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重生光影年代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把不忠诚的人都赶走

第三百六十五章 把不忠诚的人都赶走

        《僵尸之地》制作完成后,苏长青继续在东京逗留了半个月,中间还跑一趟洛杉矶参加《钢琴教师》的北美首映礼,一直到梅露兰·多拉上任的前一天才回到北京。

        这期间祥云基金完成了金融市场的最后一笔生意,历史使命终结。

        横山与镰仓的交易也圆满结束,六亿五千万美元全部支付,御城之门的产权以及经营交割完毕。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

        当初图玛城堡聚会时,十一位金主对苏长青敬若神明,巴不得他带着大家赚一万年钱。

        现在大半年过去了,情况悄然改变,对于未来的发展道路,意见开始分歧。

        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变是暂时的,改变是永恒的。

        无论是祥云还横山的经营团队都是金主们推荐的,是他们的自己人,代表各自的利益。

        这些人来历复杂,受的专业训练也不太一样,都说文人相轻,其实所有行业都一样,这些金融骄子更不例外。

        一年来苏长青所做的决定,相当部分会因理念不合而被这些专家质疑、反对,有的指示甚至是强制执行的,不然他们可能就会自作主张。

        虽然最终结果证明苏长青的决策都是对的,指挥祥云赚了不少钱,但从专业投资专家们事后诸葛亮的眼光看,其实也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浪费了一些机会。

        比如国际资本第一次袭击香港,虽然遭遇顽强抵抗,其实港方损失不小,有不少基金赚了钱,而苏长青指挥祥云在韩国坐等两个月,就那么眼睁睁看着。

        六月中旬日元逐渐企稳,国际资本转战俄罗斯,苏长青也不看好,不但没有跟进,还决定解散祥云。

        然而国际资本普遍认为还没完全从休克经济中恢复的俄罗斯没有中国那么多外汇储备可动用,完全不堪一击,甚至可能在这波袭击中进一步解体。

        这是多好的打劫机会,祥云不跟进将再次错过,于是这些金融操盘手们再次质疑苏长青的决定,开始鼓动各自的主子进军俄罗斯。

        他们甚至从一年来得到的指令中得出一个结论,这来自于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转述,下命令的人并不懂金融,只是消息灵通,有特别的消息来源。

        这个倒也没错,和金主们的想法正好一致。

        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苏长青早早就打算解散祥云,他可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消息断链。

        另外就是横山买下御城之门后,东京房地产市场仍持续下跌,这似乎是一笔亏本的买卖,苏长青看走眼了的迹象就更明显了。

        这一切都充分证明了这个世界没有神,不会有人永远正确。

        金融资本的事许多人一窍不通,炒房产可就太简单了,好像谁都懂,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怀疑苏长青目前的经营完全是自作主张,没有内部消息作支撑。

        而且苏长青买下御城之门时再次强调,这是笔长期投资,至少得六七年。

        “我不反对投资房产,但要选对地方,九一年日本经济遭受重创,已经七年没有起色,房地产仍在下滑中,现在投入资金很可能长期套牢。”

        谁都会算账,如果七年之后日本房价还是这样,损失的利息以及支付的房产税加起来,等于亏损百分之三十左右。

        那等于将金融市场上赚的钱亏回去一半。

        “我请教了剑桥、哈佛、耶鲁大学的几位著名经济学家,都不太看好日本的未来,所谓再次辉煌恐怕只能在梦中了,中国崛起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亚洲的格局将恢复历史常态,这时候投资日本是不明智的。”

        这位认识的教授还挺多,五湖四海哪的都有。

        而且话说得也挺有见地,日本的确没能再次辉煌,在与中国的出口竞争中逐渐失去海外市场份额,自身市场又太小,除非发动战争重新洗牌并打赢了,或者中国自身出了满清那样的大问题,否则没有希望反超。

        综合种种参考意见,稍有见识的人都不难得出判断,苏长青领导大家走错了方向,于是在购买御城之门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对丁嘉洛提出质疑。

        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当不了解一个人时,因为某种信息不对称,反而容易产生盲目的信任,甚至类似宗教般的狂热。

        这些人与苏长青就是如此,因为准确预言了泰国的金融风暴,这些特别相信人脉的特殊人群很快聚集而来,也在丁嘉洛的组织下毫不犹豫地投入了巨资。

        然而一年下来虽然赚了大钱,苏长青的神话光环也渐渐褪去,常人的一面显现得太多了,权威性就下降了。

        甚至有人说:“苏导演拍电影绝对是大师级,人脉深厚消息灵通,不过房地产市场和金融不一样,资本很难操控日本这样规模的市场,搞投资千万不能想当然。”

        这话每一句都是对的,如果没有先知先觉,苏长青也会这么想,所以他不怪这些人开始不信任。

        其实图玛城堡聚会之后,他思前想后觉得冲动了,有些后悔直接把祥云这些人组织起来继续炒房产。

        合伙做投机生意如同啸聚山林,最好一把一利索,买卖得手一声口哨就散了。

        搞横山是不一样的,需要长期投资,本应该另起山头重招志同道合的。

        所以他很痛快地对丁嘉洛说:“成立祥云我是收了这些人百分之二十佣金的,比一般金融信托高百分之五,大家是利益关系,不会怪任何人念完经打和尚。

        你和他们说吧,想走的都可以走,横山马上将资金本利结清,咱们的大门是开着的,以后想继续合作也随时可以回来。”

        丁嘉洛这段时间也承受了一些压力,但没想到苏长青竟然允许有人提前离场:“我说大哥,您也太大度了,这些人在波尔多是求着跟您干的,真的让他们来去自由?”

        其实苏长青只是说漂亮话,这些人都有头有脸,走了是不会好意思再回来的。

        “我们又不是黑帮,还能扣着人家的钱不成?”

        “您掌握着这些人的巨额资产和秘密,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跳出来闹事的,真允许抽资?”

        祥云解散时已经积累了七十三亿美元的资金,扣除本金和税费苏长青能抽取近十亿,既然人心不稳就重新洗牌,没必要带着三心二意的人继续玩。

        “按我说的做吧,大家耳根都清净些。”

        于是丁嘉洛开始贯彻苏长青的指示,开始一个个征求金主们的意见,想退出就进入结算,这花了不少时间。

        八幡晴美也赞成他精简横山:“我们家族的信条是不允许别人掺和生意,把不忠诚的人都赶走吧。”

  https://www.71du.com/book/12435/7782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