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路明非挑战FGO > 38、神之右席(8K!求推荐票!求月票!)

38、神之右席(8K!求推荐票!求月票!)

        副标题:无辜的怪物

        事到如今说在这个虽然有些奇怪,但果然还是要再度提一下。

        这个世界虽然是充满了神秘元素的世界,但与许多以现代为背景的奇幻小说不同,这个世界是不存在【吸血鬼】、【圣骑士】、【天使】这种经典幻想生物的。

        吸血鬼是不存在的,是彻底架空的生物,现实中虽然有名为【死徒】的生物,但两者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说白了,在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下,所谓的【吸血鬼】不过是一些普通人作家,在或直接或间接的听说了一些关于【死徒】的事迹传闻之后,加入了许许多多的人类种族的偏见,从而幻想的故事中虚构出来的东西。

        正因如此,这种幻想物种想要作为英灵实体化的话,就必须要有凭依的对象。

        比如,圣骑士虽然是《圣骑士物语》小说里虚构的职业,但因为流传非常广泛,所以圣骑士们能够作为英灵显现,只不过必须要借用《圣骑士物语》里的原型角色们——查理曼、阿斯托尔福、布拉达曼特、罗兰等人罢了。

        幻想的降临必须要有凭依。

        但吸血鬼与圣骑士不同,圣骑士虽然是架空的存在,但毕竟是被歌颂,被赞扬的大人物们。

        但吸血鬼却是彻底的贬低。

        小说故事的创作者们可不会在意被侮辱名声的历史人物。

        作为‘小龙公’、‘龙之子’、‘龙骑士’、‘基督教世界之盾’的弗拉德三世被诋毁,被侮辱为‘吸血鬼德古拉’。

        因此,英灵德古拉想要现界的话,就势必要通过弗拉德三世的躯壳,再与众多幻想故事中的某个‘德古拉’融合。

        神秘学上来说,弗拉德三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被称呼为【无辜的怪物】。

        类似的【无辜的怪物】在世界各地的故事中都非常常见。

        【吸血鬼】只是典型代表罢了。

        说道吸血鬼那就是德古拉,是作为其原型的弗拉德三世——但如果在吸血鬼前面加一个‘女’字呢?

        女吸血鬼。

        虽然后世研究普遍认为女吸血鬼的起源是拉弥娅(莉莉丝),但作为【无辜的怪物·女吸血鬼】的代表,却并非是莉莉丝。

        说道吸血鬼就是德古拉伯爵。

        说道女吸血鬼自然就是卡米拉伯爵夫人。

        双方的名气不相上下,越是有名就代表被迫害的越严重——什么,德古拉与吸血鬼之间的联系都知道,但卡米拉与吸血鬼之间的联系却没听说过?感觉并非那么有名?

        确实,仅仅是‘卡米拉’这个名字的话,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她代表的【无辜的怪物】的背景故事,哪怕你没听说过她的名字,也肯定听说过她的、类似的故事。

        故事内容核心很简单——

        “渴望永驻青春于是用少女的鲜血沐浴的女贵族”

        ——类似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不同国家里都有。

        就算不知道卡米拉这名字,类似的故事肯定也听说过。

        然后,不负责任的作家们,为了书写自己心中的‘女吸血鬼’的故事,找来了一个历史上的角色,将其塑造成为了与德古拉伯爵对应的——卡米拉伯爵夫人。

        作为德古拉伯爵的【无辜的怪物】是弗拉德三世。

        作为卡米拉伯爵夫人的【无辜的怪物】,则是出生于1560年8月7日的伊丽莎白·巴托里。

        不过,顺带一提,虽然被称呼为无辜的怪物,虽然吸血鬼的确是架空的幻想种族,但不管是弗拉德三世还是伊丽莎白·巴托里,经过魔术师们的调查,他们的家族里都蕴含着古老‘龙种’的血统,从理论上来说,因为血统污染精神,从而发疯做出那些离谱的事情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长年征战,对敌人残酷至极的弗拉德三世姑且不论。

        伊丽莎白·巴托里,这个明明家庭极其富裕,但自己却精打细算,将大量资金投入来振兴国内教育、建立医院与新教学校、资助留学生、保障农民和教会的权益,评价极高,放在现代算是典型女强人、凤骄天人设的人,真的做出了虐杀领地内百名无辜儿童的罪行么?

        路明非不知道。

        或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吧?

        路明非对这个有所了解,主要还是因为以伊丽莎白·巴托里的为原型的各种二次创作,在以吸血鬼为题材的故事里太常见了,所以查资料的时候很容易了解罢了。

        在听说德古拉伯爵现身的时候,路明非其实就觉得这位血腥女夫人肯定也会现界了。

        所以,路明非在踏入黑暗的小巷子里,得知了她的名字之后,也还是向她伸出了手。

        究竟是女魔头还是无辜的怪物?

        路明非其实倾向于后者。

        原因?呃......硬要说话,可能是因为女吸血鬼的颜值?或者说是因为到了现代之后,为卡米拉翻案的故事假说也有许多的缘故?

        再说了,事到如今路明非已经见过了不少稀奇古怪的英灵从者,这方面早就练成了一颗大心脏,虽然听到了她的名字之后,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就浮现出了许多(通过打游戏了解的)她的知识,但还是主动上前搭话,将看上去非常自闭的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怎么说呢......路明非微妙的觉得,自己这举动有点像是将被抛弃的野猫抱起来。

        就是那种在外流浪,被附近的熊孩子伤害折磨,于是对人类戒备心非常强的野猫,虽然婶婶不可能允许他们家养宠物,但路明非其实挺喜欢顺手照顾照顾这些小动物的。

        或许是因为看到这些小动物,就会觉得“啊,我好歹有个能住的地方”吧?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仅仅是普通的将她拉起来罢了。

        毕竟路明非现在的任务,是趁着这次绝望魔女事件,尽可能多的结交聚集过来的英灵从者。

        仅此而已罢了。

        最多也就觉得奇怪,奇怪为啥别的人都本能的忽略了卡米拉。

        但路明非自己也忽略了许多要素。

        他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一个人啊,在他心情最低落、最自闭,最渴望有什么人将他从该死的现状中拉出来的时候,真的有人为他推开了那扇门,抓住了他,将他拽出去的话,哪怕对方觉得这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对被拉出去的人来说,却是救赎。

        路明非也很喜欢看《西游记》的故事,小时候电视台每年节假日都会不停的播,身边很多人的人都喜欢孙悟空讨厌那个优柔寡断的总是挖坑的唐僧,气愤于要不是那该死的紧箍咒,无敌的孙大圣怎么可能屈服?

        但路明非却莫名的觉得,其实吧,就算没有紧箍咒,孙猴子或许还是会帮助唐三藏,护送他走那西天之路。

        因为那是五百年啊,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五百年的孤独与寂寞,好不容易有个人把你拽出去,又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呢?

        路明非自己完全没察觉到,‘没有带着丝毫恶意’的自己,向卡米拉伸出手,说“我需要你”这件事对对方而言意味着什么。

        他第一反应甚至是因为这个名字,开玩笑的自称是‘迪迦’,要带她这个卡米拉脱离黑暗跑向光明。

        这其实是个上古老梗了,说是黑暗巨人迪迦为了追求光明,结果抛弃了前女友卡蜜拉,但卡米拉非常痛苦,痛苦的不是要与迪迦为敌,也不是觉得自己被背叛了,而是希望对方能够带上她。

        对卡蜜拉来说,或许光明与黑暗阵营都不重要,不管模样如何变化,迪迦都是她的光。

        如果当初将孙猴子捡走的唐僧是个美少女的话,那换成路明非肯定会死心塌地的爱上她,当初在路明非最衰的那一刻推开门,将他从那该死的同学会上拉出去的人如果不是废柴师兄的话,或许路明非也会为之着迷吧......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不管听的人心中泛起了怎样的波澜,路明非这货自己是毫无自觉的,甚至就连卡米拉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都没听清,注意力很快就被从天而降的小天女所吸引了。

        ——要说巧合也的确是巧合

        姑且就当是巧合好了。

        小天女自己或许缺少了一点‘搏上性命的豪赌’的魄力,但继承了北欧战士血统的奥菲莉娅有。

        再加上‘露西’的一点添油加醋,苏晓樯下定了决定,全力冲向了马赛。

        不过赶在卡尔大帝的大部队之前抵达是抵达了,但怎么找到路明非还是个问题。

        但巧合的是,除了与路明非汇合之外,苏晓樯也有个寻找魔女公会同伴——伊丽莎白·巴托里的任务。

        奥菲莉娅自然不可能让苏晓樯等人空手过来抓瞎,专门用来定位的罗盘模样的道具还是有的,但奇怪的是,苏晓樯跟着罗盘的指针在附近偷偷摸摸的转了好几圈,愣是一直没能注意到那个黑暗的小巷子。

        最后还是路明非走了进去之后,她才发现了这里,偷偷跟了过来,确认了龙娘伊丽莎白的存在,就在苏晓樯还思考着伪装状态的路明非——这个大帅哥会不会是卡尔大帝的人的时候,路某人这一开口的骚话顿时就破坏了他现在的帅哥形象。

        这张嘴真的是可惜了这张脸。

        而路明非满嘴跑火车说的“来自m78星云的迪迦”的只有来自2016年的人......哦不,估计迦勒底里也就苏晓樯跟楚子航听得懂的‘梗’,让苏晓樯立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也不隐藏了,苏晓樯直接跑了出来。

        “找到你了!”

        ☆

        虽说汇合的过程巧的跟小说故事里的情节似的。

        但不管怎么说,抢在卡尔大帝的大部队抵达之前汇合,终归是好事,对所有人都好——除了对卡米拉。

        还是说要叫她伊丽莎白?

        觉得气氛到位了的伊丽莎白,还没来得及握住路明非伸出来手,就被‘恰巧’赶到的苏晓樯打断了。

        伊丽莎白愣愣的看着自己被截胡,愣愣的看着对方(路明非)被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缠住,就连想要说几句抱怨的话,也被旁边的阿露塔给抢先了。

        阿露塔像是害怕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走的小孩子,拽着路明非的胳膊,将他从苏晓樯的身边拉开,警惕的看着苏晓樯:“你是什么人!?”

        伊丽莎白只觉得自己这话憋在喉咙里特别难受。

        回过神来的时候甚至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更憋屈的是,随着苏晓樯与路明非成功汇合,温蒂、露西也赶了过来,然后她们欣喜的与伊丽莎白打了声招呼,再然后......再然后就没有了。

        这里毕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众人商量了下,就准备前往普雷拉蒂作为据点的某个酒馆,在那商量商量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怎么回事?这种只有我是局外人的感觉?

        伊丽莎白闷闷不乐的想道。

        与其说是她被忽略了,倒不如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路明非身上,露西与苏晓樯很想知道路明非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温蒂则是很好奇路明非与纳兹之间的联系,而伊丽莎白么......

        呃,魔女公会的同伴?奥菲莉娅为迦勒底御主们准备的打手?

        闷闷不乐的伊丽莎白,有那么瞬间想要就这样转身单独离去。

        也不能怪路明非等人没重视,主要是此时此刻被绝望魔女吸引过来,聚集在这个马赛小城的英灵从者实在是太多了,比起伊丽莎白,更古怪的家伙也有。

        而且所有人都没忘记,

        真正的重点,并非是马赛守卫战,也不是查理曼的重新振作,而是天上的激战,

        与绝望魔女的死斗只要没得出结果,悬挂在地中海上空的阴云就不会散去。

        在这等绝境面前,其他的一切儿女情长都必须放在后面。

        虽然查理曼在那玩得很嗨,但路明非可没忘记这档子事,老实说,对于天上那个体积比整个马赛还要巨大的庞然大物,路明非除了找小魔鬼开挂之外,想不出任何与其对抗的方法。

        要说不急躁是不可能的。

        但偏偏普雷拉蒂完全不急,只是让路明非多接触英灵,与迦勒底的同伴汇合,然后——然后等着看戏。

        “卡尔大帝肯定有解决方法。”

        普雷拉蒂不知为何对这个杀死过自己一次的人信心十足。

        路明非能怎么办呢?他又没法提出什么有建设的意见,让他上他就只能......嗯,开挂了。

        实际上,当初冬木的时候,除了雅典娜战的那段之外,后面的战术计划布置都是由奥尔加玛丽与达芬奇等人策划的,路明非是负责执行与临场随机应变的人。

        在这种“你什么都别做等着看戏”的命令让路明非挺蛋疼的。

        查理曼那边让她继续嗨吧。

        等卡尔大帝的大部队到了,再去考虑如何应对——反正路明非想不出如何应对,这些难题全都甩锅给普雷拉蒂好了。

        路明非带着汇合的苏晓樯、露西、温蒂、阿露塔、伊丽莎白等人,回到了普雷拉蒂的临时据点,准备让普雷拉蒂与奥菲莉娅交流交流情报,看看有没有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结果普雷拉蒂上来就是一句:“我的魔王,这才多久不见,您的后宫就扩张到了这种地步呢?”

        “现在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么?”路明非瘫着张脸回答道。

        “请不要把我算进去。”苏晓樯面无表情。

        虽然是这样说,但这么一看的话,人理修复的团队里的确有点阴盛阳衰的过分了,尤其是查理曼也沉迷女装的现在。

        普雷拉蒂玩笑归玩笑,但与奥菲莉娅建立了联系之后,她立刻将自己知道的情报交给了奥菲莉娅,然后么......

        “比起那些,我的魔王——还有各位魔女们哟,这场名为绝望魔女的序幕,终于要迎来尾声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放缓了呼吸。

        将视线集中在了,普雷拉蒂通过使魔弄出来的投影屏幕上,凝视着上面与绝望魔女交战的阿塔兰忒、玛尔达、乔尔乔斯。

        虽然因为查理曼的活跃,以至于阴翳的气息被吹散了许多,但屏幕中绝望魔女不断扩大体型的速度,依旧在宣示着毁灭正在缓缓逼近,并且没有丝毫停滞的意思。

        即使不清楚她的力量源自于何处,也能从那压倒性的体积中,窥见其可怕之处。

        战斗至今,面对阿塔兰忒几乎无休止的连续宝具轰炸,绝望魔女没有受到分毫的伤害,面对玛尔达拼尽全力的冲刺,绝望魔女至今也没有让她接近到自己千米的范围内。

        距离地面万米之遥,却能够以肉眼清晰的看见她的存在,这种程度的怪物,它的体积......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隔壁奥特曼的片场。”苏晓樯忍不住嘀咕了句。

        之前她忙着赶路,忙着找人,还真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绝望魔女的体长已经超过了三千米。

        若非得到了米迦勒之力的阿塔兰忒拼命阻拦,绝望的扩张速度或许会更快——说到底,这份绝望就不是在成长的,而是在这个法兰西特异点内逐渐‘显现’罢了。

        毕竟人类史的毁灭已经得到了确认,数千年人类史无数亿智慧生命的死亡,仅存迦勒底不过十几人的渺茫希望......这份绝望,是压倒性的。

        来到了这个地步,谈量级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了,因为失败的结果早就在数千年前就被确定了,这是来自‘过去’对‘未来’的毁灭,想要正面击溃这份绝望的话,或许只能寄托于所谓的‘神之奇迹’了吧。

        关上据点的大门。

        将查理曼掀起的圣光狂热拒之门外。

        英灵与少年少女的御主们,在寂静中通过普雷拉蒂的魔术一览绝望魔女的壮阔,才能清楚的意识到现状的......绝望。

        在场最乐观的人反而是普雷拉蒂。

        因为普雷拉蒂认定了卡尔大帝肯定有准备手段。反倒是能够完全无视绝望光环影响的路明非,在小酒馆内气氛的带动下也有些压抑了起来。

        时间的流速似乎变慢了。

        伴随着乔尔乔斯缓缓的抬起自己右手的动作,大气的流动似乎也随之凝结,隐约间似乎能够听到空气在倾诉着什么......

        不,不是似乎,是的确,空气地区在倾诉,在歌颂,在——咏唱。

        是魔术。

        普雷拉蒂展现了自己的才能,她将大气的变化提取出来,转换成了断断续续的词句。

        可惜的是,在场只有苏晓樯一人为她这一举动而赞叹。

        “好厉害!这个是在遥远的地方进行的大规模集体仪式咏唱吧?我记得十字教体系下这叫‘圣歌队’,你居然能将不知道在哪里的圣歌队咏唱词内容转译出来吗?”

        这倒是让普雷拉蒂有点感动,心说这鬼救世团队的文化沙漠总算来了点神秘学知识合格的人了,不然要全是路明非查理曼这种莽子,她这魔王装起逼来都没人听得懂。

        普雷拉蒂感动之余也谦虚的说道:“主要还是因为咏唱内容非常简单。”

        在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时候,路明非却莫名觉得有些......无聊。

        其实时间并没有过太久,只是因为压抑的气氛,再加上路明非可能是在场唯一完全感受不到绝望光环压迫感的人,因此他多少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恰巧在这个时候,还有个同样觉得格格不入,光是待在这就觉得浑身不自在的人。

        卡米拉伯爵夫人——不,考虑到她现在少女的模样,应该是年轻时期的伊丽莎白·巴托里吧?

        伊丽莎白默默离开了酒馆大堂,登上了前往二楼的楼梯,路明非下意识的跟了过去。

        普雷拉蒂倒是瞄了眼,但兴许是彻底放弃了在路明非那文化沙漠的脑子里植树造绿洲的想法,普雷拉蒂也没留下他硬给他科普扫盲。

        路明非甚至说不清楚理由,而伊丽莎白也跟没察觉到路明非似的,自顾自的来到了酒馆的二层阳台处,抬头仰望着天空。

        凝视着绝望魔女的可怖。

        但不可思议的是,路明非却觉得,自己越是接近绝望魔女,体内的魔力便越发活跃。

        简直就像是......他的身体天然适应‘绝望’的概念似的。

        路明非没有与伊丽莎白搭话,毕竟双方又不熟,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搭话些什么好。不过路明非倒是觉得自己跟伊丽莎白之间,有种很平淡很自然的亲切感。

        据说,巴托里家族与采佩什家族一样,都是拥有‘龙’血脉的古老家族。

        事到如今,路明非也知道龙与天使与魔鬼之间的联系。

        思路放开之后,路明非甚至有种大胆的想法——或许小魔鬼的寿命非常长,毕竟他是魔鬼嘛,而魔鬼也是龙,那么,或许那些历史上的‘怪物’家族们,不少都与小魔鬼进行过交易,从他那得到了龙之血?

        没有任何证据,仅仅是路明非的瞎想罢了。

        不过......

        如果说龙是魔鬼,也是天使堕天之后的存在的话,路鸣泽......难道也曾经有过天使的身份么?

        路明非这样瞎想着的时候......路鸣泽却出现了。

        只是这次非常久违的,现身的路鸣泽并没与站在路明非的身边,而是来到了伊丽莎白的身旁,坐在阳台的栏杆上,与她一起眺望天空。

        只不过,伊丽莎白眺望的是绝望魔女的身姿,而路鸣泽凝视的,却是乔尔乔斯的背影。

        “要来了。”

        路鸣泽突然自言自语道。

        紧接着路明非遭到了严重的耳鸣冲击,有那么瞬间路明非以为自己失聪了,但庄严、神圣、辉煌的合唱声,却又在耳鸣中涌入了他的脑海里。

        不仅仅是路明非,更是涌入了整个马赛的所有人的脑海中。

        查理曼掀起的圣光狂热突兀的迎来了终结,居民们纷纷走出街道,抬头仰望天空。

        在歌声之中,围绕着天空上的乔尔乔斯,出现了一团团光芒,那些光芒逐渐凝聚成男孩女孩的模样,他们身穿圣洁的白金色长袍,戴着形似王冠的眼罩,纯白的双翼在他们的背后舒展......

        孩子们化作了光,聚集在乔尔乔斯的身边,宛若天使。

        总数为三千三百三十三名,孩童模样的天使们聚集在了乔尔乔斯——聚集在了这位圣人中的圣人身边,齐声歌唱。

        “这是......”路明非有些迟疑。

        但小魔鬼似乎很熟悉:“是格里高利圣歌队。”

        “呃......那是什么东西?”

        “不需要在意名字,重点是构成数字3是神圣数字,还有他们歌唱歌颂的名字,从形式上来说,三千三百三十三名经过精心调整的纯洁孩子们,通过圣咏代替了‘魔术咏唱’的过程......”

        小魔鬼说到这突然顿了顿,而后摇了摇头。

        “这部分的话,比起我在这与你描述,倒不如哥哥你找机会亲自去巴黎大教堂那边看看,重点是他们圣咏的内容。”

        这么一说,路明非也敲了敲自己的翻译机器。奇怪道:“怎么回事,是故障了么?翻译机器没起作用?我怎么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因为这是‘灵视’啊,哥哥,不过内容本身也乏善可陈,不配合特殊的音律的话,也没有实际效果就是了。”

        路明非只觉得不明觉厉:“他们在唱什么?”

        “击败了【右翼】的【右手】。”

        “什么?我跟你说你别又来谜语人了啊,我听不懂的东西你还不如别说呢。”路明非忍不住嘟囔。

        “【右手】”

        路鸣泽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看着乔尔乔斯的背影,梦呓般低语道:

        “在十字教神话中,主的右手具有非常重要的宗教意义。”

        “【右手】代表公义、仁慈,耶稣通过【右手】展现荣耀,通过【右手】施展救赎的奇迹,通过【右手】让罪人成义人。”

        “【右手】象征着主的荣光与权能,右手便是主的【圣灵】,是对罪恶降下制裁之铁锤。”

        “......哥哥,你知道乔尔乔斯么?”

        “乔.....jojo?”路明非挠了挠头,习惯性的吐槽道。

        “乔尔乔斯的念法是geios,硬要说的话,圣子的原名约书亚·约瑟(joshua·jose)才是您感兴趣的jojo吧......但是,如果您不想与我交易的话,就请记住这点。”

        小魔鬼的右手五指张开,而后又重新重重的握拳。

        “乔尔乔斯之所以是圣人中的圣人,是因为他乃是米迦勒的原型,是勇气天使的人间体,而炽天使之所以尊贵,是因为他是【似神者】,与神相似的同时,他还是【神之右席】、【神之右手】,他击败堕天使路西菲尔的内容,便是光之天使战胜黑暗恶龙的赞歌,也是......【拯救世界的壮举】。”

        “还记得雅典娜是如何制作《普罗米修斯秘笈》的么?

        大部分的魔术的构成原理便是用一个个谎言叠盒子以使其逻辑自洽,因此,在凑齐‘米迦勒之力(暴怒魔女)’与‘等于米迦勒的人(乔尔乔斯)’之后,再通过圣歌队的咏唱内容,便能将再现的神秘内容,局限为【神之右手】。”

        乔尔乔斯与米迦勒连接。

        米迦勒与圣灵连接。

        面对因为世界毁灭而降临的绝望之化身。

        限定条件为对方具备‘毁灭世界’要素。

        如此,便能展现主拯救世界的奇迹(右手)。

        在三千三百三十三名天使的簇拥与歌声中,乔尔乔斯举起了右手。

        伴随着他身体右侧放光线与空间的扭曲,巨大的半透明光之右腕一闪而逝

        于此展现的,便是超位的极大型仪式神迹(魔术)。

        “——【神圣之右】”

        那是具备‘足以拯救世界的程度’之概念的力量。

        伸展开来的手掌对准了万米天空中的绝望魔女,而后,猛地用力一握拳。

        风、光线、空间、时间,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围绕着那‘右手’,迎来了仿佛错觉般的一瞬间的‘收缩’。

        下一刻,万米之遥的天空中,原本是绝望魔女的位置,被仿佛核聚变般的光与热所覆盖。

        “他是慈悲,他是正义,他是勇气,他是神右方的火焰,他是起始与重生的阿尔法,圣光之灵的首领,名为米迦勒的六翼天使。”

        小魔鬼呢喃着,也不知道是假装还是认真,居然像模像样的掏出来了本圣经。

        在基督教的绘画与雕塑中,米迦勒经常以金色长发、手持赤红色十字架(或赤红色十字形剑)与巨龙搏斗,立于龙身上或是——与龙成为朋友的少年形象出现。

        天穹之上怒放的红莲之火仿佛盛开的花朵。

        覆盖了整个特异点上空,吞没摧毁了绝望魔女形体的,是直径超过了二十公里的赤红色十字架。

        耀眼却不刺目,温暖却不炽热的火光中,路鸣泽与路明非对视,赤金色的眸子中,仿佛有融化了的黄金在流淌。

        “神的右侧有两位天使......哥哥,你真的做好与神之右席战斗的准备了吗?”

        路鸣泽顿了顿,旋即不等路明非回答,又扭头看向了乔尔乔斯的背影。

        “不需要急着回答我,你们与绝望魔女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而且......似乎有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路明非下意识跟着路鸣泽的视线一起,望向了仿佛化身为似神者米迦勒的乔尔乔斯,以及......不知为何,暴怒的冲向他的玛尔达?

        玛尔达似乎与乔尔乔斯产生了争执。

        ——然后

        乔尔乔斯,仿佛不耐烦了一般,仿佛无心的失误似的,向玛尔达轻轻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右手。

        即使是吃下了绝望魔女上千发魔炮轰击,也毫发无损的机动圣都铠甲,顷刻间迎来了崩溃。

        一同溃灭的,还有玛尔达如陨落的流星一般,迅速消失在视野尽头的身影。

        ←to  be  ued!

  https://www.71du.com/book/14246/8611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