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七十四章.四祖真身

第两百七十四章.四祖真身

        “晚辈吴莫,见过两位前辈。”

        修行之人不以容貌区长幼,虽然吴莫看不出两人身上有一丝气息波动,但他不会傻到真认为这是两个凡人,神情还算恭敬的先行问候。

        “怎么回事?”

        那灰衣男子瞧了瞧吴莫,好奇对红衣女子问道的,“老太婆,怎么来了个这么弱的玩意儿?”

        “老东西,你问我我问谁去?”

        红衣女子性情火爆,很没好气的瞪了眼男子,然后如同看货物般从上到下打量的非常仔细,随意道,“也不算太弱,人家才不到两百岁,这个实力已经很不错了。”

        说着,又叙视灰衣男子,“老东西,你也别倚老卖老,你在这岁数时,还不如人家呢!”

        “老太婆,那能一样吗?”

        灰衣男子听到很是不爽的哼一声,“老子那时候是逆天崛起,属于厚积薄发。”

        “切,就你,还后天崛起?”

        两人完全就是一对冤家,红衣女子不屑的一撇嘴,道,“当年要不是老娘,能有现在的你?别说什么狗屁的厚积薄发了,墓陵草都万丈高了…,不对,都没人给你收尸,哪来的墓陵…”

        灰衣男子气的脸都通红了,“老太婆,你是故意找事吧?老子说一句,你十句在那等着,怎么着,是想再比划比划?”

        “来啊!老东西,你以为老娘会怕你?这次老娘不打的你这老不死的跪地求饶,就算老娘说…”

        “好,老太婆,记住你说的话,谁输了谁就跪地求饶…”

        “走…”

        “走!”

        ………

        吴莫有些懵逼的看着这一幕,怎么说着说着就要打起来了?他还等着对方给自己解惑呢,忍不住低呼一句,“两位前辈,有话好好说,勿需动怒…”

        然而,无论是灰衣男子还是红衣女子,都咬牙切齿的盯着对方,似乎要把对方生吞了一样,谁都没听到他的话。

        “得找人见证,不然谁知道你这老东西会不会输了不承认…”

        “哼,这话应该是老子说的,你就从来没要过脸。就找老如见证,他那人最耿直。”

        “呵!老东西,你是变着法说老如蠢吧?”

        “少说废话,老子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跪地的样子了…”

        这句话说完,两人直接就从吴莫的视线消失了,这让吴莫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从进了山洞后,吴莫的神念就毫无保留的扫视出去了,尤其是对这两人,神念更是一刻也没离开过其他身上。

        可就是这样,两人怎么消息的他是一点也没察觉出来,甚至两人身上自始至终就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气息波动,就这个凭空的突然消失了。

        这难道是空间神通?

        思前想后,吴莫只能得出这个结论,灰衣男子与红衣女子实力已经通天了,就是现在的他在其面前也只是个蝼蚁。

        两人这类似的空间神通更与当初时空灵隔空扇他耳朵是有所不同的…

        首先,当初的他是至尊境九层,灵魂力更处在第二境,可现在,修为已是大帝巔峰,灵魂力已是第五境,完全不同而喻了。

        如果说,时空灵当初给他的感觉是挪移空间,那么刚才灰衣男子与红衣女子就是开辟空间…

        两者完全不属于一个层面的,时空灵她手段再滔天,终究要在有空间存在的地方才能施展,而灰衣男子和红衣女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在,空间便在,吴莫想,或许两人怕破坏山洞,就直接开辟了一个空间出来作为战场。

        一念间创世!

        两人的手段已经完成可以这般理解了。

        无知者无畏,实力越强就觉得自己越渺小。

        此时的吴莫对这两句话算是深有体会了。

        人,在所处的层次越低,越盲目自大,越会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对任何事都无所畏惧,认为总有一日会成为人中之龙。

        可是,事实上,当你真有一天到了一定的层次时,也不如以前那般无知,你会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种叫敬畏的东西。。。

        吴莫不敢擅自去探查什么,甚至为自己之前肆无忌惮用神念扫视两人而有些后怕,修行界中,无缘无故用神念探查他人是大忌,也幸好两人没计较,不然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一刻,他忽然从修为臻至大帝九层,灵魂已双生境中的那种心情冷静了下来,吴莫曾不止一次想过,他要走上修行路的尽头,不说世间无敌,只求任何事可自行做主…

        如今看来,他要走的路还很长。

        ………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来,吴莫甚至一直只站在幽林外,不敢随意踏入凉亭。

        倒是远远看去,凉亭下的棋盘引起了他的注意,吴莫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棋盘,在修行界中,他知道这里的棋与围棋有些相似…

        可是,凉亭中的棋盘模样与八卦图一模一样,一边黑一边白,这点倒是与山洞外的环境极为相符。

        而且,棋子一共就两颗,很是普通,同样一黑一白,正好落在棋盘两边中间,形成一副完整的阴阳八卦图…

        在地球上,据传八卦图衍生自中华古代的《河图》与《洛书》,传为伏羲所作。其中《河图》演化为先天八卦,《洛书》演化为后天八卦。八卦各有三爻,“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分立八方,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性质和自然现象,象征世界的变化与循环,分类方法如同五行,世间万物皆可分类归至八卦之中,亦是二进制与电子计算机的古老始祖。

        吴莫不知道眼前的棋盘与其是否有关,按理说,他见过了天宫、见过了妙英天帝,见过了元始天尊,太多有古神话人物中的影子了,可每当看到这茫茫修行界,有类似在地球那个世界听闻过类似的东西出现,还是会生出梦幻的感觉…

        阴阳、五行,吴莫猛然回悟,一副被地球有些江湖术士拿来招遥撞骗的八卦图,竟然蕴藏了七大规则中的两种。。

        吴莫隔着近百米,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棋盘上,越看越有一种奇怪我感觉…

        突然,他看到的八卦棋盘竟开始慢慢转动起来,一开始速度很慢,但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棋盘便越发模糊。

        最终,都了依稀能看出黑白,饶是是,竟然看着这疾速转动的八卦棋盘,有一种头晕眼花的感觉。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别说如今的他,就是刚踏入修行路上的人,除非受伤或被修士手段针对,否则是不可能生病和这种头晕的事情出现的…

        此时,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整个人目光呆滞,宛如一个被勾走魂魄,没有思想的人,眼中仅有八卦棋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莫开始机械般的抬起双手,不断在面前比划着什么,同时口中还念念有词,除了时常皱眉,目光同样那般呆滞…

        ………

        ………

        ………

        “有点东西,才三天就能做到如此,还算不错。”

        吴莫不知道,就在他上方,不百百丈的地方,有四道身影或坐或站的立在山洞半空。

        奇怪的是,之前吴莫一直没发现他们,而他们显然一直在观注着吴莫。

        这四个两男两女,之前那灰衣男子以及红衣女子赫然在列,除些之外,另两人看起来年长的多…

        一个一身蓝色道袍,灰须灰发,眸子和蔼,脸上满是慈祥之色的老者。

        还有一个,一身黄色袈裟,面容富态,显得背后隐隐环绕一圈金光,显得很是宝相庄严,给人一眼便能看出其是一位得道佛修…

        “老东西,你称这为有点东西?”

        有些慵懒的随意斜坐在半空的红衣女子,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道,“老娘没记错的话,你悟到这一步可是用了足足三万年,你是哪来的脸说的如此随意的?”

        “老太婆,老子可没与你说话,你搭什么腔?”

        灰衣青年怒目圆睁的瞪着红衣女子,道,“听你的语气,好像自己与我强到哪里去似得?你不也用了几万年?”

        “可是老子不会这般道貌岸然的去评价一位强自己万倍的后生,老东西,你就是一个死而复生的鬼修,怎么比无良老道还要虚伪?”

        “打住,妖姬。”

        那蓝袍老者闻言立马不满的撇了一眼红衣女子,“你俩吵归吵,别扯上贫道。”

        然红衣女子极为泼辣,双手叉腰,道,“无良道士,老娘就扯了,你能奈我何?”

        蓝袍老者看着对方,最终化为一抹无奈的笑容。

        “阿弥陀佛!”

        这时,袈裟男子右手捏花,简短四字竟让人有种静心的感觉,“三位,吾等还是商议一下此人之事吧!”

        “小佛以大世咒观察一番,此子亦真亦假,法身凡常,却难透其根。不过,既然昊天境让其来此,想来不会如此简单。”

        “老东西,看到了没?其实要老娘来说,这老如比老道还要虚伪。”

        红衣女子撇撇嘴,对灰衣男子说道,“口中天天念到自己,生怕别人不知他佛法有多高深,一边又自称小佛,虚伪,虚伪至极…”

        灰衣男子也顺势看了一脸袈裟男子,第一次没有反驳,“老太婆,虽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这话老子暂同,相比于这两虚伪之辈,老子还是喜欢和你这老太婆玩耍。”

        红衣女子啐了一口,骂道,“谁要和你个老东西玩耍?”

        “妖姫,冥殇,好了,还是先议正事吧?”

        蓝袍老者实力听不下去了,摇摇头一指下方吴莫正色道,“你们觉得如何?”

        谁知,灰衣男子和红衣男子又一次极为默契的给了其一个白眼,一个慵懒的直接躺在半空,一个目光看向上方,似乎山洞顶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异口同声道,

        “这个老子、老娘不管,还是你和老如操心吧!”

        袈裟男子与蓝袍老者相视一眼,都能从其眼中看到无奈。

        “道祖,小佛观此子乃道修,还是你比较适合,此事便劳烦道祖了。”

        谁知,下一秒袈裟男子说了几句,便口中念经,看起来极为认真,闭耳不闻天下事的样子。

        这四人正是诸天宇宙神话,诸天地位最为崇高,已消失多年的诸天四祖。

        其中袈裟男子乃是佛祖释迦牟尼,亦称如来佛祖,又称释迦牟尼如来。

        而蓝袍老者则是道祖鸿钧老祖,灰衣男子是为冥祖,名冥殇。

        最后那个红衣女子刚为妖祖,妖姫。

        谁也不知道,这四人待在这个奇异世界多久了,也不知道待在这里又是为何…

        但有一点,四人与诸天宇宙传闻相似,关系还算亲切,这也更证实了四人曾联手灭神祖的传闻…

        “三位,此事可不光贫道一人之事,事关诸天气运,别忘了,诸天可不光道教,还有三位的徒子徒孙…”

        道祖并没有让三人置身事外,道,“贫道偶尔在想,诸天,真需要天道吗?修行,不就是逆天而行,造化顺其自然吗?有了天道,不是每个生灵都在逆其,真有人能做到无喜无悲,没有私欲?”

        听到他这话,佛教也不念经了,念了一句佛号,眸子睿智望了吴莫一眼,“天下众生,七情六欲在所难勉,故更需一种信仰,如道祖是道教信仰,妖祖是妖族共主,冥祖是冥族帝君,有信仰便有约束,不然天下大乱,苦的终究是苍生,天道存在,的确有弊,但终归是利大于弊,吾等身为诸天生灵之主,享各自道统香火愿力,唯能做的便是让众生少一些苦难,多一些造化。”

        “虚、虚、虚!”

        冥祖冥殇连说三声虚,“老如,咱们四人相识多少年老子都记不清了,谁不知道谁,说话能不能不要拐弯抹角,和老太婆一样啰嗦,还有香火愿力这玩意只是你佛教才有的东西,老子管那些小鬼,都是拳头出孝子,不用他们敬,只需他们怕就行了…”

        “阴邪玩意就是阴邪玩意,脑子这东西你就没有。”

        妖祖讥讽了一句,道,“现在说的是正事,可不是你那些鬼怪子孙,能一样吗?”

        “阿弥陀佛!”

        眼见两人又要争起来了,佛祖适时念了一句佛号,道,“吾等还是先看此子能走到哪一步吧!如真可胜任未必不可,刚好你我四人也可安心去追寻那条路。”

        说着,又是一声佛号,金铜大眼似要透过洞顶望虚无,“浩瀚无穷,这条路太远,吾等还未行至尽头,待它日,领略其之风骚岂不乐哉?”

        佛祖这些话似有魔音般,竟直接让妖祖与冥族停止了争执,包括道祖在内,都微微仰头凝望,竟然眸子同时不由的生出憧憬之色。

        这一莫,如果让诸天的生灵看到的话,绝对会惊掉了下巴,“无所不能”的诸天四祖,世间还有何事需要他们憧憬???

        ………

        ………

        ………

        五行必合阴阳,阴阳必兼五行。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阴阳对立、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同根。

        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

        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爱稼穑。

        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吴莫的脑海中此时就像安装了一个复读机,不断回荡着这些话语。

        他整个人似完全沉寂在了这个声音世界中,对于外界的事物一概不知…

        一天、两天、三天…

        或许是一月、或许是一年,也或许是在久,吴莫没有时间概念,上空的四祖则是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没人去考虑过了多久。

        唯一变化的是,吴莫从眼神呆滞已经变成闭目,手中下意识的比划频率也越来越快,口中不由自主的念出了脑海中的那些话,整个人给人看起来,带着一种不现实的虚幻感…

        “好逆天的悟性。”

        一直邪异且玩世不恭的冥祖,竟然破天荒的带着微惊的神情叹了一句。

        无人反驳,包括妖祖在内,这次没接口,更没喝反调。

        还是那句话,实力越强知道的事就越多。

        四祖,诸天最强的四人,他们知晓的事比任何人都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明白,此时吴莫所做的事是多么的难…

        妖祖也叹一句,“看来昊天镜早已打算了,送来此不过就是走一趟而已。”

        “非也!”

        道祖淡淡摇了摇头,“其实它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等承认,而是为此人,让其从此处得到机缘,看来,此人与我等想象的还要神秘些,不然昊天镜不会多此一举…”

        说着,又侧头看向佛祖,道,。“佛祖,不如待起醒来,把你的因果菩提拿出,看此子会有怎样的悟性?”

        “阿弥陀佛!”

        佛教念了一句佛号,“正有此意。”

        道祖闻言颌首,又看向妖祖和冥祖。

        两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妖祖道,“老道,别用你那狭隘的心胸看老娘,此人虽是修道,看在你借阴阳五行图给老娘玩耍,老娘也不会那般小气…”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128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