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九十四章.神魔双生

第两百九十四章.神魔双生

        “啊!”

        可还未等文长老继续想下去,突然就见到白袍人大吼一声,吼声似要刺破天际。

        心神震动下看去,就见到白袍人整个人的气息毫无征兆的变了,浑身散发着肉眼可见的灰暗气息,脸色显的极为痛苦,那双眼睛,宛如来自九幽下的冰冷…

        文长老大惊一声,“毁灭之气!”

        不用他说,远远隔着,就有人感觉在这种压抑下,自己仿佛随时会被湮灭。

        “速来!”

        这下,文长老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了,同样一声大喊,声音直击帝宫内。

        他有预感,光凭他们在场的人,真的不一定能抵挡住。

        神窟魔神,竟真的这么可怕吗?

        做为神州最顶尖的一批人,知道葬纪神窟隐秘的同样也是最多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这事已经不那么在意了,毕竟如他们这等存在,所谓的魔神都只在传闻中。

        甚至,随着身居高位越来越久,加之实力使然,觉得就算真有魔神出现,也可翻手间镇压,这也是前面得到广公的求助传讯后,会交给郝川去处理的原因。

        直到这一刻,文长老才知道自己错了,能成为神州一直的传闻,怎么会真如此简单?

        不说别的,就是此时白袍人的气息,已经让他感受到深深的忌惮,这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他已经忘记,这种感受是多么多久的事了…

        唰唰唰!

        帝宫内传来破空声,数道人影在大多数人都未反应过来便落了下来,让一众帝宫弟子眸子又是一凝。

        “又是三位长老会长老!”

        而且,这次来的,排名还是高于文武两位长老。

        长老会十大长老排名是有高低的,从大长老到十长老,也只有这十位有这称呼,其他不论是内外宫长老,都没有具体排名,以姓冠以长老称谓。

        而最先出现是文武长老,文长老又称帝宫八长老,武长老则是九长老,此刻出现的三位,分别是六长老玄关,五长老楼冰,以及三长老赵衡,其中五长老是位女修,也是长老会中唯一个女长老…

        一落地,三人的眼神就死死盯着白袍人,不说文长老已经快速的传音说了事情原委,就是以三人的感知力,也从白袍人身上察觉到了异常。

        其中,三长老赵衡收敛气息,并未露出一丝敌意,语气充满了大派风范,“不知道友我帝宫何处冒犯了道友,以致于让道友行毁我登天门之事?”

        哪怕听说白袍人可能是个镜中人,或许或许听不懂他的话,但还是一脸认真的询问了一句。

        “你,过来!”

        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白袍人对于说话的赵衡视若无睹,还是腥红双眼盯着武长老,声音很是僵硬。

        呃?

        被盯着的武长老脸色宛如锅底,现的有人挡在前面,甚至一度差点炸毛,“你个死变态,有完没完了?老夫不好这口,想要老夫过去,你做梦!”

        明明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武长老这副表情,帝宫的弟子就有种想笑的感觉,可是想到武长老的身份又不敢开口笑出声,憋的不知道有多痛苦…

        三位长老会的长老到来,非但没有让白袍人收敛,反而比之前更加猖狂。

        只见到他浑身带着灰暗气息,旁若无人的直接朝武长老的方向走去,脚步坚定有力,他的眼中,只有武长老,旁人似乎根本不存在。

        武长老几状嗖的一下,仿佛感觉这个位置还不够安全,完全不顾形象,径直躲到了一众帝宫弟子的后面,一边大叫道,“几位长老,大哥,拦住他,快拦住他…”

        众人实在不明白,白袍人是诡异,可武长老这反应一次比一次大,属实有些夸张。

        文长老几人还想问一下,是不是除了被摸屁股外白袍人还对他做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可是,转眼间对方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只能同一时间取出各自法宝,赵衡神情肃严,带着警告之色,“道友,止步!”

        铮!

        回答他的是一道紫色剑芒,对方竟然毫无征兆的变出手了,长剑辟天斩下,人未至,剑芒先到。

        无论是赵衡还是其他人,脸色再次瞬间大变,这是真要与帝宫开战吗?

        一剑,剑势几乎锁定着他面前的所有人,而首当其冲,正好是帝宫的一众高层。

        “一同出手!”

        尽管,这一剑出现的很震撼人心,但给人的感觉倒没太大的危机感,反而有些平常无华。

        可是,赵衡不敢大意,无论这剑会不会给帝宫造成损失,对方竟然这般肆无忌惮,再严谨也不为过…

        其实不用他讲,五长老、六长老、文长老,包括其他长老执事立即反应过来,迎着那剑芒各显神通。

        这一幕让普通弟子抵抗不住威压后退的同时,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们何曾见过这么多大人物一同出手?而且所对的人只有一个青年…

        紧接着,看似平常无奇的紫色剑芒,与帝宫众强的术法神通碰撞,顿时,那片虚空都颤抖了一下,气息滔天,遮蔽了他人的眼睛,一时间竟看不清结果如何…

        嗡!

        足足十几息,这种波动才逐渐平息,帝宫弟子便迫不及待的看去,下一秒,一个个嘴巴又张大到夸张的地步…

        三长老等一众帝宫强者尽管乍一看没什么,可仔细看,却能在他们身上看到狼狈的影子,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无一例外。

        而反观白袍人,好像自始至终没动过一样,长发飞舞,白衣飘飘,持剑冷峻的静看着这一幕,或者说是看着武长老。

        以一敌数十位帝宫强者?

        要知道,刚刚出手的帝宫之十,至少有七八十位,而就是这样的罕世阵容,似乎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出大事了!

        这是所有人同时生出的念头,再也没有一丝看热闹的想法。

        这位神窟出来的人,是真的有动乱帝宫的实力。

        一众弟子震惊只看到表面,实则最难以平静的是那些帝宫高层,他们深深的感受到了对方那看似随手的一剑有多么的霸道…

        而人群中,神情最复杂的是五长老楼冰,她是一位极为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但却人如其名,表情一直给人一种拒千里之外。

        可这时,她先是从震惊,到沉思,再到凝重,最后更是不可思议的指着白袍人,“你不是神窟的人,更不是葬纪魔神,你是…断古之前遗留的生灵!”

        楼冰的声音出奇的大,隐隐还能听出其声音中带着丝丝颤抖,别说帝宫弟子,就是赵衡他们明知此时不是时间,也忍不住侧头道,“五长老,何为断古遗留生灵?”

        然而楼冰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三长老,快叫秦副宫主…不,快想办法通知宫主大人,让其速速归来…”

        楼冰不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给众人头上蒙了一层浓浓的阴霾,只是什么是断古遗留的生灵?

        最震人心神的是,通知宫主回来?

        神州两大霸主,无论是帝宫宫主还是皇宫宫主,都无比神秘,可以说,真正见过,或者说有资格见这二位的人屈指可数,据说,这二位是神州真正之巔了,他们的追求早已不是常人能想象的,已经无数年头现身过了,外人更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地,只知道肯定不在两大圣地里。

        平日里,两大圣地的副宫主掌控圣地,长老会辅佐,可就是这样,从没人敢去动那位置的心思,因为,说帝宫与皇宫是神州的信仰,倒不如说是两位宫主…

        “五长老,宫主大人云游在外九万余年,当初的确留下一枚令牌,在秦副宫主那,但宫主大人也吩咐了,除非帝宫遭受灭宫之祸,,否则不可去打搅。你先说说,断古遗留生灵是何意?”

        “来不久了,来不及了…”

        可五长老连说了几遍来不及了,离的近的三长老几人,竟从她眼中看到了惊恐,“必须要通知宫主,断古生灵出现,不是帝宫大难,亦不是神州隐入黑暗,而是很可能神州覆灭,届时整个神州之人都将彻底消散…”

        嘶!

        清晰的倒吸凉气声在人群中响起,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意直击灵魂。

        没人去怀疑五长老心说疯话或夸大其词,以其的身份也不可能做出这等事。

        可是,神州覆灭,众生不在,这听着总感觉如同梦幻!

        按五长老的意思,眼神这个白袍人是什么断古遗留生灵,而不是神窟魔神,可危害性却远超前者。

        魔神现,黑暗临。

        是说如同葬纪神窟真有一天魔神复生,整个神州将会大乱,从而进入彻彻底底的黑暗时代…

        但是,也代表着魔神再作恶,神州再生灵涂炭,可终究是进入黑暗时代,神州还会在,神州的同样会有生命之火延续,或许经过无数年的衍变,神州还有可能有再见光明的一天。

        可,如果神情覆灭,众生不存,那就说明从今往后,再说神州之说了…

        “吾已经捏碎令牌通知宫主师兄了!”

        就在这时,一种祥和气息扑面而来,又一道身影似踏着彩霞落在所有人的面前,与白袍人只有半丈之距相视而对。

        “见过副宫主!”

        刹那间,除白袍人外,在场的所有人都向来人见礼,饶是三位长老会的长老也象征性的抱拳示意。

        这人一袭朴素修士服,但穿在其身上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飘逸,表面看只有三十来岁,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不知道的人还会认为这是个书生,但事实其是个深不可测的强者,更是据闻与帝宫宫主有过一段同门缘分,正是帝宫的副宫主秦踏天。

        秦踏天自一出现,就让人不由自主变得心静,他没有丝毫副宫主架子,与帝宫众人示意后望向白袍人,也显得如沐春风。

        反倒还是楼冰显得有些急切,“副宫主,宫主大人是否有回应何时回来?”

        秦踏天与白袍人对视了片刻,转头轻声道,“的确很像断古之人。”

        停顿了一下,“吾把此间之事都一并告知师兄了,相信很快便会归来。”

        但是楼冰却没有因此松气,而是面露担忧道,“副宫主,莫非…当初那预言将要成真?”

        “吾亦不知。”

        秦踏天微微摇头,“一切还是等宫主师兄归来再做定夺。”

        楼冰扫了一眼白袍人,犹豫道,“可是,就怕宫主还未回来,此人便控制不住…”

        秦踏天闻言回头再次看着白袍人,眸子中隐隐有一抹柔和的微光,直射对方的腥红双目。

        只见白袍人似有所感应,第一次眼珠因此动了一下,虽然很是微弱,但的确让人清楚的看到,刚才那一瞬间白袍人眼中有了情绪…

        这种眼神说不清道不明,似憧憬、又似乎是回忆、仿佛还夹带着痛苦,总而言之,一瞬间表露出了颇为复杂的东西…

        随后只见秦踏天露出善意的笑容,让人看了极为亲近,声音更是充满了柔和,道,

        “晚辈秦踏天,乃如今神州帝宫副宫主,见过前辈。”

        说着,似完全不知他人的震撼,继续道,“想必前辈是因记忆太过久远,一时有些模糊,如今神州虽不比前辈那个时代,但也有一些颇为珍贵大药,前辈要是不嫌弃的话,还请随晚辈入帝宫一歇,待宫主师兄回来,或许可解前辈之扰…”

        说完后,秦踏天神情转变的庄严,突然开始口中念念有词,念的东西许多人都不能听出什么,有那么一点念经的感觉。

        但是他的声音让听到的人,立马生出一种清明的感觉,仿佛在这古怪的经话能净化心中的戾气…

        “净心咒!”

        还是一旁的三长老赵衡给众人解了惑,一口道出了秦踏天的经语。

        在场没有傻子,瞬间就明白了副宫主的意思了。

        白袍人身上弥漫着毁灭气息,双眼带着嗜血,不用想其必须充满了戾气。

        而对的的强大之前就印证了,副宫主肯定是想以这净心咒先压下白袍人的戾气,从而等待宫主大人回来。

        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白袍人的变化,想看看这个强大还有些变态的神秘人到底会不会受净心咒影响?

        再看白袍人,自斩了那一剑后不知为何没有在出手,就那么痴痴的呆在那,唯一的变化就是其身上的毁灭气息似乎越来越浓郁了…

        慢慢的,他们发现,在仿佛随处都是净心咒的吟声下,其那腥红的眸子的确在慢慢消散,至少没有再去看武长老了…

        不愧是副宫主!

        许多帝宫弟子看向那一身素袍的青年背影,眼中的敬畏越发浓郁。

        那么多长老殿主在一剑落下风的人,竟然只用简单的经语便稳住了…

        “副宫主,快停下,别念了…”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静心咒下,忽然,楼冰满是惊慌失措喊道,“断古前生灵不能听净心咒…”

        她突兀的反应让气氛一下子又变得紧张了起来,秦踏天也因此停下了,微微诧异的看着她,其他人也从净心咒那种意境走出,眼神同样不解…

        可是,楼冰此时的脸色却是苍白的可怕,伸出一只玉手,颤颤巍巍指向白袍人。

        “这…”

        不看不知道,一看当真吓一跳。

        他们明明记得刚才看白袍人的时候,对方的腥红已经开始消散了,这才多久没在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身佛、一身魔!

        一身善、一身恶!

        一身阴、一身阳!

        佛魔出世、阴阳倒逆!

        善普天下、恶噬苍生!

        就连秦踏天也露出了慌乱,失神喃话道,“双生!”

        在他们对面,之前的白袍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眉心为界,明明是一个人,却如同是两个人合体。

        其的左边灰暗笼罩,右边则是金光普照,原先的一袭白袍也变成了左黑袍右白袍。

        最为诡异的是,他的左眼是一个漆黑的空洞,确切的说,全是眼黑,带着九幽的阴冷。

        反观右眼,清明摄人,就如普渡众生的圣人之眼。

        此时,那人左脸狰狞、阴毒、残忍,集齐了世间最为邪恶的表情,而右半边脸,慈善、温和、无私,尽是正义,看上去,似恶鬼在哭、似圣人在笑…

        这种巨大的反差,却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让人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接着就是一股自灵魂深处袭来的寒意。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桀桀桀,众生皆蝼蚁,吾当主宰万物…”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桀桀桀,蝼蚁皆该死…”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又如何,神又如何。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一声又一声似佛又似佛的声音,不断在这片虚空中回荡,佛音时,众人虔诚,魔音时,又戾气丛生…

        脸色最难看的当属秦踏天了,在楼冰的提醒下,他才回悟过来,自已太过唐突了。

        原本以为,净心咒是解天下邪恶,想着净化一下对方的戾气。

        可却未想过,此人是断古前生灵,岂是断古后才创的净心咒所能影响的?

        “结阵!”

        秦踏天眼解微跳,随后一声大喝。

        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个断古前的双生人,魔马上要压制佛了…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177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