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沙漠佣兵之王 > 第510章 一个计划三年实施

第510章 一个计划三年实施

        元峥这个时候已经用回了曾经用过的名字:吉米。

        他悄悄地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候,搭乘货轮回到了m国。

        当然是通过不光彩的手段,让人带过来的。

        这样就不会在任何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

        这次悄悄回来,他只想要完成一个计划。

        m国情报局局长乔治最近这段时间有些不痛快。

        手下人中出了一个叛徒,本来这也不算多大的事情。

        但是这个人手里可能掌握的资料太多。

        多到什么程度?

        可能掌握了整个情报局里所有的情报。

        这才是让他头痛的地方。

        起初的时候,自己和情报局里的专家组都认为这个人没有间谍背景。

        因此只是内部派出行动小组,想要悄悄地把他抓回来。

        没有想到的是半个月后,逃无可逃的时候,那个人竟然向全世界公布了手里掌握的部分情报。

        以此来向全世界的有心人求救。

        正是他的这种疯狂举动,让情报局在一个大都市里经营了几十年的情报网络完全被连根拨起。

        那个间谍也还活得好好的,落到了别国情报机构手里。

        现在不知道他已经吐露了多少自己家里的机密情报。

        在这次隐秘战线的交手过程中,一个叫做秋山枫的女人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足智多谋,作风凶猛的对手。

        对付这样的人,最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反间计!

        稍稍在他们内部吹吹风,都不用自己部门出现。

        也不用去关注。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会再次出现,并打乱了自己的布局。

        第二次跟她交手是在起颠覆一个小国政权的时候。

        已经稳操胜券的局面,在这个女人出现后,局面完全颠倒,最终自己精心设计了几年的计划不但完全失败。

        更重要的是,还丢失了一支五百人的精锐之师。

        整个队伍竟然无一人生还。

        这让的结局,让自己本来还有的一系列后续任务,再也无法推进。

        两次事件在短时间内,连续发生。

        乔治不得不临时改变了任务目标,首先要把这个女人除掉。

        这个女人运气实在太好了。

        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够活下来。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还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这样的行动,暂时需要停止一段时间了。

        下一次的行动至少也要等上半年吧!

        乔治看着办公桌上的报告想到。

        今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总统先生请自己在十点的时候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九点三十分的时候,乔治坐上自己的轿车。

        一路上风驰电掣,顺利得很。

        下车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有谁重重地打了他一下。

        刚才给乔治拉开车门的司机,猛地转身,看着远处。

        从他这个位置看出去,远处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

        随同乔治一起的保镖们,只看了他们的主子一眼,就熄了喊救护车的念头。

        一枚子弹掀开了乔治的头盖骨。

        明显的是救无可救了。

        不到十分钟整条街道,全部戒严,许多的警察沿着街道寻找。

        痕迹专家们忙碌着检测那枚子弹的来路。

        乔治死亡三个小时后,还没有能够找到凶手射击的位置。

        两天后,痕迹专家们通过计算,确定了一个大致范围的射击位置。

        只是时间过了这么久,连一丁点儿的线索都没有发现。

        这个案件成了一个悬案。

        化名吉米的元峥,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小巷里。

        像极了路边的流浪汉。

        他每天都混在这些流浪汉中间,不时地换着讨生活的地方。

        就在前不久,他把一枝看着就是制作非常精良的狙击步枪最后一个零件丢入这个报废汽车的后备箱里。

        从此以后,这支价值一万多m元的武器,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也只能是像,毕竟它是造成一位在全世界都非常有名的谍报头子死亡的主要原因。

        秋山枫、杨彩茹知道元峥的能力,不相信他会被人无声无息地带走。

        那么他这次失踪,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

        只是她们怎么也想不出来,元峥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瞒着所有人。

        乔治被谋杀,虽然有官方的极力遮掩,但是被一直在寻找吸引眼球的媒体来说。

        这样的劲爆消息,是他们一直梦寐以求的。

        全世界那些一直行走在阴影里的人们,都在猜测这是那一家或者是那一个人的手段。

        报纸、电台里里的各种专家,都在分析是什么原因引发了乔治的被杀。

        这次暗杀行动,全世界有五个恐怖组织公然宣称是他们组织实施的。

        当然了,一次暗杀引来五个组织顶包,到底是不是他们动手的,已经不重要了。

        在找不到真正凶手的情况下,这几个组织就会接受情报组织最严厉的报复。

        只是这些恐怖组织一直以来,就遭到m国情报组织各方位的打击和追杀。

        对这件事倒也不是有多在意。

        实际上,处于乔治这个位置。

        被人暗杀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特别待遇。

        但是被人一发子弹就结束,这样的剧情却是没有任何人想到的。

        黑市里,已经有人挂出大价钱寻找这位不知名的枪手。

        有些人是想请他出手,帮自己完成心愿。

        有些人是想找到这个人,去情报机构领赏。

        这些重金求人的信息,那五个组织都没有搭理。

        只不过这一切都元峥无关了。

        他独自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

        每天拖着一个大袋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行走在城市的各个小巷子里,在各个垃圾桶里面去翻找能够换钱的、或者能够食用的东西。

        沃尔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接手局长这个位置。

        按照最乐观的估计,自己应该在三年后才有可能接手这个位置的。

        一位不知名的枪手,用了一颗子弹把自己送上了这个位置。

        从这方面讲,自己应该感谢那个,现在已经悬赏了一百万m元通缉的那个人。

        只是在那张通缉令上,没有那个人的性别,也没有那个人的年龄,更没有那个人的面貌特征。

        这样的通缉令,象征意义大过了实际用途。

        毕竟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符合这张通缉令上的要求。

        但是沃尔特不能不这么做。

        做为一个继任都,死在任上的前任报仇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他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赶出办公室的时候。

        六个身材魁梧的特工,护卫在他的周围。

        坐在一支车队全是一模一样的车队里面中的一辆车里的时候。

        沃尔特想到:“自己这样的安保,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了。”

        当车队驶出这座著名的建筑物后,沿着街道穿过两条十字路口。

        前面就应该要左转了。

        沃尔特的思想就停留在这里。

        这一次,整个m国情报局出离愤怒了。

        上一任局长被人暗杀在下车的时候。

        这一任局长被人暗杀在车内。

        跟上一次相同的是,车内贴身保护沃尔特的保镖们。

        看着头颅完全被打碎的沃乐尔特,就知道,没有送医院的必要了。

        整个车队立刻停了下来。

        最前面还不知道已经发生事故的两辆车,也被召了回来。

        然后,这些特工精英们,按照自己的经验开始朝着一个方向搜索过去。

        各家报纸、电台才停歇了没有几天的专家分析,又开场了。

        这一次那五个组织再次登场,再一次宣称为这次事件负责。

        连续两届局长被人暗杀,不止是让整个情报局内部群情鼎沸。

        这样的事情,大大影响了整个机构的影响力。

        让他们这些人在外面的工作都不好做了。

        招收新人的工作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就是总统先生也大为震怒。

        他当着新任命的局长小威廉吼道:“你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命,然后再把那五个跳出来的小丑组织给我消灭了。

        最后再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

        我们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

        我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

        我们还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

        曾经我以为我们还有世界上最有力的情报机构。

        现在这个机构让我失望了。

        你不要让我再失望了。”

        小威廉在总统先生面前打了包票,保证上任后一定要完成这三个任务。

        虽然整个m国情报机构里面,群情激愤。

        这些人员当中,有他们内部的内勤人员,也有那些外勤人员。

        更多的是那些潜伏在各个国家,一直休眠的暗线。

        他们共同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当然了,私下幸灾乐祸的人,肯定比愤怒的人多。

        私下里开酒庆贺的人,也一定比整个m国情报机构里的人多。

        乔治被人暗杀的消息,在发生不到三个小时的时候。

        秋山枫就知道了。

        做为高级官员的她,本身就是管理着一方安全防卫的大员。

        这样的信息她是必须要掌握的。

        模模糊糊当中,她有一种感觉:元峥的失踪跟这件事,难道有关系?

        要知道,她这次被人用货车谋杀,最后查到的就是有m国情报局在幕后影子。

        当时蔡猛在给病床上的自己汇报时候,元峥也是在场的。

        只是她强迫着自己不要往这方面想。

        这不是一件小事。

        当乔治的接任者又被人暗杀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这种作风很像他。

        但是这样的怀疑,她现在更不能够说出口。

        为了他的安全,也为了自己和这个家的安全。

        她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其实她本来什么都不知道。

        小威廉上任后,加强了对自己的保护。

        每次出行,都有装甲车护送。

        外人根本不知道他是在装甲车里面,还是在轿车里面。

        这是因为第一次暗杀乔治的狙击枪,和第二次暗杀沃尔特的狙击枪虽然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它们的威力是一枝枪比一枝枪大。

        普通的防弹车,根本不能够防住这两种枪的穿透。

        只有他现在乘坐的这种特制的装甲车,才能够防住那些狙击枪的射击。

        只是到了现在,虽然已经分析出来是用的什么枪。

        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凶手是在什么位置发起攻击的。

        这让整个情报局内部,很有些垂头丧气。

        倒是对那五个跳出来说为这两起事件负责的组织的打击,已经有了进展。

        已经给自己联盟国家发出协查要求,这一次得到了有史以来最为迅速的配合。

        在发出通知的半小后,五个组织里面有两个组织里。

        已经被发现了银行帐户被冻结,这些银行帐户涉及到的银行有七家。

        这七家银行再也没有像以往那样,用保护客户隐私权行各种各样的理由推三阻四。

        这也是先后两任局长用命换回来的效率。

        全世界都知道,m国从军方到政界再到情报机构,最近都处于一种爆发边缘。

        如果真的让他们找到确实证据,也许是不惜发动一场战争来挽回自己的形象。

        小威廉的努力还是非常有成绩的。

        三个月里面,已经打掉了二个发布声明,愿意承担责任、后果的组织。

        但是在抓获这两个组织头目后,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

        这两个组织根本就没有组织所谓的暗杀行动。

        他们连暗杀所使用的武器都说错了。

        这并没有让小威廉灰心丧气,他还有三个目标可以继续追踪。

        不得不说,在打击这两个组织的时候,陆军新装备的机器人战斗队伍,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它们不怕伤亡,因此在突然发起的攻击当中,总是单刀直入。

        直接冲入层层防守的组织内部,首先瘫痪了对方的指挥。

        抓到对方首领后,再由其他队伍跟进,消灭那些还在顽抗的敌人。

        因此军方的第二批一千辆货车机器人的定单已经正式签定。

        元峥已经在这个城市里流浪快一年了。

        这一年里面,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

        每天只是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寻找着食物。

        如今的元峥,谁也不能认出来了。

        这天他把自己拖着的塑料大袋子,放在街道边的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

        袋子里面是他所有的家当。

        里面有捡来的睡袋,几个小铝盆,一面小镜子。

        还有一块香皂,一些虽然有些脏,但还完好无损的衣服。

        存放好自己的这些东西,他轻轻地走上这幢并不高大的十八层楼房。

        在周边全是三、四十层高的楼房群里,这幢楼显得那样的矮小,破旧。

        走到十一层楼的时候,从一个垃圾箱里翻出一个长条形的物体。

        他一直走上楼顶,都没有遇到一个人。

        本来就很少有人走楼道的。

        当他随意地看着远处那支已经见过上百次的装甲车车队出现在眼里时。

        像很多时候一样,只是静静地等待。

        这种样子的等待,他已经做过十几次了。

        那个长条形的包裹,还随便地放在脚边,里面的东西还没有取出来。

        这一次小威廉的车队直接进入了防守严密的总统府。

        他的保镖们按照保护总统的规格,在他走下装甲车的时候,护在他的周围。

        一群人快速移动的时候,只看见小威廉的头突然间炸开了。

        整个总统府里响起了巨大的警报声。

        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的总统,被保镖们护送着进入了地下室。

        整个总统府开始关闭。

        每天都有记者等在周围的记者们,兴奋地向全世界转播着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刚刚百无聊赖的电视台摄像师,一直把镜头对着那支装甲车队。

        小威廉被爆头瞬间的图像,完整地录了下来。

        很多电视台,不断重复那段图像。

        许多分析家们,信誓旦旦地在图像上画出一条条的线段,说这是子弹的轨迹。

        元峥看着离自己四千米距离上那些乱成一团的保卫人员。

        还有不停地绕着飞行的直升机。

        慢慢地走下楼。

        把那根长条形的东西,像才捡到的其它物品一样。

        放入自己的百宝袋里。

        慢慢地离开这片区域。

        走进一家汽车报废场所,那根被拆成了零件的长条形物体,分别放入不同的汽车里。

        然后慢慢地看着这些汽车被巨大的铁爪抓到被压成一个个方块。

        一直关心着小威廉动向的秋山枫,得知他死于总统府办公楼前的时候。

        心里翻越的波涛,再也压制不住。

        以至于向她汇报情报的人员,都问道:“厅长,您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看您脸色白的。

        要不要我送您上医院检查一下。”

        秋山枫摆了摆手:“我没事。你出去吧!

        我要静静!”

        等到办公室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她才缓和过来。

        至少现在还没有接到消息说,暗杀小威廉的凶手被抓到了。

        已经一年没有老公的消息了。

        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做什么?

        如果他真的是为自己报仇去了,那么不联系是正确的。

        就像以前几次他独自出境一样。

        只是像这样,连续不断地针对同一位置的人,进行打击。

        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还在地下室里的总统先生。

        一边大骂着:“饭桶!废物!”。

        一边心里暗自庆幸。

        原来自己这两年多来,每天都在死亡的边境线上游荡。

        小威廉用生命给自己的安全进行了测试。

        办公楼前面下车,实在是太危险了。

        如果有人有意针对自己的话。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总统的保镖们,也在庆幸自己这些人幸好是总统的保镖。

        如果是分配到局长的保镖,连续三任局长在任上被刺杀,现在就是找出凶手也都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

        更换何况,按照前两次的经验,想要找出那个凶手,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已经停歇了二个月的专家们,再次活跃起来。

        电视台的收视率节节攀升。

        报纸的销量也突然大增。

        每家报纸都宣称自己有独家新闻。

        每家电视台都有独家分析。

        这一波让整个媒体疯狂起来。

        不管怎么说,都让这些人赚足了眼球。

        全世界那些行走在黑暗里的人们,都在猜测是那家的大神,竟然敢这样连续不断地抚摸老虎屁股。

        这一次,全世界再也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站出来说,为这次暗杀行动负责了。

        又过了一个月,这个城市里少了一毫不引人注意的流浪汉。

        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过他。

        他走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注意过他。

        正如他悄悄的来,没有带来一丝风。

        他悄悄的走,也没有带走一点情。

        但是在这中间,这个城市、或者说这个国家发生了算是很大的三件刺杀案件。

        这三件案件的真相,将会永远地不为人知了。

        半个月后,m国情报局第二情报所的负责人和手下们,在用来掩护他们身份的报社门口。

        被不知名枪手袭击,一次造成六人死亡的惨剧。

        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在这个国际著名的城市里,这样的案子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

        警方和地下各个黑帮联手也没有能够找出来,这件事是什么人或者什么组织做的。

        第二情报所也悄悄参加了这次调查。

        三方精诚团结,情报互享。

        前所有未有的力度下,竟然边那个凶手是在什么地方开枪的,都没有找出来。

        情报所内部有人大胆推测:这个凶手是不是跟刺杀三任局长的案件有关。

        这四件案件只有一个相同点:都是找不到凶手开枪的位置。

        除了现场的子弹,就找不到任何一点点的线索。

        四次案件使用的枪支都是完全不同的。

        从这一次行动开始,这家明面上是一家报社的情报机构。

        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人死亡。

        他们有些死于车祸;有些死于上班途中;有些死于办公楼前。

        有些死在家里。

        甚至还有些人死于办公室里面。

        一年的时间,整个第二情报所里,死于非命的人员,竟然达到了三十七人。

        以至于这家情报机构,竟然没有人愿意前来顶替那些死于非命员工的岗位。

        面向社会招聘普通员工,也没有一个人敢于前来。

        这个用来掩护身份的报社,成了有名的死亡社。

        用来掩护身份的报纸,不得不宣布停刊。

        全世界的情报机构都把目光集中到这件事情上。

        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有被刺杀逼到关门的情报机构。

        这也让他们暗自惊醒,千万不要惹到这样的狠人。

        只是这个狠人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组织。

        到现在边一点线索都没有。

        到底是集中了所有专家和情报的分析。

        专家们对公众分析出来的原因中,就一条:从最先的三任局长,到现在的第二情报所。

        这一切都明确地指向,m国情报机构第二情报所在以前的行动中,惹到了一个狠人。

        或者说惹到了一厉害的组织,现在的这一切刺杀行动,都是在报复。

        被一直报复的情报机构,一直不清楚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但是他们这些都清楚,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正如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样。

        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不惜刺杀了他们这么多的人,一定是有自己目的的。

        只要知道了这个目的,应该就能够分析出来,这个人是由什么机构或者组织派出来的。

        只是在他们执行完全的潜伏和休眠时,都无法确定,到底是那一次行动惹上这个狠人的。

        到现在,全世界都认可了,这件事,是一个人做出来的。

        当第m国第二情报所整个都执行潜伏任务后。

        元峥就找不到报复对象了。

        他能够了解到的情报就只有这两个地方。

        至于其它地方的情报所,虽然都是半隐蔽的。

        他却是没有兴趣去找他们的麻烦。

        情报局的总部,倒是还在。

        但是元峥不是疯子,他已经连续三次得手。

        现在当然不会再去那个城市的了。

        已经三年了,三年里面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

        能够得到住处的途经,只是被动地从捡到的报纸、路过商店的电视机前匆匆忙忙地。

        随意地看上一眼,来了解世界的信息。

        自从他进入了流浪汉这个身份后,一切的行为都要符合这个身份的表现。

        跟上一次一样。

        元峥悄悄地从这个城市消失了。

        元峥再次出现在秋山枫面前的时候,两人已经快三年没有见面了。

        这三年里,原先准备对秋山枫继续进行后续行动的情报机构,因为最上面的头儿总是在换。

        针对她的行动就早就已经停止下来了。

        特别是后来,第二情报所不得不转入潜伏状态。

        已经让上层人物们感觉到了,那个凶手一事实上是来自第二情报所负责的这片区域。

        只是在这片区域内,潜在有这种想法和动机的国家和组织有上百家。

        他们曾经用相同的办法对付的人,更是成百上千。

        那些人里面,每一个都有动机和能力发动这样的刺杀行动。

        并且这样的报复行动,那些组织和机构早就实际行动过了。

        只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和机构能够造成这样大的影响和伤害。

        虽然表面上潜伏起来。

        他们正在一家一家地动用那些长期潜伏的高级间谍,打探各个组织和机构里面的内部档案。

        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如果能够找到一丝丝的线索,他们也将会倾尽全力地进行报复。

        在此之前,所有针对这个地区的行动全部暂停。

        这也让秋山枫这些年来的工作量大为减轻。

        看着元峥丝毫没变的样子。

        秋山枫却是变了不少。

        至少在元峥的眼里,秋山枫现在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已经成熟。

        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更加成熟了。

        元峥回来这天,秋山枫三年里,第一次下午没有办公。

        交待了秘书,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自己。

        三年里,第一次换上便装,牵着元峥的手。

        走在这座城市里,她的心里再一次感到了满足。

        她对元峥说道:“姜文娟已经毕业了。

        现在正在杨彩茹的公司里面担任总经理呢。

        元芳已经上幼儿园了。

        杨彩茹的公司现在的规模已经上万亿,在全世界的高科技公司里面都排名靠前。”

        元峥一只手抱着她的腰:“这几年我一直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你不怪我吧?”

        秋山枫微笑着看他:“你说一下,这三年怎么过日子的,我就不怪你了。”

        元峥想了一下:“这三年里,我都在流浪。”

        “在那个宣称自由的国度里?”秋山枫打了个哑迷。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元峥回答道。

        “你离儿子那么近,三年里,悄悄去看过他没有?”秋山枫向元峥靠得更近了些,头发轻轻撩过元峥的脸庞。

        “没有!我做的事情,太危险了。

        不能够有任何疵漏。

        任何多余的事,不只是会害了自己。

        也会害了所有人。”元峥搂着她,轻轻地在她耳朵边说道。

        这次秋山枫真正的肯定了元峥花了三年时间做了些什么。

        “你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做的。”秋山枫说道。

        “我不能冒险,上次的车祸出一次我都嫌多了。

        不能一直就这么提心掉胆地等着人家找上门来。

        与其千日防贼,不如打痛他。

        让他不敢再来。”元峥微笑着说。

        秋山枫不再说话,只是把元峥抱得更紧了些。

        两人这样在河边公园散步,倒也是应景。

        走过一段路后,元峥笑着说:“三年没有陪你一起去买新衣服了。

        今天一起去?”

        秋山枫高兴起来:“这三年里,我根本就没有添加过新衣服。

        没有你的日子里,再也没有买衣服的兴致。”

        两人兴致勃勃地开始逛街。

        小别胜新婚。

        两人这次分别三年,当然需要更热烈一些。

        为此秋山枫更是特意请了一周的假,陪着元峥。

        一周后,当她再次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

        第一件事,就是运用手里的权力,为元峥这三年里的行踪做了一份详实的资料,存入档案。

        这些资料,晚上的时候,带给元峥,让他仔细记好。

        这样,就算是有心人,想要调查元峥的时候,也只能看到这三年里面,他跟普通人一样的工作、生活。

        只是让秋山枫没有想到的事。

        很多事,一动不如一静。

        她为元峥做的这三年假的生活轨迹,被真正的有心人观察到了。

        自从三年前,她指挥的那次宾馆行动后,她一直就是许多组织和机构重点监控的对象。

        那些早就休眠了的人员,其实一直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次她为一个极为普通的人员,突然做了一个假的三年生活轨迹。

        有心人记在心里,却绝对不多些一举地特意去调查那个叫做元峥的人。

        更加不会去查找他的档案。

        但是事隔不久,总有人从不同渠道开始调查元峥的资料。

        不止是通过普通网络,也有通过内部网络调查元峥情况的。

        到了这个时候,秋山枫才知道自己惹下麻烦了。

        在一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她坐在元峥开的车里。

        不好意思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元峥笑着说:“没关系!纸包不住火,这事早晚都会暴露的。

        虽然他们可以怀疑。

        但是他们找不到证据。”

        秋山枫担心地说道:“这些人做事,是不需要证据的。”

        元峥笑着说:“你只需要照顾好自己。

        有时候我做事,也不需要证据的。”

        秋山枫还是不放心。

        想了想:“要不你把福贵带上吧!”

        福贵是她给杨彩茹送过的这条机器狗取的名字。

        如今这条狗已经是第四代了。

        在这几年里,它帮助秋山枫找出来,十几个窃听器和五个宾馆里的隐藏摄像头。

        元峥笑了:“我如果需要,自然会找她要的。”

        秋山枫知道这是实情:“杨彩茹能够给自己送机器狗过来,一直都是看在元峥的面子。

        绝对不是因为她叫自己大姐的份上。”

        这几年里,元峥没有露面的时候。

        她好几次请杨彩茹回国,都被她用元峥曾经给她的警告给搪塞回来。

        而秋山枫身边的这条机械狗,好几个机构都想要拉出去解剖研究。

        秋山枫也一直没有松口。

        她怕如果真的送出去做逆向研究,会发生杨彩茹警告过的情况。

        那样就会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

        并且这几年来,杨彩茹那家公司里的很多种工业机器人,国内都有买到了的。

        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家破解成功。

        最有意思的是,那些拆解了她家公司出口的那些机器人,发现硬件并不出色。

        仅仅只是能用而已,可是性能却比那些采用了各种最新材料和科技那些公司出产的机器人效率和智能化更高。

        出错率更低。

        这就让她的公司的利润率一直居高不下。

        也让更多的公司和个人更愿意采购她家的产品。

        秋山枫认为,杨彩茹现在的身家已经比元峥还要丰厚了。

        其实不用秋山枫提醒,元峥这些天,已经发现了自己身后多了些目光。

        在他和秋山枫居住的对面,也感觉到了窥视的目光。

        既然秋山枫提出来了。

        他也就把这些事情讲了出来。

        秋山枫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来,元峥不再像才回来时候那样,经常拉着她四处乱逛了。

        做了这久的安全行业。

        突然听到元峥说起现在后面就有人追踪。

        秋山枫也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立刻回头去寻找。

        她只是默默地记着元峥说出来的那些车辆的特征以及那些监视自己屋子的那些固定位置。

        元峥问道:“如果不是你安排的人员,要不要我去看看?”

        秋山枫微笑着说:“暂时你还是个普通人。

        让我弥补一下吧!

        否则我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元峥笑着说:“夫妻之间,不需要这样。

        你做的事,就是我做的事。

        我做的事,是不用怕别人报复的。”

        半个月后,秋山枫主持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行动。

        这次行动,一共抓获了二十三名跟踪和监视人员。

        涉及到五个情报组织。

        让人意外的是,其中竟然还有一个是国内自己人。

        这让秋山枫大为光火。

        当年她才到任上几个月的时候,就敢硬怼调查组。

        这一次对那家悄悄监视自己的组织发话了:没有领导亲自前来给自己赔礼道歉,那些被抓到的人,就别想回去。

        另外四家都是境外间谍组织。

        这些人都是最底层的人员,他们只是接到了调查监视元峥的任务。

        并不知道更多的情况。

        想来在他们被派出来的时候,他们的上线就已经做好了这些人被抓到的觉悟。

        说得难听些,这些人都是弃子。

        毕竟元峥是长期跟着秋山枫在一起生活的。

        而秋山枫在那些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情报战线上的迷。

        这次也一样,她迷一般的操作,竟然没有让一个人漏网。

        整个行动过程中,那些人特别关注的目标人物,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完全像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一样。

        秋山枫的光芒再一次照耀了整个情报机构。

        也让上级看到了她的能力。

        已经是升职最快的年轻干部了,她的进步再一次提上了议案。

        秋山枫想要调查一下,到底有那些人查问过元峥的档案。

        结果竟然没有找到一个从内网查问过元峥档案的。

        那些从外网正常查问元峥档案的,这段时间竟然有上千个ip地址。

        她悄悄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开始通过别的案件对这些地址慢慢进行排查。

        第二天早晨的新闻里面,有一则新闻引起了元峥的注意。

        沙漠雄狮组织内部发生分裂,组织的实际领导人巴尔克因身体不适,移交权力给格雷戈里。

        这则消息,并没有让秋山枫觉得有什么值得操心的地方。

        她感觉到元峥的注意力集中了些。

        轻轻为他解释道:“沙漠雄狮组织,最早是由一个名叫吉米的人建立起来的。

        这个人在沙漠雄狮组织成功夺取政权后,

        乘坐m国军方的飞机访问m国的时候,遇到空难。

        从此以后下落不明。

        从那以后,一直都是巴尔克执政。

        这些年里,他们那个组织统治下的那些地盘。

        经济发展得很不错,跟国内企业也有合作。

        他们基本不参与政治,只是专注发展经济。

        生活水平已经达到发达国家了。

        这次出现的动荡,应该是一场政变。”

        元峥笑着说:“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秋山枫也笑着说:“对国际上来说,不论怎么样,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一个性格温和、不参与地区斗争的和平主义都,总是受欢迎的。

        就是他的继任都还是同样的人,

        国际上也需要重新花时间来认识。”

        元峥想了想:“确实是这样,我们就看看吧!”

        秋山指正说:“这叫做拭目以待!”

        元峥大声笑了起来:“老婆,你真有学问。”

        秋山枫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装出一副傲骄的样子:“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老婆。”

        两个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送秋山枫上班之后,元峥想了想,特意想要了解一些沙漠雄狮这些年的情况。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听到自己建立的这个组织的消息。

        以前他一直有意避开这些,想要让自己尽量做一个混吃等死的普通人。

        如今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跟自己计划的不一样。

        起初只想要回到家乡,修间房子,娶个老婆,人生目标就这样达到了。

        结果到了现在,一个老婆,两个、三个了。

        好像都不普通。

        那么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是不是也应该去关心一下子呢?

  https://www.71du.com/book/13137/7762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