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九十七章.莫

第两百九十七章.莫

        三人的一击下,把那片空间给击碎了!

        这是帝宫的人唯一能给自己看到的解释。

        这…是修士能做到的事吗?

        他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是那么的无知,因为,他们曾未想过,确切的说,是从不觉得修行能达到这等神迹。

        ………

        ………

        ………

        帝宫的人在震撼,并没有影响远处三人的大战,一击过后,他们同时在那片被摧毁的空间又动了…

        龙吟佛经,阴冷的毁灭气息,似要把这片天都给掀了。

        “花和尚,全力出手,攻击他的灵魂!”

        众人依稀能听到葛宫主传出来的声音,不过不像之前那般轻描淡写,能听到其语气中有着一丝的凝重。

        “知道,花爷我来挡住他,你来攻击!”

        而花宫主的声音带着些狐疑,“不过,只需击散控者肉身的魇灵残魂,花爷我总感觉,这具肉身古怪,有种似曾相似的样子。”

        “你一人能行吗?对方可不弱!”

        “老葛,你他娘瞧不起谁呢?”

        花宫主略带气急道,“花爷的六合八荒岂是想破就能破的?你只管攻击,要是受到一丝伤害,花爷我这辈子他娘的不说脏话。”

        “好!就相信你这一次!”

        随着话音落下,风云涌动,滔天的气息传出万里,让远远围观的人忍不住生出跪伏的念头。

        天地变色,一个呈金色“卐”形自天而降,如同佛门禁咒缓缓压下青年,这一瞬间,连空气中都弥漫带着神圣的压抑气息…

        “老葛,出手!”

        帝宫葛宫主欺身而上,整个人似化身一条赤金色巨龙,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青年冲去。

        青年见状微微变色,欲用右手的紫色长剑斩向对方,可不知为何,长剑举了一半便停滞住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住他举剑的手!

        “冥顽不灵!”

        青年神情凶戾骂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可这时也不是多说的时候,他先是朝上看了头顶那个佛门禁咒,紧接着一拳轰出,灰暗的拳芒与金色“卐”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找死!”

        但是下一秒,他便大喝一声,瞬间收回拳势,转向轰向葛宫主化身的赤金巨龙…

        然而,花宫主一个跃身上前,用紫金钵盂猛的砸了过去。

        也就这一瞬间的停滞,赤金巨龙陡然变小,直接成为一条细小的赤金流光,径直朝着青年的眉心处钻去。

        “老葛你疯了?让你攻击他灵魂,没让你直接进去啊!”

        花宫主硬扛着青年的一拳,面上有些艰难,但在看到这一幕后还是惊呼一声。

        而青年察觉到了葛宫主的动机,也是脸色突变,便欲先阻止对方。

        可花宫主的反应也不慢,见状岂能让他如愿,葛宫主已经做出这般冒险的举动,那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能让青年干扰到对方,不退反近,直接近身青年,抬起法杖对着其就砸了过去…

        上有佛门禁咒,前有花葛二人,青年一时顾及不暇,只能先挡住花宫主的攻击。

        然而,赤金流光趁着这个机会,速度陡然彪升,在他还未有所反应,便直接没入了其眉心内…

        “找死!”

        青年浑身散着冷意,灰暗之气流转,竟直接放弃了与花宫主的对持…

        “臭虫,想对付老葛,问过花爷了吗?”

        花宫主怒目圆睁,左手紫金钵盂,右手法枚,极为粗暴的就盖了过去…

        “砰!”

        可是,青年对此不管一顾,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喷出一口黝黑的血出来,随即,左瞳孔立马变得无神了起来。

        “臭虫,你他娘出来和花爷打!”

        “再不出来花爷把你剁碎喽。”

        花宫主举着法枚不断叫嚣,可是青年却呆立在那一点回应也没有。

        花宫主好几次想再砸下去,可都在最后关头停下了,露出了无比纠结的表情,紧紧着破口大骂,

        “老葛,你他娘的抽疯了,跑进人家地盘内,花爷怎么为你挡住?不知道这些臭虫最厉害的就是魇魂吗?”

        然而,结果证明,无论他怎么喊,青年和葛宫主都没有动静,而他对青年识海中的情况却一概不知,显得很是急切…

        ………

        ………

        ………

        花宫主彻天封锁了这片区域,无数的禁制落在青年身上,而他则在一旁着急担忧的死盯着对方的眉心处…

        噗、噗、噗!

        不知过了多久,青年终于有了动静,确切的说,是连续喷了多口血。

        不过诡异的是,开始喷的还是黝黑的,但很快变得腥红色,紧接着是好几种颜色夹杂在一起的鲜血…

        花宫主见眉头微皱,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嘀咕道,“这具肉身还是个永恒体?”

        但是,随着又一口鲜血喷出,那十种不一的颜色彻底让他淡定不了,脱口而出惊呼,“圆满永恒体!”

        嗖!

        一道很是细微的声音突起,青年的眸子陡然睁大,他那只一直木讷的右眼竟开始有了色彩!

        很快,其的左瞳也从空洞慢慢恢复了清明,同一时间,弥漫在左半边身体的灰暗之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涌入体内,不一会,再也感受不到一丝毁灭的气息了,其身上也没有了那种让人讨厌的阴冷。

        此时此刻,青年一袭白袍,面容清秀,双眸平静而又深邃的看着眼前的花宫主。

        “像,太像了!”

        花宫主眨了眨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呢喃。

        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声严厉喝道,“小子,老葛呢?”

        “你说的是他吗?”

        青年开口了,声音说不出的淡然,仿佛世间无事可引起他心境的波动。

        只见他缓缓张开手掌,掌心中赫然有条不足两寸的金丝…

        “不对,这不是金丝,这是老葛!”

        花宫主很快反应过来了,瞪大眼睛道,“他怎么了?”

        青年摇摇头,但花宫主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从其眼中看到一闪而过的宠溺,“他没事,消耗太大了,需要沉睡一顿时间。”

        花宫主闻言感受了一下,发现葛宫主尽管气息虚弱,但似乎真没性命之危,这才松了口气,问道,“那臭虫呢?”

        青年只淡淡吐出两个字,“灭了!”

        “怎么灭的?”

        “一巴掌拍死的。”

        “呃!”

        花宫主一时语塞,又认认真真的打量着青年,确定对方身上没有一点恶意,紧皱着眉头嘀咕道,“小子,花爷怎么看着你好眼熟?你是不是在什么时候有幸瞻仰过花爷我的尊容?”

        青年似乎露出一抹浅笑,“小光头,你还是那般不要脸,果然被那两货薰陶过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花宫主一愣,“什么意思?”

        青年摇摇头没有回答。

        花宫主的表情更复杂了,眼珠子乱转,突然道,“把老葛交给花爷!”

        “不!”

        然而青年无比果断拒绝了,“等他醒来再说!”

        “凭什么?”

        青年闻言直视着他,流出一丝玩味,“小光头,现在最重要的是不是应该把我身上的禁制去掉?”

        花宫主一梗脖子,“如果花爷我也说不呢?”

        嘣!

        他的话刚落,青年微微一动,花宫主布的禁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得他目瞪口呆。

        而青年完全没在意自己所做的,淡淡道,“小光头,你真不认识我了?”

        花宫主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围着其转了一圈,眉头始终皱成一个“川”字,“花爷还是想不起来,可他娘的就是感觉很眼熟。小子,你到底是谁?”

        青年似叹息了一声,“算了,不认识就不认识吧!我们还会有相见的时候的,到时说不定你就认识了。”

        花宫主斜着眼看他,“小子,听你这话,你是要走?”

        说着,喊道,“你他娘想的是不是太美了?花宫又没记起你,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况且还要把老葛带走。”

        青年微微一笑,“可是我想走你又阻止不了…”

        说完,花宫主只觉得眼睛一花,随即便张大了嘴巴。

        因为,就在刚才的不瞬间,他脑袋被对方敲了一下,那脆响程度丝毫不亚于他以前敲木鱼的声音。

        重要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看出对方怎么做到的,更别说反应了,这真要是有歹心,恐怕他真的不知不觉嗝屁了…

        而青年则还是一脸微笑,“小和尚,你都挡不住我,我要走你能怎么办呢?”

        花宫主一怔,他知道对方没说错,虽然现在的白袍青年看起来人畜无害,更没有一点气息波动,但是不知为何,这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无数年未见的师尊。

        师尊他老人家虽“人丑心黑”,但不可否认的是,其的确是自己见过最为惊艳的人…

        而现在,他竟然从青年身上看到一丝与师尊相似的气质,平奇无奇,却又深不可测,那句词叫什么来着的?反…对,返璞归真。

        花宫主不知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想当年自己也是打遍同代无敌手,就是老一辈也照坑…照渡化不误的。

        轻咳了一声,语气一转,“你这小子面相还不错,花宫看你也不像心思歹毒之人,想来你也不会为难老葛,带就带走吧!”

        说着,又一脸八卦,“不对你得回笑花爷三个问题。”

        青年含笑,“你问吧!能回答我就回答。”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青年闻言脸上似乎僵硬了一下,仿佛眉间流过一丝痛心,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道,“你可以叫我莫。”

        “莫?”

        花宫主重复了一遍,只是微微有些好奇,一个名字而已,至于露出这种古怪的表情吗?

        “好,莫小子,第二个问道,你是永恒体?还是圆满永恒体?”

        这次青年回答的很干脆,“没错!”

        花宫主眸中掠过异色,嘀咕道,“永恒体能修至圆满可不容易啊!”

        青年一笑,“小和尚,听你这话的意思,除了我以外,你还见过其他永恒体?”

        “当然见过,还不只一个呢!”

        花宫主咧嘴道,“不过花爷见过的两个,都只是永恒体大成。这两货,一个败在了花宫那不靠谱的师尊手上,另一个败在花爷的小白师弟手上,在花爷看来,永恒体被夸大其词了,也就那样罢了…”

        似乎余光看见青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语气一转,“不过莫小子你是圆满永恒体,应该有两把唰子。”

        青年不可置否,“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花宫主呲牙咧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第三个问题不急,你不是说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吗?等相次再见时花爷再问。”

        青年含笑凝视着他,不过最后还点点了点头,“好!”

        说完,便转身欲离去,却又听见花宫主道,“能告诉花爷你打算去哪吗?”

        “先去葬纪神窟一趟。”

        花宫主一怔,又问,“去那干嘛?”

        此时青年已经连背影都看不到了,但还是传来他飘渺的声音,“因为那里还藏着几只臭虫。小和尚,赤龙我带走了,这片大陆你可要看好,否则小心日后让你戒色戒酒肉…”

        花宫主站在原地有些失神,赤龙就是老葛本体,以对方那深不可测实力知道不奇怪,问题是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看好神州大陆?

        这话很耳熟,当初他就是被腹黑师尊以这个借口硬留在神州的,可是对方为何会说这话?

        “靠!”

        突然,他像想到了什么,死死盯着青年离去的方向,大呼道,“是他?难道那么眼熟?只是模样气质都有所改变了…”

        随即,又满是幽怨的仰头忿忿不平道,“师尊,你瞧见没有?人家老葛的师尊都亲自来带走他了,都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只有一个不靠谱师尊,差距怎么这么大?花爷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啊!!!”

        ………

        ………

        ………

        青年一路疾空,朝着葬纪神窟的方向遁去,速度奇怪,不过片刻,便飘然落在了鸿沟前。

        随意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守窟城,此时偌大的守窟城寂灭,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一座孤零零的死城,目光露在城墙下,那里虽什么都没有,可他的眼神却掠过一抹愧疚…

        青年自然是吴莫,那个诸天宇宙的天道,只不过,经历过天裂古金山深空内那痛彻心扉的一幕后,他现在不再叫吴莫,只是莫!

        莫知道,当初以命还父母恩的事有所蹊跷,张淑华和吴建军是受了影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两人是真正的张淑华与吴建军,他这一世的亲生父母。

        受到某种影响是事实,可,也意味着两人有过这种他长寿夺吴嘟寿命的想法,至少有那么一瞬间动过,不然,无论是什么力量,都无法越过无尽深空,让他与两人面对面经历那真实的一幕,否则,最多只能是幻境罢了…

        而否管什么幻境,对于有双生境灵魂的他眼前都如泡沫般轻易可碎。

        所以,吴莫的命的确还了,他也真真实实的死过一次了,之所以现在还活着,只因为他的永恒体,而永恒体的本质就是所谓的癌细胞,就是说,他现在是一个由癌细胞,也叫永生咒灵凝聚成的一个崭新的人,与吴建军和张淑华的生养之恩毫无关系,毕竟癌细胞不是他们给的…

        这期间的种种莫已经不愿再去提了,再怎么说,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他不想再去回忆!

        但是,有一句话很适合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或许对他说,死而复生必有后福更为贴切…

        那就是,一连窜的变故,让他终于一跃成就天帝位了,如今,他是一个真正的天帝至强,还是一个不似刚入天帝境的至强。

        吴莫明白,这一切与这片叫神州的大陆有关,包括之前被魇灵趁他虚弱时夺取了肉身的控者权,这期间发生的事他都看在眼里。

        永生咒灵,浩瀚之中,独属于魇灵一族,前面那只魇灵突然苏醒,就是受到了他身上永生咒灵的影响…

        魇灵代表毁灭、咒灵代表永生,一个永生,一个毁灭,看起来势不相立,事实上却同出一族。

        魇灵是个纠结的种族,一边拥有永生咒灵这种恐怖东西,一边又活着就为毁灭一切,浩瀚边荒之外,那扇深空门的另一边,就是魇灵如今的栖息之地,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卷土重来,毁灭浩瀚中的一切,当初在昊天镜中看到的那绿油油的怪物,就是魇灵一族…

        因为他们与生俱来拥有永生咒灵,也就导致无穷无尽,你杀他一只,他那边或许繁洐出百只千只了,而且,这种魇灵很难杀死,这也是镇守边荒的永远都只有那几个浩瀚中最强大的人,因为其他人都算在,也不一定能杀死对方。

        但是现在,这个世界又多出了一个能彻底杀死魇灵的人了,那就是他——莫!

        之前与他夺取肉身控制权的那只魇灵,虽然有赤龙的帮忙因素在内,但更多的还是靠他,因为,他如今是完全由永生咒灵幻化成的人,比魇灵族还要纯粹无数倍,用一句话形容,现在的他,杀魇灵就是以毒攻毒,还用用剧毒攻微毒的那种…

        而葬纪神窟中,还有三只与之前那只一样隐藏在内的魇灵。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184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