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七十章.惊恐的天道

第两百七十章.惊恐的天道

        用昊天镜抹灭天道?

        一众人有些愰神。

        昊天镜是诸天镇世之宝,这是自古以来诸天都知晓的事。

        它监察诸天,从某种意义上与天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昊天镜是无主之物,请?怎么请?

        虽然说如今的昊天镜呆在道教,玉皇更是名义上的掌权者,可从没人会认为,昊天镜是能请的动的。

        昊天镜连四祖都不能掌控,四祖对其也异常敬重,它来九重天具体多久也难以说清了,只知道是昊天镜主动现身,并直接落在九重天上。

        对昊天镜来说,九重天只是它的一个栖息地,多年来,一直如同一面普通铜镜高高悬挂仙界最巔之处,也就近些年来,它突然多次映射画面…

        然暃天帝没百解释,只是说道,“你只管去请,其它事不用去管。”

        玉皇凝神注视了暃天帝许久,一双眸子隐讳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才面色复杂的微微颌首,也没再对暃天帝问什么,转头与元始天尊道,“元始,你与本皇一起。”

        元始天尊贵为道教三清的大师兄,在道教地位尊崇,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道祖不知怎么想的立玉皇暂管道教,那么掌权的必然是元始,从辈分来看,元始天尊还要早与玉皇,故玉皇对三清一直礼遇相加的。

        说实话,听到玉皇要去请昊天镜,对于这镇世之宝,很多人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那些外族人此时还犹豫着是否提出与之一起…

        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压下了,先不说昊天镜之事,昊天镜悬挂于九重天上。

        九重天是哪里?

        如果说八重天的天宫是道教圣地,那么九重天就是禁地。

        据传,九重天非令不得入内,这令是道祖的令,有人猜测,昊天境所在不过是九重天外围,在九重天深处,甚至隐藏着道之一教最大的隐秘,昊天镜栖居九重天时,也有着为守道教隐秘的说法。

        当然,这个说法很多人都是半信半疑,昊天镜是诸天的镇世之宝,又不是道教的镇教之宝,会自降身份为一个道统做事?

        ………

        说来话长,数不清的柱形雷弧瞬息间便来到了吴莫头顶,这一幕狠狠刺动着每一个看到的人灵魂,几乎没人相信,在这种闻所未闻的雷弧下,还有哪个生灵能活下来,想必就是天帝至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头疼不已吧?

        再看吴莫,虽之前左一句狗东西,石一句狗东西,但面对这似毁天灭地的雷劫,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但是,仅仅是凝重,并没有畏惧,只见他身形挺拔,陡然双脚虚空猛的一踏,刹那间,就如换了个人似得…

        所有人顿时都瞠目结舌,像是看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

        砰!

        一道几微弱不可闻的轻鸣声,却刺动每一个人的心灵。

        这种声音他们太过熟悉了,那是修为突破大境界时冲开瓶颈的声音…

        众人不知道为什么吴莫身上这种声音会让那么多人听到,按理说,虽说突破时有屏障,但这个声音往往只能自己依稀能感应到,外人是不可能听到的。

        他们想不通,他们只看到,在漫天雷弧下,那个白袍青年在这声音过后,似发泄又似怒吼般的仰天长啸,在深空中久久不息…

        与此同时,自他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气息,原本就有些凌乱的黑发更是变得披头散发…

        “大帝一层境?”

        有人因按奈不住心中的震惊而大呼一声,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何时开始,仙王突破到大帝这般简单了?

        仙王与大帝虽一层之隔,却如同天埑般,让多少修士直至寿元枯竭而抱憾坐化?

        这白袍青年,啪的一下就达到了无数修士做梦都想到的境界,一入大帝,在任何势力大族中,也能有一席之地了,有甚者,就是开创一势力也无不可,成为正在奋斗中的青年修士心目中的圣地,毕竟,修士无数,大族大势力相对来说是稀少的,不是人人都能到那些有天帝至强的势力中去,那么,有大帝大能的地方无疑是多数人梦寐以求想加入的…

        “嘶!怎么回事?大帝二层了?”

        诸天宇宙,不知有多少处都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一朝突破连入两镜,这事不是没有,见过的人也不少。

        但是,那些都是仅限于低层次修士,一般到了金仙境以上,每一层都需要多年的沉淀,然后才能遇机突破下一层境界。

        可这白袍青年所有人都看的出,这所谓的天道并不是给他降下修为突破的天劫,而是欲做什么不轨之事,从其之前那恶毒的语气中,明显是要白袍青年的性命,根本不是那种好坏参半的修为劫……

        吴莫这种情况,似更加刺激到了天道,雷云咆哮声更甚,终于,雷弧劈到了其他身上,瞬间便被其淹没了。

        到了这一刻,已经没人能看到白袍青年的身影,更不知道其怎么样了,只有那让人心悸的雷弧。

        这雷弧果然与凡常不同,凡常天劫,不管是一九还是九九,在一波过后中间总有一段短暂的停顿,才会落下第二波,成功,则劫后雷云消散,如渡劫者殒落在天劫下,雷云同样会消散…

        可是,这些雷弧不仅粗状如柱,威压更是世所罕见,现在连给人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它根本没有一波与一波的区别,看着他只有毫不停顿的接连而下,那样子似无穷无尽,大有一种白袍青年不死雷弧不停的趋势。

        ………

        ………

        ………

        人们紧张的甚至不敢眨眼,看眼前那越发狂暴的雷弧,他们知道,白袍青年应该还没殒落。

        但这更让他们惊骇的是,到底得什么样的肉身,才能在这种天劫下坚持这么久?

        “吾如在其内,三息内必殒。”

        这是一位大帝强者,眸子深邃,神情凝重的缓缓吐出两句语。

        他乃是一大势力的创建者,活了数十万载,除天帝至强之外,很少有人辈分能与其相比,还是一个大帝九天的顶尖强者殒,遗憾的是,悟道数万年,却终究触摸不到那一让人向往的屏障。

        在他周围有不少修士,其中不乏他的徒子徒孙,可却没有因他的话而有所看轻,甚至佩服其的心境。

        “天道为恶,无有何区?”

        又是不从哪冒出一声音,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不满,传出许远。

        这种往死惩戒一个修士,让之前心生“嫉妒”与“忌惮”吴莫的人很快转变了想法。

        不是他们怜惜吴莫,而是这样的天道更让他们内心难安。

        除了仙界八重天边缘的人,其它生灵至今不太明白天道为何一定要置白袍青年于死地。

        但是,知不知道其中原因仿佛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他们只需知,天道现身了,与想象中无私的不一样,此时正在泯灭一个人。

        有一很可能就有二,现在是对那个白袍青年,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总而言之,许多人深思过后都有了自危感…

        “天道有私,吾等不需!”

        那人又再次大喊了一声,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的,反正在其那一界中,似呼引起了共鸣,刹那间,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传彻一界。

        “天道有私,吾等不需…”

        声音中似充满了坚定,但是,却不是真的不需要天道,因为无论是界域还是宇宙,天道是必不可缺的,没有天道,生灵何谈修行?

        没有天道,哪有灵气?

        没有天道,何来规则?

        他们的意思其实是让这个天道自化灵智,他们需要天道,却不需有灵智的天道。

        没有灵智的天道,宇宙同样运转,规则同样普照宇宙,天道只需做一个公平公正的秩序维护者便可,需要出现时在秩序中出现就行,不需要出现时,最好不要无事跳出来…

        轰!

        然而,呼喊声很快便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疯了一般远离了那个最先开口的人,脸上的神色全被惊惧所代替。

        在刚刚那一瞬间,无数人看到,那漫天雷弧中,突然其中一道相对而言较细的雷弧,毫无征兆的划破深空,以滔天气势无视那一界的界域,准确无误的落在那人身上。

        说是远廊那个人,其实是远离了那个人刚才所在的区域,因为,那里此时哪还有其的身影?

        除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他未曾留下一粒尘埃,这才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天道,怒了!

        这是看到的人第一想法,它愤怒那个人的出口不敬,降下雷弧惩罚。

        之前的不满顿时消失殆尽,再也没人敢对天道出言不逊了。

        刚才,他们似乎忘了,正因为天道有灵智,才更不能去忤逆甚至去喝斥,因为它会记仇,眼前的巨坑就是血淋淋的证明…

        但,嘴上不说,可心里对天道的怨气越发浓郁了,以前不知就算了,现在知道了,这样的天道与头顶悬挂着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屠刀没什么区别。

        同时,想的更深远的人心中又是震撼了一把,刚才这人也是个大帝强者,虽然说只是大帝初期,可那也是大帝。

        然而,在漫天雷弧中,其中一道毫不起眼的雷弧就直接击灭了他,这让他们对那雷弧的白袍青年不由自主的敬畏了起来。

        一位大帝连一道雷弧都承受不了,那个初入大帝的白袍青年,已经在无穷无尽的雷弧中坚持了不下一刻钟了…

        ………

        噗!

        也许是半个时辰,也许是一个时辰,又或许更久…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惊天一幕前,众年仿佛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就在这时,雷弧终于有了变化,只见到雷弧突然一阵抖动,随即便消失了…,不对,应该是天道主动收回停止了继续降下雷弧,因为,其再次变回了那张巨脸。

        只不过,巨脸那阴的表情让所有人见之胆寒,硕大的日月星辰双眸戾气丛生的死死盯着下方…

        在它下方,那白袍青年果然还活着。

        只不过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如炮弹般的倒飞了出去,途中更是喷出一口九色的鲜血,在深空中划出一道长长人九彩虹弧,可却没人觉得这是什么祥瑞之兆,相反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白袍青年在众人看来倒飞了不下千里,还是在其一声滔天怒吼中才堪堪止住身形。

        此时他的样子,给人是那么的凄切。

        白袍几乎衣不蔽体了,露出了古铜金色的内身,上面布满了数不清的伤痕,每道伤痕都有丝丝涌动的九色鲜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他整个人显得极为虚弱,双膝微微屈着,努力不让自己跪倒,甚至仿佛连立在深空中都那般艰难…

        但是,他的脸上,却充斥着倔强,明明很虚弱,可偏偏抬头看向巨脸时,嘴角的讥讽之意毫不掩饰…

        “狗东西,你就这点手段了?”

        “就你这三脚猫,能奈小爷何?”

        “小爷告诉你,今日小爷未死,它日死的必然是你,小爷会把你这张丑陋的脸炼制成靴子,天天踩在脚下,因为,你只配闻小爷的脚…”

        白袍青年的话让闻者目瞪口呆,如果不是此时状况不对,他们扪心自问,要是自己听到对方这般贱的话,恐怕也会忍不住狠狠教训他吧?

        果然,巨脸的表情已经漆黑如墨,那是被白袍青年惹怒的,甚至带着一种声嘶力竭的声音,如同九幽传来般,

        “蝼蚁,你当真该万死。”

        但是,它的表情转变的很快,毫无突兀的又变成了不屑,“吾乃无所不能的天道,天上地下,以吾为尊。吾承认,之前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还有点手段,但,就算你是大帝巔峰又如何?在吾眼中,那所谓的天帝也是蝼蚁…”

        之着,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巨脸的眸子似俯瞰扫视了在圈,尤其是诸天的天帝至强,他们感知力何其敏锐,好像对方刚才就是在看他们。

        只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逝,就听到巨脸继续道,“区区吾座下之子民蝼蚁,也敢大言敢以“天”自诩,“天”一字,这片宇宙中,只有吾可称。”

        这下,诸位一众天帝终于确定了,天道的确是说他们。

        反应过来便有一种被气笑出的感觉。

        他们承认自已身处在宇宙中,从某方面说,的确是天道中的生灵。

        可是天帝是什么?他们对天道依赖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就连想完善诸天的规则,一方面是自己的道的确会流畅一些,但更多的则是为天帝以下的生灵考虑,因为,与异厄的大战,天帝虽会参与,但两方都会有所约束,假如两方宇宙天帝至强放开一搏,很有可能是灭宙之战,胜的一方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异厄与诸天的大战中,天帝至强的作用更多是震慑,具体的主力还是大帝强者乃至仙王。

        成天帝位后,这些一言即法出的至强们,从某想过,自己也会被人称之为蝼蚁的一天,哪怕说这话的是所谓的天道…

        “孽畜!”

        忽然,暃天帝似乎被对方的讥讽刺激到了,双手插袖,很是不满的喝斥一声。

        对于这个不止骂自己一次孽障的人,天道这次还吗把眸子扫过去了,尽是冷意的盯着暃天帝,毫不掩饰其中的杀意。

        暃天帝却对它的眼神置若罔闻,“孽畜,本帝忍你好久了,还直把本帝当泥人了?一个畜生,奉命代掌久了,真当自己是主人了?还是说,你这孽畜当你主人死了?”

        说着,眯着眼睛声音充满莫名意味,“你就不怕有一日你主人回来了,把你点天灯?”

        暃天帝的话没有一个人明白什么意思,都一脸茫然。

        可是,天道的反应却是让众人惊讶不已。

        他们看到,那张巨脸在其的话音落下后,明显抽搐了几下,甚至其他眸子,虽然很隐讳,可却真真切切的流露过一抹惧意,这更加让他们不解了。

        没容众人多想,只见到巨脸前所未有的凝重,紧紧盯着暃天帝,声音似从喉咙中发出的那般压抑,“你是谁?”

        “我是谁?”

        暃天帝闻言耸耸肩,“本帝是你口中的蝼蚁之一啊!”

        巨脸凝目久久未语,足足半晌后才沉声道,“无论你是谁?敢辱吾,你同样得死。”

        “哎呦,好大的威风,你这孽畜差点吓得本帝落荒而逃了。”

        暃天帝极为夸张的拍拍自己胸脯,作出一副害怕的模样。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一切都带着揶揄对方的意思。

        很快,暃天帝就印证了他们的想法,他如变脸般,由惊恐直接变成嘴角含笑的神色,“本帝刚算了一卦,本帝这卦术的确不如你主人,但勉强卜出来,你这头孽畜,恐怕这等畜仗人势的威风时日不久矣了…等等,本帝具体算算还有多久…”

        说着,还煞有其事的用右手拇指一个个点过其它手指,闭眼脸上神神叨叨的呢喃着什么…

        不消片刻,就再次睁眼,玩味的说道,“经过本帝一番辛苦卜算,总算算出了你这孽畜的高光时刻只剩十息了…,哦,现在还有九息…,哦又剩八息了…”

        “七息!”

        “六息!”

        “……”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113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