回答道。

        “我是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道。

        “一郎,你把你未说完的话说完。”纲手道。

        日向一郎先点点头,然后开口道:“如果宇智波鼬与宇智波佐助皆通过考验,我将全力支持宇智波鼬竞选第三届火之国总理。”

        听见日向一郎的话,纲手的双眼闪过一道精光。

        “假设宇智波鼬通过考验、宇智波佐助没通过考验。”纲手问道,“以假设为背景,你如何应对?”

        “以假设为背景,我只会支持宇智波鼬竞选政府部门部长。”日向一郎回答道。

        “你怎么不说你对宇智波佐助的支持?”纲手问道。

  http://www.71du.com/book/277/1605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