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 【291】查出真相

【291】查出真相

        桃枝看着绣花鞋,若有所思道:“这只鞋看着好眼熟啊?”

        “你见过?”碧儿问。

        桃枝挠挠头:“就觉得在哪儿见过呢,可是又想不起来……”

        碧儿赶忙问道:“你想想是在府里见过的吗?她是府里的下人吗?”

        “我……”桃枝就觉着眼熟,可一时半会儿脑袋卡壳了。

        碧儿道:“实在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少夫人说,让所有人都试穿一下,把合脚的带去桐院调查。”

        桃枝道:“那我去禀报一下夫人。”

        “什么事?”姬霜从屋里走了出来。

        碧儿行了一礼:“四夫人。”

        秦姑爷让秦娇回了房,自己则走向姬霜,姬霜往他来时的方向望了望,说道:“我方才好像看见娇娇了,她回来了吗?”

        秦姑爷眸光一顿:“回来了,不过……好像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姬霜问。

        秦姑爷道:“那只鞋,是秦娇的。”

        说话间,碧儿拿着鞋走了过来,与二人道:“夫人,姑爷,老爷方才被一个刺客打伤了,这是刺客掉落的鞋子,少夫人正在找鞋子的主人。”

        秦娇打开了一条门缝,从缝隙里瞄着外头的情况。

        姬霜朝秦娇的屋门口看去,秦娇赶紧合上了门。

        姬霜对碧儿道:“你在外头等我。”

        “是。”

        碧儿退下。

        姬霜转头,看向秦姑爷道:“她怎么把我大哥打了?”

        秦姑爷道:“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任它什么误会也不能把我大哥给打伤了呀!”姬霜心中是十分敬重这个大哥的,当初得知荀兰害了自家大哥,她恨不得把荀兰给撕了,秦娇虽说是秦姑爷的妹妹,可是做出这种事来,仍是让人无法接受。

        秦姑爷轻声道:“你在这儿等我,我去问问秦娇。”

        姬霜淡淡地点了点头,秦姑爷去了,很快,秦姑爷便从房里走了出来。

        “她怎么说?”姬霜没好气地问。

        秦姑爷叹道:“她说大哥喝多了酒,抱住她不放,她为了脱身,情急之下才误伤了大哥。”

        “哼。”姬霜冷冷地翻了个白眼。

        秦姑爷拉过姬霜的手,软语道:“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自己解决我妹妹的事了,她一个小门小户的妇人,什么都不懂,到了大地方只会闯祸。府里就连新来的下人只看衣裳都能猜出大哥不好惹,她见识浅,不懂这些。”

        姬霜被说动,不耐地叹了口气:“行了,交给我吧,你让她以后别再单独出门,想去哪儿带上府里的丫鬟。”

        秦姑爷温柔地笑道:“霜儿你真好。”

        姬霜冷声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她要不是你妹妹,我管她是不是无心的!”

        秦姑爷微微地笑道:“霜儿的心意,我明白。”

        姬霜淡道:“你和我一起去一趟桐院。”

        “好。”

        其实这种事,姬霜一人出面就能搞定了,但姬霜就是想要秦姑爷陪着自己,她不喜欢他与秦娇独处一室,哪怕秦娇是他妹妹。

        二人去了桐院,先探望了姬尚青,姬尚青的伤势已经处理完毕,但仍处在昏迷中,看上去有些严重。

        姬霜耐着性子与乔薇解释了当时的情况,乔薇没料到凶手忽然是秦娇,姬尚青的身上有浓烈的酒气,醉酒误事的可能性倒也不是没有,何况问了董二海,董二海确实听见姬尚青在喊什么人的名字,所以确实有可能是姬尚青酒疯把秦娇吓坏了。

        乔薇说道:“究竟是不是这个情况,等父亲醒了问父亲也不迟。”

        “也好。”姬霜点了点头,望向秦姑爷道,“我们先回去吧?”

        秦姑爷与姬霜离开了。

        碧儿拿着金疮药走了过来,望了望门口,道:“夫人,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老爷真的酒疯把秦姑娘给欺负了?”

        乔薇沉思道:“我公爹确实喝得很多,不过,我总觉得这个秦娇有问题。”

        “夫人是指什么问题?”碧儿问。

        乔薇拿过金疮药,放到了桌上:“我说不上来,对了,让你给永年递的消息递了没?”

        碧儿道:“递了,永年说他会尽力去找的。”

        罗永年是铁匠,秦娇的丈夫也是铁匠,虽然二人相识的可能性并不大,但铁匠有铁匠的路子,只要他入京后确实干着老本行,那么同行罗永年应该能打听到他的下落。

        乔薇带着碧儿回了青莲居,两个小家伙已经睡下了,姬冥修也整理完了今日旷工延误的奏折,乔薇把姬尚青受伤的事与他说了,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乔薇就道:“如果是公爹真的酒后乱性,那这事就怪不得秦娇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秦娇在撒谎,你就别担心这个了,家里的事交给我,周公子的事你也别管,我在查了。”

        她做事,姬冥修是放心的,让她放手去干,万事有他,便是真把秦娇剁了,他也给她兜着。

        乔薇失笑,他把她当什么了?还剁呢。

        翌日,姬冥修天不亮便去上朝了,乔薇将三个小包子送去了书院,今天鎏哥儿算是没起床气了,乖乖地吃了早饭,乖乖地上了马车。

        从书院回来,桐院的下人禀报,姬尚青醒了。

        乔薇气都没喘一口,又赶去了桐院。

        姬尚青的伤势控制得不错,没出现炎的征兆,酒也醒了,清醒之余,能感受到伤口火辣辣地疼痛。

        乔薇给姬尚青换药,顺带着问了昨日的情况。

        姬尚青惭愧道:“我昨晚是喝多了,脑子不大清楚,还以为自己看见了昭明。”

        乔薇一直不大明白为何自己每次见了秦娇都会觉得眼熟,此刻听了姬尚青的话,总算明白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秦娇身上,有几分昭明的影子,不是容貌,而是那股温柔的气质,温柔中透着一丝似有还无的倔强。

        姬尚青道:“对了,那个姑娘是谁?我从前好像没在府里见过这号人。”

        尽管他连她的容貌都想不起来,但一个女人身上哪怕只有一丝昭明的影子,他都会见之不忘,所以他无比确定昨天是第一次见到她。

        乔薇笑了笑,说道:“她就是秦姑爷的妹妹,她已经成亲了,孩子都两岁了。”

        所以您就死了这条心吧,别想再给我和冥修找个小后妈了!

        ……

        下午,罗永年那边来了消息,让乔薇过去一趟。

        乔薇坐上马车,去了罗永年的铁铺。

        半年不见,罗永年又长个儿了,上次见时只比乔薇冒出一根指头,而今,都恨不得高出大半颗脑袋了,人也壮了,胳膊上一块块的肌肉,古铜色的肌肤,充满了男性的力量。

        “永年!”乔薇笑着进了后院。

        罗永年放下手头的活儿,随手擦了汗,惊喜地走了过来:“姐!”

        乔薇也不是没有变化的,脸还是那张脸,但眉宇间不经意露出的风情,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姑娘了。

        罗永年将乔薇带进了自己屋子,他做事用心,人又机灵,深得师父喜欢,已经从小徒变成大徒,并有了一间自己的屋子。

        因知乔薇过来,他提前收拾了一番,若不然,可能没办法下脚。

        姐弟俩寒暄了一番,说了些体己话,很快便聊到了正事。

        罗永年道:“姐,你说的三年前从外地来的、姓周的铁匠,咱们铺子还真有一个!叫周顺,他比我早来一年多,是个师兄,手艺据说是不错,师父挺喜欢他的。姐你打听他干嘛?”

        乔薇就道:“我是帮别人打听的,他可有与你的师父师兄们提过他家中的情况?譬如,他家中都有何人,成亲了没有。”

        罗永年想了想,说道:“他爹娘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他有个妻子。”

        乔薇的眸光微微一动:“他妻子叫什么?是哪儿的人?”

        罗永年道:“他们一个地方的,都是邱州的,至于叫什么,我们都不清楚。”

        乔薇呢喃:“秦姑爷的老家也在南部的邱州的。”

        “姐你嘀咕什么呢?”罗永年没听清。

        乔薇往外望了望:“我在想,他在哪里,我能不能去见见他?”

        罗永年遗憾地说道:“他已经回老家了。”

        “回老家了?”乔薇微微一愣。

        罗永年就道:“是啊,他媳妇儿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他说要回家看看,师父允了,那之后再也没见他回来。”

        乔薇自嘲一笑:“姓周,有媳妇儿,有儿子,三年前上京……奇怪真的有这么一个铁匠,各方面的信息全都对得上,我还当她在撒谎呢。”

        “谁呀?”罗永年问。

        乔薇眸光清冽道:“一个自称是我姑父妹妹的女人,我以为什么姓周的,什么铁匠,都是他们胡编乱造的呢,没想过竟是真的。”

        罗永年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没人见过周师兄的媳妇儿,要不然,可以帮你去辨认一番。”

        乔薇沉吟片刻,道:“他与他媳妇儿的感情貌似不错?”

        罗永年点点头:“是啊,周师兄每天都念叨他媳妇儿,要枕着她送的香囊才能入睡,她媳妇儿生了儿子后,找熟人给他捎了一封信,当时师父说,昨晚这个活就给他涨工钱,可他二话不说地回乡了。”

        听到这里,乔薇有七成把握秦娇就是周顺口中的那个媳妇儿了,剩余的三成就需要她再去找秦娇确认一番。

        回到青莲居,乔薇唤来碧儿:“桐哥儿病得重些,需要再做个治疗,你去我姑姑那儿,把桐哥儿抱来。”

        秦娇如此宝贝桐哥儿,自然不放心把他交到一个外人手上,可她又记挂桐哥儿的病,不可能真的拒绝乔薇的治疗,果不其然,两刻钟后,秦娇亲自抱着桐哥儿上门了。

        乔薇给她倒了一杯茶,和颜悦色地说道:“把桐哥儿放下吧,抱着怪累的。”

        “你说,给桐哥儿治病。”她抱紧了孩子道。

        乔薇微微一笑:“我是那么说的,其实只是想单独把你叫来聊一聊罢了。”

        秦娇侧过身子,挡住了怀中的孩子。

        乔薇抬了抬手,碧儿识趣地从外头合上门,秦娇看着门,眸子里掠过一丝不解与紧张,乔薇宽慰道:“你不用紧张,我不会把你儿子怎么样,我只是有些事情不明白,想找你要个答案。”

        秦娇低头,闷声不语。

        乔薇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你相公是不是叫周顺?”

        秦娇的身子一顿。

        “看来是了。”乔薇淡笑,“你相公与我弟弟在一个地方做事了,我今天去找我弟弟,顺带着打听了一番你相公的情况,我弟弟说,你相公早在两年前便离开京城去找你了,怎么?你们没碰面吗?”

        秦娇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

        乔薇将她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淡淡说道:“你不是我姑父的妹妹吧?”

        秦娇没说话。

        乔薇道:“你承不承认都好,我心里有数,没数也不会把你强留在姬家了,那些一戳就穿的谎话也就是能骗骗我那个姑姑,别想在我跟前儿使。”

        秦娇低下头。

        乔薇又道:“你是邱州人,我姑父也是邱州人,你们口音也一样,很容易让人相信你们是一家人,但是你别忘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查出你是谁,不过是弹指间的事,你以为我差不到么?”

        秦娇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

        乔薇好笑地说道:“看来你真以为我查不到,罢了,我对你的出身也没多大兴趣,你是谁都好,与我没关系,我只是想弄明白心中的疑惑。老实说,我原先以为桐哥儿是我姑父的孩子,而今看来我猜错了。”

        说着,乔薇看向了她,“我姑父对你可真好,好到连你的孩子也一并要了,这要不是你亲哥哥,那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值得他对你这么好?不如你来告诉我?”

        秦娇仍是锯嘴葫芦不吱声。

        乔薇淡淡一笑道:“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身形与气质都很像一个人?不对,是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曾经是我公爹的妻子。昨晚我公爹便是将你错认成了他的妻,我第一次见你,也觉得你身上有那么一丝熟悉,我姑父,应该也一样吧。那么我倒是纳闷了,我姑父他喜欢的……到底是你这个人,还是你像的人?”

        ------题外话------

        小家伙住院了,没时间回复留言了,更新也只能是抽空挤一挤了。

  https://www.71du.com/book/2067/7359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