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木叶:我在忍者世界开启限制器 > 第一百七十一章:白眼VS轮回眼(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一章:白眼VS轮回眼(求订阅)

        (以林轻墨开头为防盗章节,五点会刷新正文内容,各位早点睡不要熬夜)

        “林轻墨,反抗不了的话,乖乖选择顺从于我,你会舒服很多的呢。”

        充斥着无边煞气和怨念的试炼秘境,

        一处死寂,几近无人的荒漠之地。

        一身着黑衣,身姿娇小纤细的清冷女子面前,有着一位面容俊俏,但看起来吊儿郎当,浑身上下满满轻浮之意的华服男子。

        而在这男子的身旁,还有一尊被浓浓不祥、暴虐之气包裹着,像是傀儡一般的邪物。

        “身处三宗试炼之地,徐天蛟,你贵为掌门之子,居然想要在这里为难同宗吗?”

        那名为林轻墨的女子樱唇微启,清脆带着冷意的声音在这荒漠寂静之地很是清晰。

        “同宗?你若乖乖顺从于我,烙下我的印记与我结为道侣,那我们自然是同宗,但若是你执意要反抗的话...”

        徐天蛟上上下下细细打量着林轻墨,“那你就是叛宗之人,今天我势必在这里清理门户。”

        一边说,他还一边搓搓手,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死死盯着面前的华服男子,林轻墨柳叶眉下的一双杏眼淡然无波,脸上更是没有多余的情感,双手背在身后,似是对男子的话毫不在意。

        “你要是...”

        徐天蛟看到面无表情的林轻墨,还打算开口劝说些什么。

        但还没等他说出口,眼前的美人却是忽的高高跃起。

        紧接着,一把飞剑出现在她脚下,眨眼间便已经从他面前遁走。

        望着这道飞去远去的身影,徐天蛟冷笑一声。

        不紧不慢的用手中的锁链死死束缚着旁边的邪物傀儡,驱使着一起朝那道身影追去。

        呲——

        刺耳尖锐的摩擦声响起。

        “林轻墨,你不会真的觉得你能逃得掉吧?”

        当徐天蛟来到发声源的地方时。

        刚刚在他面前直接遁走的林轻墨,此时正沉着一张脸,驱使着一把飞剑,不断轰击在面前的虚空处,灵气四溅。

        金色符文在虚空中浮现,就像是一面无形的墙壁一样,把这方圆百里范围与外界隔开。

        可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破开这阵法分毫。

        虽是同为超凡境修士,但林轻墨很清楚,徐天蛟贵为掌门之子,底蕴上跟她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她没有任何打斗的念头,直接选择逃遁。

        可现在...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贪婪,真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跟进我的阵法里,夺取我的机缘吗?”徐天蛟戏谑的看着这不断挥剑,可惜没有半点用处的林轻墨。

        “这凶魂,可是我这一脉从百年前就开始布置,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居然还敢跟过来?笑话!”

        “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你不会以为就凭你,能不触动阵法跟到这吧?”

        说完,他双手抱胸,满是期待的看着面前的清冷美人,“那么现在为你的贪婪付出代价吧,我们落云宗的...第一美人!”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手中的咒文锁链发出妖异的紫光,凭空飘起。

        而一直在他身旁安安静静的邪物傀儡踏前一步,朝着林轻墨走去。

        一边走,那束缚在他身上的锁链缓缓扩散开,环绕于周身,浑身的凶煞之气逸散出来,抬步间,偶尔能看到一双惨白无血色的脚在煞气浓雾中时隐时现。

        不甘心的最后看了一眼阵法之外的世界,林轻墨蓦然回首,面若冰霜,“...那就让我试试,你们徐家百年来一直等待的“机缘”,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罢,便不再是将目标放在阵法上,而是面对这一步步走来的傀儡,“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不会有第三个选项!”

        她的语气满是决然,但从始至终都没有慌乱,从初入修炼界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身死道消的准备,并不畏惧死亡。

        青芒于她指尖环绕,一柄飞剑如游鱼般在空中灵活飞动。

        嗡——

        但还没等林轻墨灌注足够的灵气于自己的飞剑上,只听见虚空中的飞剑就像是生了灵性一般,哀怨的剑鸣声从剑身上响起。

        紧接着,原本像是闲心漫步一样朝这边走的傀儡,身上凶煞之气再一次暴涨,他似乎是感受到了林轻墨的杀意。

        眨眼间,千丈之外的傀儡已然是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周边黑色煞气迅速凝聚起来,化作一条巨大的手臂,捏紧拳头朝她挥来。

        遮天蔽日,她渺小的身体在这庞大拳头下显得极为单薄。

        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的是越来越接近的拳影,林轻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有那天空中的飞剑就像是提前感受到一样,直冲而下,剑尖直指煞气,挡在这巨大拳头面前。

        这飞剑竟是自动护主了!

        砰!

        青色的灵力与黑色的煞气在虚空中碰撞。

        当黑雾形成的巨大拳头与剑尖触碰在一起的时候。

        这柄极具灵性,被青木之气环绕的飞剑就像是碎裂的木头一样,从剑尖的地方开始崩散,直至剑柄在林轻墨呆滞的目光中,完全碎裂开,化作尘雾。

        不过这一拳,好歹是挡住了。

        “可惜啊...一柄有机会生出剑灵的飞剑。”徐天蛟驱使着一把飞剑,悠闲自在的从天空中居高临下,俯视着地面上的这场战斗。

        他的口中虽然说这可惜,但语气里却是没有半点遗憾,而是带着满满的兴奋。

        强,太强了!

        这尊凶魂远比爷爷他们预估的还要更加强大!

        林轻墨作为他们落云宗的第一美人,这实力上自然也不用说的。

        而那飞剑可是落云宗紫霞峰的峰主亲自炼制,赠予这林轻墨,在这坚硬强度上,绝对是要强于专修肉身的修士。

        但在这凶神的手里,却是没有撑过一回合就直接被轰碎。

        稚嫩白皙的皮肤轻颤着,如此近距离的范围,让林轻墨满脸的惨白,她能清晰感受到从眼前这个怪物身上传出的无边煞气和凌厉杀意。

        而在她的面前,那尊凶魂已然再一次挥起拳头,但这一次她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除了脚底下站着的区域,四周围不论是天下还是地下,都在这煞气的覆盖范围内,她已经没有了逃跑以及生还的希望。

        “杀了她!快点杀了她!”徐天蛟激动的开口喊道,神色已然带着疯狂。

        在见识到这尊凶魂的实力以后,他已经不想要这个女人了。

        他们一脉冒险唤醒这尊凶神是对的,只要能好好供养这尊凶神,他们徐家绝对能够独占落云宗,甚至是剑指东南,拿下这浩荡强国!

        他现在想要的就是让这尊凶神见见血,拿这个贪婪的女人祭旗。

        至于美人?往后的日子里,只要有这尊凶神在手,他要多少有多少。

        捏紧拳头,林轻墨已经听到了徐天蛟的命令声,死死咬着牙关,抬起头怒视着天空中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庞。

        毕竟是陪伴多年的飞剑,又生出了灵性替她挡灾,现在剑被毁了,她不可能没有感触。

        不过从始至终,林轻墨没有半点畏惧,更没有退后半步,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

        但就算她在要强,在这恐怖傀儡的面前,她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一分一毫都没有,双方的实力根本不是在一个层面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在她面前挥起拳头的黑雾猛地止住,那拳头竟是没有砸下。

        “你在教我做事?”

        黑雾内,忽的传出了一个声音。

        本来凝聚成拳,面向林轻墨的黑雾瞬间崩散,那道在煞气环绕中若隐若现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瞧向了天空中的徐天蛟。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的方式更是极为别扭。

        就像是一个很久没有与人接触,没有与人说话的山中野人一般,带着怪异的腔调。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男人。

        “你!你居然还有意识!不可...”

        天空中,本来还极为兴奋狂热的徐天蛟,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脸色大变,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但还没有等他把嘴中的完整话语吐露出来,本来还围绕在林轻墨四周围的无边煞气已然是冲天而起,就像是一根根藤蔓一般朝着这徐天蛟卷去。

        “束!”

        第一时间,徐天蛟只来得及驱使体内的灵力,调动那傀儡身上的拘灵锁链尝试对这尊傀儡进行束缚,但浑身上下已然被煞气包裹其中。

        这是他慌乱之中做出的选择,逃跑肯定是没机会的。

        徐天蛟很清楚,在这尊凶神面前,他一个超凡境修士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他能做到的只有第一时间调动束缚他的手段,控制他。

        “看你年纪轻轻,没想到花样挺多的啊,还喜欢玩捆绑?”

        黑雾中再一次传出声音。

        紧接着,是一条惨白的手臂从黑雾中探出,一把抓向了闪烁着妖异光芒的锁链。

        锁链上的法纹不断闪烁着,在徐天蛟驱使下收缩。

        但可惜,这锁链不论怎么晃动,始终难以逃脱那只手掌的紧握。

        “你该不会...以为这玩意能捆得住我吧?”

        浓郁黑雾逐渐散开。

        雾中,只见一身躯魁梧的汉子脸色淡然站在其中,黑色长发凌空飘起如同一条条蛇魔一般,他赤着上身,下身被黑雾遮蔽,肤色虽是惨白,但却极为壮硕。

        直着腰板,他双手随意的扯着这所谓的拘灵锁链,俊朗五官下,一对笑眼极为惹人注目,笑起来就像是一轮弯月眯起。

        但虽是在笑,此时此刻这男子周身环绕着暴虐凶煞之气,却是让人生不出半分亲近之感,反而是有一种笑面虎似的错觉。

        “不好意思,想玩情趣的话,我比较喜欢普通的绳子,用这种铁链子不合适。”

        说着,他像是玩腻了这铁索,笑眯眯的抬起手掌,看向天空中被黑雾笼罩着,只有头露出来的徐天蛟,“居然敢对我用主仆契约,有意思。”

        漆黑、死寂。

        这里洛北河的精神空间。

        在那一场渡劫惹来的天灾之下,他没有任何生还希望,被这方世界的意识直接摧毁了肉体,千年修为眨眼成空,只剩下一缕残魂得以遁走。

        暂时失去神智和意识的残魂,在本能的趋势下,找了一处凶煞秘境遁入,掩去天机。

        千年的休养让这缕残魂逐渐凝实,昏迷不醒的意识也得到了喘息...

        ...

        “这...这具残魂好生凶残!仅是沉眠于此,就让这个秘境有如此浩瀚的煞气凝聚。”

        “若是能待我更加强大,借由拘灵之法,或许能给这残魂烙下主仆印记。”

        “可这方秘境仅有超凡境以下的修士才可进入,我会有机会嘛...”

        ...

        “这就是父亲说的凶魂吗?”

        “集三宗之力,用百年时间于此处试炼,死去的弟子供养此凶魂,竟然还没有能让他苏醒。”

        “还差一点,或许只能再等下一代了,真不甘心啊...”

        ...

        “这就是爷爷说的...凶魂沉眠之地吗?”

        “仅仅只是站在这里,就有一种难以摆脱的窒息感,要不是有这颗冰心护主心脉,我可能早就被这股凶煞之气冲垮了神智...”

        “那么接下来只要唤醒他,在他身上烙下印记,抹去他的意识就可以了...”

        ...

        断断续续的话语在洛北河的耳边响起,他想要睁开双眸,但却始终难以开眼。

        这方天地在抗拒他,在排斥他,从渡劫时被发现了以后,他的灵魂一直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终于...

        在最后那个稚嫩男声传出,带着兴奋激动之意以后,他...终于能动了...

        ...

        “就凭你也配对我用主仆烙印?”

        洛北河笑眯眯的盯着虚空中,在黑雾包裹下不断挣扎的徐天蛟。

        而他的手背上,有一个深红色法纹正不断的闪烁,这红色纹路在试图从手背上往他全身蔓延,配合着拘灵锁链控制他。

        但可惜,这攀爬的纹路始终离不开洛北河的手背,被他的气息死死镇压住。

        “用主仆契约也就算了,但是...你这家伙为什么是个男的啊!”

        他还在继续说着,神色颇为有些苦恼,“别人家的召唤师,别人家的启灵,都是清纯漂亮的小妹妹,怎么我这个...”

        说到这里,他有些嫌弃的看着哀声求饶,鼻涕眼泪一把一把落下的徐天蛟。

        “算了算了。”

        像是放弃了一样,洛北河有些失望的摇摇头,捏紧了手中的铁索,而在他周身的黑雾更像是小蛇一样,分出一丝缠绕于他的右臂之上。

        “我又不是于禁,你也不是曹焱兵,我想我还是自己重新挑一个听话的老板吧。”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手中缠绕着的煞气猛地躁动起来。

        “不过看在你教了我一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办法,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紧接着,洛北河手里捏紧的拘灵锁链就像是一杆长枪一样,被他直直抛出去。

        砰!

        挥动手臂时,强大力道和速度带起的音爆就像是惊雷一样,在虚空中炸开。

  https://www.71du.com/book/16513/9349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