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679 圣地被活活吓死好几个天龙人……(8千字)

679 圣地被活活吓死好几个天龙人……(8千字)

        “啊?”

        艾斯没有想到,这个自己弟弟身边的奇怪幽灵伙伴,找上自己开口说出的会是这样一句话。

        他用见闻色盯着对方,神色认真地说:“我是不是他的对手,都不影响作为队长的我,必须去将那个杀害伙伴的混账给抓回去处理这件事。”

        『b.i.b』默然。

        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艾斯不知道蒂奇很强吗?

        在船上当了这么久同伴,这小子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蒂奇这家伙深藏不露。

        但他还是来了。

        就正如路飞也明知道七武海沙鳄鱼是很强大的对手却还是站出来一样。

        艾斯抬指推了推帽檐,笑呵呵道:“虽然不认识你,不过谢谢你的关心。假如你也告诉了路飞,而他听说以后,想插手来帮我……那就请替我揍他一拳吧!”

        『……』

        就在火拳踩着单人火焰艇准备启动喷射而去的时候,『b.i.b』又给了他最后一句忠告:『暗暗果实的能力,本质是‘引力’。』

        “……?!”

        嗤,艾斯猛地踩住火焰艇,吃惊地猛回头看向那半空悬浮的黑影。

        对方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深邃地凝视着自己,缓缓道:『不只是可以如黑洞一般吞噬物质,而且……能够吸引能力者体内的恶魔果实因子。也就是说,他可以让你的烧烧果实能力无效化。』

        艾斯的神色几度变化,“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非要这颗果实不可了……”一时怔在原地。

        『b.i.b』言尽于此,说完便转身飘然飞回梅丽号的方向。

        途中回眸瞥去,依稀能看见艾斯的雀斑脸上,渐渐浮现出略显狰狞的怒容……

        可终究不过是一颗恶魔果实罢了!蒂奇,你那么想要,完全可以开口要!为什么一句话不说,甚至不惜杀害同伴?!

        还是说,你这混账,从来都没把大家当成是伙伴?

        轰隆!!!

        单人艇后火焰喷射巨浪,转眼疾驰而去。

        『b.i.b』无语,它就知道,当事情发展到眼前这一步的时候,几乎就不可能阻止艾斯。

        除非能阻止黑胡子和暗暗果实的相遇。否则只要那货一拿到暗暗果实,不管他杀不杀同伴,只要黑胡子敢跑,艾斯就一定敢追,非要问个明白。

        无非就是黑胡子杀了人再跑,火拳找到他时心里更愤怒,态度更坚决罢了。

        这就好比草帽团里的乌索普突然有一天一刀把乔巴砍了然后跑路,这时候想要阻止路飞去找到乌索普算账?

        拉倒吧!

        『b.i.b』飘回梅丽号,路飞等人正在听薇薇展露决心。见它回来,路飞好奇道:“黑仔,你跟艾斯说什么了?”

        罗宾仰头,看见『b.i.b』的头盔在空气中凝结浮现,淡淡道:『我觉得他打不过他要抓的人,所以想劝他回头。』

        “这不是很糟糕吗?”乌索普一听,流汗道,“如果打不过,会很危险的吧!”

        山治、索隆、乔巴看向路飞,“我们要帮你哥哥吗?”

        “算啦!”路飞笑呵呵道,“艾斯有他自己的冒险。况且他比我厉害多了,如果我因为担心他而去帮他,肯定会被他揍的。”

        『他说,假如路飞想来帮我的话,替我揍他一拳……』

        『b.i.b』说完,头盔在空气里渐渐隐去。

        “想到一块去了,你们还真是兄弟啊……”索隆、山治、乌索普、乔巴皆汗颜。路飞哈哈大笑,大手一挥道:“总之,我们也出发吧!”

        梅丽号很快扬帆起航,前往绿洲酋巴寻找叛军大本营。

        『b.i.b』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远远看着艾斯离去的海面,虽然它提醒了艾斯暗暗果实的能力,但……估计效果也很有限!

        毕竟,漫画里艾斯本来就在战斗开始后没多久,就听黑胡子自己嘚瑟、科普了一通暗暗果实的大致能力。

        艾斯不是因为情报差才输的,纯粹就是打不过。

        “你很不希望路飞他哥哥去找马歇尔.d.蒂奇吗?”罗宾在旁边问。

        她当然还记得,路飞的哥哥口中杀害了同伴的黑胡子,就是当初林奇在白胡子的船上一度想杀死的那个人。

        『b.i.b』抱着双臂,淡定道:『来都来了,反正劝着试试呗。』

        罗宾哑然。

        那边,娜美和薇薇朝她招手。罗宾过去后,发现他们正在研究,过会儿登陆后,怎么在大沙漠地带行军的事宜。

        罗宾听了一会儿,取出腰侧小包里的绿色电话虫,“让小绿帮忙吧。”

        娜美眼前一亮,亲昵地抱住罗宾的手臂,高兴道:“罗宾姐!有你在真好啊!”

        “我不要!”

        下了船,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气候炎热干燥,日光暴晒。

        路飞听完赶路的计划后,直接拒绝,抱着双臂,一脸的不情愿,“反正肯定有人要顶着太阳,在外面拿着绿仔在沙漠里走路的吧?既然如此,要热大家一起热好了!”

        这番同甘共苦的发言,让伙伴们十分感动。

        娜美一边泪目,一边在薇薇震惊的眼神中,砰!给了路飞一拳。

        娜美无语道:“笨蛋啊你!重点是要节约淡水!一堆人在沙漠里晒太阳,很快就会喝光淡水了!”

        罗宾看了一眼已经因为浑身浓密的毛皮而热得快要冒烟的乔巴,提议道:“要不这样,轮流在外面沙漠中拿着小绿前进,其他人则在城堡中补充体力,如何?”

        索隆欣然同意,“没意见,我第一个好了!”

        “你没资格一个人在外面瞎晃!”山治和乌索普左右同时给了绿藻头一拳,“你这路痴,想把我们带回东海是不是?”

        索隆捂着头,一脑袋问号,凭什么这么说他?

        路飞鼓着一头包举拳道:“那我们……出发吧……”

        “我先来拿着城堡电话虫在外面吧!”薇薇笑着说,“毕竟我也更习惯沙漠的环境。”

        山治献殷勤道:“我会在城堡里给薇薇你特别制作解暑的饮料的~~!!当然了,还有娜美小姐和罗宾姐~~”

        “喂!我们呢?”乌索普一个手刀。

        山治“切”道:“你们喝点自来水就行了吧?”

        这时,乔巴抽抽蓝鼻子,惊讶地回头,看到罗宾站在原地,并未跟着众人走上来。

        路飞奇怪道:“罗宾,黑仔,你们怎么啦?”

        罗宾看向远方另一处,淡淡道:“你们去找叛军吧……我个人对克洛克达尔在这个国家,究竟图谋着什么,更感兴趣。所以想独自去调查一下。”

        娜美连忙将小绿拿来,想还给罗宾,“罗宾姐你一个人更危险,这个还是罗宾姐你自己——”

        娜美的手臂上长出手臂,将她拦住。“你们人比较多,更需要城堡里的饮食。”罗宾略一回首,对几人点点头,“不用担心我。——乔巴,你也跟着他们吧。你不是最怕热吗?待在小绿的城堡里更舒适一点。跟着我走,会中暑的……”

        “我就是医生,我不怕中暑。”乔巴想追上罗宾。

        罗宾道:“乖。”伸出一只手点住乔巴的额头,将它推回路飞他们那边。

        挥了挥手,罗宾渐渐朝另一个方向走远。

        当然,在路飞的眼中,黑仔也一如往常一般,好似一个黑甲骑士一般伴随在罗宾左右,渐行渐远。

        “罗宾……”乔巴望着她远去,喃喃道。

        沙漠的一阵风呜呜地吹过,掠起草帽海贼团诸人的袍子。

        娜美橘发飞扬,自语道:“总感觉罗宾姐她一走就不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娜美?罗宾不是说了,她是去调查吗?”路飞纳闷地看了她一眼,兴高采烈地大步转身走去,“我们也快走吧!”

        “等等!路飞!”山治他们追过去,没好气道,“已经说好了要躲进电话虫城堡里轮流休息的吧?”

        几人吵吵嚷嚷地走远,一个一个地在沙丘上消失,进入了小绿体内。

        ……

        “你还在看什么?”

        罗宾一个人往前走,挽了一下被风沙吹乱的发丝。

        『b.i.b』收回视线,从后头飘上来,『看那个小可怜。』

        “……”罗宾转而道,“你认为克洛克达尔在这个国家图谋的东西,会和历史正文有关吗?”

        『也许吧!』

        『b.i.b』抱着双臂飘然相伴,『去问问看就知道了。』

        “嗯。”

        罗宾按了按兜帽,顶着沿路的风沙,在身后沙丘上留下一串很快被掩埋的脚印。

        路上,沙地忽然坍塌,在倾泻的沙海中,冒出一头紫色的巨大蜥蜴。

        气势虽然惊人,但也就那么回事吧。罗宾不想『b.i.b』做任何额外的消耗,甚至不愿意它用霸王色震慑这头紫色大蜥蜴,只是自己手一招,便召唤出一头一模一样的紫色大蜥蜴,张嘴在牙齿上缠绕出漆黑的霸气,将它自己的本体给一口啃伤……霸气存在于每个生命体内,当然包括这些动物。以罗宾现在的经验,就算他花自在复制的对象本身不会霸气,她也可以代替对方来驾驭他们体内潜藏的这股力量。

        轰隆隆……

        紫色的大蜥蜴在沙漠中飞奔,扬起一大片黄沙。

        罗宾用花花果实的肢体做了一把椅子,舒服地躺在沙漠大蜥蜴背上,一路朝附近的大城市而去。

        以克洛克达尔王下七武海的名声地位,他主要在哪里活动,随便找个当地人问一下就知道了。

        『b.i.b』背靠背坐在紫色大蜥蜴上,双腿机甲贴着蜥蜴背部的那部分实体化了,因此不需要飞行,被蜥蜴载着移动。

        十年如一日的生命归还修行……

        它狭长的双眸“闭上”,一片漆黑。

        或许,真是机缘前定……

        在本体早年最开始涉及生命归还领域的时候,便已经逐步熟练“能量储存以备后用”的这一特性。仿佛从那时候开始,就冥冥中,为这一次劫难做准备似的。

        『b.i.b』心中推演过无数遍。

        它能猜到的最差的情况,也是本体起码会在这十年之中,一直保持“低功耗”的“省电模式”,将每天的身体能量积累下来……

        不疯魔,不成活。

        十年分量的积累,等到与本体合一,究竟是原地爆炸,还是一飞冲天,就地飞升?

        ~~~~~~~~~~

        〖梦想之城,“雨地”〗

        〖“雨宴”赌场,后台通道中——〗

        嗒……

        嗒……

        嗒……

        空旷的长廊之中,一路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巴洛克华特的黑西装干部们。前头,传来一下一下的高跟鞋的声音在回荡,一下一下朝长廊的深处而去。

        哒。黑色皮衣黑色马尾辫的倩影停步,回眸向斜后上方瞥了一眼。

        乔巴、路飞、娜美……?

        这么快也找过来了,看来他们几个并没有跟着薇薇公主去找所谓叛军的大本营……

        ……

        明亮而宽敞的大厅内,华贵的长桌一端的大椅上,坐着身披大氅的王下七武海克洛克达尔,他咬着雪茄,一手转着打火机,一手在桌面上轻轻叩击,忽然抬眼看向大厅房间一侧的偏门,门后有一阵高跟鞋的轻响接近,最后站定。紧接着,大厅这一侧的门把手上,竟有花瓣旋起,长出了一条柔臂,纤长的手指握住把手,一把拧开。

        无声无息间,侧门被推开。

        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进来,墨绿色的双眸远远地看着长桌一端紧皱眉头的克洛克达尔,“好久不见了,沙鳄鱼。”

        “……”克洛克达尔咬着雪茄,脸色相当不好看,冷冷道,“今天一整天,雨地城里不断地有我部下消失的情报传来……看样子,是你做的好事吧?空条徐伦!”

        “这个名字,我好久没有听人说过了。”

        罗宾垂眸自语,缓步走到长桌一端,拉开椅子,在克洛克达尔对面坐下。

        “呵呵……”

        克洛克达尔咬着雪茄冷笑,“或者我直接叫你妮可.罗宾,还是……恶魔之子?你销声匿迹了十年,现在突然在阿拉巴斯坦出现,还解决了我好些手下,特意跑过来见我……是想做什么?”

        “你好像很紧张。”罗宾双手放在桌上,“放心,能抢走你沙沙果实的那个人,现在不在……”

        就在这时,外面的赌场方向,骤然爆发一阵少年清亮的咆哮吼声:

        “克洛克达尔————你给我出来————!!!!”

        听到这吵嚷的声音,克洛克达尔忽然眼神一沉,死盯着对面这个阴森森的女人,“……你该不会是这几个刚跑进伟大航路的菜鸟海贼一起来的吧?!”

        罗宾道:“这与你无关。”

        克洛克达尔摸了摸他那个黄金左勾手,冷冷道:“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与我有关?”

        罗宾盯着对方,缓缓吐字道:“历史正文。”

        “……?!”克洛克达尔眼角轻微地一抽,表情变化不明显,但对罗宾来说,已足够下判断。“你盘踞在这个国家,果然有所图谋……而且,是和历史正文有关。”

        克洛克达尔眼中浮现血丝,冷冰冰道:“你别以为——”

        轰隆!!

        他正说着,旁边的一大块天花板区域突然掉落,一个方形的海楼石监牢就这样从上一层坠了下来。

        “罗宾?!”“罗宾姐!”“你也在这里啊?”“……”

        牢笼里的路飞、娜美、乌索普、索隆都十分吃惊,而坐在他们后头的斯摩格听到他们的大呼小叫,直接被他们所说的这个名字给惊得绷不住原本的冷淡脸,错愕道:“你们说什么!?”

        他霍地起身,冲到路飞旁边,也一把抓住监牢栅栏,顿时和路飞一样,被海楼石栅栏搞得四肢酸软。

        “妮可……罗宾……?!”斯摩格竭力瞪着眼,死死盯着坐在克洛克达尔对面的那女人,“莫非你就是草帽一伙另外的那个成员……”

        “……”罗宾看向牢笼里的这几个人。

        路飞纳闷地挖鼻孔,“只是听到罗宾的名字而已,他怎么这么吃惊啊?”

        索隆自语道:“那个克洛克达尔也一样,明明是七武海,却显得有些紧张……”

        “看到我们紧张了吗?”路飞说。乌索普给了他一个手刀,“怎么可能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克洛克达尔突然仰头爆笑,笑得眼角都要冒出眼泪,“我真是没有想到,堂堂的前王下七武海,‘恶魔之子’妮可.罗宾,竟然会跟这么几个菜鸟海贼混在一起……真是笑死我了!!”

        “……?!”娜美、路飞、索隆、乌索普都或惊惑疑地看着他。

        他们刚才没有听错吧?

        “罗罗罗罗罗罗宾宾宾宾宾……”乌索普震惊地连连后退,“罗宾以前也是七武海?!!!!”

        娜美喃喃自语,“难怪罗宾姐之前提起克洛克达尔的时候那么无所谓……”

        啊?沙鳄鱼眉头抽搐,你们嘀嘀咕咕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当老子听不见吗?!

        “你们说谁在紧张啊?菜鸟们。”他一脸阴影,冷冷地看着牢笼里的路飞几人,“在这个沙漠之国,就算是她,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是吗?”

        罗宾双手撑着桌面站起身,“我再问一遍……”

        无声无息间,数条手臂在克洛克达尔的身上冒了出来,并且每只手都缠绕武装色,变得漆黑!

        “你不惜引发这个国家内部动乱,也要图谋的‘历史正文’……”罗宾操控着五只武装色手掌对准克洛克达尔的头部各处要害,“究竟在哪里?”

        她说什么?一直在监牢里瞪着眼的斯摩格更是眼瞳一缩,王下七武海沙鳄鱼难道……?!

        那个难道就是罗宾说过的霸气?武装色霸气?

        索隆死死盯住克洛克达尔身上长出的那几条漆黑手臂。

        “……?!”克洛克达尔在罗宾的攻击落下前,立刻元素化为一团黄沙,迅速飞到另外的位置,并没有完全实体化,而是半沙半人形,冷冷地盯着罗宾,刚欲开口,却见罗宾点头自语道:“看来,你自己也不清楚,你要找到的历史正文在哪里……”

        克洛克达尔举起黄金左勾手,冷声道:“还想套我的话?做梦!”

        说着,抬手一甩,化作一道黄沙之刀,斩向罗宾。

        砰!!!长桌、地板都被斩成两截,如此惊人的斩击看得牢笼里的索隆眼皮子直跳,而罗宾扭身躲开后,扬手正欲还击,却听见牢笼里的路飞一声大喊:“罗宾!!”

        罗宾飘然退开,克洛克达尔也皱眉,疑惑地看过去,“戴草帽的小子,好好蹲你的大牢,叫唤什么?”

        “我答应了薇薇!一定要狠狠地揍扁你这个混账!!”

        路飞在牢笼背后冷冷地瞪着克洛克达尔,然后他看向罗宾,退开两步,慢慢握紧双拳,“罗宾,你其实很厉害,对吧?但我们也不能一直让你陪我们玩海贼游戏……以后肯定还会碰到比这个疤脸的混账更厉害的对手,如果连这家伙我们都无法打倒,以后怎么办?”

        “所以这家伙——”路飞一脸认真地道,“必须由我们自己在这里打倒!!!”

        掷地有声的话回荡在房间里,听得克洛克达尔一愣一愣的。自己是不是被太过于小瞧了?!

        “路飞……”娜美吃惊地看着前所未有的认真的路飞。

        “娜美,路飞说的没错。”索隆绑上头巾,手按在刀柄上,“如果不能在这里掌握霸气,我们还怎么有脸和罗宾还有黑仔继续航海?”

        斯摩格在旁看得直跳眼皮,这几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海贼,究竟知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女人,是个什么层次的大海贼?

        你们还在家里玩海贼游戏的时候,这女人已经跟那个男人在全世界闯下惊人的名声了……

        “干嘛说的这么过分啊?”娜美埋怨,郁闷道,“什么有脸没脸的……难道乌索普也让你们没脸了吗?”

        从刚才开始就哑然无所适从的乌索普突然被娜美cue,郁闷道:“干嘛只说我啊?!”

        “这不一样!”索隆锵锵拔出两把雪亮的刀子,“你是航海士,乌索普是修船工,而我和路飞呢?我们就只有战斗这一项本事了!”

        “喂!”乌索普郁闷地甩手,“谁是修船工啦?我是狙击手啊……”

        “……”罗宾静静地看着他们,忽然回头瞥向身后,那高高的台阶顶端。

        砰!!!

        就在这时,台阶顶端奢华的正大门突然被一脚踹开,逆光中站着几个人影。

        “山治!薇薇!乔巴!”

        薇薇在左,驯鹿在右,黑西装的骑士在中。山治在底下大厅中的许多视线注视下,吐了口烟,笑道:“罗宾姐,就是这里吗?人挺全的嘛,不止王下七武海,连海军都有!”

        罗宾对山治点点头,当然是她刚才用花花果实引导山治他们找过来。

        “其实……”

        她轻声一叹,回头一扬手,将一个东西扔进牢笼栅栏内,被娜美怔然接住,“钥匙?是在刚才打斗的时候从沙鳄鱼身上……”

        什么?!克洛克达尔摸摸大氅口袋,钥匙果然不见了。

        咔哒,娜美很快将海楼石牢门打开,路飞、索隆、乌索普、她还有那个沉默的海军一起走了出去。

        罗宾摇摇头,“我本来也最多只能替你们消耗一下他的体力罢了……”

        说着,在乔巴、娜美、乌索普、山治、薇薇、斯摩格吃惊的注视中,她的一半脸迅速凋零,化作片片花瓣飘散。

        从一开始就只是分身?!沙鳄鱼看到这一幕,眼中浮现更多的血丝,老子竟然被一个分身诓得团团转?!

        花分身消散前,看到路飞啪地拳掌相击,瞪着沙鳄鱼嘿嘿笑道:“你准备好了吗?臭砂子!”

        “哼……我看这头鳄鱼,就很适合试刀!”索隆握紧双刀。

        “罗宾……”乔巴看向瓦解的花分身,后者对它点点头,“他们就拜托你了,乔巴……”

        “嗯!!”小驯鹿顿时斗志燃烧。

        山治第一个抬脚朝克洛克达尔的脑袋踹过去,笑道:“鳄鱼,你有被黄金踢过吗?”

        斯摩格始终一言不发,阴沉着脸看着这一切,也看着妮可.罗宾的花分身最终解体,化作一团团花瓣飘散……

        ……

        『前面就是王都‘阿尔巴那’了。』

        罗宾睁开眼,耳边是『b.i.b』的提醒声,她点点头,在座下的搬家蟹顶端的座椅上站起来,仰头看向前方视线中接近的沙漠里的一座雄都。

        在雨地搜查无果后,她就一边留了一个花分身,在雨地去找沙鳄鱼,希望能套出一些情报。

        另一方面,她的本体直接前往阿拉巴斯坦的王都。

        假如这个国家真的存在历史正文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知道那东西在哪里的……恐怕只有曾经有机会成为天龙人的一员却放弃了的奈菲鲁塔丽王室。

        现任国王,奈菲鲁塔丽.寇布拉。

        『怎么了?』『b.i.b』见她好久没说话。

        罗宾道:“乔巴他们已经在‘雨地’跟沙鳄鱼碰上了……”

        『b.i.b』道:『放心吧,不提乔巴它自己就能熟练掌握多段变身,它还有和库蕾哈一起研究血统因子的成果‘仙豆’可以用呢……而且……』

        它顿了顿,望着近在眼前的山顶高坡之上屹立的雄伟宫殿群。

        『郁金香和多拉格的儿子,还有和之国霜月的传人,可没那么容易死在区区沙鳄鱼的手底下……』

        ~~~~~~~~~~

        金碧辉煌的王宫内,华贵堂皇的寝殿。

        薇薇的父亲,这个沙之国的国王,此刻正一脸愁绪地用力揉着眉心,排解心中的焦躁。

        忽然,他听见一道清冷的女音:“奈菲鲁塔丽.寇布拉……”

        “……?!”

        寇布拉虽惊不乱,扭头看向声音来处,顿时眼瞳一缩,震惊道:“你是——”

        嗒,嗒,嗒……

        单马尾,黑皮衣长靴的罗宾身边环绕飘飞着肉眼看不见的漆黑战甲,她一步步走到寇布拉,淡淡地问:“沙鳄鱼想要这个国家隐藏在某处的历史正文,你知道那东西在哪里吗?”

        寇布拉疑惑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既然认出来我是谁,”罗宾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就没必要再装傻了吧?”

        “……”寇布拉沉默片刻,揉着额角,沉沉地叹了口气,“说的也是。不过,我没想到,销声匿迹了十年的你,还会再度出现……妮可.罗宾。”

        “……”罗宾的神情没什么变化。

        不晓得这应该形容为面无表情,抑或是木然。“我不想对你动武,国王先生。如果可以的话,直接带我去找历史正文比较好……我只是想看一眼罢了。”

        寇布拉还未回答,空气里突然浮现一张漆黑的面甲,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劝你最好听她的话,否则我们要是对你做了什么,之后也不太好跟薇薇交待。』

        “……薇薇?!”寇布拉神情一变。

        『没错……』黑色面甲绕着国王飘飞,幽幽道,『奈菲鲁塔丽.薇薇的那个薇薇……』

        寇布拉脸色变幻,最后缓缓起身,仿佛衰老了十岁,“我可以带你去看……”

        可他走了几步,却发现那个妮可.罗宾没有跟过来。

        寇布拉疑惑回头看去,只见妮可.罗宾背对着他,像是不敢问出口似的犹豫一阵后,缓缓道:“国王先生,作为八百年前有机会成为天龙人的一员的二十王的后裔的你……有没有在圣地玛丽乔亚,听说过什么特别的传闻呢?”

        “特别的传闻?”寇布拉眼神变化。

        罗宾还是没敢回头看,抿紧嘴唇,等待着身后的回答。

        仿佛过了一万个八百年之久,后面寇布拉终于缓缓道:“六年前,我在圣地玛丽乔亚参加世界会议期间,确实有听说过一起不知真伪的传闻……”

        妮可.罗宾还是没有回过头来。但寇布拉清楚地注意到,她的双肩轻微在颤,双手不自觉地攥紧。

        寇布拉轻叹,摸了摸下巴花白的短须,沉声道:“在玛丽乔亚的盘古城附近有流言说,那时的前两年里,盘古城内有好几个天龙人离奇死亡……而且是暴毙!身上查不出任何的伤痕……死状却极其惨不忍睹……”他双眼蒙着一层阴影,幽幽道,“很多其他天龙人吓坏了,他们说……那几个天龙人死掉的样子,明明头颅没有任何外伤,大脑却似乎不堪重负!就仿佛……

        “在家里坐着好好的,突然就被什么东西活活‘吓’得暴毙而亡一样!!”

  https://www.71du.com/book/11780/86339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