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楚河天奔跑在夜色中,        速度快的几乎不能被肉眼捕捉,他穿过城与城之间的森林,一路上惊扰了许多变异的植物,但几乎没有植物能捕捉到他的衣角。

        他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另一座城。

        半路上下起了夜雨,        楚河天稍稍停顿了一下,        抬头看了看天,        微微皱起了眉头。

        夜雨过后路不好走,        势必要影响他的速度,但他对雾茶承诺了三天之内一定回去的。那群油滑的黑市老手浪费了他两天的时间,        最后他用了一点儿特殊手段才让他们说了实话,        如今他时间紧迫,必须尽快杀了那个可能会对雾茶造成威胁的人,        他才能在天亮之前赶回凌城。

        他又提快了速度,脊背上最深的那道伤口还未愈合,因为他高强度的运动又裂开了,在黑色的风衣上染开了一抹深色。

        他在黑夜里奔跑,像一头黑色的豹。

        森林另一头的一座大型城池外,一个黑豹一般的人影走进了透明的防护罩里,轻而易举的翻上了高高的城墙。

        防护罩阻挡魔魅却不阻挡人类,再高的城墙对他来说也形同虚设,        他趁着雨夜悄无声息的进入这座城池,        没有惊动任何人。

        月城,南方三大城池之一,实力在三大城池中虽然算得上是垫底,        但相比于南方一大堆的中小城池而言,它依旧是能让人仰望的存在。

        大城池供养着众多大型异能者佣兵团,从月城最大的街道走过去,一块砖头砸下去能砸到三个六窍以上的异能者。

        异能者等级划分中五窍和六窍算是一个分水岭,能突破六窍就还有继续提升的机会,但大多数异能者终其一生只能止步在五窍。

        饶是如此,六窍异能者在月城里也算不上是什么排的上号的人物。

        楚河天就在这么一座高阶异能者遍地走的城池里,悄无声息的来到内城的异能者居住区,踩过一个个高高低低的屋顶,没有惊动这屋顶下面任何一个异能者。

        他进入了一座和城主府在一条街上的一个独栋别墅。

        楚河天站在高处,看了看大门上的门匾,确定了这座别墅确实和那些人口中的一样,几个起跃跳了进去。

        整个月城的居民都知道,这是月城第二大佣兵团夜影佣兵团团长苏影的住处。

        苏影,八窍异能者,夜影佣兵团的创始人和团长,手下有六窍及以上的异能者二百多人。

        也是整个南方城市里的黑市里变异人的幕后买主,南方变异人贩卖产业链的发起人和最关键的一环。

        楚河天轻巧的落在这座别墅最大的卧室外,站在玻璃窗下,静静地看着卧室里面躺在豪华大床上的中年男人。

        他能找到这里,颇费了点儿功夫。

        赤魂小队他一个活口没留,凝朵接触黑市一年,其实知道的也只有一些只言片语,他按凝朵给的信息找到了凌城黑市里另一个人口贩子小队,用特殊手段从他们口中掏出了全部情报之后也让他们步了赤魂小队的后尘。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丝毫生疏,驾轻就熟到几乎是顺手的程度,他猜测自己失忆之前应该经常接触这种事情,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职业会这么熟悉这种事情。

        然而从那个小队里拿到的情报有限,他们从黑市里运出去的人并不是直接交接给幕后人的,而是交给了另一座城市里的人筛选一道。

        那个幕后人很是谨慎,楚河天追查的过程相当麻烦,追踪了整整两天才摸到了月城。

        变异人到了月城之后会被苏影留下质量最好的一批,其他的经过他的手专卖给月城的其他人,那些变异人……消耗的非常快。

        但也幸亏是这个苏影谨慎,他把所有环节都捏在自己手里,查的时候虽然麻烦了一点,但只要清掉这个人也就相当于把整个南方城市的变异人贩卖网清掉了四分之三,倒不用楚河天再费功夫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的击破了,高度集中的体制下,只要最关键的一个人倒了,整个关系网自己就能散个一干二净。

        对别人来说,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但对楚河天来说,能用实力解决的事情恰恰是最简单的。

        他有实力、他不用考虑苏影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他不用顾虑这件事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波及、他不用思索这么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会带来什么后遗症。

        他甚至不用考虑贸贸然推倒了这个交易链会带来什么后果,因为他杀苏影只是为了雾茶,只要苏影死了,这个交易链倒了,就没人再想着把那个女孩卖到黑市去。

        楚河天冷静的站在窗外,打量着苏影。

        他在盘算着两个人之间的实力。

        那次醒来之后,他不仅失去了记忆,异能也出现了一点问题。

        具体来说,他察觉不到身体中的“窍”了。

        人类运行异能必须要通过窍,就算是最低级的异能者也会有一个窍,没有窍,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曾经也一度以为自己其实就是个普通人。

        但他又分明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充盈的异能,仿佛那些异能不用经过窍,自动就汇集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很怪异。

        而且,他身体里只有能量,却用不出异能来。

        或者说,他的异能好像被什么东西堵在了身体里,他有异能,而且隐隐能察觉出应该是元素类异能,但却用不出来了。

        可高阶异能者的身体强度也还在,甚至远远高于他所见过的异能者。

        没有窍,就不知道自己的等级,异能被堵塞,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

        他成了一个不知道自己等级也不知道自己异能的异能者。

        在凌城登记的时候,他旁边是一个五窍的异能者,他隐隐察觉到自己能轻易打败他,于是就报了五窍。

        如今,他站在窗外,卧室里的人却丝毫没有发觉他的到来,他看着苏影,心里也笃定自己能轻易打败他。

        不用异能也能轻易打败一个八窍异能者,他到底是几窍呢?

        楚河天看着他,直接走到了卧室门外,隔着一扇门震碎了里面的锁,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豁然惊醒,八窍异能者的本能让他立刻站了起来,一道黑色的锁链直接朝着楚河天缠了过去。

        楚河天直接伸手扯住了锁链,黑铁锁链直接在她手里被捏成铁饼。

        下一刻,从地底下又升起数条黑链,绕着楚河天旋转,意图直接把他捆杀在锁链里。

        他伸出两只手直接把周身的锁链硬生生的扯开,一个跨步,直接从门口跨到了床边,和彻底清醒的苏影几个交手,彻底镇压了他。

        苏影这时候终于察觉到了不妙,他张嘴想叫人,下一刻就被楚河天掐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错失了最后的求救机会。

        他挣扎着抬起头,借着昏暗的月光看清了面前的人的脸,豁然瞪大了眼睛。

        楚河天看着他的反应,皱了皱眉头问:“你认识我?”

        苏影挣扎着握住他的手腕,从喉咙里发出气声:“你先放开我,我就说。”

        楚河天平静的看着他,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一点。

        苏影立刻动用异能,黑色的锁链从背后直接扎向楚河天的后心。

        然而下一刻,黑衣的男人猛然把手收缩到了极致,铁手直接捏碎了他的颈骨!

        苏影嘴角那一丝笑猛的一僵,被定格在一个诡异的表情上。

        楚河天背后的铁链直接化成了铁屑。

        他平静的松开了手,任苏影的尸体倒在地上。

        这个人知道他的身份,但他不知道,其实楚河天一点儿都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松开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想趁着还有些时间找一下这里是否还藏着被抓过来的人类,却在这座别墅下面发现了一间密室,密室里满是人类的尸骨和各种各样的刑具,最新鲜的一具尸骨死在两天前。

        他还发现了一个“账本”,上面用黑色的字体标注死亡名单,用红色的字体标注生者名单,他一直翻到最后一页,却看到最后一个字也标黑了。

        凝朵那个好友的名字在最中间几页。

        她早就死了。

        一个生还者都没有。

        他看着密室里满地的尸骨,表情莫测。

        然后,他在出城之前把手上的“账本”送到了和夜影佣兵团水火不容的月城第一大佣兵团蝎尾基地里。

        他抬头看着天上落下的雨水,趁着夜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荒诞的城。

        ……

        雾茶坐在床上,窗外是越来越大的雨声,夜已经深了,她却完全睡不着。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楚河天到底去了哪里?他有没有出什么事情?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让他遇到了危险……

        她焦躁的咬着指甲,不安的心情感染了妮妮,妮妮急躁的在房间里盘旋,又落下来轻轻蹭着她的脑袋,一遍又一遍。

        她算着时间,正想着干脆去楚河天的家门口等他得了,阳台处却突然出来一声动静。

        有人在轻轻的敲阳台。

        雾茶几乎是一瞬间就拿起了长弓,心里猛然一跳。

        下一刻,她又想起了什么,拿着长弓赤着脚,小跑到了阳台上,隔着玻璃往外看。

        楚河天正攀在阳台外面伸手敲玻璃,浑身湿透,黑色的风衣紧贴着身子。

        雾茶连忙打开了窗户。

        楚河天攀着窗户跳了进来。

        他刚一落地,面前少女的拳头立刻就落在了他身上,少女气急败坏的说:“楚河天!你要气死我了!你干嘛啊你!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幼鹰围着他不满的叫着,为主人声援。

        楚河天轻轻躲了一下,在少女不满的目光中小声说:“我身上都湿了,会沾湿你的,你等我换身干净衣服再打。”

        雾茶:“……”

        她崩溃道:“啊啊啊啊!”

  https://www.71du.com/book/7206/3732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