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我在封神做主角 > 第五十二章 情报头子费仲

第五十二章 情报头子费仲

        “大王,后宫如同铁通一般,不应该有丝毫的消息外泄才是。”

        “除非,除非…………”

        殷大力嘴里说着,忽然嗫嚅起来。

        “除非什么???”

        陈恪神情淡漠。

        虽然陈恪不像是过去的纣王一样喜欢怒声咆哮了,但是,殷大力却感觉现在的商王好像更加的恐怖了。

        他好像是一个深谭一样,带着深不可测的气息。

        他一个眼神,似乎就能洞悉人心底最深的秘密一样。

        所以,殷大力这个时候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把心中的猜测对着陈恪说了一遍。

        原来,殷大力是怀疑太后宫中的人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毕竟,整个后宫之中,除了太后宫中那些宫女之外,别的所有人都在他殷大力的管控之下。

        而且,昨夜有人神秘进出太后的寿春宫中。

        当时候的话,他也没有多想,而现在看来,由不得人不多想。

        “按你所说,昨夜有人出入太后宫中???”

        陈恪面色一沉,神情有些阴冷的问道。

        “大王,大力罪该万死,还请大王恕罪。”

        殷大力连忙跪伏在了地上,深刻的检讨道。

        “现在还没有到治你罪的时候。”

        “你去给我查清楚,到底是何人进出的太后宫中。”

        “这个人,能够得到太后的信任,并且把消息传到黄府之中,他必定绝非是一个普通人。”

        陈恪嘴里淡漠道。

        昨夜比干进入宫中的时候非常匆忙,而且,他的名头实在太大了,虽然比干已经做出一些伪装,但是,还是有人认出了他的模样出来。

        所以很快,就看到殷大力快步赶了回来,把他在手下手里收集到的信息传递给了陈恪。

        “皇叔比干??”

        听到殷大力的汇报,陈恪点了点头。

        皇叔比干在大商的影响力非常之大,如果不是自从盘庚迁殷之后,兄终弟及变成了父死子继,那么,这皇位,很有可能会落到比干手里。

        而这比干,当年老皇帝乙在世的时候,就多次建议老皇把皇位传给越王子启。

        因为他觉得越王子启为人温良恭俭让,比起纣王这个莽夫,更加适合管理国家。

        不过可惜,老皇最后还是把皇位传给了纣王。

        他的愿望落空了。

        虽然他的愿望落空了,但是,纣王还是非常的尊敬他,他在朝廷中的地位也非常之高。

        在文臣之中,他的地位仅次于丞相商容而已。

        而且,因为他曾经力挺越王子启,所以,他和太后一脉的关系也非常不错。

        另外,他和武成王黄飞虎也相交莫逆。

        “很好,很好。”

        所以,在听到殷大力的汇报之后,陈恪点了点头。

        “他们苦心孤诣,赶走黄飞虎,目的是什么???”

        “仅仅只是为了救黄飞虎一命???”

        陈恪皱眉在摘星楼中踱步起来。

        确实,黄飞燕和贾氏的死,实在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比干如果出于关心黄飞虎的话,在得到黄飞燕和贾氏的死讯之后,是有可能把消息传给黄飞虎的。

        但是,以黄飞虎的武将性格,他受到了屈辱,绝对不可能一点争辩都不做,就直接跑掉了。

        所以,这背后,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现在负责朝歌隐秘战线的掌控者是谁???”

        陈恪对着殷大力问道。

        “隐秘战线???”

        听到陈恪的问话,殷大力瞬间一愣。

        不过下一刻,他反应了过来。

        “大王是说暗影卫吗???”

        “现在暗影卫由费仲费大人掌管。”

        殷大力恭敬道。

        “费仲???”

        听到这个名字,陈恪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费仲和尤浑,可都是纣王身边的弄臣。

        陈恪倒是没有想到,费仲竟然会被纣王这么重用,直接成了负责掌控隐秘战线的情报头子。

        看来,他过去在史书上看到的关于费仲的那些记载,未必全是真的。

        “让费仲过来见我。”

        陈恪对着殷大力发出了指令。

        “是,大王。”

        很快,就看到殷大力小声的退了下去。

        不多时,就看到一个满头热汗的中年胖子小跑着来到了摘星楼中。

        这胖子个头不高,一副地主老财的精明模样。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脸上却带着诚惶诚恐的表情。

        “微臣费仲,拜见大王。”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对着陈恪躬身行礼道。

        费仲在纣王还没有登基的时候,两人关系非常要好。

        是一起出入过勾栏场所的亲密‘战友’。

        而等纣王登基之后,两人的关系也没有废弃。

        费仲现在更是成了掌控‘暗影卫’的情报头子。

        顾名思义,这暗影卫,相当于就是大商版的锦衣卫,负责监察朝廷百官。

        “费仲,听说有人用粪车往你们家运送了十万两银钱,还有两个大美女,不知道是也不是???”

        “还听说,你在得到银钱和美女之后,连夜把银钱沉入了你家门前的水塘之中,并且,还连夜宠幸了那两个女子。”

        “你的日子,过的可是非常自在啊。”

        陈恪也没有让费仲起来的意思,他开口就是王炸,直接把费仲给砸懵了。

        听说最近宫内发生了大事,似乎连皇后贵妃都出了事情,大王竟然还对他这点小破事有兴趣???

        一下子,费仲头上的冷汗都滴落了下来。

        “大王,这这……”

        费仲结结巴巴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时候抗拒陈恪意志的话,只会让他死的更难看。

        所以,他直接跪伏在地上,深深的忏悔道:“罪臣该死。”

        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看到他全身股战起来,后背更是在刹那间已然湿透。

        本来,他自认为已经把府邸经营的铁板一块了,没有任何人能够渗入到他的府邸之中去。

        毕竟,他本身就是做情报工作的,怎么能允许别人对他进行渗透???

        但是谁能想到,他昨夜发生的事情,今天就从大王嘴里说了出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大王在他的府邸之中留了暗子啊。

        过去他一直以为陈恪宠幸苏妲己,已经神魂颠倒了,早就没有智慧处理国家大事了。

        而现在看来,他真是严重的低估了陈恪。

        或许,过去的那些昏庸,那所谓的沉迷美色,只是陈恪做出来给他们这些臣子看的。

        他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他们这些臣子肆无忌惮的表现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来。

        而现在,陈恪对他表露出了真实的面目,这从理论上来说,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那就是陈恪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而第二个可能,是陈恪想要取他性命。

        想到第二个可能,费仲更是战战兢兢起来。

        他已经过惯了好日子,体验到了人生的美好。

        他的房中,还有新纳的几房小妾和别人送过来的几个丫头,他还都没有好生的享用啊。

        他不想就这么死掉啊。

        想到这里,费仲的脑袋更是如同浆糊一样,一片混乱。

        “该死???”

        “有什么该死的???”

        “不过就是一点银钱,几个女人而已。”

        “男人大丈夫,喜欢银钱美女,算得了什么???”

        “以后大大方方的,直接让人把银钱美女送入你府邸中就可以了,用不着这么偷偷摸摸的。”

        “还用粪车运送钱银,还直接沉入了水塘之中,丢得起这个人吗???”

        陈恪嘴里冷哼一声,训斥道。

        陈恪嘴里虽然在训斥,不过,他的话语里似乎对费仲贪财好色的事情,竟然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陈恪确实不在意,不过是一点银钱,几个女人而已。

        如果用这点东西能够为他换来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的话,他不会吝惜。

        而陈恪的话语落入费仲的耳朵里,却好像是惊雷一般。

        过去的纣王,他多少还能摸到一些路数。

        而现在的陈恪,他真是一点路数都摸不到啊。

        而这种无法揣度,让他心中更加惴惴不安起来。

        因为愤怒,其实并非是一种坏的情绪。

        愤怒之后,就是风平浪静。

        最为可怕的,是漆黑如墨,却滴雨不下。

        这样的状态,才是最让人恐慌的。

        而陈恪现在的表现,就让他有这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罪……罪臣不敢。”

        “还请大王开恩。”

        费仲跪在地上深深颤抖起来。

        “不敢???”

        “还有你费大人不敢的事情吗???”

        “你怎么不把这大商的江山都搬到你家里去,都沉入你家水塘中去。”

        陈恪照着费仲肥胖的身躯就是一脚。

        费仲肥硕的身躯直接滚出了三米远,才稳固住身形。

        而稳固住身形之后,他又连忙跪倒在了地上,并且,嘴里暗暗的松下一口气来。

        只要大王愿意骂他,说明他还有用处。

        他最怕的,是大王半个字都不骂他。

        因为如果那样的话,表明他已经毫无用处,他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是被退出去斩首或者惨遭炮烙了。

        “大王,请给罪臣一个机会。”

        “罪臣已经犯下了死罪,只要大王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将功赎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费仲也知道这个时候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候了,他开始大肆的许诺起来,对着陈恪大表忠心。

        看着费仲这个模样,陈恪不由得暗暗点头起来。

        这个费仲还是很上道的。

        对付这种滑不溜秋的手下,就必须一步到位,直接震慑住他。

        这样,他才不会耍什么心眼和花招。

        “行了,别在我面前做戏了。”

        “我要知道,昨天黄府之外,是否发生了什么异常的事情。”

        陈恪对着费仲喝道。

        而听到陈恪终于把话头转到了正事上面,费仲心中不由得大为松下了一口气来。

        终于说到他的老本行上面来了。

        他终于可以不用在未知的领域战战兢兢了。

        而这个时候,他也明白陈恪这番敲打他的目的是什么了,原来是担心他不把朝歌城一些隐秘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吐露出来。

        本来,有些事情,费仲是有所保留的,不过此刻的话,他不敢再有丝毫的保留。

        “大王,昨日深夜的时候,有禁军出动,出现在了黄府之外,不过,这禁军,似乎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进入黄府之中。”

        “而且,到天明之后,这支禁军就奇怪的消失了,非常古怪。”

        “另外,今天一大早就听说黄飞虎黄将军叛逃的事情。”

        “所以,微臣在来之前,派手下对昨夜黄府之外的情况进行了一个调查,发现有人在昨夜秘密进入了黄府之中。”

        “而正是在此人进入黄府之中不久,禁军出动了。”

        “而早上,就出现了黄飞虎叛逃的事情。”

        费仲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

        他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进入了黄府之中,但是,事情的经过,他倒是了解的非常清楚。

  https://www.71du.com/book/14259/7817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