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第八十一章】皆大欢喜

【第八十一章】皆大欢喜

        “丞相大人……有了孩子?”六爷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眼前的女人,她说话的样子气定神闲,不像是在撒谎,可丞相会在民间有个孩子吗?怎么都觉着不可能呢。

        “丫头。”六爷改了称呼,“知道糊弄六爷是什么下场吗?”

        乔薇面不改色道:“那你知道得罪丞相是什么下场吗?”

        六爷在江湖与朝堂周旋那么多年,什么人都没怕过,唯独十分忌惮那位年轻有为的丞相,看着面善好说话,背地里却比谁都阴险,便是他这种老江湖,也丝毫不愿与丞相杠上。

        “那你说来听听,你是怎么认识丞相的?”若果真是丞相的女人,他就放她一马,可若不是,呵,就别怪他嫌后院清冷,将她抓回去做个小小的压寨夫人了!

        胤王简直被乔薇气死,明明有机会逃离六爷的魔爪,她却非与他拧着来!这下好了?!

        乔薇漫不经心道:“能怎么认识的?床上认识的呗!”

        “噗——”正在喝茶的裘管事,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六爷就喜欢这么大胆豪放的女子,比那些矫揉造作、表面正经实则孟浪的女人有趣多了,他坏笑:“这么说,丞相大人第一次见你就把你给睡了?”

        乔薇嗑了一粒西瓜子:“怎么可能?明明是我睡他!”

        裘管事呛得不行了。

        胤王的脸色亦变得十分难看,要不要脸了,还要不要了?!

        乔薇前世看了那么多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呆萌娇妻带球跑的故事那是信手拈来,将自己如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醉酒上了丞相,又如何被家人逐出家门,又如何在背井离乡后现自己怀了身孕,再如何将两个呆萌的小包子抚养长大……讲得是一个感人肺腑。

        “……唉,都是一把辛酸泪呀!”乔薇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茶)水,“幸亏丞相大人找到我们母子了,是吧胤王殿下?上回在南山书院门口,你欺辱我们母子,是丞相及时赶到,我们母子才得以逃过你与那员外郎的魔爪。说起来,我们一家四口团聚,还得感谢你呢。”

        胤王眼角直抽!

        六爷看向裘管事,裘管事小声道:“神童日那日,丞相大人确实在南山书院门口教训了员外郎,从胤王手中救下一个女人。”

        六爷大部分日子都在外头,甚少回京,不清楚胤王与丞相之间的“风流债”,只隐约知道二人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所以就算丞相救人之事是真,也不能说明丞相是为了这个女人,指不定是想给胤王难堪呢?

        这丫头诡计多端,他已经上过一次当,若再上第一次,可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下去了:“你说你是丞相的人,好办,我这就命人去丞相府,告知丞相大人,他的夫人生了病,为我所救,请他尽快派人来接夫人回府。”

        乔薇的表情瞬间怔住了,这老狐狸说什么?派人去丞相府?

        他若是威胁丞相拿赎金,丞相指不定看在救民于水火的份儿上帮她一把,可他说她是他夫人——

        丞相是个好人没错,但他不会随便在外认个夫人回家呀——

        阴险狡诈的老狐狸!

        六爷将乔薇的神色尽收眼底,呵呵一笑:“怎么?怕了?”

        乔薇撇过脸,在心里把这老狐狸骂了千百遍!

        六爷笑呵呵地道:“裘管事,把人带下去!”

        裘管事为难地叹了口气,自家老爷啥都好,就是好色这一毛病死活改不了,这姑娘运气不佳啊,十四号入场都能碰上老爷。

        他探出手,正要去捉乔薇,突然一个小厮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老爷!老爷不好了!太夫人她……”

        六爷站起身:“她咋啦?”

        小厮道:“她、她要生了!”

        乔薇怔住了,太夫人……应该是六爷的娘吧?六爷看上去都四五十岁了,她娘再年轻也将近六十,这个岁数……还在怀孕生子?

        老娘生孩子是大事,六爷对着胤王拱了拱手:“王爷,今天的生意谈不成了,改日我请你去第一酒楼喝茶!”

        胤王客气道:“好说,好说。”

        六爷火急火燎地往外走。

        乔薇暗暗一喜,太夫人这孩子生的可真是时候,快走吧六爷,不送了……

        六爷走到了门口忽然停住,回头吩咐裘管事道:“把她给我带回府!”

        乔薇:“……”

        六爷的府邸在京城以北,与庆丰街完全是两个方向,“巧遇”冥修与十七的可能性基本上没了。

        乔薇叹息着磕着手里的瓜子。

        “到现在了,你还吃的进去?”胤王冷笑。

        乔薇白了他一眼:“横是一刀,竖是一刀,做个饱死鬼,总比饿死鬼的好。”

        马车晃悠着前行,车夫是胤王的人,随行的护卫却全都是六爷的高手,乔薇根本插翅难飞。

        胤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当真不怕死?”

        乔薇没好气地道:“干你什么事?”

        胤王高冷地说道:“你若是求本王,本王或许会考虑救你出去。”

        乔薇嫣然一笑:“收起您的或许,留给别的女人用吧?我这小小的村姑,用不起!”

        她这般笑起来,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似极了大乔氏当年的娇艳。

        胤王眸光微微一动,转头望向他处:“我之前并非全是胡说,恩伯府的确有一位大乔氏。”

        “哦。”

        完全不关心。

        “她追求了本王许久。”

        “哦。”

        还是不关心。

        “最终爬了本王的床。”

        “噗——”终于又反应了,乔薇看向胤王,一脸嘲讽,“什么叫爬了你的床?你不硬,她爬了有用吗?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把持不住。”

        胤王被她露骨又刺耳的话噎得呼吸一滞:“你怎么如此……”

        无耻!又口无遮拦!

        胤王好容易才压下心头那团火:“那是因为……”

        “因为你喝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乔薇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男人都是这副德行!不想认账了,就推脱自己喝醉了,真是万年好用梗啊!”

        她说话好生奇怪,但不妨碍胤王理解她的意思,胤王不欲在此问题上与她争斤论两,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大乔氏,不需要明白当时的细节。

        “你是哪里人?”他问。

        话锋转得有点快,乔薇斜睨了他一眼,面不改色道:“滇都。”

        胤王又道:“家中还有何人?”

        “没了,除了我一双孩子,全都死了。”

        “孩子的父亲是谁?”

        乔薇狐疑地吸了口凉气,皱眉看向他:“你查户口呢?问那么清楚,对我有所企图啊?”

        这女人真是要不要脸!

        一口一个自己对她有企图,就她这副德行,要清白没清白,要家世没家世,若非说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就是一张脸,但脸生得再好,也被她这副臭脾气消磨干净了。

        胤王冷声道:“本王不过是觉得你可疑罢了……还没哪个女人敢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

        乔薇好笑地摇头:“自恋是病,得治。”

        恰巧此时,马车到了6府,乔薇头也不回地下了马车。

        六爷着急去看老娘,没心情碰小美人儿,又见她自个儿乖乖地跟过来,很是识趣,便没让她受那皮肉之苦。

        乔薇跟着六爷进了6宅,这还是乔薇第一次见识古代富人的深宅大院儿,亭台楼阁、瑶池水榭、斗拱飞檐、雕梁画栋,无一处不透着奢华与精致。

        “六爷,你这宅子多少钱?”财迷病又作了。

        六爷随口道:“忘了,几万两吧?”

        乔薇咋舌。

        二人进了太夫人的院子,老远便听到太夫人喊疼的声音,下人们烧水的烧水,端盆的端盆,熬药的熬好,忙成一团。

        有丫鬟看到六爷,向他行礼,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对大丫鬟道:“把院子门看紧了,不许她出去,明白吗?”

        大丫鬟看了看乔薇,点头应下:“是,老爷。”

        乔薇眉梢一挑,一个丫鬟也看得住她?未免也太小瞧她了!路上不好跑,这都进了屋,随便易易容、换套衣裳,谁还瞧得出来?

        一个小丫鬟端着果盘从旁走过,乔薇随后拿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小丫鬟一愣,乔薇抬手:“你可以退下了。”

        小丫鬟愣愣地应下:“……是。”

        “娘!我来了!”六爷着急上火地奔向了正房,正要掀开帘子进去,被一个头花白的妈妈拦在了外头:“哎哟老爷,产房污秽,您可不能进!”

        六爷着急地问:“孙妈妈,我娘咋样了?”

        孙妈妈道:“前几天便有些疼了,但不大厉害,太夫人便想再等等,今儿一早,着实疼得受不住,估摸着是真的要生了,才将产婆叫来。”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里头传来太夫人的惨叫声。

        产婆叫道:“催产汤呢?熬好了没?快端来!”

        孙妈妈忙应她道:“我这就去端!”又转头看向六爷,“您就在外头等着吧,千万别进去。”

        六爷听着老娘的惨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院子里踱来踱去。

        乔薇啃着苹果,慢悠悠地溜达到他身边,望着门帘紧闭的屋,道:“六爷,你娘多大了?”

        “五十五!”

        这年纪还能生?乔薇的眼珠子动了动:“你爹呢?”

        “早死了。”

        乔薇惊讶:“这孩子不是你爹的呀?”

        六爷抡起拳头,乔薇麻溜儿往海棠树后一躲,探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是你爹的呀?那你爹早死了,你娘咋怀上的?”

        六爷骄傲地说道:“我娘怀了十年了,一直没生,村子里的老人都说我娘怀的是神胎,等哪日生下来,能庇佑我们整个6家。”

        神胎?你当怀的是哪吒呢?

        这六爷瞧着威风凛凛,怎么到了这个问题上,就跟个孩子似的好糊弄?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六爷,古人迷信,甭管什么都能与鬼神扯上点关系,这是看他达了,才说是神胎,若他是个贫困潦倒的穷光蛋,那些乡亲怕是要说他娘怀的是鬼胎、妖怪。

        为验证自己的猜测,乔薇微微一笑道:“你挺着急的,要不我替你进去瞧瞧?”

        “你?”六爷一脸嫌弃。

        乔薇一笑:“你忘了?我生过孩子的,老有经验了!”

        六爷犹豫了一会儿:“……行,你去瞧瞧。”

        乔薇进了屋,太夫人就躺在床上,汗如雨下,产婆在给她接生,催她用力,两个稳重的仆妇守在一旁,随时静候太夫人与产婆的吩咐。

        看到陌生人入内,众人的面上都闪过一丝疑惑,乔薇笑道:“六爷让我进来瞧瞧太夫人。”

        众人打消了疑虑,由着乔薇进来了。

        产婆分开太夫人的腿:“用力啊!太夫人您要用力!”

        太夫人使了一会儿劲儿,倒在床上:“我没力气了。”

        产婆忙道:“参汤!”

        一个仆妇立马给太夫人喂了两口参汤。

        乔薇握住太夫人的手腕,探了太夫人的脉搏,这分明不是喜脉!

        乔薇又趁着整理被褥的功夫摸了摸太夫人的肚子,这一摸,让乔薇的心中滋生了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测——太夫人要么是腹腔内有巨大的肿块,要么,就是怀了石胎!

        不论哪一种可能,都必须立即实施手术,否则,她会有性命之忧。

        ……

        “什么?你要给我娘动刀子!”院子里,六爷暴跳如雷!

        乔薇没了先前的嘻哈之色,面上一片严肃:“她肚子里的东西在危害她的性命了,就这样放任不管,很容易生恶化,而且她疼成这样,也不知是不是那东西移了位,压迫到别的脏器了。”

        “胡说什么呢,我娘是在生孩子!”他娘怀的是神胎,就是!

        乔薇正色道:“你娘的脉象根本不是喜脉,你要是不信,再去找几个不认识的大夫来,别一见面就告诉人家你娘肚子里怀了孕,你把肚子遮住,看人家怎么说!”

        一番话,让六爷傻了眼,因为不必乔薇提醒,他自己就找人验证过,的确有人说不是喜脉,但他与他娘都选择相信说它是喜脉的大夫。

        乔薇接着道:“六爷,你要是还不信就进去问问你娘,这十年她肚子里的神胎究竟动过一次没有?她每个月的葵水又来了没有?”

        六爷将孙妈妈叫了过来。

        孙妈妈道:“动啦,怎么没动?葵水啊,葵水也是来了的,这几年没了,想来是安胎药起了作用,所以没有出血了。”

        还安胎药呢?分明是绝经,不再有葵水了,至于胎动,八成是太夫人自个儿幻想出来的。

        六爷的神色有些沉重。

        乔薇叹道:“我言尽于此,怎么办看六爷自己。不过我可提醒你一句,那是你娘,不是我娘,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难过的也是你。你得想好了,娘只有一个,没了就没了。”

        六爷心中其实一直都存在这方面的怀疑,只是没有人替他捅破这层窗户纸,乔薇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将那层窗户纸割得七零八落。

        他神色复杂地看向乔薇:“你……会治病?你是女人。”

        乔薇瞪他:“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会治病吗?”

        这倒也不是,他早年得过一次重病,去灵芝堂求诊,就是一个女大夫给他看的,那大夫蒙着面纱,一袭淡黄色衣衫,美如仙子,直叫他生不出一丝一毫亵渎的心思。

        那位女大夫的医术甚为精湛,医德也不错,他那会儿一穷二白,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女大夫治完他的病,便叫他走了。

        事后他迹了,回灵芝堂找寻女大夫补上诊金,却被告知女大夫已经辞世了。

        每每想起此事,他都唏嘘不已。

        因有前车之鉴,六爷在接受女子行医上比常人容易许多:“你有把握?”

        乔薇客观地说道:“手术都有风险,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但五成把握是有的,你若放弃治疗,这五成的把握也没了。”

        六爷目光冷沉地看向她:“你治好了我娘,我不仅放你走,还向你磕头赔罪;但倘若你治死了,你就等着下去给我娘陪葬!”

        乔薇也冷下脸来:“就因为你这破性子,那些大夫才不肯与你说实话,导致你娘的病情一拖再拖,拖了十年!你如今还敢恐吓我?就不怕我手一抖,给你娘割错了地方?!”

        “你敢?”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全都是被你吓的!”

        “你……”六爷噎住。

        乔薇淡道:“派几个人去我弟的铁铺,我在他那儿定了东西,手术要用的,还有,拿纸笔来。”

        六爷给大丫鬟使了个眼色,大丫鬟入书房,取了文房四宝,乔薇大笔一挥,写下了几张药方。

        古代没有麻醉药,只能用麻沸汤代替,另外,止血与防止术所需的药材、以及各种消毒的烈酒,缺一不可。

        六爷办事效率很高,很快便将乔薇早先让罗永年定做的手术刀取了回来,同时回来的还有那些药材。

        乔薇先让人把麻沸汤熬了,喂太夫人喝下。

        太夫人喝下之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室内光线不够,只能在室外做,前世大地震时,他们医疗队也曾在室外做过手术,那是没办法的办法,室外手术感染的风险很大,但不手术,死亡的几率更高。

        乔薇关上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六爷心急如焚。

        裘管事担忧道:“六爷,这样真的没事吗?您才见了她一面,对她都不了解,怎么就答应她……这么糊涂的事了呢?”

        是啊,自己根本对她不了解,但为何就是信了她呢?

        或许是她敛起嬉皮笑脸的神色,与他争论病情时的神采,莫名像极了当年那个女大夫吧?

        半个时辰后,乔薇出来了,果真如她所料,太夫人怀的是石胎,石胎未在子宫中育,而是溜进了腹腔,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前些日子移了位,压迫到脾脏。

        幸亏现及时。

        ……

        夜幕降临,乔玉溪哭着回了恩伯府。

        徐氏正坐在房中陪儿子练字,余光瞥见帘子一动,进来一道粉色倩影,心知是女儿回来了,问道:“今儿怎么这么早?不是说要和丞相大人一起吃晚饭吗?”

        回应她的是一阵低低的抽泣声。

        徐氏连忙看向了女儿,这才现女儿脸色苍白、眼圈泛红,泪珠子正吧嗒吧嗒往下掉,她放下手中的绣活,走到女儿身边,讶异地问:“这是怎么了?”

        乔玉麒瞟了她一眼,嘚瑟地说道:“还能怎么?八成是被我丞相姐夫给甩了呗!”

        “乔玉麒!”乔玉溪厉喝。

        徐氏一脸严肃道:“玉麒,少说几句!”

        乔玉麒吐了吐舌头。

        徐氏挨着女儿坐下,拿帕子擦了她的泪:“生了什么事,快告诉娘。”

        乔玉溪泣不成声:“大人……大人有孩子了!”

        徐氏的脸色就是一变,看向书桌旁的乔玉麒,乔玉麒装作认真练字的样子,其实早已竖起了小耳朵偷听,嗯……其实不算偷听,谁让她们讲话不避开他?

        徐氏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压低音量道:“你听谁胡说的?”

        “大人他自己说的!怎么办啊娘?大人都有孩子了,我死定了,我嫁不去丞相府了!”乔玉溪急得眼泪直冒。

        女儿哭,做娘的心里也不好受,可到底徐氏是过来人,不像女儿这般没有城府,她拍拍女儿的手:“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是真是假还有待查证。”

        乔玉溪哽咽道:“还查证什么?大人已经亲口承认了!难不成娘以为大人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

        仔细说来,徐氏一介深闺妇人,并未与丞相打过照面,对丞相的了解全都来自于旁人的言论,然而就她了解的情况,她觉得丞相不像一个信口雌黄之人,可怕就怕,丞相实在不愿意这门亲事,不得已才找了个借口。

        念头闪过,徐氏正色道:“我且问你,老夫人可知此事?”

        乔玉溪吸了吸鼻子:“应该不知。”

        姬老夫人想抱重孙都快想疯了,只差没当着她的面儿叫她赶紧过门圆房,若果真得知大人在外有了骨肉,定不会不把对方接进府来。

        徐氏冷冷一笑:“老夫人若是尚不知情,那么此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怎么说?”乔玉溪止住了哭泣。

        徐氏柔声道:“你想啊,有了儿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丞相大人为何瞒着老太太?要么,是压根儿没有这么一回事;要么,是孩子与生母见不得人,你觉得什么样的母子才会见不得人?”

        乔玉溪想了想:“……身份低贱的?”

        徐氏会心一笑:“没错,而且极有可能不是一般的低贱,带回去,怕是连老太太都不想认,这样的孩子,何惧之有?你大可将孩子接回来,大大方方地做个好嫡母,一来,彰显了你的大度;二来,也让老夫人那头挑不出你的错处。待他日你过了门,生下嫡子,那孩子也就没什么让人稀罕的了。”

        是啊,世人皆重嫡轻庶,她父亲是庶子,大伯是嫡子,祖父便让大伯世袭了爵位,其实父亲又有哪一样不如大伯呢?不过是庶出的身份,叫祖父瞧不上眼罢了。

        等他为冥修大人生下嫡子,相信那个庶子也会失宠的。

        “可是……那孩子的母亲怎么办?”她可不想有个举足轻重的女人分走大人对她的宠爱。

        徐氏浑不在意道:“一个妾罢了,你将孩子要到身边养,她连抚育的资格都没有,拿什么与你争?你只管记住,你越大度,形势越对你越有利。”

        乔玉溪似懂非懂地点头。

        徐氏又道:“当然,这些是基于大人果真有孩子的情况,娘刚刚也说了,大人或许是没有孩子,只是为了拒绝你才随口一说的,娘会把事情查清楚,在那之前,你别耍小性子,尤其不能到老夫人面前告大人的状!老夫人疼你不假,但更疼她亲孙子,当着老夫人的面儿,千万别讲大人一句不是。”

        “我明白。”乔玉溪揉了揉帕子,“还有,婉姐姐不喜欢我。”

        徐氏呵了一声:“她一个出了嫁的女人,还想把手伸回娘家不成?不必理会她。”

        “嗯。”

        徐氏又问:“大人还说什么没有?”

        乔玉溪咬了咬唇瓣,羞愤难当道:“他还说,与他有婚约的人是大房的姐姐,不是我,如果大房姐姐出现在他面前,他可以认下亲事,但我不行。”

        徐氏的眸光一点点暗了下来:“看来,最大的隐患还是你大姐。只可惜派去‘解决’你大姐的王妈妈有去无回,八成……是已经死在外头了。”

        乔玉溪眸光一颤,抓紧了徐氏的手:“那怎么办呀,娘?”丝毫不关心王妈妈的死活。

        徐氏冷笑一声道:“这些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安心讨好老夫人,让老夫人非你不要,剩下的,交给娘,娘统统会为你办好!”

        ……

        六爷的母亲康复了,六爷很高兴,提了一大堆东西,上山向乔薇致谢。

        他一进屋,二话不说,先跪了下来!

        乔薇吓了一跳:“六爷你这是做什么?”

        六爷拱手道:“我说过,只要你救我了娘,我就向你磕头认错,之前的事,多有得罪,请乔大夫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6某!”

        乔薇摇头一笑:“六爷起来吧,之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该打你还抢你银子。”

        六爷站起身来,爽朗一笑:“咱这是不打不相识啊!”

        ……

        乔薇择了个黄道吉日,开始建房。

        六爷亲自将青砖、石材、木材与瓦片送了过来,原本乔薇没订购木材,想着自己上山伐木,但六爷盛情难却,她便欣然收下了。除了这些,六爷还弄了一大排爆竹,从村口到山上,炸得天摇地动,整个村子都在轰轰作响。

        人家这么捧场,乔薇自然不会亏待了对方。

        乔薇在山上摆了席,叫上几位工匠师傅与六爷、砖窑厂的人一起吃了顿开工饭。

        人太多,忙不过来,乔薇请了二狗子娘前来帮忙,村长夫人也来了,她是自个儿来的,另外还有赵大娘,不过赵大娘是罗大娘请的。

        几人进了院子,打水的打水,杀鸡的杀鸡,切菜的切菜,值得一提的是,乔薇早在前一晚便把皮蛋全部运到罗大娘家了,这会儿厨房除了一些自制的熏肉与卤肉,再无其它。

        厨房干净得不像话,几人抽空也上里屋瞧了瞧,我滴个乖乖,年前来都像个狗窝,一眨眼咋收拾得这么利索了?

        “还是罗大娘厉害啊,小乔跟了你啊,就像变了个人儿似的。”二狗子娘拍起了罗大娘的马屁。

        罗大娘笑道:“我要是有这份儿能耐,我那俩孩子咋还这么没出息呢?是小乔自己想通了,决定好生过日子了,才把这个家给撑起来了。”

        众人只当她是在给女儿长脸,嘴上笑笑,心中却并不相信。

        罗大娘见众人不信,摆了摆手,哪天你们就知道了!

        山脚站满了看热闹的村民,村子里好久没人盖房子,真是热闹,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热闹,有些年长的乡亲目睹过村长家建房,现小乔做房子,比村长家还排场大,单单是那一里地的爆竹,就是村长那会儿没有的。

        刘婶子吃味儿地跺了跺脚,那个王大娘是怎么搞的?不说上山把儿媳妇儿抓回家的么?怎么小乔还好生生地待在山上,买了地又开始建房呢?

        “小乔真是厉害呀,儿子上了榜,女儿也得了奖,现在又建房子了!”一个村民羡慕地说。

        另一人应声道:“就是说嘛,我从前就觉得小乔不简单,看吧,被我说中了吧!”

        “你几时这么说过哟?”

        “我说了,就在你家里门口!”

        二人争执了起来。

        刘婶子最讨厌听人讲乔薇的好话,就像是拿刀在割她的肉一样,难受死了!

        她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回了自己家。

        山上飘出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香气,乡亲们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这时候,他们忽然有些后悔,怎么没与小乔处好关系呢?不然现在上山帮忙的就是他们了嘛!听说不仅有好吃的,还有工钱赚,一天几十文呢!

        乔薇确实给人算了工钱,大师傅一天两百文,小师傅是一天一百文,厨房帮忙的与小师傅一样,也是一天一百文。但厨房油水多,没做完的都能带回去,是以几人干得特别起劲。

        “我娘喊你中午去我家吃饭。”课室里,景云对二狗子说。

        二狗子早想去景云家玩了:“有啥好吃的?”

        景云道:“红烧肉、羊肉粉丝汤、牛肉烧饼、酱猪蹄。”

        所有小伙伴都咽下了嘴里的沫沫,有肉啊……好多好多肉……

        二狗子开心地出了课室,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要去吃饭,因为他娘在山上帮忙,这几天,他都可以在景云家吃饭,简直太棒了!

        老秀才也是要去的,领着几个熊孩子高高兴兴地上了山。

        村口来了一位妇人,穿着普普通通的衣裳,不寒酸也不贵气,她身上本有一股好闻的熏香,可惜被漫天的硫磺味压得密密实实。

        她用帕子掩了掩鼻子,问身旁一个老婆婆道:“阿婆啊,我能向你打听个人吗?”

        “啥?”老婆婆耳背。

        徐氏想说大声点,可是觉得没教养;想凑近老婆婆说,又嫌弃老婆婆一身穷酸味,皱了皱眉,转头问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小哥儿,向你打听个人成吗?”

        徐大壮看向她:“打听谁?”

        徐氏笑道:“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姓乔的外乡人?”

        徐大壮警惕地皱起了眉头:“你谁呀?”

        徐氏温和一笑道:“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是我儿子也参加了神童试,但是没有上榜,我听说你们村儿一个姓乔的外乡人考上了,所以想来请教一下经验。”

        “那你去吧,她住山上。”徐大壮摇手指了指,“不过,你可能来得不是时候,她家正建房子呢,估计没空搭理你。”

        徐氏微微一惊:“建房子?她不是外乡人吗?怎么能在你们村儿建房?”

        “她把那块地皮买下了。”徐大壮说。

        买下地皮?那得多少钱?

        “让开让开让开!”几个赤膊大汉推着一辆板车凶悍地冲了过来,村民们纷纷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徐氏也踉跄着朝后退了好几步,板车贴着她的衣袖一划而过,吓得她险些以为自己要被撞倒,冷汗都冒了出来。

        不过,就在板车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一霎,她看清了车上的东西,是一整车的青石,青石之上,卧着一块玉龙枕。

        玉龙枕当然不是真正的枕头,而是一块质地通透的纯天然翡翠,被雕琢成类似枕头的形状,放在房中,有驱邪避邪、招财进宝之意。玉龙枕可不是随便一个工匠都能做的,有行规在,必须是四十年以上的老师傅才有资格开凿玉龙枕,而在开凿之前,会焚香煮酒,大致意思是需要引龙气入枕,望各方神灵庇佑。

        这种说法在徐氏看来,多少有点商业的噱头在里边,人家又看不到玉龙枕的具体开凿过程,还不是任由商家一张嘴巴?但不可否认的是,玉龙枕在市面上的确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她早年想过给老爷买一个,打听了许久都没能买到,谁知啊,竟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遇见了!

        瞧板车是去往山上,想来是给那个大乔氏了。

        王妈妈不是说她很穷吗?玉龙枕可不是穷人买得起或者买得到的东西!

        那丫头……莫非是背着她藏了私房钱?

        沈氏那个贱人,肯定给她女儿留了后路!

        ……

        青石被遇到了山上,乔薇一眼瞄见了最上方的大翡翠!

        六爷瞧着她两眼放精光的样子,灿灿一笑:“玉龙枕,招财进宝、趋吉避凶,除了我六爷,就没人给你弄得到!怎么样?喜欢吧?”

        喜欢喜欢!

        那么大一块翡翠,得值多少钱啊?

        哪天日子过不下去了,拿去当铺,能当一间铺子回来吧?

        乔薇一把将玉龙枕抱进了怀里,朝六爷挑眉道:“六爷!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六爷哈哈哈哈地笑了。

        徐氏本想上山一探究竟,但见人多,临时打消了这一念头,回京的路上,她一直在想沈氏到底给乔薇藏了多少私房钱,那个沈氏出身药谷,生得那叫一个美呀,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使得一手好医术,不怪大哥见了她一次,便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将她娶进门来。

        沈氏倒也争气,陪嫁了十万两白银,婚后更是以大哥的名义开了一间灵芝堂,她亲眼见到过沈氏行医,医术远在大哥之上,已经断了气的人都被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但千万别因她妙手仁心便以为她性格软弱,她过门只生下一个女儿,之后肚子便再也没有动静,有亲戚动了大哥的心思,往大哥房中塞人,她一个个打出去不说,还挑了十几个顶尖的美人胚子给那些亲戚送过去,把人家的家里搅得鸡犬不宁。

        沈氏在世时,二房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她像一座巍峨不动的冰山,死死地压在他们头上。

        索性她是个短命鬼,不然哪来二房眼下的风光?

        乔薇之所以装作不认识王妈妈,不愿与乔家攀上关系,八成是担心恩伯府回来抢她娘给她留的私房钱吧?那些私房钱,恐怕远在沈氏的嫁妆之上——

        一想到这里,徐氏整个人都不好了。

        ------题外话------

        哎哟,一不小心万更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https://www.71du.com/book/2067/7356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