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木叶:我在忍者世界开启限制器 > 第两百四十四章:谢谢你(求订阅)

第两百四十四章:谢谢你(求订阅)

        没有擂鼓轰轰,鼓舞士气之声,

        亦是没有整军,高声呐喊。

        咻咻咻——

        好似千万箭矢疾驰的声音,在山林间、在官道、在悬崖峭壁上、在湖泊江河中响起,

        一道又一道黑影接连不断疾驰着,他们的速度极快,但却是整齐有序的在各个队伍的队长指挥下,维持着军阵。

        “第一中远程战斗部队抵达部署地点。”

        “第二中远程战斗部队抵达部署地点。”

        “第一近距离战斗部队抵达部署地点。”

        “医疗班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进行救助支援。”

        “军械、粮草已抵达预定的区域……”

        ...

        在一位位感知忍者的感知术式连通下,一个巨大的交流网被打开,

        一个个汇报声清晰传递到五影的脑海中,一盏盏灯亮从他们面前的地图上亮起,且极有规律,部署的计划完全按照他们设想的方向在进行着。

        “没有任何的陷阱,没有任何的阻拦,仅仅只是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抵达各处部署的地点……”

        大野木的声音有些古怪。

        在水之国大名的倒戈之下,雾隐村没有派出任何力量伏击的情况下,忍军联军仅靠短短几天时间,便已经抵达雾隐村附近的各个方位,并且直接对周边环境进行掌控,以求得最佳的战略优势。

        往往一场战争,便是在互相争取一处处明里暗地的优势,

        像桔梗山、天地桥、雷门……

        这些都是各个国家相对重要的战略地点之一,占据这些战略地点,便可以在一个相对优势的环境进行对敌,从而减少损失,

        而这个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便是战争之所以长久的缘故。

        任何一处重要的战略地点的攻占,都是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和时间,忍界以往的每一次战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围绕着这些战略要地进行。

        但讨伐晓组织的这场战役,大野木他们却毫无阻力的占据了各处战略要点,这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他们是放弃抵抗了吗?”

        照美冥同样有些不解,“晓组织的人难道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几乎等同于他们完全暴露在我们的视野中吗?”

        没有任何阻拦占据了雾隐村周边各个要点,这也就意味着,忍者联军完全可以在不进入村内的情况下,对几乎整个雾隐村的情况进行监视。

        甚至……居住在外围区域的每家每户,他们每天吃了什么,吃了多少饭都能通过各种术式进行窥探。

        “他们的结界术很厉害吗?”

        罗砂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是晓组织所掌握的结界术足够强大,自认为能把所有感知都抵挡在外?

        “根据感知班和情报班传回的消息,我们已经对整个雾隐村内部,除了水影办公楼外的情况牢牢掌控。”

        达鲁伊摇摇头,“村中的舆论很是复杂,普通人就不用说了,要不是有晓组织的人拦着,早就跑了。”

        “当然,还有不少忍者想要出逃,但因为曾经驱逐过水影的缘故,他们惧怕我们不接受他们的投降。”

        “但除此这些,还有更多的雾隐忍者是处于观望的状态。”

        “观望?”

        自来也捕捉到一个奇怪的字眼。

        水影办公室现如今或许已经成为晓组织的新驻地,没有纳入感知范围,倒也正常。

        但雾隐忍者中存在观望局势的情况,这就比较值得深思了。

        “是的,根据我们所监视到的情况,晓组织确实打算朝我们发起进攻,应该就在这几日。”

        达鲁伊很快回道,“就在我们抵达水之国的不久之后,晓组织的首领,长门,似乎是对村中进行了一番动员。”

        “他公开了自己的目标,收集尾兽是为了成为忍界最强大的势力,并且对村中的忍者进行了招揽。”

        “长门表示,他会用自己的能力,让他们信服并且臣服,心甘情愿加入到晓组织之中,并且带领他们走向最强。”

        话语中没有嘲笑,有的只是凝重。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怀疑晓组织有这个实力,

        事实上,晓组织目前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忍界最强大的势力。

        手中掌握着六只尾兽,足以匹敌影级的叛忍众多,而手底下还有着数量不少的雨隐村忍者和雾隐忍者。

        单一拎出来忍界的某个势力,根本没有能力与晓组织抗衡,即使是五大国也一样。

        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五个忍者村的高层心里清楚,在外界的其他眼中,情报不对等的情况下,忍界的其他人普遍认为这是一场碾压的战局。

        “其实……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进行猜测。”

        而这个时候,铁之国的三船忽然开口,打破了这份平静,“如果假设,晓组织的人过分嚣张和自傲,那么他们对于我们的部署根本不设防,好像也可以理解。”

        他的表情有些古怪,“晓组织的目标是收集尾兽,而我们为了人柱力的安全,把人柱力一直带在身边。”

        “晓组织对我们不设防,是因为他们希望我们能够更加深入、靠近他们。”

        “他们有极大的把握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夺走人柱力,所以他们不打算多给我们逃离的机会……”

        从忍者联军的角度,以具备优势的角度进行考虑,那肯定摸不透晓组织的打算,

        可如果反过来,把优势方定义为晓组织,那么他们的无动于衷便显得理所当然起来。

        晓组织的人觉得他们有着足以碾压忍者联军的战力,所以才会对他们的各种部署无动于衷。

        “可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份实力的话,为什么还要躲躲藏藏这么多年?”

        虽然一切解释得通,但大野木有些不明白,“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具备碾压五大国的战力,为什么还要收集尾兽?”

        “他们的目标,真的只是打算利用尾兽的力量制霸忍界吗?”

        对于大野木的疑问,在场没有一个人回答,但他们心中隐隐觉察不妙。

        ...

        “鼬,你要去哪?”

        水影办公楼,

        现如今已经完全被清空,不论是处理政务的大厅,还是平时开会的会议室、招待客人的会客厅都被清理干净。

        多余的东西被清扫出去之后,这里的每个房间,便成为了晓组织每个成员的休息室。

        房间均分,都是两两组合为一室。

        “去趟厕所。”

        鼬冷冷丢下一句话之后,打开房门离开。

        而在他身后,干柿鬼鲛凝视着重新紧闭的房门,最终没有起身跟着。

        啪嗒,啪嗒。

        安静的走廊,只有宇智波鼬一个人迈开脚步的声响。

        但他可不会觉得,这条走廊现如今只有自己的存在。

        移动的速度很缓慢,脸上的神情亦是没有任何变化,以洗手间为目标,他一步一步均速迈动脚步,而一直到他来到洗手间门前,都没有任何的异动。

        “到了里面还要跟着吗?”

        站在门前,宇智波鼬沉默良久,忽的开口说了一句。

        寂静无人的走廊上,平淡的话语声极为刺耳,不过没人回答,但他明显可以察觉到自己身上那种窥视感稍微减弱了一些。

        但……也仅仅只是减弱了一些。

        又在门前站了有一会儿,宇智波鼬最终放弃了争执,开门走进洗手间内。

        “哟……这么巧,你也上厕所吗?”

        毕竟是公共厕所,里面当然是还会其他人的存在。

        只不过……

        看着面前,由阴阳两面合在一起的古怪家伙,宇智波鼬随意开口回了一句,“就算是演戏,未免太过于生硬了吧?”

        在他进来之前,这里面可是没有人的。

        或许刚才暗中窥探的目光就是这家伙,不过他居然能赶在自己之前,悄无声息先进入这公厕内,倒是有些诡异。

        想到这里,宇智波鼬心中对于绝的身份又多了几个问号。

        这家伙是他潜入晓组织调查了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无法摸清根底的人。

        进入组织之前的记录全都是伪造的,他的过去被浓浓的迷雾所遮蔽,就像是凭空出现在忍界一样。

        或许是像那个布鲁诺一样,来自异世界的人吗?

        “鼬的演技,也有些拙劣哦。”

        绝靠在洗手台边,“不过木叶真的有这么好吗?需要你奋不顾身的陷进去,牺牲自己。”

        鼬的脚步顿住,注视对方的双眸中,黑色的三勾玉已经快速旋转起来,逐渐连结在一起。

        “人狠,话不多啊。”

        同样直视着鼬,绝只感觉四周围的空间逐渐扭曲,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一片由血色构建出来的世界中。

        被捆绑在黑色的十字架上,他的神情并不显得紧张,反而很是好奇,左右观望着。

        “这就是月读所构建的幻术时间吗?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具备此等幻术的宇智波。”

        绝观察玩这个血色的世界之后,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宇智波鼬,“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一把漆黑的长刀已经狠狠刺穿了他的身体。

        这把长刀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通体漆黑,其刀锋是否锐利,亦是无法通过肉眼观察,但就是这样的一把刀,却轻易穿过了他的身体。

        直入灵魂的疼痛,让白绝哇哇大叫起来。

        但还没等他继续说些什么疼痛感言,第二把黑刃已经凭空出现,再一次将他贯穿,

        让他到嘴边的话语来不及开口,就由化作惨叫声吼出。

        一把接着一把,

        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站在他的身前,对于此等酷刑和惨叫的白绝,丝毫没有反应。

        因为他的眼睛,正直直注视着那半边黑色的身体。

        嗖——

        破空之声再一次响起,黑色的刀刃再一次出现,但目标却不再是那白色的半身。

        带着势如破竹的威势,黑色利刃宛如制作出它的主人,没有半分的迟疑,以极为果断的速度朝着那黑色的半身刺去。

        轰——

        下一刻,宇智波鼬看到那紧闭着眼眸的黑色半身缓缓睁开了眼眸,满是冷意。

        随后,一股庞大的精神能量从对方的身上涌出,宛如滔滔江河般,将这片月读空间直接灌满。

        血泪从宇智波鼬的眼眸中流出,

        本就因为万花筒写轮眼而虚弱不堪的身体,再一次透支,且遭到反噬。

        难以言语的疲惫和虚弱感从脑海中升起,他几乎无法维持站立,只得倚靠在墙壁上,才能稳住身形。

        “时间、空间、环境都被你所掌控,几乎是我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为强大的精神攻击。”

        白色半身宛如萎靡的植物,瘫软下去,黑色的半身占据了大半的身体,主导起掌控权。

        “但可惜,你的眼睛还只是不完整的万花筒,每一次使用瞳术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黑绝冷冷望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宇智波鼬,“这么多年的超负荷使用,你的身体早就已经如油灯枯竭。”

        “你的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根本不支持你发挥出月读的真正水准,真是白费了这么强大的瞳术。”

        “你对于宇智波似乎很了解。”

        宇智波鼬疲惫的看着面前的黑绝,心中已经否定了其异界来客的身份。

        对于对方叫出自己卧底的身份,其实他并不意外。

        除了眼前之人,晓组织中怀疑自己身份的人至少还有三个,大家都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他唯一在意的是,黑绝的身份。

        “不用试探了,距离我所预计的最终之日来临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

        黑绝背过身,像是泥土一样从那白色的半身中脱离出来,“本来你还有机会见证这一切的,可惜,你主动朝我出手,遭到幻术反噬,应该没有多少时日了。”

        幻术被破解,不是没有代价,越是强大的幻术,被破解遭到反噬的损伤就越是恐怖。

        像月读这种级别的幻术,被反噬之后的代价便是生命力,宇智波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除非……

        “需要我帮你完成最后的心愿吗?听说这一次忍者联军中,你弟弟也在。”

        黑绝微笑看着宇智波鼬,“你弟弟的天赋不如你太多,这么多年的时间也一直在三勾玉的状态徘徊。”

        “他还需要更多的情绪刺激,才能进入万花筒写轮眼。”

        “你应该想把自己的眼睛,留给你弟弟吧?毕竟你是那么爱他。”

        “需要我帮你完成这个心愿,找点机会在这一次的战役中刺激刺激他吗?”

        说完,他紧紧盯着眼前的宇智波鼬,期待他接下来的答复。

        是会少有的展露出情绪呢?还是……

        “……那就多谢了。”

        还没等黑绝细想,眼前的宇智波鼬已经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过身开门离开。

  https://www.71du.com/book/16513/99138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