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永恒仙帝 > 第两百九十九章.古棺内的是慕容婉儿?

第两百九十九章.古棺内的是慕容婉儿?

        可是,青铜古棺虽近在眼前,但又远在天边。

        它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真实又虚幻。

        这是一种很难说出来的感觉,就好像…它不在这个时空中,可你又能看到它。

        ………

        ………

        ………

        咚、咚、咯!

        忽然,一阵异常沉闷的声音突起,在这幽深的窟窿中显得异常清晰,饶是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

        他瞬间把气息涌到极致,眸子犀利的盯着青铜古棺。

        这里面难道有人?

        莫眉头微皱,他绝对不会听错,刚才了声音就是从古棺里面发出的,就好像有人在里面猛敲古棺。

        是里面的东西复生了,还是索性这原本就不是他想的那种古棺,而是一个困人的法宝,里面的东西是被他人强行囚困的?

        莫沉思了一会,缓缓走上前去,阴阳天眼始终开着,认认真真的把青铜古棺的每一面都看得异常仔细,从而得出的结论,这的确是一副棺椁,至少与棺椁一模一样,上面一面明显与其它几面不一样,是单独盖上去的…

        打开它!

        莫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打开这青铜古棺。

        如果是其它活物,他可以趁机从对方口中了解这神窟的事,而如果那三只魇灵是隐匿在里面,那就更不得不打开了…

        咚咚咚…

        那种沉闷声这时又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莫没有一点异常,仙元涌动,磅礴的力量席卷而出。

        砰!

        然而,结果却让他眼神一凝,因为他这一举动,竟然没有给青铜古棺造成一点变化。

        要知道,现在的他,哪怕随手撕裂虚空也不在话下,怎么可能掀不开一块“棺盖”?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咚咚咚!

        或许是他刚才的动静引起了里面的东西注意,那种敲锤声又传来了,而且明显比前面两次持续的时间更长,敲的频率也更加急切…

        莫略一沉思,持在左手的天残象就朝着古棺狠狠的砸去,他原本不想破坏古棺,但竟然掀不开,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了,直接轰开。

        当!

        两者相撞,整个窟窿中都充斥着狂暴的气息,巨响更是欲震碎天地!

        只是吴莫噔噔噔连退十数米停止住身形,脸上自他此次苏醒后第一次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不是震惊自已控制不住倒退,尽管如今他臻至天帝境,实力从未有过的强大,但也不会自大到认为浩瀚无敌,有他对付不了的存在也能勉强理解,毕竟他妖孽,其他存在为什么就不能比他还妖孽?

        他震惊的是手中的天残象,这头在他最弱小时便得到的无瑕白玉象。

        此时,原本无瑕的天残象,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触目惊心,几乎遍而了整个天残象上,仿佛随时便会散架了一样…

        天残象,击碎过雷云,轰过天道,曾多次在最危机的时候,天残象一出,都有着出乎意料的效果。

        尽管痴妄说过,天残象是天界的东西,莫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他一度认为,天残象是不可能被破坏的,甚至他觉得,光以坚固方面,天残象毫不弱于什么造化法宝…

        可是,它现在却随时都要彻底报废了,只因为用它砸了一下青铜古棺。

        到这个时候,莫要傻也不可能看不出,眼前的这副青铜古棺,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简单。

        他有些肉疼的收起天残象,压下自已因刚才反噬造成的气血翻腾,带着莫名的神色再次走到青铜古棺前…

        他决定了,无论打不打的开青铜古棺,也不论里面存在什么东西,反正今日,谁也阻止不了他把青铜古棺收入囊中,遇到这种神秘罕见的宝贝,他要是不占为己有,那真是天理难容的事。

        咚咚咚!

        莫无视古棺里面不断传来的声音,先吧尝试着伸手去触摸了一下…

        然就是这一摸,一股奇异的感觉袭上心头,古棺异常冰凉,但是,除了冰凉外,还有一种让人共鸣的苍桑感。

        那感觉就像是古棺如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在行木将朽的时候,孤寂的回忆着自已的一生…

        又仿佛甩没有一丝温度,已经是枯骨包着如树皮的手拉着他,在对他说,“孩子,你终于来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枯藤老树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半靠坐在一张木制太师椅上,似乎睁开那双浑浊的眼睛都用尽了全身力气,仰望着远处那随时会被黑夜替代的一抹夕阳,眼中尽是憧憬与思念。

        只见自己,静静的走到老人的身后,对方似有所感,眼皮艰难的抬了一下,随即露出慈祥神色,那干瘪的嘴巴无声的笑了,抬起已经没有血色的手轻轻把他拉到身前,这一刻,老人眸中仿佛都多了一些生气。

        而自已无比乖巧的在老人身前蹲下,与之一起静静的遥望着夕阳!

        这副画面很唯美,只不过美中带着凄凉。

        那两只仅仅握在一起的手,一只朝气蓬勃,一只垂垂老矣,仿佛是一个轮回,又仿佛是永恒…

        呔!

        莫浑身一震,瞳孔微微一缩,双眼从呆滞变得清明。

        幻境?

        他竟然不知不觉的被拉进了幻境?

        连忙将手从青铜古棺上拿开,再次看向古棺,眼中已经带着一丝警惕!

        世间还有让他差点迷失的幻境?

        莫曾不止一次认为,再也不可能有能让自己着道的幻境了,可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告诉他,灵魂力再强又如何?

        这青铜古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这般可怕?

        说实话,他真的有一点惊惧了,如果现在跳出一个人,哪怕这个人能压着他暴揍,他都能接受…

        可是,这种自己一点也发现不了就让他进入幻境的事情,事后真会不寒而栗。

        更为可怕的是,就算现在他离开了幻境,可前面的一幕还不断在他脑海回放,仿佛在给他洗脑,告诉他这一切是现实…

        甚至他感觉,刚才是这个幻境主要驱散的,否则,很可能现在自己还深陷幻境中不能自拔。

        一副青铜古棺,自己只是摸了一下,就发生这不可思议的事。

        现在,莫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甚至于退了几步,生怕离得太近又被拉入幻境…

        ………

        ………

        ………

        莫深深皱着眉头,这青铜古棺只有触摸才有不知不觉着了幻境的道,神念落在上面就如石沉大海,对它没有一丝用处。

        这也就示味着,他想把青铜古棺收入储物戒内都做不到,

        可是,他更不可能甘心就这么与青铜古棺擦肩而过,其已经一次又一次证明了它的不凡,莫甚至怀疑,这青铜古棺的不凡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

        此时他还好奇的是,青铜古棺这般神秘不凡,那么其里面关着的到底又是怎样的存在?

        这种事已经用脚趾头便能想到了,古棺的材质莫闻所未闻,要知道,他如今对各种练器材料的认识不亚于练器宗师,连被称为第一材料的天裂古金他都一眼认出来了,但青铜古棺的材质翻遍脑海中的记忆也寻不到一点踪迹…

        这样的不世之宝,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关或镇压一个生灵,天知道对方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一番琢磨,他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正准备先到窟窿最下面去看看再说…

        “吴莫、吴莫…”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忽远忽近的呼喊声让他止住了身形。

        “吴莫!”

        这次,在屏气凝神下,他听清了,那竟然是在叫他的名字,确切的说是叫他以来的名字…

        “谁?”

        莫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那是一种本能,在这片完全陌生的神州大陆,至少在他叫吴莫的时候,这里的确是陌生的。

        可是,他却在神州的禁地葬纪神窟中听到了有人呼喊他的名字,这怎能不让他震惊?

        那个声音还在持续的呼喊,奈何声音太过飘渺,好像对方此时非常虚弱,发出这声音都显得异常艰难…

        但是,在仔细聆听片刻后,莫的神色越发变得古怪了起来,他听出了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怪异的是,这个声音让他有一种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过。

        而且,在对方的不断呼唤中,他终于把目光再次落在了青铜古棺上,因为,声音正是从古棺里面传出来的…

        青铜古棺里的人喊他?可对方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莫只觉得脑子有些当机,这太诡异了,忍不住第一次在窟窿下发出声音,对着青铜古怪问道,“你是谁?”

        “吴莫、吴莫…”

        可是,回答他的还是叫着他的名字,对于他的问题置若罔闻,他又不死心的抛出一连串问题,

        “你是在古棺里面吗?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你是怎么进入古棺的?是别人把你镇压在里面的还是如何?”

        “吴莫、吴莫!”

        结果没有丝毫变化,这声音就像录音机一样,不断重复吴莫这两个字,宛如她只能说这两个字,甚至在他问问题时其也没有停止呼喊…

        莫无奈,只能沉下心来,脑子飞速运转,他甚至还怀疑过,这同样是幻境,自己之前压根没有从幻境走出来?他认为的脱离了幻境,仅仅是他认为?

        而古棺或许还幻境中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偷窥了他的记忆,这也是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至于为何要不断呼喊他,莫猜测,这可能是种类似勾魂的手段,如果自己真没从幻境中走出,但他已经把手从青铜古棺上挪开、并且远离了这一点应该是确定的,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让自己…再次去触碰它?

        想到这,莫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又一次后退了几步,眼神中满是凝重与警惕。

        甚至为了印记自己是否还处在古棺制造的幻境中,他还打算不惜用刺魂术给自己的灵魂来一下…

        但是,下一秒他就滞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灵魂已经被他亲手抹杀了,现在的他是永生咒灵凝聚的存在,尽管记忆没有一点残缺,甚至修为实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现在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人,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识海中空空如也。

        可随即又是一怔,自己灵魂没有了,为什么他的神念同样可以外放?而且,他尝试了一下,刺魂术同样可以动用,并且强度相对与缺少灵魂时丝毫不弱,完全没有一丝影响…

        如果是这样,自己连灵魂都没有了,那古棺为何还能拉自己进幻境?

        莫非,自己的灵魂也被永生咒灵凝聚了,其他存在连自己都发觉不了?

        甚至于,他现在的确没有灵魂了,也并不是隐匿了,而是灵魂与肉身进行了诡异的融合,肉身便是灵魂,灵魂也便是肉身,不分彼此?

        尽管这个想法很天马行空,但是结合种种,如今莫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刺魂术这个印证方法是用在上了,无奈之下,他再次釆用了最粗暴的方法,落日一剑就斩下了自己的左臂,他想剧痛来证明自己是不是还在幻境中。

        嘶!

        莫忍不住皱眉倒吸了一口气,到了他这个实力,只要没有一击必杀,什么断肢重生,哪怕掉了脑袋要恢复如初也是一念之间,但是,恢复归恢复,痛感还是一样的…

        而此时,断臂处的剧痛是那么的清晰。

        难道不在幻境?青铜古棺内的人真的是在喊自己?

        莫一边捡上断臂重新接上,一边暗自嘀咕…

        “吴莫、吴莫…”

        呼喊声再次传来,控理说,这声音自出现后一直在喊,莫听到后应该已经习惯了!

        可是,这一次的呼喊却让吴莫整个人因此一震,眼中露出骇人的神色。

        因为,这几声明显比之前的声音要大一些,也要清楚一些,导致那种熟悉感也因此变化清晰了起来…

        只不过瞬间,莫终于知道为什么会熟悉了,也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听过了,身躯一颤,一步便迈到了青铜古棺前,只不过他还保持着冷静,并没有伸手去触摸,声音带着一丝急切,

        “婉儿,是你吗,婉儿?”

        慕容婉儿,这是慕容婉儿的声音,莫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听错。

        此时他是又急又狐疑,先抛开不是幻境这一点,那慕容婉儿为什么会在里面?

        她不是在时光长河吗,自己都去过两次,第二次元荒荒天帝还告诉他婉儿没事。

        可是,现在慕容婉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毫不相干的地方?而且还被困在诡异的青铜古棺中?

        他知道,慕容婉儿和他一样有着罕见的特殊体质,但是慕容婉儿这种体质不是什么好体质,而是利人损己的体质,是最合适的鼎炉体质。

        可,再特殊,在莫的印象中,慕容婉儿的修为弱的可怜,而青铜古棺是他见过最神秘的存在,困她的人意义何在?

        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莫现在既然知道慕容婉儿在里面,那无论如何,付出什么代表,他都必须要救出对方…

        那段岁月虽然好像过去很久了,但他始终没有忘记,曾经两人走在广丰城的青石街道上,他生出那种牵手走向尽头的想法。

        等等!

        霍然,莫眸子又是一凝,他发现了一件很破天荒的事…

        那就是,当他认真回忆起慕容婉儿那张有些怯弱,却带着柔美的容颜时,竟然慢慢的与另一个人重合,并且到后面毫无突兀之处。

        天枢圣地圣女!

        那个记忆中的她,凄美离世的她,竟有多处与慕容婉儿有相似之处,这种相似不是在容貌上,这也是莫之处回荡记忆时没有发现的原因。

        可,此时越想,两人的某种气质相似程度就越惊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今日的疑问太多了,莫压制自己脑海中数不清的迷团,开始一个个去理清头绪!

        首先,莫几乎九成确定了是浩瀚荒天帝的轮回身,这也是他有曾经其在神州的记忆…

        这一世的他,出生在地球,诸天宇宙曾经的人间,后来机缘巧合下进入了无魔大陆,从而踏向修行路,才能一点点接触到浩瀚荒天帝的隐秘。

        那么,是否有一种可能,慕容婉儿是曾经那个天枢圣地的圣女?

        慕容婉儿和他也有诸多类似的地方,自己出生地方,对方也是,又同是都江市的人,也同样因患癌轻生跳下往生河,然后莫名来到无魔大陆…

        自己是2021年十月轻生的,慕容婉儿比自己早一年,是2020年九月,如果他是元荒荒天帝的轮回身,那慕容婉儿为什么就不能是天枢圣女的轮回身?

        尽管在他的记忆中,天枢圣女的的确确香消玉殒在“他”的怀中,可是,修行界有太多解释不了的事了,轮回重生都可以发生,死而复活也不稀奇吧?

        重要的是,除此之处,他真的想不到慕容婉儿出现在神州的原因了,如果这个猜测是对的,就可以勉强解释了…

        就像他,明明神魂俱灭,却莫名其妙的在神州大陆的葬纪神窟以永恒咒灵复活了,或许,就是因为元荒荒天帝年青时在神州的原因…

        最后一点,别忘了,慕容婉儿也是个癌症患者,虽然没他那么严重,但也算是永生咒灵伴身了…

  https://www.71du.com/book/20679/11189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