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赤心巡天 > 第三百一十三章?人间悲欢各不同

第三百一十三章?人间悲欢各不同

        华英宫的轿子,在一条深巷尽头的茶楼前停下。

        这自然是重玄胜的产业,专用于私下小聚。

        早先姜望去七星谷之前,李龙川等人就是在这里为他践行。

        走进茶楼,进得雅间,重玄胜和十四早已等在里面——当然不是说他与华英宫有什么私底下的接触,而是要双方一起,就今日之事讨论出个章程。

        毕竟他们都去接了姜望,姜望也免得分别再应对一遍。

        姜无忧和姜望各自坐了。

        华英宫主在任何地方自然都是主角,她抬了抬手,直接说道:“你还有什么可以跟我们讲,但是不方便在巡检府说的么?”

        姜望想了想,把“张咏”当时质问他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为什么小国之民饱受折磨,大国之民却可得享安宁……诸如此类。

        这话他自是不方便在巡检府说的,因为他自己,也是出身“小国”。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联想与怀疑。

        彼时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咏愤懑、绝望、痛苦。

        姜望复述之时,尽量不掺杂半点情感。

        房间里的其他三人,姜无忧、重玄胜、十四,都认真听着。

        听姜望复述罢了。

        姜无忧冷笑一声:“他以为齐国的强大,只是因为吸他们的血吗?他以为他们那些小国的弱小,只是因为上贡吗?权利须和责任相对,你承担多少,才能够攫取多少!翻翻史书,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少国家消亡!如果不是我大齐庇护,他们很多国家,连国家都未必会存在!还想拥有开脉丹,还想拥有超凡修士?孰为可笑!”

        从很多层面来说,姜无忧的话,都是没有错的。大国享有更多资源的同时,也承担了更多责任。别的不说,只一点,每年有多少齐国修士战死海疆?

        这可能是小国修士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的数字。

        唯独是……那些存在于“小国”两个字背后的,那些活生生的人,那些小国寡民的悲惨处境,确实是被忽略了。

        重玄胜没有说话,但看他的表情,无疑是认同的。

        姜望对“张咏”,有一种不便明言的同情,这同情仅针对于其人的出身和经历。毕竟同有毁家失乡之恨。同样在微末之间,见识过这个世界上,最底层的那些痛苦。

        但姜无忧和重玄胜,却是不可能有的。

        这不涉及什么道德高低,也无关于是心硬还是心软。每个人站的角度,处的位置,经历过的事情,本就是不一样的。

        让姜无忧这样的天潢贵胄,和重玄胜这样的名门嫡子,理解小国之民的艰难,的确不怎么现实。

        世上本就不存在真正的感同身受,个人有个人的悲欢。

        所以姜望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道:“他的瞳术很厉害,可以捕捉视线、迷乱精神、影响情绪、消弭伤害,在外在的表现上,是眼睛会变得如夜色一般。”

        这个细节倒不是他有意隐瞒,只不过没来得及在巡检府说。

        宽松也好,示好也罢,郑世好像也不很在意姜望所察知的情报。或者是已经知道的足够多,或者是清楚,知道得再多也不重要。北衙那边,应该是捕捉到了一些情报的。

        “这倒是个线索。”姜无忧说道:“不过他既然在你面前展现了,就说明不可能通过这个查到什么。要么是他的瞳术很普通,随处可见。要么这是开发的新术,不会被世人所知。他的瞳术显然属于后者。”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姜望说道。

        “你这也算是无妄之灾。”姜无忧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语气:“也不知该说你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有实力,就有好运气。”重玄胜笑着说。

        “你说得有理。”姜无忧淡淡回了一句,便对姜望说道:“黄河之会前,你不要再分心其它事情。好好修行就是,这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话虽是对姜望说,实际却是说给重玄胜听的。

        在齐国临淄,姜望能有什么其它事情可以分心?

        唯独是重玄胜和重玄遵争家主,有可能把姜望扯进来。

        平日里姜无忧没什么可说,姜望和重玄胜有自己的交情,但在黄河之会这样关键的事件之前,她希望重玄胜能够克制一点。

        重玄胜只是笑笑,但也不以为忤。

        姜望当然也知道她的好意,点头道:“我知晓。”

        但话虽如此说,重玄胜若有麻烦,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便是。

        姜无忧点点头,便欲离开,但忽然又想到一事,问道:“本宫听说,你在迷界遇到了王骜?”

        迷界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些天了,也不知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确有此事。”姜望道。

        姜无忧明显很有兴趣:“他的实力如何?”

        “非常可怕。”

        姜望就把王骜与血王短暂交手的经过讲了一遍,碍于实力,他没有观察到更多信息,但已经观察到的部分,也已经足够可怕。无愧于其人武道第一人的称号。

        姜无忧听了,沉思片刻,然后起身道:“我说的话你记着……先走了,不必相送!”

        也不要姜望和重玄胜他们多礼,摆摆手便大步离去了。

        她行走之间,像是猎豹,优雅而健美。

        说话行事利落干脆,真是英气勃勃。

        这次跟姜望到这处茶楼来,她可能更关心的,是张咏之事对姜无弃的影响。但她从头到尾,没有跟姜望提过一句长生宫,显然并不想现在就拉姜望入场。

        待姜无忧的背影消失在茶室,重玄胜忽地叹道:“真是令人敬佩。”

        “怎么说?”姜望问。

        重玄胜反问:“你觉得华英宫主为何那么关心王骜?”

        “她喜欢武道?”姜望话说出口又觉不对,因为姜无忧的修行体系绝非武道,于是转道:“有什么纠葛?”

        重玄胜叹了一口气,又问:“你知道为什么华英宫主年纪这般大了……唔,在几位宫主之中,只比太子小一些。为什么她也还在内府境而已?”

        “打磨境界?追求天府?”

        姜望提出了可能,但也觉得并不可靠,天府再强,也只是内府境界,寿不可破百二。若能神临、洞真,又何拘于天府?

        耽误了成就神临,等到寿元不足,才叫后悔莫及呢。

        “因为她在走自己的路。”

        重玄胜说:“一条全新的路!”

  https://www.71du.com/book/5333/7848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