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绝境航班 > 第162章惊险迫降

第162章惊险迫降

        僚机飞行员向攻击飞行员下达指令后,不由闭上了眼睛,因为无法面对这场空中开花般的屠杀。

        可是,当他闭眼十多秒,再次睁开眼睛时,却现那架民航大飞机还在正常的飞行。

        僚机飞行员大惑不解,立即质问攻击飞行员:“343,你怎么还不射?难道射系统生故障了吗?”

        “没有,我想再等一等。”

        “你还在等什么?目标飞机马上就要飞到黄江市的上空了,那样的后果不敢想象。”

        “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目标飞机上里的那些乘客就···”

        “难道你心软了吗?”

        “我是心软了。毕竟目标飞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它里面搭载的绝大多数是我们的同胞。不过,我是一名军人,是不可以感情用事的。”

        “既然如此,你还等什么?”

        “因为···我又没法不感情用事,感觉那些乘客都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所以,我想再给目标飞机上的机长一个机会,准备在飞机飞临黄江市上空的最后一刻再射导弹。”

        僚机驾驶员沉吟一下,眼睛不禁湿润了:“我同意你的意见,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就不要急于行动。一切后果由我全部承担。”

        攻击飞行员内心一热:“好,为了目标飞机上的三百多名兄弟姐妹,我们一起去承担!”

        再说林芸一听岳剑涛又要放弃了,不得不声了:“剑涛,你曾经对我说过,你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男人,正因为当年对我的追求的执着和坚持,才打动我的心。所以,你不能当危机面前的孬种,不能当困难道路上的逃兵,想一想我,还有飞机上那三百多名无辜的兄弟姐妹吧。我们大家的生命都在你的坚持和放弃的一念之间。”

        岳剑涛正握着两根导线,这时痛苦地一甩胳膊:“小芸···别逼我了···我真的努力了···可是···”

        “啊!“

        手机里突然传来了江燕的惊呼。

        在旁倾听的警备司令以为飞机已经被导弹击中了,不由痛苦闭上眼睛。他必须承担事后的口诛笔伐。

        林芸不能其故:“剑涛,你那里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岳剑涛回答,江燕又出声音:“岳机长,刚才飞机抖动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岳剑涛当然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正蹲在地上,当机体的抖动时,令他差一点摔个人仰马翻。当他屏气凝神一看,原来自己事先打算连接的那两根导线,在自己一甩胳膊时,导线头居然碰巧衔接在了一起。

        岳剑涛顿时眼睛一亮:“小芸,飞机刚才有反应了,好像能控制了。”

        林芸顿时失声:“真的吗?”

        江燕的声音传过来:“是的,飞机刚才产生了巨大的颤抖,肯定是岳机长刚才无意连接了本该连接的导线。”

        林芸的眼泪又不禁流了下来:“剑涛···你能行的····是不是···”

        岳剑涛又继续忙碌起来,并回答妻子一句:“我现在还需要一点时间,可担心他们不给我时间了。”

        “他们?你是说飞机上的燃油就快消耗殆尽吗?”

        “不是。目前飞机上的燃油还能维持到飞机在机场降落,但外面伴飞的飞机会允许这架失控的飞机进入市区的上空吗?”

        警备司令一听,顿时意识到那位机长已经猜测到伴飞歼击机的意图了,同时感到诧异——自己的指令已经出去了,为什么歼击机飞行员还没开始行动呢?

        事情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市高官就打断了他的沉思:“司令员同志,请立即下达命令,取消一切行动。假如出现一切后果,由我独自承担!”

        警备司令浑身一震,立即高声冲手里正在连线的手机大声喊道:“请执行我的命令,立即撤销行动。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此刻,——838大飞机已经接近黄江市市区的上空了。

        攻击机飞行员都可以俯瞰到市区的外滩了,望着朦胧的那些高楼大厦,只好喃喃念叨:“乘客们,对不起了,为了让更多无辜生命免遭厄运,我不得不这样做了。”

        此时,他的火控雷达早已经锁定了目标飞机,下一步只需用拇指按动拉杆上的按钮就足够了。于是,他的拇指颤抖着贴在按钮上,缓缓力···

        “343!不要射!”

        防空指挥部的指挥员的急促声音突然传过来。

        攻击飞行员那只手一抖,并没有形成足够的力量按下按钮。

        他不由一怔:“生什么事了?”

        “这是领导的命令,你不要多问了,请立即执行吧。假如出现任何后果,我们指挥部会承担一切责任。”

        这时候,僚机飞行员的声音传过来:“我好像看到目标飞机改变了高度,似乎是人为控制的。”

        攻击飞机员顿时醒悟:“看样子我们的坚持得到了回报,现在可以胜利返航了。”

        僚机飞行员的声音显得很激动:“我们处于和平年代,很难有建功立业的机会。这次却接到了要击落祖国民航飞机的任务,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非常残酷。但欣慰的是,我们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这反倒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失败。”

        攻击机飞行员也激动地附和:“是呀,这次攻击未遂将永远是你我飞行生涯中的经典篇章。”

        再说岳剑涛无暇观看舷窗外伴飞的歼击机已经返航,而是全神贯注地把已经连接在一起元件组合起来,并手工进行测试。此刻,这架飞机虽然没有了导弹的威胁,但给他的时间还是屈指可数。

        不过,虽然他已经撼动了空中的庞然大物,但还不能令它按照自己的意愿展开飞行动作。

        岳剑涛的心又提了起来,因为飞机正在市区上空飞翔,并就快接近黄江市国际机场了,虽然在他的努力下,飞机一直下降飞行高度,并从万米之外的高空上慢慢下降到距离地面不足千米。但他还是无法自由地驾驭这架飞机。

        飞机上的乘客们并不知道这些,当看到飞机不断下降,已经看清楚下面市区繁华的景象了,一个个欢呼起来了。他们都以为飞机会顺利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

        就连身在两舱结合部的熊启贤与章子瑛闻讯走出来,跟那些乘客一起互动。

        熊启贤因为经济舱里声音太嘈杂了,不得不把嘴凑到章子瑛的耳边:“宝贝,这位机长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论他之前做过什么,我都有理由请他吃一顿感谢饭。”

        章子瑛早就流出了幸福的泪水,这时故意问她的新郎:“你要感谢他什么?”

        熊启贤显得意味深长:“感谢他为我们主持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空中婚礼,更感谢他能让咱俩的幸福延续下去。”

        “嗯,航班上的所有乘客都应该感谢他,不仅仅是他挽救了大家,并通过这一事件让大家感悟到了人世间一些宝贵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刻,郑伟民悄悄来到老夫妻的座位前:“伯父伯母,我是惠阳公司的董事长,因为我们有缘在一起同生共死,所以,请您们见到您们的儿女时,要告诉他们另一个好消息——您们二老的治疗费全部由惠阳公司承担了!”

        郑伟民的承诺令两位曾陷入绝境的老夫妻百感交集。他们刚刚得到一个美丽而体贴的儿媳妇,如今治疗又有了保障。这一接踵的好消息已经冲淡了他们对癌症的恐惧,也没有理由不去享受晚年的天伦之乐。

        目前,整个航班上唯一紧张的只有岳剑涛了。由于他的努力,一些仪表也开始了正常显示。当他看到燃油表显示飞机续航能力已经不足一百公里了,而他还没有完全捋顺操作程序,这不能不令他万分紧张。

        这时候,机场塔台开始跟他通话了:“o1533,目前飞机的高度已经到了降落机场3号跑道的距离,请问,您可以及时降落吗?”

        岳剑涛满脸是汗,一边紧张忙碌,一边回答:“我不知道···只能勉强试一试。”

        邢总这时挥作用了,当即指示机场方面:“立即关闭机场,不允许这个时间段有任何航班起降。”

        塔台回应:“好的,我们正在出指令信号,并且把停靠的几架飞机转移走,整个机场跑道全部腾给出事的航班。”

        邢总满意地点点头:“好的,现在你们该做的是,全力引导这架出事的航班安全着6。”

        塔台的指挥人员倍感压力,当检测到飞机必须降落时,立即向岳剑涛出指令:“o1533,立即下降飞行高度降落,否则就来不及了!”

        可是,这架大飞机并没有能及时降落足够的高度,当飞临机场跑道时,距离地面足足还有二百米的高度。

        岳剑涛眼看飞机与机场跑道擦肩而过,不得不重新升高飞机。

        那些乘客在空姐们的引导下,正系好安全带准备降落了,当感觉飞机又爬升起来,一个个大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空姐们也不知道所以然,一个个蹙起了眉头。

        在商务座舱包厢里一直陪陈巧巧过生日的刘武似乎看出了玄机,不由黯然摇摇头:“差一点,就只差那么一点点,这也许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本来绽开希望的陈巧巧的表情又蒙上了一层灰色:“刘武,难道咱们依旧不能平安落地吗?”

        “是的,岳剑涛虽然有心救大家,但他毕竟是人,而不是神。当时驾驶舱被炸成啥模样,想必你也看得清清楚楚。他就算是神仙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陈巧巧的眼睛不禁湿润了:“我现在不恨他了,因为他已经努力了,而且是他让我认清楚谁才是最在意我的男人。”

        刘武显得很激动:“我也不恨他,因为这个事件让咱俩的命运紧紧连接在了一起。”

        陈巧巧动情地点点头:“是的,就让我们生命的最后时刻,一起相拥吧。”

        刘武离开座位,眼神深情款款,一点点靠近对面的陈巧巧···

        塔台指挥员眼看飞机没有及时迫降,不禁急了:“o1533,赶紧掉头进行第二次迫降。”

        岳剑涛显得很无奈:“对不起,我无法控制飞机掉头。”

        “啊···飞机上还有多少燃油?”

        “已经不足十分钟了。”

        “那该怎么办?”

        “我正在努力控制飞机,现在好像能够控制下降了。”

        “可是您如果不能掉头回来,就没有地方可以降落呀。”

        “那好,我争取让飞机掉头。”

        塔台指挥员一副悲哀:“恐怕来不及了,以现在飞机的度,就算能掉过头,又要飞行十几公里。”

        “那该怎么办?”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飞机转移到人口稀少的地区。”

        “可什么玩笑?这里可是经济带,根本无法在短短几分钟内飞到人口稀少的地区。”

        塔台指挥员没辙了,露出无奈的语气:“看样子我们赌输了,飞机依旧难逃厄运。”

        林芸这时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还跟岳剑涛保持着通话,突然问道:“剑涛,你不是跟我提过,当机场遭遇破坏的时候,飞机还有备份的降落渠道吗?”

        岳剑涛苦笑道:“那是针对战斗机的。所谓的备份降落渠道就是高公路呀。不过,我倒是现前面有条高公路了。”

        “难道民航客机就不能降落在高公路上吗?”

        “这····还没有尝试过呀。”

        邢总思忖道:“虽然民航飞机块头大,但它的底盘比较高,也许可以躲过高路面上的中间障碍物。而高公路两侧数十米内应该没有高层建筑,可以容纳机翼通过。”

        岳剑涛顿时被提醒了:“您说得对。前方的高公路应该是江航高公路的牛驼段。我可以把飞机控制在这里,并最后试一试在高公路上迫降。请您们立即疏散道路上的来往车辆。”

        市高官再次话了:“请有关部分立即关闭那段高公路,让车辆以最短时间离开那段路面。”

        由于电波的效应,正在那段路面行驶的车辆司机很快接到了撤离高公路的指令,同时也仰头看到一架迫进的大飞机。他们纷纷加大油门驶离危险路面,而没有到达那里的车辆也被及时叫停了。

        于是,岳剑涛就俯瞰到了一段类似机场跑道的高公路路段。而路段两端几乎挤满了汽车。

        当他判断出这段空白路面足以够飞机降落的距离,于是开始继续降落尝试···

        虽然指控中心无法看到飞机降落高公路的画面,但他们却在此刻都默默祈祷着···

        林芸更是跟那架飞机产生了共鸣,明亮的眼神里流露着几分殷切,几分坚定。

        飞机似乎在她的意念下一点点降落···

        一点点靠近那段‘跑道’···

        机上的乘客以及‘跑道’两侧滞留车辆的司机们都几乎不能呼吸了,因为飞机稍有一个闪失,不仅仅是机上的乘客,就连那些司机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这时的岳剑涛已经注意到高公路中间的隔离带了,便稍微偏了偏下落的飞机,在打开降落架时,让中间的轮子贴着隔离带的一侧,只有这样,起落架的其他轮子才恰好分布在路面上,而机翼的边缘也刚好跟高公路隔离墙外的一些建筑物擦肩而过···

        岳剑涛谨慎操作着,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他现在就像一个在刀尖上跳舞的舞者,稍有一豪的偏差,都必将万劫不复。

        起落架上的轮子已经着地了,当泛起零星的火花后,终于可以平稳地滑行了。而中间轮子刚好跟中间隔离带一侧擦肩而过···

        机上的乘客也许感觉不到这千钧一的危机,停滞在高公路上车辆的司机们却目睹这样惊心动魄的画面,一个个先是目瞪口呆,一直到飞机完全停稳,才彼此松口气,同时爆雷鸣般的掌声···

        (全剧终)

  http://www.71du.com/book/714/954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