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聊斋子不语 > 一零九 放手归去执念消,从此阴阳两相隔

一零九 放手归去执念消,从此阴阳两相隔

        二牛家如此,只怕绝非个例。

        旱魃出没,天下大旱,粮食价格暴涨。

        地主为财而亡,必定大量囤粮,等待时机出手。

        不贷给佃户粮食,是因为这又是一次集中土地,  集中财富的机会。

        此时地主不借粮,就得把家中值钱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典当,典当之后,换作一点点粮食。

        但这哪里够呢?于是有房子的抵押房子,有田地的抵押团地。

        农民纷纷破产。

        等着开始大逃荒的时候,  甚至可以抵挡儿子,女儿。

        若是家中一根独苗那种,  为了生存,  肯定不择手段。

        若是有袁四爷这样的人,站出来,说开个“善堂”,只收留孩子,不收留老人,孩子。

        但是名额有限,那些小地主之类,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活下去,什么金银细软,古董字画,哪里值钱?都给他送过去。

        那这种善堂的性质,怎么说呢?这些孩子是根本活不下来的。

        但那些把孩子送进去的家长心中是有希望的。

        而这种大地主利用的就是这一线希望,吃着染血馒头,  享受着财富几何指数的增长,  直接晋升权贵阶级。

        封建社会从来如此,  也是因此农民没有了活路,  进行起义造反……

        如今旱魃出没,赤地千里。

        这在林着明眼中是天灾人祸,  在某些人眼里,这就是钱,赤裸裸的钱,无穷无尽的钱。

        类似于二牛这样的情况肯定不会少,这只是一个开端。

        林着明安慰不了二牛,也救济不了他。

        煮好了粥后,几个娃娃不顾烫嘴,贪婪的喝着。

        只是那老丈人却滴米未进。

        闻着粥香,门口扒望着好多小孩,肚子咕噜咕噜的作响。

        林着明被这些眼睛看得难过。

        “这个姓袁的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林着明打算找个时候再入袁府,吊死这个残酷的资本家。

        等着夜里,二牛的娘果然又回来了。

        只见她浑身长出黑毛,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赤着脚,脚已经变成了野兽的爪子,眼睛绿油油的,  像是猫科动物。

        牙齿和指甲,  都变得尖锐突出。

        一回来,便打算打开门来,  但门已经被栓死,于是她便变得暴躁异常,发出低吼,在门口徘徊,用爪子拍打门。

        但始终没有撞破。

        于是踮着脚,伸长脖子,从窗户往里看,若不是她身材矮小,只怕要爬上窗户进来。

        两个绿油油的眼睛盯着房间,见着小娃娃,嘴巴里便流出黄绿色的口水来。

        二牛和他媳妇将小孩的眼睛蒙住,不让小孩看到,原先和蔼可亲的奶奶,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而入户无门之后,那二牛的娘便在门外织布机旁坐下,开始织布,织机摇摇晃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隐约听到,一首哄小孩的摇篮曲从她的喉咙间哼出。

        “原来是变婆。”林着明认出这种怪物来。

        这是人死之后,执念太深,但是肉体之中七魄还在,但是三魂已无。

        因此很有可能,有什么野猫野狗,刨尸体的时候,渡了一口生气过去,令其“活了”过来。

        一开始还有一些人的本能,但是渐渐身上就会长出毛来,最后野兽的本能也会慢慢占据。

        最后在山林之中,彻底变成野兽一般的存在……

        像是猫脸老太之流,便是如此,还有虎姑婆,吃小孩脚指头如吃炒豆子……

        属于半尸半妖的怪物,整体介于生与死之间。

        一开始畏惧阳光,但是完全兽化之后也可以白天行走,为了吃人,有时候也会变成老头老太太的模样,溜进村子里。

        听见大人说:“再哭,再哭就把你扔出去喂变婆。”她就会守着窗户边,等着小孩被扔出来。

        如今还没有完全变态成野兽,甚至还在那里织布。

        林着明将放牛绳,哦不对,是缚妖索扔出,上面贴着符箓。

        果然一道神光定落,那变婆便被捆得结结实实。

        还发出痛苦的嚎叫。

        林着明倒也可以直接讲她打死,但损阴德。

        “二牛,你出来,看看你娘。”

        二牛一出来,就看见碧绿眼睛,蓬头垢面,衣裳溜丢的老娘,此时正在地上干嚎。

        当下跪倒在地,爬着过来:“娘啊,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跟儿说吧,俺求求你了,儿子不孝啊……看着娘变成这个样子,无能为力……”

        哭得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一边跪爬过来,一边磕头。

        变婆听见自己儿子的哭声,渐渐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

        上次的牛僵尸也是如此……

        这次的变婆也是如此……

        林着明问道:“你想怎么处置?”

        “希望俺娘入土为安最好,不要不得安宁。”二牛更咽着道。

        林着明点点头:“你跟她说点好话,散了她的执念吧,她就是担心你过的不好。”

        二牛霎时间泪崩:“娘,您就安息吧,俺现在过得可好了,咱家有钱了,一顿饭吃两个菜,半个月割一次肉哩……娃娃也好……媳妇也好……”

        变婆突然开口道:“侬不要骗我。”

        林着明叹息,这变婆没有糊涂。

        “侬过得不好嘞,吃不饱,穿不暖,我不回来干活,几个娃娃都要饿死……”

        “儿子不孝,过日子要您操心一辈子……呜呜……”

        二牛哭得难受。

        林着明便念起了灵宝度人经。

        经声缓缓,消散执念。

        在念经声中,变婆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黑毛脱落,指甲断裂,一口殃气,也从喉咙中缓缓咽了下去。

        “娘!”

        二牛这回才感觉到,没了,就是真的没了,心里空落落的。

        老太太的丈夫依在门头,无声的看着,却也落寞十分。

        别人所惧怕的妖怪,却是他们最可敬最可爱的家人。

        “好了,入土为安吧。”

        二牛嗯了一声,不嫌弃地背起老娘的尸体,便往坟地而去。

        只有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背上的那个人,轻飘飘的,定是娘不让自己受累……

        林着明将此事解决,这才道:“贫道去了。”

        粮食永远是缺的,但是人心不能缺,爱也不能缺,因为没有了这些,那就真成野兽了。

        林着明对着人道的感悟又加深了一些。

  https://www.71du.com/book/18605/10465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