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武林雨潇潇 > 第一五三章 如影随形

第一五三章 如影随形

        没看见还手,没听见**;只看见一只手一扬,只看见剑归鞘,只看见人软绵绵倒下。

        阳三泰人未倒下地,雪满秋连环踢出两腿,以偷闻名江湖的阳三泰,像一只断线的风筝,越过木栏杆向山谷深处飘去。

        这时阴三娘也冲到了小亭,愤怒哀嚎的声音还在回荡,手中剑已飞向雪满秋,雪满秋微微将身一侧,这支剑擦着雪满秋的身体,擦着亭上的柱子,飞进了黑色不见底的深谷。

        “老头子,我……”

        千手观音阴三娘赤手空拳向雪满秋冲去,完全是失去理智一幅拼命的架式。

        这回董七郎看清楚了,雪满秋将身一侧,躲过阴三娘搏命一击,顺手一掌拍出,口中冷喝:

        “去死吧!”

        第二只风筝更轻盈,向无底深渊慢慢飞去,坠落下去。

        做了几十年的梁上君子,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神偷阴三娘,就此了却一生。

        董七郎见了心下也骇然,这杀手雪满秋不但剑快得惊人,掌上功夫也是如此厉害。

        雪满秋将二人杀害,一人若无其事地伸了个懒腰,朝四周看了看,走近包裹,将包裹中的长剑“咣啷”一声取出,在手中试了试,比划了一下,又将长剑插回剑鞘。

        回头走了几步,找了亭上椅子一端,坐了下来,靠在角落里,双手还是老样子,环抱在胸前,宝剑竖立插在双手与胸膛之间,翘起二郎脚,脚尖一抖一抖,仿佛打起了盹,在闭目养神。

        董七郎现在心中十分紧张,十分矛盾。

        师兄沈飞扬一会儿肯定会到此来,他从哪条小路上来,现在不得而知,自己想去给他报信,也没有办法。

        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以杀手的功夫,只要他轻易一动,就会被发现,这对二人都不利,对整个计划也不利;师兄一上来,二人势必会展开一场厮杀。

        从势力上来说,师兄沈飞扬和杀手雪满秋的功夫相比,师兄应当高一筹,师兄的剑法很纯熟,内功很深厚,但师兄的剑可没有雪满秋快,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师兄可能会吃亏;

        自己如为了帮师兄,早早暴露,暂时对师兄是一种帮助,但以后的计划可能就全盘西化,这显然是得不偿失的;如不出手帮师兄,师兄一定行吗?

        假如师兄出问题,这是绝不行的,自己会内疚一辈子,以后到了天山,如何来面对天山的所有师兄弟姐妹,如何来面对师傅,这是不敢想的事情。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师兄肯定在一步步靠近这个危险地方,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烦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干脆不想,到时再说,见机行事,听天由命。

        再说雪满秋此时也是并没有像董七郎猜测的那样,在打盹,他在干嘛呢?

        不错,是在闭着眼养精蓄锐。可是现在的雪满秋无法静下心来,他的大脑里不停地闪现一张张胶片。

        他知道在大战来临之前,作为一个杀手,心不能静是大忌,可内心就是平静不下来。

        大哥雪满春胸口一剑两洞的情景,仿佛在眼前,临死时说给他的话好似就在耳边。这些如何能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

        他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十六年前的一幕。

        雪满秋想起了什么呢?

        雪满秋坐在金鸡亭上,思绪翻滚。

        十六年前的今天,不,是昨天,是四月初五。

        他的大哥雪满春二十八岁,三年前在师傅宫月寒手下,学得了追风夺命剑法,下得山来,与其他打手火拼,替人消灭竞争对手、收账……很快就闯出了自己的名号,江湖人称追风二杀,有的私下称他大哥雪满春为追魂,称他为索命。

        大哥喜欢饶舌,他一直话语不多,木讷,不善与人交流,因此与人结交和找“活”做,生意上的讨价还价,都是大哥雪满春的事。大哥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那年的二月初,大哥接到了生意场上的朋友赵光的信息,请他们去做掉一个人,同时将这个人手上的一个贮存器——蜡皮芯片取回来。

        这个人叫沈浪,是雪山派弟子,江湖人称雪山独狼,武功很高,特别会一路剑法,这路剑法叫“燕青十八浪”,非常厉害,在江湖上的名气不比他们小。

        此人长期住在雪山上,很少下山,有一小孩,年龄五岁,江湖上的朋友不是很多,主要朋友是蜀中祁门的祁一言、天山派的解忧,但已有多时未与二人来往。

        近得一消息,沈浪到天山访友,已经下了天山,一定会从江布拉克大草原经过,赵光要求他们,不能让沈浪走出江布拉克大草原。

        从大哥雪满春的口中,雪满秋多少了解一点赵光为什么要杀掉沈浪。据说是赵光的老板在春节后,要求沈浪到少林寺完成一件事,沈浪没有答应。

        二月初,赵光的老板又再次叫沈浪去少林,这次沈浪还是没有答应,二人在电话里有争吵。

        四月初,老板又和沈浪通了一次信息,两人再次发生争吵,吵到最到,沈浪扬言要将老板秘密公诸天下,并说有一个蜡皮芯片就是他们的罪证,还对老板放了一段录音。

        这个蜡皮芯片成了老板的心头大患。老板出高价找人,除了他和大哥雪满春之外,还有另外两人,听说功夫不在他们二人之下,目的除掉沈浪,并夺走蜡皮芯片。

        他们一直掌握着这个对手的动向,从情报来看,蜡皮芯片就在沈浪的身上。

        四月初二,赵光、他和大哥到了江布拉克大草原,和另外两人汇合。

        这两人年纪比他们大很多,两人年纪都在四十岁上下,一人红脸红须,叫阳虚,一人白脸白须,叫阴虚。

        五人到了后,先熟悉当地地形,一打听,得到了一个意外消息,沈浪已经到了。

        在他们五人到的前一天,即四月初一就到了,住在进江布拉克大草原的必经路口——西花岔旁边一户牧民家里。

        这家牧民只有二人,一个父亲,一个孙女儿,父亲叫巴音图,五十多岁;孙女儿叫卓玛,六岁。

        由于常有汉人到此旅游,所以他们祖孙都能听懂普通话,并会说简单的普通话。

        他们通过观察和赵光的指认,发现这两天沈浪和巴音图一家到山上采药,大部分时候在傍晚才回来,吃住都在巴音图家里。

        要单独做掉沈浪还不方便,跟进大山,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分开,如还是走在一起,也不好办。

        五人观察了两天,雪满春迫不及待,要当着巴音图一家的面杀掉沈浪,赵光觉得这样不行,一旦出什么差错,对老板的影响太坏,否定了这个想法。

        大家不知道沈浪还要呆多久,继续等下去也不是事,老大催得厉害,五人正焦头烂额。最后大家决定第二天强取,就在巴音图家中。

  https://www.71du.com/book/6093/3473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