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五十八章.被反噬的老君

第两百五十八章.被反噬的老君

        老君讲的很仔细,几乎把当时的画面全部诉说了出来…

        “当时这几个后辈距两军也就百里,不过由于几人气息太过微弱,老道也就没有在意,只当是一些历练的后辈…”

        说着,很是狐疑的盯着昊天镜,嘀咕道,“怎么此刻就到了时光长河了?这不对啊!”

        玉皇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凝声道,“老君,你确定当时看到的是这几人?”

        老君苦笑一声,“玉皇,您别看老道白发苍苍,可寿元还长着呢!还没到老眼昏花,愚昧枯寂的时候,短短几日的时间怎么会记错?”

        “老君,你糊涂啊!”

        得到确切回复的玉皇一拍大手,原本想斥责一番,但一想到眼前的人虽然名义上是他下属,却也不是他随便能喝斥的,只能语气放缓,一指昊天镜叹息道:

        “这白衣青年正是我们一直要找的那个轮回道之人,可是其就像与吾等捉迷藏般,始终擦肩而过,却不曾想几日前就出现在了眼皮底下…”

        说着,无比懊悔继续道,“如今,不管他是如何在几日内从天河到了时光长河,但昊天镜不会出错,现在对方又到了时光长河,想要找到又异常艰难了,别忘了,元始和灵宝到现在还未归。”

        或许越说越有些情绪,忍不住无奈的扫了一眼老君,道,“老君,你也不想想,诸天何时有后辈敢到天河历练了?先不说天河没什么历练之处,就是有,一踏入天河就被众兵将拿住了…

        你刚才也说,这几人是从天河那边过来的,这还不明显吗?几人不是我诸天之人,况且,天河那边是什么地方老君不清楚吗?几个毛头后辈从那边出现不值得奇怪?何况,这中间还有百丈宙壁,如此轻易跨过来,难道不应该先拿下查清来历吗?”

        一番话,说的老君胡子一颤一颤的,他忽然想到,玉皇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错的。

        只不过,这种事历年来未曾发生过一次,当时,他发现几人时第一反应就是好弱鸡的修为,完全没往深处想,巡视了大军就直接回天庭了,如果不是现在看见昊天镜里面的人,这件事恐怕很快变会淡忘了…

        “玉皇,此事是老道考虑不周。”

        老君无比诚恳的行礼致歉,这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说就是一件被忽略的小事。

        往大了说,对方是补全诸天规则的人,因他的疏忽很有可能不知何时能找到对方,间接导致的就是两军开战时诸天规则还是残缺,那他也算是诸天宇宙的罪人了…

        尽管自己地位不俗,此时老君也万分自责,道,“玉皇,还允老道前往时光长河带回此人,以弥补此次之错…”

        玉皇看着自责万分的老道,许久后又是一声叹息,“罢了,老君你一生未曾犯过如此错事,或许是诸天劫数如此,现在元始与灵宝都在时光长河内,道教三清已去二,你还得留在诸天。”

        说着,似想到了什么,面对其他众仙面色严峻,道,“此或任何人不可外泄,众仙,可听明白?”

        “谨尊玉皇仙音。”

        众仙心中清楚,一旦此间事传出去让另三个道统知道的话,尤是是冥妖这两个道统,定会以此事把道教推上风口浪尖……

        尽管玉皇这样,可老君脸色愧疚还是形于色,沉默了片刻,道,“玉皇,如此老道不如卜上一卦,看下元始与灵宝两位师兄能否找……”

        “万万不可!”

        他话还未说出,玉皇便打断了,道,“老君之卦术在诸天众生皆知,但是此卦万不可卜,这一卦中涉及三个禁忌…”

        玉皇现在知道老君愧疚难当,反过来劝慰道,“其一,此卦要窥视元始和灵宝二位天尊,你等虽同为三清,但其二人终究乃是老君你师兄,此为大忌…

        其二,那青年修为的确进步的有些异常,但对我等终究也是后辈,卜他倒无碍,可是他却涉及到诸天的规则完善之事,那值没那么简单了!”

        “其三,先有长河后有天,时光长河远比诸天还要古老,卜其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众仙中这时也有人劝道,“老君,玉皇说的没错,莫要冲动,吾等也未曾怪过老君。”

        老君沉默了,片刻后手持羽扇向四周拱了塨手,“是老道魔怔了,多谢玉皇和各位道友…”

        说完,又低声道,“玉皇,老道忽然记起炉中还有一味药在炼制,就先告退了。”

        玉皇也没在意,这些叵老君比任何人都清楚,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再次把目光放回昊天镜上了…

        ………

        ………

        ………

        时光长河孤寂,如同一条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通天道。

        如果说,之前的银河让人无奈,那么行走在时光长河上,才知道任你修为滔天,于浩瀚中,终究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不过,此次的吴莫与此次来时光长河的心境完全不同,他丝毫没有赶路的意思,走走停停,有时候一停便是数日。

        而停下来的他目光四处扫视,仿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种举动也引起了莫邪等人的好奇,也曾开口询问过,只不过吴莫只是淡淡的摇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天,吴莫又一次停下了,其他人早已司空见惯,借着这个机会,小心翼翼的探出神念出了天残玉覆盖的范围,与从岁月之力中感悟,尽管,这一路来,有不少人自斩了不只一次两次的神念,可也对此乐此不疲,毕竟,如这种机会不会太多,很有可能一世只有这不次…

        而吴莫则目光如炬,一双眸子如雷达般扫视着那尽皆一样的时光长河,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

        不过很快,他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被何事困扰了,片刻后,再睁眼,继续扫视一圈,随即又闭眼,反复如此…

        嗯?

        陡然,又一次刚闭上眼的吴莫,几息内再次睁开,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再也不吃扫视时光长河,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上方的无尽虚无,同时口中发出一道如雷般人喝声,“谁?”

        这不喝,瞬间惊醒了其他人,忙问道,“怎么了?”

        吴莫还是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带着精耀凝视着上方,脸背逐渐露出了狐疑…

        刚才,有一瞬间,他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吴莫确定,这绝对不会感觉错,如今他涅槃境的灵魂,就算是再强的幻境也不可能让他出现幻觉,何况,谁能那般逆天,能把幻境布置在时光长河上?

        可是,这种被窥探的感觉瞬息间就不见了,他完全发现不了任何异样…

        怎么回事?是谁在窥探我?

        会不会是那个黑衣青年?

        对方是吴莫见过最深不可测的人,没有之人,哪怕是当初见到的暃天帝也不能与之相比。

        吴莫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在时光长河上见过对方,其没有一丝防护立在时光长河,完全无视岁月之时的侵蚀,更可怕的是,那还只是一具分身,最后就算消散了,也有是因为时光长河的原因,而是其口中的小虫子作乱了…

        但很快,吴莫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那黑衣青年完全没理说去窥探他。

        如今,他确实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但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来自对方,自己身上就没他需要窥探的东西…

        ………

        ………

        ………

        诸天宇宙,昊天镜下。

        玉皇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如吴莫所想,他们也不认为是吴莫的错觉。

        “何人能窥探在时光长河中的人?”

        有一女仙秀眉微皱,不确定的低声道,“难道是元始天尊他们?他们已经在附近了?”

        “未必!”

        玉皇闻言摇摇头,“元始他们确实道法高深,但也未必能把神念在时光长河上扫那么远,要是在附近,昊天镜应该也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此人第一时间是朝空喝斥,说明那种窥视是来自上方…”

        可是,说着说着,玉皇的脸色陡然变了,一挥袖转身踏步而去,一边沉声道,“不好,是老君…”

        其他人闻言尽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后个个神情复杂,马上紧随玉皇离开了九重天…

        ………

        丹香味浓,让人有种修为松动的感觉。

        “见过玉皇陛下!见过诸位仙师!”

        一座古朴的宫殿前,左侧一男童、右侧一女童,见到玉皇一众人浩浩荡荡赶来,连忙上前行礼。

        玉皇也不废话,负手而立,威严霸气,“你们师祖呢!”

        两个小家伙一怔,随即恭声道,“禀玉皇,师祖七日前说要闭关悟丹,此时还有出关…”

        玉皇闻言脸色又沉上了一分,不再理两人,径直越过他们踏入宫殿中。

        “玉皇,师祖闭关前吩咐了无事不可打扰他老人家…”

        男女童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还还是在后面焦急的喊道。

        可是,此时不管吃玉皇还是众仙,都没有理两个,异常熟络人就朝老君修练室中走去…

        ………

        “你…老君,你糊涂啊!”

        一间极为简陋的密室中,只有一只三足大鼎,老君不仅卜卦术通天,丹道更是无人能比,在诸天有这样几句话…

        妙英的器、老君的丹、执明的阵、千幽的符。

        妙英是佛教,老君是道教,执明是妖、千幽是冥族的。

        这三足鼎正是老君的炼丹炉,除此之外,密室中只有一块蒲团。

        此时老君将盘坐在蒲团上,只不过哪还有先前的仙风道骨?

        白发凌乱,脸色苍白程度堪与白须相比,气息更是萎靡不振,羽扇被其放在一边的地上,手中正握着三枚寸半铜币…

        “咳咳…”

        听到动静,老君没有意外,整个天庭,也只有玉皇才能在未经他同意可入修练室,眼皮无力的睁开,苍白的朋上露出苦涩,

        “玉皇,这次老道确实托大了,反噬的有点重…”

        “之前不是说过此事的严重性吗?老君,你不向睿智稳重,为何这次…”

        玉皇原本责怪的话,看到老君的模样又一次停住了,挥手拿出一枚丹晕耀眼的仙丹欲塞进其口中…

        不过老君没有张口,而是虚弱得摆摆手,苦笑道,“玉皇,您忘了老道是干嘛的了?这极珑丹还是老道炼制的,无用!”

        玉皇手上动作一滞,才想到这丹药的确是老君帮他炼制的,那么对方自己肯定也有。

        收起丹药,神念扫向老君,只感觉对方体内如有倒混沌,且杂乱无比,目露异色,“老君,你这是…受了道伤?”

        老君再次苦笑着点头,“的确是道伤,还是泯基道伤。”

        嘶!

        在场的人无一不倒吸凉气,道伤本变是让修士谈之色变的伤势,一旦受创,恢复只能看造化了…

        而泯基道伤,那更是让人望而生畏,绝望的伤势,没有之一…

        因为,泯基道伤代表着从灵魂、肉身、修为、乃至所修的道都有了损伤,并且无解。

        其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让受了泯基道伤的人自身的道一点点开始化道,直至彻底从未一个废人,这个时间长则万年,短则百年…

        玉皇脸色复杂,“老君,可有破解之法?”

        老君疲倦的摇了摇头。

        玉皇眸子微缩,老君乃是道教三清之一,在天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其真成为一介凡人,对整个道教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众仙陂久久无语,半晌后,有一个同样仙风道骨的老者屈蹲下来,凝声道,“老君,那时光长河当真如此恐怖?连你也不能止时阻断反噬?”

        老君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似乎还有一些惊惧,“可怕的不是时光长河,而是那青年…”

        玉皇吃惊的脱口而出,“莫非真是因其与诸天规则完善之事有关的原因?”

        然而,老君却摇了摇头,“不是,是那青年本身,与诸天无关。”

        “那青年本身?”

        玉皇露出意外之色,问道,“何意?”

        老君又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想该怎么解释,片刻后,才带着惊叹的语气悠悠道,“这青年很是不凡,或者称之为诡异更妥…”

        说着,第三次露出了苦笑,“实不相瞒,其实老道的卦还有真正开始,老道原本想的是卜下其与元始灵宝两位师兄何时能逢面,可是,当卦象一接触到对方,便有一缕老道从未见过的气息欲反噬,老道当即要停下继续探寻下去,并且用卜天之术欲斩断一切联系。”

        说到这里,老君又露出后怕的神情,“谁知,这反噬之力异常诡异,卜天术对其一点用处也没有,任凭老道如何斩断,下一息其便会再次连接上,直至顺着卜卦术反噬老道,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了…”

        玉皇和众仙听的一愣一愣的,卜天术乃是老君最强大的一门神通,天庭众仙皆知,更知道其他恐怖…

        什么力量能让卜天术也斩不断?

        “老君,按理说不该如此才对啊!”

        玉皇目中透着睿智,“据元始传回的消息,那青年乃是元荒宇宙的一位人族天帝轮回身,可尽管其被称之元荒第一天帝,也不至于单凭你卜他一卦便受到泯基道伤?”

        玉皇没有乱说,老君是何许人也?

        乃是道教三清之一!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其他来历,那么另一个名字绝对是诸天众生皆知的。

        三清,乃是道祖弟子!

        换句话说,如今四祖不出的时代,三清便是诸天宇宙中辈分最高人中的三人,论辈分,连玉皇也要弹上一筹,这也是为什么玉皇贵为天庭之主,却对三清保持着尊重…

        再说论修为,三清都是天帝巔峰,诸天的人都认为,同阶中的修士诸天的会强上一些,因为,元荒宇宙毕竟是诸天四祖所开辟的…

        这么说来,老君哪怕不敌荒天帝,那也不会弱上一分,更何况,那青年现在终究不是荒天帝巔峰状态,要是再深究,其实没人会认为老君真的弱于荒天帝。

        总而言之,如果老君的泯基道伤是时光长河引起的还说的过去,但现在却是那青年造成的,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玉皇,老道觉得,此人正是我诸天需要的人。”

        老君虽虚弱,眸子却有着色彩,极为严肃道,“老道卜卦术在接近到其那一瞬息,察觉到了其身上有一种气蕴,当年,老道而道祖身上也感受到过…”

        “什么?”

        哪怕是玉皇,也震惊的看着他。

        三清虽是道祖弟子,但与诸天众生一样,习惯称其为道祖。

        可是,元荒宇宙中的一个天帝轮回身,怎么可能有与道祖类型的气蕴?

        四祖,是诸天众生供奉的神灵般一样的存在,是混沌开世、是鸿蒙初开的人物,是天地间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是所有生灵的始祖,早已多看不见身影,怎么会在他人身上感受到气蕴?

        可是,玉皇也很难去怀疑老君的话,对方的卜卦术、卜天术都传承自道祖,道祖的神通,很难有感应错这一说…

        “走,去昊天镜,仔细观察,本皇有预感,将有异变…”

        玉皇一声令下,留下几人尽量为老君疗伤,便出了修练室。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062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