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 > 第九百零七章 妖孽(两章合一)

第九百零七章 妖孽(两章合一)

        一觉梦醒,平真出了一身冷汗。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梦她一连做了好多次,一次比一次让人感到恐惧。

        她堂堂天朝公主,是父皇的女儿,何等尊贵的身份,平时就算是那些王孙大臣的公子们,她都不屑一顾,对于未来的夫婿,她也有很多想象。

        那人不能是当下的纨绔子弟。

        那人也不能风流,一生只能有自己一个妻子。

        他要文采出众,至少自己与他需得有共同语言,能让她甘心为他红袖添香夜读书。

        他也不能是当下那种身娇肉贵的小公子,最好有强健的体魄,有坚定的意志,要有担当!

        在宫里,她当公主当得其实并不痛快,她想要的,从来得不到,可是嫁了人之后,她凭什么得不到呢?

        身为公主,无论嫁给谁,她都理所当然地该被供起来才是。

        去真真国和亲?怎么可能!

        这是她的噩梦,她的人生走到今天,最让她害怕的东西,她绝不能沦落到那等地步。

        “我数日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后来下了决心,就又去土地庙拜见那位大师,一连去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诚心诚意,甚至跪下苦求大师指点迷津。”

        平真公主神色间略带几分阴晦,“大师后来就同我说,我命里注定有此一劫,要想避开,到也不是没有法子。”

        “他老人家说完,就给我一块玉璧,只道这玉璧乃是一件仙器,只要我把它带到宫里,想法子送到皇上的案头,皇帝贴身佩戴,用不了多久,我的疑难自会解决。”

        平真说完,皇帝都愣了下:“给朕的?”

        平真公主点了点头,苦笑道:“我带着玉璧进了宫门,左想右想,竟有些不敢直接送给父皇。”

        “若是寻常送父皇一件礼物,那是女儿当做的,没什么,但这玉璧从一个僧人那儿拿来,又或许有些奇怪的功效,我便不大敢。”

        “在宫中行巫蛊之事,乃是天大的忌讳,碰都不能碰,当年我才六岁,曾见过宫中盛极一时的太妃刘氏,她得盛宠时,满宫粉黛无颜色,就因为巫蛊之罪,花样年华便一条白绫没了性命,连尸骨也不知扔到哪里,无处安葬。”

        “还有太姑母,也毁在这个上头。”

        平真神色冷淡得很,“我自己害怕,就动了歪心思,想平远更得父皇宠爱,时常能见到父皇,父皇寿诞将至,我便干脆把玉璧送给她,准备借她之手,赠予父皇,应也无妨。”

        平远公主神色莫名,抿了抿唇,张口欲言,又死死闭上,只是苦笑。

        宫里人时常捧平远而贬平真,总觉得两位公主不和,但其实,她们姐妹是宫里接触最多的,年纪相仿,同住在公主所内,一起读书,一起做针线,平真受了喜欢捧高踩低的那些宫人的气,平远也曾为她出过头。平远学规矩时,教导嬷嬷死板,对她下了狠手,平真也气不过,想了个法子把教导嬷嬷的儿子收拾了一顿,给姐姐报仇。

        所以这些年来,哪怕年纪渐大,也免不了有些小龃龉,可两位公主的关系,着实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许久,平远才道:“本是打算送给父皇,但那日三嫂无意中看到,心中很是喜欢,只说有缘,我又见三嫂求子心切,这玉璧瞧着到好像颇合三嫂的心,干脆便赠给她,没想到,竟会出这等乱子。”

        平真低头不去看平远,皇帝到是笑了:“似乎还该庆幸,倒霉的不是朕和皇后,而是让朕的三儿子给挡了灾。”

        他笑归笑,当即一掌拍在桌面上,“岂有此理!”

        周围所有人皆屏息凝神,即便是破罐子破摔的平真,也眼中含泪,再不敢说半句话。

        静默良久,皇帝冷看了这不争气的女儿一眼,吩咐下面立时去捉那庙祝,虽心中也不确定,这庙祝还能不能捉到,但查总归是要查的。

        吩咐完,皇帝又转头客客气气地对方若华道:“还望真人出手,镇住这等妖邪。”

        他此时想起那道差点流逝的龙气,心中就怦怦乱跳。

        虽则如今还没看到有任何损害到大殷王朝之处,可身为当今陛下,心中最重的便是他们徒家的江山社稷,一点风险他也不能冒。

        方若华沉吟片刻,便道:“容我四处看一看。”

        皇帝这才吐出口气:“有方真人在,朕就放心了。”随即转头吩咐下去,安顿方若华暂且在宫中住下。

        方若华一路走来多经风沙,也是满面尘灰,暂时不急着四处去看,先让人备了水洗漱。

        宫里宫人们多都有眼力,方若华在皇帝心中地位不低,她们自是殷勤伺候,服侍着洗漱干净,换了新衣,又奉上清口的粥水。

        一边吃饭,方若华一边翻开大百科,从里面取出几张符纸。

        符纸落在桌上,竟自动延展开来。

        随着符纸散落,线条飞舞,渐渐形成一栋栋亭台楼阁,里面或者有宫女在擦桌抹凳,或者有宫妃对镜贴花黄,偶尔假山后还有小太监小宫女不知在做些什么。

        这一切纤毫毕现,虽不是囊括了整个皇宫,可左右几座宫室都描绘得极为详细。

        “啊!”

        旁边宫女忍不住惊呼。

        方若华莞尔:“这实不能算我窥探宫闱,毕竟是陛下许了的。”

        刚才那位皇帝就答应方若华,想怎么搜查便怎么搜查,整个皇宫所有宫人,都听她调遣。

        几个宫女面面相觑,一时不敢言语。

        着实是她们纵然知道,眼前方真人是位真仙,仙船飞入京城之日,还没过去多久,众人也还对当时的流光溢彩念念不忘。但是听说是听说,如今亲眼见到这位的本事,心中也不能不惊。

        “不过雕虫小技罢了,而且耗费符咒耗费得多,要不是陛下着急,我也不想使。”

        方若华笑道,“好了,我们慢慢看,一处一处地查,只要宫里有邪祟,总归是要寻出来的。”

        两侧宫女连忙应是。

        方若华一碗粥还没有喝完的工夫,各宫的娘娘们就都知道方若华能知万事万物。

        一时间宫里表面上平平静静,内里跟灌了一壶沸水一般,离方若华进的宫殿都纷纷派人来打探消息,至于离得远的,更是慌乱。

        谁宫里没点见不得人的事与物,肯定是要赶紧清理掉,否则摊开到光天化日之下,那可真是什么脸面也没有了。

        风藻宫内

        抱琴匆匆入内,在贾妃耳边窃窃细语了几句,贾妃点头,到还镇定,沉吟片刻:“回头你和夏太监说一句,请他帮个忙,送封信给我母亲和老太太。”

        贾元春刚封了贵妃,正是得宠的时候,她宫里固然也有些不妥当,但特别害怕到还不至于。

        想了想,贾妃又道:“说来,方真人对我表妹十分照顾,说起来本宫到还没好好谢过她。”

        随即交代抱琴备一份礼,送去给方真人。

        “到无需太重,务必要精心。”

        说话间,外面狂风怒吼,黄沙漫天,贾妃眉头轻蹙,连忙念了声佛:“这天是怎么了!”

        “这几天怎么总刮风?”

        侯婷婷把头埋在手臂间,忍不住出声抱怨,左右户部员外郎家的两姐妹笑道:“婷婷姐且忍一忍,到前面寻个干净地处,我们且避一避。”

        “也只能如此了。”

        这位小姐是一等子侯孝康的嫡亲妹子,乃是修国公的孙女,身份尊贵,今日约了几个姐妹去幻真观上香,没成想还没到,就忽然起了风。

        正好前面有一茶楼,看着很是清雅干净,到了地方,三位小姐都下车躲一躲,被小二哥引到二楼,一进门,侯婷婷便愣了下。

        另外两个小姐也都心下惊讶——她们本觉得侯婷婷已经是难得的好相貌,没想到随意进一茶楼,竟转眼便看见几个各有风姿,容貌皆是极好的小姐。

        却是黛玉并三春姐妹,还有薛宝钗在此。

        她们都是打算去幻真观,正好遇见风沙,便想避一避再走。

        黛玉和侯婷婷不熟,却也有几面之缘,此时一见,不免起身笑着见礼。

        两人寒暄了几句,便分开坐下,户部员外郎家的两个小姐心下好奇,不禁问道:“这位便是巡盐御史林大人家的小姐?”

        侯婷婷笑道:“可不正是。”

        她也不奇怪这两位怎么会知道林黛玉,别看林小姐为人低调,但她在京城闺秀圈子里的名声却是不小。

        不光是她得睿亲王妃喜爱,还有幻真观观主做师姐,还因为一年前,京城大儒赵旬,在一次文会上品评当时京中几位著名才子的文章,列出名次后却感叹,这等青年才俊的文章不俗,但他近年看过最富有灵气的文章,却是林如海林大人家的女公子所作,还叹息道,若那位女公子身为男儿,也参加这一次的春闱,当下这些才子们全得俯,屈居人下了。

        那日赵大儒是喝多了酒,酒后失言,可酒醒后却不肯改口,从此林家小姐就越才名远播。

        这等奇闻异事,小姐们也爱听,圈子里估计已经人尽皆知。

        几位小姐正闲笑,窗外忽然一黑,整个楼房震动了一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阵狂风吹得地动山摇,所有人瞬间就被卷了出去。

        黛玉脸色稍变,身上的荷包忽然一热,整个人如重千金,牢牢定在地上,三春姐妹茫然四顾,惜春惊道:“护身符,幻真观的护身符。”

        她喜欢黛玉送的荷包样式,一直挂在腰间,此时只见荷包闪闪光,到把黑暗照出一团亮。

        “宝姐姐!”

        黛玉抬头见宝钗已经被卷到窗外,正直直下坠,她脑子一热,猛地冲过去一把抓住宝钗的手臂,竟然凭自己一己之力,愣是把人拖了上来。

        等宝钗落到地上,三春才回过神,一拥而上,抱着惊魂未定的宝钗瑟瑟抖。

        黛玉转头四顾,咬咬牙接连冲出去把被风刮得四处飘荡的人抓住,也不管男女老少,直接抓回来帮其牢牢抱住茶楼的立柱。

        不知过了多久,风终于稍停,黑暗退去,众人松了口气,转头四顾满面怆然。

        大半条街道都被风吹得干干净净,好几处不结实的房子也倒了,遍地都是痛哭的伤员,死伤者无数,鲜血流淌,几乎没办法下脚。

        三春神色惶恐,宝钗受惊过度,气息微弱,探春深吸了口气,握住腰袢的荷包再不敢放手。

        迎春一样吓得神色苍白:“今天若不是有方真人的护身符,我们姐妹怕是要黄泉路上再结伴了。”

        所有人都后怕不已。

        好半晌才有官兵赶到,救治伤员,黛玉她们的马车早没了,马也没了,抬头看街面上一片混乱,她们也不敢乱走,只静等着官兵送几人回去。

        但是此时官兵也忙得前后脚跟不着地,不只是这条街上生出怪事,其他地方也有。

        有一些家养的家犬忽然变得凶悍无比,咬伤了主人以后冲出门去逢人便啃噬。

        还有一家养的花草树木好像成了精,竟缠住主人不放,还害死了个婴孩儿。

        其它诸如遇到鬼打墙的,莫名其妙一家五口走到水里自己淹死自己的,好好的房子忽然倒塌的,整个京城怪事频,京兆尹已经要疯了。

        宫里皇帝也几乎要疯,接连不断有坏消息来报,哪怕天快黑了,他也不得不着人把方若华从饭桌上拉出来。

        皇宫里灯火通明,人人自危。

        方若华甚至不必让自己的人把消息传进来,也能猜到外面的百姓们都再说什么。

        说到底,不过是王朝将亡,妖孽出没一类的话。

        否则皇帝的脸色,也没必要难看成这样。

        皇帝端坐在御书房,禁军押着一老和尚缓缓而入,跪在一边的平真公主立时道:“就是他,那个庙祝。”

        方若华也有些吃惊,没想到竟还真能找到这个人,而且看起来此人有点道行,要她来评估,到觉得至少也有凤初境,而且离琴心境也不远。

        老人家双目低垂,不惊不惧,抬头不去看皇帝,先去看方若华,轻轻一笑,到真是一脸的慈悲:“女施主,青园尊者托老朽给月凛真人带一句话,五百年前,她与真人有约,约您去欣赏一曲仙舞,如今她并不介意让这大殷的凡人们为您二位五百年前的约定,做个见证。”

  http://www.71du.com/book/415/1506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