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在末世成为人形锦鲤 > 第54章 拥抱

第54章 拥抱

        雾茶是精灵,    巨树是魔植,    妮妮是多米卡鹰,    也就是这个时代的人眼中的变异鹰。

        严格来说,    在场四个能思考的生物中,    正儿八经的人类只有楚河天一个。

        此时此刻,    这唯一的纯血人类孤独的站在一处,    表面淡然内心疑惑的看着雾茶和一树一鹰玩的忘乎所以。而且很神奇的,三个物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仿佛没有任何交流障碍一样。

        楚河天见惯了雾茶和妮妮能无障碍交流,    但他也只以为是他们这一主一仆相处久了培养出来的默契,    但当看到雾茶还能和只会摇摆树冠和藤蔓甚至都不能发声的巨树都能无障碍交流的时候,他就人不知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当然不知道其实就连雾茶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是人类,他只是怀疑雾茶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天赋。

        他甚至怀疑雾茶会不会真的就是双系异能,而另一个异能就是能和不同物种的智慧生物沟通。

        不了解精灵的种族天赋有多开挂的楚河天真实的开始忧心忡忡了起来。

        他低下头,    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异能回来了,但就像他不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一样,    他同样不知道它是怎么回来的。

        不甚清晰的记忆中,他在失忆之前经历了一场痛苦到身体和精神都面临崩溃的异能暴动,    那段记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片血色,    还有那翻来覆去几近濒死的痛苦。

        那之后,他的记忆和异能都消失了,    整个人仿佛是从地狱里走了一趟再回来。

        那是双系异能者可怕的异能排斥。

        楚河天不知道自己的异能消失到底是不是因为异能排斥,但肯定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不知道其他双系异能者会不会这样,    但异能排斥的痛苦足以让一个普通人死在强大起来之前。

        他不希望雾茶也这样,    走他曾经走过的路,    承受他曾经承受的痛苦。

        他抬起头,看向了正和巨树玩耍的雾茶。

        巨树用藤蔓编制了一个秋千,高高的挂在十米高的地方,邀请雾茶荡秋千。

        雾茶跃跃欲试。

        最后妮妮把她抓到了秋千上,等雾茶坐稳了,巨树立刻把秋千在半空中高高荡起。十多米高的地方荡秋千,说是荡秋千,其实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雾茶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她一出声,楚河天下意识的就往前走了两步。

        而他一动,巨树立刻就注意到了他。

        自从巨树有意识以来就居住在这片森林里,能值得它去记忆的事情不多,而能让它记住的人类则更少。

        不巧的是,楚河天正是其中一个。

        五年前楚河天的骚操作留给它的印象太过深刻,导致它现在一看到楚河天,下意识的就觉得这就是一个莫名其妙来找茬的人类。

        就算这次是小精灵带他进来的,那也掩盖不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类热衷于找茬而且貌似脑子有点儿不太好使的本质。

        他一动,巨树立刻就警惕了起来。

        他往前一走,巨树直接从树枝上给摘下了两颗果子递给他,意思是让他老老实实待着别搞幺蛾子。

        楚河天看着面前递过来的果子,整个人都快懵了。

        他失忆之前,到底是干了什么好事!

        他不好再往前走,但雾茶明显是发现了他,连忙拍了拍巨树让它停下来。

        巨树不情不愿的停了下来。

        雾茶直接从秋千上往下跳,跳到一半,妮妮迅速从半空中掠过来接住了她,让她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楚河天面前。

        雾茶原地蹦了两下,笑脸红扑扑的,抬头问他:“楚河天,你要不要上来玩?”

        楚河天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巨树,顿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不了。”

        巨树满意的垂下了一直高举着的藤蔓。

        那一刻,楚河天甚至怀疑这巨树是不是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他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不去想这些即费脑子又伤神的问题,犹豫了一下,问雾茶:“茶茶,你是双系异能吗?”

        雾茶被他问的困惑的睁大了眼睛,顺手把背包里的弓箭抽出来给他看,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啊,我只有光系弓道异能,那个空间......它不算异能,顶多算是个挂。”

        楚河天没去追问所谓的“挂”是什么,听见她否认,默默的松了口气。

        雾茶也不知道他怎么想到双系异能上去了,她看了他几秒钟,突然想起来什么,连忙问他:“你异能恢复了的话,现在是几窍?”

        这原本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但楚河天却沉默了。

        因为现在他的身体里……没有窍。

        他的异能回来了,但身体内部却依旧像是异能失踪的时候一样,一片混沌,根本找不到普通异能者该有的窍,异能在体内毫无阻碍的游走着,无须通过窍。

        他原本以为这种现象应该是异能失踪所造成的影响,异能恢复之后它就会随之恢复的,但是没有。

        而当异能无须通过窍就能在身体里随意游走时,他的两种异能也不必再为了争夺窍而相互排斥,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能做到让两种异能和平共处。

        楚河天就隐隐察觉到,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一种正常现象。

        他顿了顿,说:“十窍。”

        虽然身体里没有窍了,但他能感觉到自身实力相当明显的提升。

        这个末世里还没有人提升到十窍过,自然也没有人告诉楚河天十窍该是个什么状态,但他自己能隐隐察觉到,他现在就是十窍。

        雾茶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

        目前已知末世里最高异能等级是九窍,但楚河天说自己十窍。

        那还说什么实力南方城市前三啊,直接排成南北方城市第一算了!

        不知道那些笃定楚河天失踪之后死亡了的人该怎么想。

        可她还没来得及震惊,在楚河天说出“十窍”的时候,她自己的人物面板突然急促的“嘀”了一声。

        雾茶连忙打开人物面板,然后就看见主线任务“消失的双系异能”这个标签下面的进度条在她的注视中慢悠悠的从百分之八十跳到了百分之八十五。

        就在楚河天说出“十窍”的那一刻。

        雾茶灵光一闪,突然茅塞顿开。

        她看了看楚河天,突然问道:“你双系异能消失,会不会是因为在你失忆之前正在进阶,但进阶本来就危险,你又是双系,所以才造成那种后果?”

        她话音落下,面板上又“嘀”了一声,进度条在雾茶的注视之下慢悠悠的跳到了百分之九十。

        雾茶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

        楚河天曾经说过,双系异能越强大就越危险,如果楚河天现在是十窍的话,那在他失忆之前,很有可能正在经历一场危险的进阶,进阶本就危险,再加上他是双系,很有可能他在进阶的时候发生了异能暴动,进而造成那种后果。

        楚河天缓缓皱了皱眉头。

        他在失忆之前,确实正在经历一场异能暴动,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正在进阶。

        他说:“在失忆之前,我确实是在异能暴动。”

        他这句话说出来,人物面板又“嘀”了一声,主线任务进度条慢悠悠的涨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然后,不动了。

        雾茶看了一眼进度条,拍了拍手,说:“那就没错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任务进度条停在百分之九十九不动了,但这个方向肯定是没错的。

        刚开始两个人都不知道他是十窍,但当知道他已经是十窍之后,一切都解释通了。

        双系异能者进阶十窍谁都没有经历过,谁也不敢说会造成什么后果。

        虽然不知道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最后一个百分点为什么没有跳上去,但雾茶也不急,她不愿意强逼着楚河天去回忆什么。

        水到渠成吧,这个任务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算了。

        雾茶很没进取心的这么想。

        她看着正因为她的话发愣的楚河天,突然伸手抱住的他,低声说:“想什么啊你,别想太多,过去能有现在好吗?”

        楚河天抿了抿唇,抬手抱住了她。

        过去没有你,无论如何都是不好的。

        两个人在巨大的树冠底下静静地拥抱在一起,静默无声。

        气氛一片美好,连一向看楚河天不顺眼的妮妮也在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转过头眼不看为净,不去打扰他们。

        他能感觉的到,在抱着楚河天的时候,自己的主人很开心。

        唯有巨树,它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小精灵……被那个热爱找茬的男人抱住了?

        巨树单纯的脑袋里瞬间就阴谋论了。

        它小心的从树枝上摘下一颗木精果,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楚河天旁边,试图交换人质。

        楚河天和雾茶都沉迷拥抱,没理它。

        它小心的拽了拽楚河天的衣袖。

        楚河天回头一看:“……”为什么又给他送木精果?他这次没做什么吧!

        他不动声色的抱着雾茶往后退了退。

        巨树执着的往前递。

        楚河天再次:“……”

        够了,他不想收木精果!

        他万万想不到,无价之宝木精果,他这辈子居然还有看到它就觉得头疼的时候。

        雾茶被惊动,从楚河天怀里抬起头来,看到巨树可怜兮兮的递木精果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这棵单纯的巨树在想什么。

        她忍不住趴在楚河天怀里哈哈大笑。

        笑完了,她抬起头对巨树说:“大树!这是我朋友!”

        巨树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它能理解雾茶的意思。

        它怏怏不乐的收回了果子。

        雾茶直接拉着楚河天往前走,说:“来,我们荡秋千。”

        巨树重新精神振奋了起来,连看楚河天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因为楚河天伤势刚恢复还需要休整,当天晚上他们直接在巨树的领地休息。

        这时候,凝云他们一定发现他们两个失踪了,但雾茶挂心着楚河天,又怕那个少年去而复返反而给队长他们带来危险,还是决定不回去。

        而且,他们现在还搞不清少年口中那种能让楚河天瞬间丧失战斗力的短语是什么,雾茶也有忌惮。

        虽然少年亲口承认这东西只能用一次,但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晚上睡觉,巨树给他们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床,楚河天把身上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盖在了雾茶的身上。

        雾茶要还回去:“你是伤员。”

        楚河天直接把她压了下来,低声说:“睡吧。”

        雾茶咬了咬嘴唇,直接把衣服盖到了他身上,自己钻进了他怀里。

        楚河天浑身一僵,半晌没有出声。

        好半天,他哑声叫她的名字:“茶茶。”

        雾茶闷闷的“嗯”了一声。

        楚河天悬在半空中的手缓缓放下,轻轻的搭在雾茶的腰上。

        这一夜,楚河天没敢动一下,也没有睡着过。

        第二天醒来,雾茶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楚河天不动声色的揉了揉酸疼的手臂。

        雾茶日常检查人物面板,发现她那进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的主线任务下面多了一个相关的支线任务:

        阳光晨露福利院。

        她下意识的问了楚河天一句:“你知道阳光晨露福利院是哪里吗?”

        楚河天一顿。

        好半晌,他说:“知道。”

        ……

        月城。

        凝云凝朵两姐妹靠在一起坐着,对面坐着严寻,严寻看向凝朵,凝朵的脸色冷若冰霜。

        罗钦端了两杯水过来,放在两姐妹的面前,然后自己坐在了严寻旁边。

        他用手敲了敲桌子,最先开口,说:“挺巧的,十年了,这都能聚在一起。”

        他看向凝云凝朵,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听说过你们,阳光晨露福利院那对共生性研究的姐妹是吗?”

        凝朵浑身紧绷。

        罗钦冲她摆了摆手:“别有敌意,我可以自我介绍,我是另一栋楼顶楼的试验品,双系排斥研究的。”

        说完,他看向严寻,“你呢?”

        严寻被这诡异的认亲场景搞的坐立不安,一脸愁苦的掀开袖子亮了亮手臂上那已经被刮画了的三朵梅花纹身,又赶紧放下袖子,对怒视着他的凝朵摆了摆手,说:“别误会别误会,我当年是被迫加入无疆的,我妹妹被抓进无疆做实验了,我为了救我妹妹想方设法进去的。”

        罗钦感兴趣的看着他:“那你妹妹?”

        严寻慢慢收起了那一脸夸张的苦笑,淡淡的说:“死了,我不知天高地厚,没救成,还害死了她。”

        凝朵一愣。

        罗钦暗暗叹了口气,赶紧岔开话题:“行吧,既然我们多多少少都和那个组织有关,那如果无疆现在还在,而且抓走了楚河天……”

        凝云连忙打断他:“等等,无疆为什么要抓楚河天?”

        罗钦一愣:“你们不知道吗?楚河天……就是当年那个恶魔少年啊。”,,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s://www.71du.com/book/7206/4095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