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万法无咎 > 第四十九章 逆势求解 正合时机

第四十九章 逆势求解 正合时机

        神通交织,五色纷呈。

        所谓“五色”,当中之四,青红黄绿,在天中迤逦浮泛,宛若一画。

        而另外一“色”,却是附着于人身,且时时处于变化之中。

        前者四色,自然是林弋的“四色相”手段。

        所余一色,乃是魏清绮身上,浮现出一层光晕,浓烈醇厚,粹白如洗。

        自身浮泛光华之象,并不罕见,就大者而言,九宗修士晋阶灵形,人人皆要过这一关。但是这些所谓的光泽加身,皆是薄薄一层,宛若淡金锡纸罢了;但此时的魏清绮,却是身躯轮廓之上、浮泛出一寸多厚的炽烈光辉,竟然连面目亦模糊不清了。

        但是这形象并未持续太久;每每间隔一阵,这光华倏尔消散,显露人形,仿佛洗尽铅华。

        考诸战况,分明是林弋大大占据主动,而魏清绮虽然动用了一门神秘莫测的神通,却依旧处于守势,甚而有左支右绌之感。

        林弋面容镇定,人畜无害,倒是并未显出得意。

        眼前战局,对于他而言,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数十载前与归无咎一战,他联合二三密友、以及族中亲信宿老,曾做过精心探研,所得着实不少。

        “四色相”本力混同之后,单纯以自家根基而论,实不在归无咎之下;准确的说,似乎更在归无咎之上。

        对于归无咎真正杀招“空蕴念剑”之秉性,林弋自诩也知之甚深。此法施展一瞬,威能大小,与敌我双方根基高下息息相关。以高凌下,旗鼓相当,以下击上,呈现出的效用截然不同。

        当初归无咎动用此剑时的态度,分明是自己的根基之厚,还略在对方之上。

        最终之所以落败了,还是在神通道术上过于仰赖“祥瑞之气”,以至于这一思路被归无咎利用了。

        故此战虽败,林弋对于自己的定位,却无有动摇,反倒愈发清晰了。至少和归无咎交手前期,拳拳到肉,锋芒毕现而未落下风,已然构成了一道明确的标尺。

        图卷第七又如何?

        与归无咎所见正副三卷不同,孔雀一族所卜图卷,乃是六六成列。

        第七名也好,第十一名也好,皆是在第二行列。

        除却最高明的那一等之外,林弋并不认为尚有人修能够胜过自己。

        天穹之中,那“四色之相”本是弥漫甚广,咄咄逼人;但是在魏清绮身躯,由干净洗练之象转化为明光玉人之时,林弋却把手一挥!

        四色之相,骤然回转三分,构成滴水不漏之势。

        然后身躯之上,祥光一涨,将一种莫名异力化去了。

        这一步完成,“四色相”立刻又重新涨大,宛若潮起潮落,侵蚀方位,还要较退步之前略略胜过。正是“退一进二”的路子。

        丝丝入扣,秩序井然。

        魏清绮眉头微蹙。

        莫非“根基”厚薄之差,真的难以逾越么?

        百余载以来,她道术神通大进。归无咎亲口许之堪与席乐荣争锋,魏清绮自己,亦作如是想。

        以归无咎与她交情之深,清浊玄象之争事关重大,自不会信口开河。

        亦或是归无咎身在局中,他根基较自己略胜一筹,并未意识到这“四色相”之法占据显著优势之后,是何等棘手?

        选定这一对手之前,魏清绮已心中有数。论神通、境界、心识,林弋较之最顶尖的数人似有一线微差;但是若论及根基之厚,此人似乎只在玉离子之下,同样位属前六的几位人修,也未必能够胜过他。

        对于此事,魏清绮虽然看重,但是也并未觉得太过困难。

        无非是以深代广,以精胜博罢了。

        但是一旦交手起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四色相”之法,浑厚博大,圆转无隙;单论上手对下手的压制这一领域,几乎宛若天峰降顶,予人的压迫力几乎不在归无咎的空蕴念剑之下。

        一旦交手,林弋举手抬足,全力一击,颇有武道修者风范,给与魏清绮极大的压力。

        魏清绮种种精巧过人的神通道术,完全施展不开,不得不以缥缈宗根本法门《呈祥涤厄琳琅书》的“有无”之道应对。

        此时交手。

        当魏清绮之身处于清净素练、浑然练达之时,便是此经中化有为“无”、“有归于无”之用呈现时;而魏清绮身躯化作玉人之相时,便是“无中生有”、作法反击之时。

        林弋见魏清绮面上似有忧色,终于心中泛起一丝喜意。

        看来对手已然坚持不住了。

        虽然胜得理所当然,但是第十一胜了第七,终究是可喜可贺之事。

        但转念一想,以面前之人予他的观感,似乎不至于如此浅薄。于是心意收敛,再度浩浩荡荡推进过去。

        事实亦是如此。

        九宗女修之中,魏清绮、宁素尘二人望之气象相若,言笑之间,都有一种“性本高远,折节近人”的味道。

        但是论其根本,二人却却截然相反。

        宁素尘本性清华卓越,素雅自矜,以言笑近人之相锤炼气象,的确有一种刻意调和修正的意味。而魏清绮却是独具只眼,感通见真。一颗慧心见事深彻入骨之后,万古寂寞之下,自然温情独在。仔细琢磨,却似有一种大彻大悟之后“拈花微笑”的气度。据实而论,实是后者境界更高。

        此时的魏清绮,看似蹙眉忧思,其实只是“不制七情”的自然流露;其实她心意流转,神念飞渡,思虑敌我之间的一切胜负要素,无有逸漏,其实较任何人都要更为冷静。

        现实的困境是——

        “无中生有”的反击之功,虽只有来势之二三成,但是其是一种混同诸性、不可捉摸的妙力,若要将其化去,极为不易;但是林弋一身麒麟一族祥瑞之气,却恰恰能将其压制下去。

        所以分属“反击”的那一部分,始终不能形成气候。

        所以“四色相”的侵凌,便愈发肆无忌惮,节节推进。

        而林弋此人的气度也非同小可,据归无咎所言,当初此人劣势之下层层铺垫,借助“潭渊刑气”的奋力一搏,险峻之极。若非归无咎有一道巧妙神通察觉端倪,换作旁人,十有八九便要入彀。此人在归无咎入道以来的对手之中,颇有分量。

        若今日林弋依旧要和魏清绮斗一斗心机算路,魏清绮自然奉陪。

        可是他占据优势之后,却变得稳妥异常,俨然换了一种风格,颇给人一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果真只是因为麒麟瑞气的克制么?

        并不尽然。

        魏清绮心中称量计算,就算自己那隐约蓄势的反击之力能够奏效,但“四色相”正面堂堂正正的压迫依旧不容回避。如此以来,等若双方各自攻守,形同赛马。

        如此比试,最终的胜者是……

        心意默运,推演棋局,魏清绮立刻了然。

        纵然无有麒麟一族瑞气克制,自己所持手段,依旧不足以制胜。

        神思飞动。

        若说归无咎未能知己知彼,不识林弋手段,或许会错判二人高下。但是他与自己、林弋二人皆有深切交手,临敌之际对林弋挑战自己之举,属意欣然允诺,自然不会轻易看走了眼。

        魏清绮相信,其眼光所及,必在幽微难测之处。

        更重要的是,己师东方掌门,行事素来明达果决,对于魏清绮亦极为自信。但是这一回清浊玄象之争,她却暗示自己择上一位圆满层次的对手,勿要好高骛远。其中似乎大有深意,并非一味谨慎自持可以解释。

        心意流转,魏清绮忽地一怔。

        难道——

        这一道“大关”,时机到了?

        按照自己心意明鉴的修行步骤,似乎到了六十载后,方才是水到渠成,可堪初试密奥。但转念一体会,今日若来相试,虽然心中空空荡荡,无甚把握,短缺了一份智珠在握的自信,但是……却也并未有明显“不妥”的念头。

        若真是不谐,心意之中必有局促警兆。

        但是此时此刻,己之心境如如不动,似如将临吃饭喝水一般再正常不过的事。

        魏清绮双眸之中,清光一掠,豁然明悟。

        大致累积已成,再精雕细琢,等若吹毛求疵,其实已事倍功半、落了下乘。如此时节,一个恰当的“场合”和“时机”的烘托,较之那一点水磨工夫,无疑要重要得多。

        这一步,当在真正的斗法之中自然成型,而非在“演法”之中可成。

        就是现在。

        林弋精神一振。

        他早已发觉魏清绮道术规律。当其身明净通达之时,其实是暗藏了以“化”为主的手段;而其身玉芒四溢时,却是以反击为主的手段,一起一伏,若合符节,律动之机,在林弋心中可谓敏锐之极,不亚于日月昼夜轮转之至理。

        林弋的反击手段,亦循此道理,批亢捣虚。

        然而现在,明明时辰已至,但是魏清绮之气象,并未由“固守之相”,转为“反击之相”。

        这说明对方已力有不支,放弃反击,一意防守。

        若是如此,败的更快。

        忽然,林弋面色一僵。

        就在他自以为稳操胜券之时,一道无可与抗的磅礴巨力,在无有丝毫征兆的情况下猝然加身!

  https://www.71du.com/book/12570/7856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