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五十四章 少主抵人域

第五十四章 少主抵人域

        有些刺眼的阳光,随海浪颠簸的大木筏,躺在木筏居中简单床榻上的吴妄,肚子上压着一只三弦、头上蒙着一块羊皮。

        灵识弥漫在周围作为警戒和导航,三只竹蜻蜓般的法器落在木筏后,推着木筏不快不慢地朝西面行进。

        与精卫妹妹分别的第六个时辰,想她。

        老前辈把自己扔在海上时,说的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这里离着东海之滨已不远,让他自行踏入人域,今后安安稳稳修行。

        吴妄其实是明白的,岳父大人在他身上看到了突破人皇之力界限的希望,人族或许能在火之大道之后,再掌控一条战力顶级的星辰大道。

        他之前多少是有些装傻的成分。

        无他,这东西谁都说不准,且前路定是困难重重,空然许诺那不就成空手套白羊了吗?

        话说回来,自己如果隐姓埋名,怎么去找精卫?

        虽然之前话语喊的很坚定,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去找她。

        可仔细想想都能知晓,摆脱了寿元大限,又完全掌握了火之大道的岳父大人,肯定会一步到位的将精卫转世身带回人域。

        现在想要找到精卫,必然是要通过岳父大人。

        就自己此时了解到的神农前辈,那能不给自己使几个绊子吗?

        岳父大人再故意给自己设点什么考验,或是舍不得宝贝女儿嫁北野去,那……

        就别怪他带上精卫去私奔了!

        话说,精卫转世后还会用精卫的名字吗?

        转世后的父母也是亲生父母,会不会舍不得离开他们?那个幽冥之门具体是怎么操作的?

        ‘果然该想办法跟着去看看,这怎么能放心。’

        吴妄轻轻叹了口气,抱着三弦弹了一阵悲伤情歌,眼底渐渐燃烧起了斗志。

        不管如何,今后又多了一层奋斗修行的动力——早点解决这怪病!

        转世后的精卫也就成了正常女子,自己这怪病又要出来折磨人了!

        但……

        吴妄叹了口气,又抱着三弦躺了回去,刚跟精卫分别,略有些提不起干劲。

        闭上眼都是她坐在树杈上晃腿的画面,心底满是这几年留下的美好回忆。

        修行也讲究张弛有度,此前这几年在结界中,他的修为进境其实有些过快,此时因心情低沉,道心也略有些空寂,强行感悟大道,很容易涸泽而渔。

        劳逸结合颇为重要。

        需知便是仙人闭关,也只是找个清净之地专心修行,进不去悟道的状态也不可强求,万事讲究一个缘法。

        仙人、修士、凡人。

        吴妄看到了远处那灰色的地平线。

        终于,要去这片与大荒环境格格不入的人域了。

        自己离开北野到现在,路过西海、被老前辈拐走,混迹女子国、被老前辈拐走,也算是历经艰险,颇为曲折。

        有了心爱的姑娘,目睹了老前辈的风骚,安排了女子国造神,与季兄和泠仙子凑一起玩耍了一段时间。

        说起来,也有些想念季兄……其实是想将自己有了心上人的经历,在季兄面前炫耀一番。

        他们应该也离开女子国了吧。

        女子国后续之事,交给几位仙人就可解决,季兄是季家小公子、泠小岚在天衍玄女宗地位也挺高的,不太可能让他们在俗世一般的女子国待太久。

        四海阁阁主被老前辈换了,倒也是不错之事。

        老阿姨应当已抵达了清风望月门吧?老前辈给了她些许好处,也不知她现如今修为如何了,是否已有了不错的道基。

        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抵达人域,就已有了三五好友,有了一个喜欢坑小辈的虚假靠山。

        因此,心底对那水天一线处的陆地,更向往了些。

        吴妄打起精神,起身背负双手站在木筏正中,想了想,自袖中取出面具戴在脸上,换了身没有什么防护效果的普通道袍。

        此刻开始,他就是东海海岛上走出的人族修士,道号无妄子。

        今入人域,为求仙道,为得长生,俗世烦扰与他无关,路旁闲事与他无缘,低调求生存,沉稳得大……道……

        “奉人皇陛下之命!于人域各地对众修士传声!”

        东海海岸突然传出了一声怒吼,这嗓音颇为粗犷,其声震人心神,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仔细听来,这却是在心底响起。

        好神通!

        吴妄定睛看去,只能隐隐看到高空有一颗璀璨光点,那离着自己不知多远,能看见全凭对方与自己心神建立的微妙关联。

        而此人,应该是在对某个区域内的所有修士同时传声。

        也不知道闭关悟道之人会不会被打扰,对方应该是有办法过滤甄别才对。

        好修为!

        但下一瞬,吴妄额头开始蹦出黑线,且黑线瞬间将自己吞噬,嘴巴微微张开。

        那仙人传声道:

        “都听着!这是陛下原话!无关人等不要瞎猜测!咳,咳咳,接下来的句子中,老夫是陛下的自称。

        老夫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情办妥了,顺便还杀了两个小神,就是那破门用一次就炸了。

        小金龙,你在人域老老实实修行,没有仙人境的修为,咱们两个就不用见面了,免得老夫一高兴两巴掌拍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二三四……九个‘哈’没错,以上就是陛下的旨意,差了我们九百修士传遍人域各处。

        大家能听懂就听,听不懂的不要多问,利益牵扯重大,说了你们也不明白!

        就这样,修行吧!”

        滋滋——

        那心神间的微妙关联瞬间被切断,高空中的光点化作流星飞向了西方,显然并不是沿着海岸在传递消息。

        吴妄:……

        啪的一声,他猛地将手中三弦摔在木筏上,一阵咬牙切齿。

        又被算计了!

        这老前辈故意的吧?绝对故意的吧?

        有挪移来去的通天手段,这么短的时间自虞渊回返,吴妄并不觉得太过惊讶。

        用得着这么大摇大摆说出来吗?真当那‘金龙’吸引不住仇恨,非要把火力往他身上引!

        这是说给他听吗?

        这其实就是说给整个人域的人族、以及人域之外的强敌听,里面最起码隐含了五层含义。

        第一层,对应此前放出的消息——人域将有金龙崛起,金龙与神农关系深厚,很容易被人联想到师徒、继承者。

        第二、第三层,让金龙慢慢修行到仙人境,等同于点明金龙有可能隐藏在人域年轻一代修士中,且神农氏解决了寿元大限,能悠然等待继承者成长起来。

        第四层是提振人域士气,人皇现如今依然是大荒顶尖高手。

        第五层自然是最浅层的含义,让吴妄知晓这个消息,且明着告诉吴妄,近期不用想见到精卫,并给吴妄施加压力。

        滥用职权?不存在的,这人皇老千层饼了。

        但吴妄还是欣喜的,精卫起码是没事了,自己也算松了口气。

        人域。

        他来了!

        ……

        与此同时,人域某处隐秘山林中。

        神农氏赤膊坐在一处灵气氤氲的水池中,身后有两名身着血色战甲的将领,在帮他处理着肩上那深可见骨的伤口。

        羲和……实力当真不弱啊。

        草庐外,一名年轻些的将领快步而来,在门外单膝跪地,定声道:

        “陛下!已将消息传遍人域各地!”

        “嗯,修行去吧。”

        神农温声道了句,随后缓缓吐出口气,目中有少许神光闪烁。

        一旁有名老将扶须沉吟,言道:“这般虚实相合的计策,不知那些凶神是否会上当。”

        “老夫又未曾说半句假话,”神农笑道,“他们上当与否,其实并不重要,消息传出去就好。”

        那老将担忧道:“陛下,北境、西境同时发现了凶兽群的踪迹,想来,不出十年,十凶神又会发起攻势……”

        “这些东西就是杀不尽呢!这才太平多久?”

        一旁有人嘀咕,话语略带郁闷。

        扶须的老将道:“天帝以神权干涉了人域周边凶兽的孕育周期,几年一窝、几十年一群,想借此制约咱们罢了。

        边境将士已渴望建功立业多年,这既是咱们的磨难,也是咱们的磨刀石。

        比起这个,陛下早日定下继任者才是真正的大事。”

        “谈何容易。”

        神农缓缓一叹,肩头已绑上了洁净的麻布,其内宝丹持续散发出微弱的亮光。

        这位人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两声。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几分欣喜之意。

        莫非,找到了?

        但神农氏下一句话,让他们有点头晕目眩、双腿发软。

        “这事随缘吧,看我人族是否真的有这般运道。”

        随、随缘。

        神农氏摆摆手,众将不敢多言,各自低头行礼,退出了此处木屋。

        待他们走后,木屋角落中走出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女子,对神农氏欠身行礼,低声道:

        “陛下,精卫殿下的胎灵已安置妥当,只是……当真不用找人孕育的法子吗?若只是在蕴灵池生长,少说也要数十年才可降生。”

        神农氏手指轻轻晃动,一旁书橱中飞出几只瓷瓶,落在了中年女子手中。

        “那样对怀胎十月之人不公平,我的女儿能重活一次已是莫大的福分。

        那幽冥之门已自毁了,再无办法让残魂化作胎灵。”

        神农微微扭头,叹道:

        “你我私交甚笃,我只有这最后的骨血,还请稳妥照料,拜托了。”

        “陛下!”

        这中年女子表情带着几分激动,低声道:“便是妾身粉身碎骨,也绝不可能让殿下受半分损害!妾身回去后便日夜不离看护一旁!”

        “对你,我还是能信任的;去吧,多谢了。”

        中年女子低头行礼,抱着丹药匆匆离去,身形化作一团云雾,径直消失不见。

        木屋和此处小院彻底安静了下来。

        神农氏微微一叹,眼底带着几分思索,禁不住嘀咕一句:

        “有机会,还是要去把那家伙手工打造的大殿搬回来。”

        ……

        东海之滨,某处繁闹的港口。

        吴妄踩在木筏上自海面飘来,自是吸引了不少目光注视。

        他戴着面具,冰晶膜薄增厚了几分,本自有凝丹境后期的修为、能战登仙境修士的祈星术、可挠仙人的金龙身,却依旧……

        只是显露出了凝丹境初期的气息。

        在吴妄的理解中,伪装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双目清澈、心底无鬼,表现出符合想要伪装之人的具体人设。

        嗓音、说话的语调、表现出的思考方式,都要朝该目标贴近。

        就比如此时,他就将自己当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凝丹境修士,踩着缓慢沉入海水的木筏飘到岸边。

        他双脚不沾半点海水,看似淡定地迈出半步,已是稳稳踩在了渡头的木板上。

        周遭之人仔细打量了吴妄几眼,都是兴致缺缺地扭过头去。

        吴妄乐于如此,踏步向前、步履悠闲。

        目之所及大多为凡人,但也有不少修士的身影。

        这群修士或是聚集在一些停靠此地的大船附近,或是在此地镇上歇息。

        城镇后方的山林中,有一座修士聚集的‘军营’。

        其内有百多位身着铠甲的修士,修为大半是凝丹境,有几名队长级的人物还是金丹修为,更有一位元婴境的老者,身着战甲、打坐修行。

        凝丹为兵,元婴为将。

        这还只是看护边陲小镇的守备军。

        吴妄粗略的对比了下,感觉北野的总体实力,比人域差了几个档次。

        自己此时表露出的实力,也不过是人域边境一小兵的程度,不被人关注实属情理之中。

        来到一个地方,自然是先品尝此地的美食,并趁机打听打听人域的风土人情,决定自己接下来修行的归宿。

        吴妄此时也在犹豫,不知道该去大仙宗还是小点的宗门。

        大仙宗有大仙宗的好处,师资力量雄厚、门内名师较多、同代俊杰可论道切磋,有利于自己快速修行。

        小仙宗也有小仙宗的妙处,有利于隐藏自身特异,闷声发大财。

        至于魔宗,吴妄是不考虑的。

        倒不是对魔宗有偏见,而是魔修走的路是‘随心所欲不逾矩’,有些宗门比如什么合欢宗,门内风气就过于开放,不是他这种正经少主该去的。

        魔宗的名声确实不如仙宗好听,吴妄身为北野少主、有妇之夫、人皇准女婿,也要考虑身份暴露后的名声问题。

        吴妄如此想着,筷子夹了块鲜嫩的鱼肉,入口咀嚼了几下,微微摇头……远不如仙子快乐鱼。

        不过这面挺不错,是北野难尝到的美事。

        要不,自己就去清风望月门,在那找个地方修行算了,毕竟如今主修炎帝诀,也不必担心……

        嗯?

        吴妄灵觉轻轻跳动,灵识已捕捉到少许异样,抬手端起了面前的海鲜面,身形向后跳开。

        轰然声响中,窗口木栏倒塌。

        一道身影自空中跌落,径直撞入这家酒楼,精准地砸在了吴妄面前的饭桌上,砸了个人仰马翻、桌塌汤溅,地面都出现道道裂痕。

        看此人,手握大刀、身周缠绕些许血气,胸口满是鲜血、带着几道爪痕,扭头哇哇吐了好几口血。

        酒楼各处食客连忙退走,一个个见多了这般场面,行动颇为迅速,唯恐波及自身。

        吴妄就多吃了一口面的功夫,就被这壮汉逮到,对吴妄颤声说:

        “快去通知守军……东南方向……凶兽群……过来了!”

  https://www.71du.com/book/14164/78495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