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一百五十章:难以置信

第一百五十章:难以置信

        安六三的尸检报告,显示是心脏病突发而死,并非是他杀,所以于京等人自然可以自由离开。

        但于京不知道的是,明楼和明诚离开后,竟然要对他实施暗杀。

        其实就在早上他杀害宰相时,明楼就和陈深一样,都想将他除掉了,只是明楼还没来得及准备,就被汪曼春一个电话叫了回来。

        而此时明楼和明诚一离开特工大楼,丝毫没有迟疑,直接就准备联系陈佳影,打算让陈佳影接下处决“花无邪”的任务。

        ……

        嘭!

        一家茶馆中。

        明楼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愤怒的看着陈佳影道:“陈佳影同志,你知不知道花无邪的危害有多大?你居然不愿意除掉他?”

        “花无邪现在能残忍的杀害宰相同志,以后一样能杀害更多的人,你难道还想让他继续作恶?”

        “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花无邪必须死!”

        “若是你们不愿意动手,那我就自己来,怎么,你怀疑我的武力?”

        啪!

        说话间,明楼抓起一个茶杯,微微用力一捏,茶杯瞬间粉碎。

        此时明诚也在房间里,见大哥明楼发怒,赶紧上前一步,向陈佳影劝说道:“佳影同志,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就不肯暗杀那花无邪呢?”

        “你是不知道啊,那花无邪简直就是个恶魔,与汪曼春相比,有过之而不及。他在杀了宰相同志后,居然还连尸体都不想放过。”

        “这种人,早该死千次万次了,你就答应接下这次的暗杀任务吧!”

        “有意思!”陈佳影自始至终都是面带一丝淡淡的笑容,此刻却不禁笑容多了一些,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对那位花无邪,倒是突然生起一丝佩服之意了!”

        “你……你……”明楼气得脸色青红一片,须知他早已在宰相牺牲之时,心里就憋着一股熊熊怒火。

        眼下见了值得信任的同志,就没想过要掩饰什么。

        可是,他越是释放心中积压的怒火,反而却是越燃越旺了。

        主要是被陈佳影拒绝除掉花无邪给气的。

        还有陈佳影此时的态度,更是让他难以接受。

        “陈佳影同志!”明诚也怒了,抬手指着陈佳影怒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态度叫什么?”

        “我告诉你,你这叫麻木,对宰相同志之死的麻木!”

        “最关键的是,你现在是违抗上级的命令,你……你……”

        “行了!”陈佳影面色淡然的一挥手,“你们这个一句,那个一言的,能否也听我说几句话?”

        “好!好的很!”明楼气得浑身颤抖,看向陈佳影冷声道,“我到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原由来。”

        “我也很期待!”明诚同样冷着一张脸。

        两兄弟一副要批斗陈佳影的架势,似乎陈佳影要是说不出一个让他们信服的理由来,这事就无法收场。

        “怎么?”陈佳影笑道,“看二位这架势,好像我要说不出一个让你们满意的理由,就要将我告上去,让后方的领导批评惩罚我?”

        “没错,就是这样!”明楼和明诚异口同声的道。

        “呃……好吧!”陈佳影微微一愣,旋即很是无奈的道,“我之所以不接下暗杀花无邪的任务,那是因为宰相同志根本……没有牺牲!”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明楼兄弟俩再次说着一样的话,而且还是同样一个表情。

        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宰相被子弹打穿了心脏的,当时也有人确认过,宰相确实已经没气了。

        可现在陈佳影却告诉他们,宰相并没有牺牲!

        这可能吗?

        问题是,他们都很清楚,陈佳影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也就是说,宰相是真的还活着。

        这就太难以置信了。

        “你再说一遍,刚才我耳朵可能出了问题!”明楼说着,还瞪了明诚一眼,示意对方别学他说话。

        明诚委屈的而又激动,干脆闭上嘴巴,死死的盯着陈佳影!

        “你的耳朵没出问题。”陈佳影道,“宰相确实没有死,她所中的枪伤是贯穿伤,子弹擦着心脏,巧妙的卡在了后背的肩胛骨上。”

        “我们仅仅是通过一次简单的手术后,便保住了她的性命。”

        “大概半个月左右吧,她就可以自由行走了。”

        “这么说,”明诚眼睛一亮,“劫走宰相同志的人,竟然是你们?”

        陈佳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因为明诚就是多此一问。

        “你没抓住重点!”明楼再次瞪了明诚一眼,“重点是,为什么宰相的枪伤恰好就是贯穿伤?”

        “还有,为什么陈佳影她们又能算准时机将宰相同志劫走?”

        “这中间,必须要有一个人能将这一切掌控到分毫不差的地步。”

        “否则,宰相同志的枪伤便是贯穿伤,也是无力回天。”

        “因为贯穿伤,很可能造成流血量更多,更快!”

        “这个人的算计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还好他是自己人,不然,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明诚与明楼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人,花无邪。

        可随即两人又先后都摇头否认了,在他们看来,说毕忠良是自己人都要比花无邪更容易接受。

        然而,陈佳影的话,却让他们呆若木鸡。

        “那个人就是……”陈佳影端起茶水微微抿了一口,才缓缓道,“就是你们刚刚非得要我除掉的人。”

        “不错,就是花无邪!”

        “还有,”陈佳影突然起身,“花无邪让我告诉你们,陈深也是自己人,可千万别误伤了。”

        “啥?”又一次,明楼和明诚同时开口,说出一个字,露出一个表情。

        皆是瞪着眼珠,更加难以置信的看向陈佳影。

        可陈佳影话一说完,人已迅速出了房门。

        好半晌后,明楼才惊叹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怎么听到的都是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行,我脑子有点乱,得仔细捋一捋。”

        “阿诚!”明楼伸出手指,像小孩子计算加减法似的道,“第一,花无邪那恶魔居然是自己人;第二,就连陈深那个家伙,也是自己人。”

        “第三,这些都是花无邪通过陈佳影传过来的消息,对吧?”

        “为什么?”

        “为什么花无邪似乎全都知道,可我们却被蒙在鼓里?”

        “我才是上海交通站的负责人对吧?怎么感觉花无邪才是?”

        “而且,他还知道我们所有人的存在,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啊!”听着明楼的分析,明诚不由面现惊色,“到底为什么?这个人,仿佛能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如果他是敌人……嘶!”

        说道这里,明诚不受控制的就打了个冷颤。

        “如果是敌人,现在我们已经被一网打尽了!”明楼接话道。

        神色同样凝重。

        “不过……”迟疑了一下,明楼想了想,才又开口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就是陈佳影在说到花无邪时,面上总会露出奇怪的笑容?”

        “好像,好像是一个恋爱中女人才会出现的笑容。”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这个笑容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没错!”明诚眼睛一亮,与明楼对视一眼,继而同时开口,“那个厉害的神医和军统特工灵狐!”

        啪!

        明诚一拍大腿,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道:“我们明白了,花无邪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陈佳影的丈夫,我听陈佳影说过,她的这个丈夫在组织上还有一个代号。”

        “似乎叫铁……”

        “铁铲,对,就是铁铲!”

        “只不过,铁铲还不是咱们的同志,这……会不会有问题?”

        “没有问题!”明楼非常笃定的道,“如果有问题,他早就巴不得加入组织了。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接触到组织内部更机密的情报。”

        “也只有加入了组织,他才能更好的潜伏下来。”

        “由此可以断定,此人八成没有问题。我甚至已经知道,他没有加入组织的原因,恐怕是担心自己知道太多,牵扯太大。”

        “要不然,哪里要是出了叛徒,大家岂不是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

        “当然,熟悉他的人,可能会第一个将他从叛徒的可能性中否定,可是别人就不这么认为了。”

        “大哥,此事我们怎么向上级汇报?”明诚有些为难的问道。

        “如实汇报!”明楼想也不想就道,“只不过,电文要通过第一特殊渠道发到老家那边去。”

        “我相信,陈佳影同志对于某些事情,肯定会因为这中间关系到自己丈夫,都会避而不谈。”

        “比如:他丈夫为组织所立下的一些大功劳,她是绝对不会向我们汇报的,即便是汇报,也是避重就轻,说什么都是大家的努力之类的话。“

        “这可不行啊,无论是我们自己的同志,还是像陈佳影的丈夫这种能人志士,只要是立下了功劳,我们都应该记在心里。”

        “至于将来要不要公开,这就得看人家愿不愿意了。”

        ……

        两个小时后。

        陈深带着浓浓的杀机,与新上线“医生”接头成功。

        当他请示想要暗杀“花无邪”时,却得知宰相还未牺牲的消息,一时间既是难以置信,又是疑惑不解。

        不过,总的来说,是高兴和激动多余其他的。

        而后,陈深带着满腔的仇恨而来,却收获了满满的高兴而去。

        ……

        时间到了下午四点。

        于京准时来到了汪曼春的办公室,与对方一同下楼,坐上了一辆专车,直接出了特工大楼。

        很快,十五分钟不到,车就已停在了汪曼春所住的楼房下,二人下车后,快速进了入楼房中。

        “请稍等片刻,我洗个澡再出来和你谈些正事。”

        刚进入房间,汪曼春就匆匆说了一句,进入了洗澡间。

        “我去,怎么感觉有种要被包养了节奏呢?”于京不无邪念的想道。

  https://www.71du.com/book/14666/8438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