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 第1143章

第1143章

        、o4664相互学习

        段浙:“小孩子为什么要睡那么长时间?你们给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艾奕崎:“还要包括洗漱、沉淀当日收获、呆等的时间不全是用来睡觉的。当然,几岁的孩子确实需要很长时间的睡眠不过初到陌生的环境身边又没有大人监督可能这些需要长时间睡眠的小孩子会在亢奋中睡不着,但这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艾奕崎:“我们给予考生足够良好的考试条件,如果他们抓不住恐怕只能说明他们与钟粟门无缘。”

        我:“休息时间没有把握好但考试状态良好,也可以吧?”

        艾奕崎:“可以。即使没有按我们希望地去休息但在正事上达到了我们的要求也说明他们的休息有效。休息的具体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起到了让他们调整状态的作用。”

        段浙:“考个试这么……”

        我:“相互学习。考生们在考试中学习钟粟门的思路钟粟门也在观察考生中学习考生们的想法。这与其说是考试,不如说是论道,论完之后合拍的便留下继续论不合拍的就道别。考生们在考试之中也应该明白自己适不适合留在钟粟门。”

        我:“当考试结束后,钟粟门是怎么宣读合格者名单的?会先请考生们自行判断要不要留下来吗?”

        艾奕崎:“是有这么一个流程。”

        段浙:“考生们真的会去判断这个吗?虽然说会选择考钟粟门的道友,脑子是相对其他很多门派的考生清醒,但既然他们已经走入了考场、既然他们在来考之前便已经思考过,他们又会在短短几天的考试里推翻他们前面的思考吗?钟粟门毕竟不是一个大众选择不太会出现一时头脑热就来考、几天冷静后便放弃的情况吧?”

        艾奕崎:“正因为他们愿意思考所以就要给他们更多思考的机会正因为这是攸关他们一生的选择所以更要让他们在选择结束之前全方位地思量。”

        严瑰:“在外门期间也让他们继续思考、继续选择、随时允许他们退出钟粟门?”

        艾奕崎:“当然。能成为同门是一种缘分,不强求。”

        段浙:“但即使他们在外门阶段选择了退出,他们也毕竟入过钟粟门,之后再去考其他门派就不容易了。比如我们云霞宗就不太可能收他们,当然,对儒修有兴趣的他们也不太可能考云霞宗。”

        、o4665太世俗

        段浙:“可如果是对儒修有兴趣,又跟钟粟门不合,岂不是只能考昆仑?”

        我:“不一定,也可以在剑宗里思悟儒修。钟粟门和剑宗的关系一直很好,肯定是因为剑宗能带给钟粟门很多思考。毕竟,钟粟门一不需要剑宗当保镖,二不需要剑宗当雇主,三没有昂贵物品可卖给剑宗。”

        相海:“难道我们与剑宗交情好不能单纯是因为投缘吗?”

        我:“反省一下,我确实太世俗了,我真的很难相信人与人之间单纯因为感情而长久往来密切,也很难相信在长久的往来之中不涉及感情之外的利益。当然,感情本身也是一种利益,但除此之外,应该还有更多,比如修士们最看重的道,以及机缘,以及灵石。”

        段浙:“与剑宗往来,灵石的成分不大吧?”

        我:“剑宗自己是没什么灵石,但其他人可以通过剑宗获得灵石。比如药宗雇剑宗当保镖去给一个危险前辈治病,治好之后活着回来了就得到大量灵石。”

        相海:“这么危险只得灵石?”

        我:“因为危险才只拿灵石,灵石安全。”

        艾奕崎:“往来之中一定包含着利益,那么利益一定会导致往来吗?”

        我:“可能。如果对方不是太让自己排斥的话。”

        相海:“还是谈了感情。”

        我:

        “自然是要谈的,我说了,我认为感情也是一种利益,不过在长久的往来中会涉及很多种利益,包含了感情,又不只包含了感情。如果感情之利足够充分,其他利益可以适当减少如果其他利益足够沉甸,感情少些也可以接受。”

        我:“如果感情是负面的,可能其他利益便无法大到抹去感情的排斥,也便无法合作了。”

        我:“嗯……可能利益也可以归入感情中?当利益足够大时,我的心情会好一些,然后便能合作当我的心情足够好时,其他利益少一些,我也愿意合作。”

        段浙:“能别老是说这些弯弯绕绕、没有定论的事情吗?”

        我:“你想说什么?考生们睡着了,制符看得差不多了,距离天亮、开启第二天的考生监控还有两个小时,如果不尬聊,我们就闭嘴打坐吧。”

        、o4666加分项、减分项

        严瑰:“打坐挺好的。”

        相海:“不过裴林道友也许更有兴趣与我们尬聊?毕竟打坐在哪里都可以,钟粟门式的尬聊就只能在钟粟门内了。”

        严瑰问相海:“你们平常自己人之间也尬聊吗?”

        相海:“也有。在不知道可说什么的时候强行说下去,经常说着说着就找到了些乐趣,强行也就变为了自然。有时候得逼一逼自己。”

        我:“段严周经常也颇勉强自己,但勉强着勉强着他又淡定了下去,从原本勉强的事情中找到了他感兴趣、喜欢的点。”

        艾奕崎:“裴道友,即使你再夸奖段严周,但现实是,你面前的我们这些人,参与不了考生评分。即使我们欢迎段严周成为钟粟门弟子,如果评分者都认为他不适合,他也会被打不及格。”

        我:“我们这个位置能看到对考生们的监控,但待在这里的人都不是考官、只是围观群众,为了防止我们这些群众打扰考试,所以我们的言行多半会被监控。不像对考生们的监控那么严密,但一个被多次重复的话题,很可能还是会被听见吧?”

        我:“我不是在帮段严周刷你们的好感度,我是在刷考官们的。”

        我:“可话又说回来,我提出的小周适合钟粟门的特质,考官们自己也能看见、放入评分中,这些是小周必然能获得的加分项。接下来就看他的减分项会不会影响他及格了。”

        段浙:“减分项有哪些?除了四灵根之外。”

        我:“四灵根还不一定是减分项。虽然四灵根修炼度慢、修为上限也可能被限制,但如果与小周的其他特质,比如慢吞吞,刚好匹配,却还可以成为加分项。其实在我看来,小周身上没有绝对意义的减分项,而他的加分项却很稳固,所以我才看好他被钟粟门收为弟子。”

        严瑰:“如果他考云霞宗,有绝对的减分项吗?”

        我:“四灵根。他的四灵根只有辅以缓慢但长期稳定的思考才能不拖后腿,云霞宗的环境可以容纳这样的思考,但提供不了他太多助力,而段严周在没有外部助力的情况下,他可能会在思考完一个问题后,找不到下一个思考方向。云霞宗的思路整体来说比较统一,往糟的方向说就是有时显得比较单调。钟粟门更能长期稳定地提供给段严周多变的题目。”

        、o4667专业

        我:“如果段严周的灵根很好,比如单灵根,昆仑最适合他,但他是四灵根,那么最适合的选择就是钟粟门了。”

        严瑰:“如果是双三灵根呢?”

        我:“我不确定,但我感觉双三灵根会比较不上不下,距离昆仑差一点点,距离钟粟门偏一点点。再说,如果是双三灵根,段严周不一定,或者说,不太可能,养出现有的思考能力。思考是一种天赋,也是一种习惯。”

        段浙:“艾道友,我再问个找打的问题,昆仑的儒修是不是比钟粟门的厉害

        ?”

        艾奕崎:“只说最高修为,当然是昆仑的更厉害。”

        我:“但要说专业,昆仑的器修也不能说一定比器宗厉害。”

        我:“钟粟门的其他职业都相当于兼修了儒修,而昆仑的所有职业,都沾染了其他所有职业的气质,不那么纯粹,却多了很多包容。从上限值、从生命力来说,包容力越强的越有优势,但有的时候,越纯粹的越容易找到研究突破口。”

        我:“昆仑很厉害,但入门门槛太高,包容之中又带着浓烈的排外。如果大灾难之后只有昆仑存活,那么修真界恐怕只有一种可延续方式,就是昆仑解体,重新分出一流、二流、三流、不入流门派还有散修。完整的世界结构中必须有阶梯,光靠顶级门派无法让修真界成为世界。”

        我:“这个尬聊话题怎么样?是不是都接不下去话了?”

        相海:“如果没有顶级门派,还能成世界吗?”

        我:“还真能接下去啊?我认为可以。只要基础稳,上限被压低后,世界只是小些,但还能存在。就像现在已经没有仙人了,修为档缺了最高端的那一层,但修真界还是可以延续,即使貌似一直在衰弱,可再残喘个几万年问题不大?”

        艾奕崎:“也许下一次大灾难就全毁了。”

        我:“那也是一种可能性,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是,当上限被压到一定程度之下后,大灾难便不再生了。”

        艾奕崎:“你的意思是,大灾难与最高修为者有关?”

        我:“也许是劫的变体。当修士太过弱小之后,劫便影响不到世界了。只是,没有大灾难又一定是好事吗?大灾难对生物、对文明是毁灭性的打击,却搅匀了世界的气息。如果没有了大灾难,也许灵气环境会越来越滞涩,又稀薄又滞涩,成为温水煮青蛙式的毁灭?”166阅读网

  http://www.71du.com/book/862/1603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