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在末世成为人形锦鲤 > 第97章 相见

第97章 相见

        “……团长。”

        听到对方这么叫楚河天,    雾茶傻眼了。

        叫楚河天团长,这难道就是冬日佣兵团那群人。

        他们寻着线索找到叶城,结果找错了人,但被他们找的人如今却自己追了上来。

        想到他们有可能是冬日佣兵团的人,雾茶顿时就有点儿不太舒服,    对对面这群人的感官也顿时降到了冰点。

        说实话,她很不喜欢冬日佣兵团的人,甚至有些厌恶。

        因为她心疼楚河天。

        按理说,    她见都没见过冬日佣兵团的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什么性格,    所听到的他们和楚河天之间的事情也大多是从罗钦那里听来的,    而楚河天自己则很少讲关于冬日佣兵团的事情,她是最没有立场去厌恶他们的人。

        而最有资格去厌恶冬日佣兵团的楚河天却自始至终没有说过半句话,    他没表达他的喜怒,甚至都很少提冬日佣兵团,    哪怕是在她面前。

        因为他不在意,    或者说,现如今他已经不想去在意。

        可他越不在意,雾茶对于冬日佣兵团的所作所为就越愤怒,    到如今,    直面冬日佣兵团,    那把愤怒的火焰更是差点儿把她最后一点理智焚烧殆尽,    如果不是楚河天把她拦在身后,    她早已经拉着楚河天离开这群人。

        楚河天那近十年的被孤立排斥的时光不会因为他们两句轻描淡写的后悔而消失。

        而这群人在雾茶眼里就是一群道貌岸然的白眼狼,而且是狭恩图报的白眼狼。

        而且,他们所绑架楚河天的恩情还不是属于他们的恩情,而是属于老团长的。

        他们沾沾自喜的拿着老团长对楚河天的恩情,一边唾骂着他们心中的罪魁祸首楚河天,一边理直气壮的享受着他的庇护,享受着身为南方第一大佣兵团的荣耀。

        却永远没想过这些是谁带来的。

        而当他们骤然失去楚河天之后,被迫从那种他带来的荣耀中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可这种“清醒”在雾茶看来却比事后诸葛还要可笑,以至于他们的悔恨在雾茶看来也带着一种浓浓的功利意味。

        她甚至不无阴谋的想,他们到底是在为对楚河天做的事悔恨,还是在为他们骤然从荣耀上跌落的痛苦悔恨,或者是只是想用道歉掩饰他们过去的自大愚蠢。

        她知道自己可能会因为心中本来就有的偏见对冬日佣兵团的评价有失偏颇,可她不准备改。

        她又不是圣人。

        如果冬日佣兵团那群人就此因为老团长的事情对楚河天严词拒绝,和他老死不相要来也不接受他的恩惠,那雾茶也敬他们是条汉子,但这种一边接受楚河天的恩惠,一边高高在上的审判他的行为,也别怪她看不起他们。

        总之,刚见他们的这第一面,雾茶对他们的印象已经降到了最低。

        在那个男人叫了一声“团长”之后,两方人都没有说话,雾茶没忍住,低低地在楚河天身后轻哼了一声。

        那个副团长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楚河天微微侧了侧身,挡住了他的视线。

        副团长动作一滞,收回了视线。

        楚河天这才开口,叫了他的名字:“林格。”

        林格低声道:“团长。”

        楚河天也没有去纠正他的称呼,转而问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林格这时候不敢骗他,老老实实的说:“我们……从一个车行的老板哪里打听到的。”

        楚河天点了点头,又问道:“只有你们几个了吗?其他人呢?”

        林格:“有一半在我们从月城出来之后就分批派到其他地方找您了,这样快一点。”

        楚河天点了点头,说:“把他们找回来吧,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无疆又开始行动了,他们这样四处乱闯太危险了。”

        林格没有多想楚河天这句话的意思,闻言还有些高兴的点了点头,连忙说:“我这就把他们找回来,我们有特殊联系方式,他们知道团长回来了一定很高兴的。”

        楚河天淡淡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之间的联系方式一直都挺快的。”

        楚河天话音刚落,林格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硬了起来,眼神忍不住有些躲闪。

        他们之间特殊的联系方式,身为团长的楚河天近十年一直不知道。

        那时候他觉得是他们隐瞒的好,甚至有时候为此沾沾自喜,但现在看来,不过是楚河天不在意,也不想去知道。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去提这一岔子,也再一次后悔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可能楚河天只是随口说一句,并没有多余的意思,但在这种情况下,楚河天的每一句话都忍不住让他想多。

        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纷纷挪开了视线,不敢和他对视。

        楚河天看着他们的反应,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林格干笑着转移话题,问楚河天:“他们都回来了之后,我们去哪里?我们听蝎尾佣兵团的罗钦说,您现在准备重新查无疆的事情,是准备把我们派到什么地方吗?”

        楚河天顿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先去叶城吧,我们出来的太久了,再不回去罗钦就该找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林格心里渐渐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是。”

        楚河天他们出城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一大群人。

        一路上都没人说话。

        雾茶是不想和冬日佣兵团那群人说话,而且因为心里正生气着,这时候怕自己一开口就想怼他们,也就没和楚河天说话,楚河天则是本来就没什么话要说,而冬日佣兵团林格他们……则是不敢开口说话。

        林格已经说错话了,而回想起他们和楚河天数年相处的时光,简直处处都是坑,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踩进他们自己的坑里。他倒是想叙叙旧,但回想起楚河天没有失踪前的日子,又觉得根本无旧可叙。

        对于跟在他们团长身边的这个女孩,他更是谨慎。

        他是个狡猾如狐一样的人物,仅仅是一照面,他就能很清楚的看出这个女孩对团长的重要性。

        他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但处处充满默契。团长向来淡漠,但对这个女孩却是处处维护,看向这和女孩时眼中那有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爱意让他心惊。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过团长楚河天有一天会去爱一个人。

        一个向来淡漠的人爱起人来会是怎么样的呢?是能为她毁天灭地的。

        他毫不怀疑,如果有一天他们和这个女孩起了什么矛盾,团长会毫不犹疑的站在这个女孩身边。

        所以,当面对她的时候,他才更加慎重。

        回去的路上,雾茶顺便绕到了森林的另一边,准备把出来觅食的白鹿给带回去。

        她站在森林边打了个呼哨之后就默默地等待着,片刻之后白鹿就欢快的从森林里跑了出来,站在雾茶身边,高兴的用鹿角去蹭雾茶。

        楚河天微笑着看着,冬日佣兵团的那群人则看的更加心惊。

        雾茶摸了摸白鹿美丽的角,问他:“妮妮呢?他不是在和你一块觅食,怎么你出来了他还没出来?”

        白鹿冲她叫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在地上刨了两下蹄子。

        雾茶讶然道:“你是说妮妮在森林里和人打起来了?”

        白鹿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妮妮与白鹿之间亲密度不断提升的原因,她现在已经完全能明白白鹿和妮妮的意思,但正是因为明白了她才更加不解,妮妮既然都已经和人类打起来了,怎么白鹿还跟个没事人似的?

        雾茶就想进去看看,她一动,楚河天也跟了上去。

        在两人身后,冬日佣兵团的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小声问林格:“她……能和动物对话?”

        林格低声说:“我们跟上去看看。”

        于是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进了森林。

        雾茶想找妮妮并不难,白鹿说妮妮在森林里和人打架,所以她想象中妮妮应该是在和人死战,可能是进入森林里的异能者把妮妮当做猎物想捕捉。

        虽然对妮妮的实力很有信心,她也知道以妮妮现在的实力除非是楚河天罗钦这样的出手抓它,不然根本不可能抓到,但是还是有点担心,心里就很着急。

        但是当她看到妮妮的时候,一下子就傻眼了。

        她看到妮妮在半空中一圈一圈的悠闲盘旋着,底下大概有五六个三四窍左右的异能者在气急败坏的往天空中扔异能,而妮妮就这么一会儿低一会儿高的飞着,每次飞低的时候那些人都觉得是有了机会,于是兴冲冲的朝他扔异能,但妮妮立刻就拔高了,每次都能让他们的攻击落空。

        偶尔他还会故意飞的很低在各种异能攻击中间穿梭,但每一种异能攻击都碰不到他。

        这那是打架啊,这明显就是在戏弄着这群人玩。

        妮妮是不会轻易去招惹人类的,所以,这群人是怎么惹着妮妮了?

        她正这么想着,其中一个人就给了她答案。

        这群人中的一个男人眼看着奈何不了妮妮,立刻喊道:“别和这个畜生耗了,它就是想拖着我们,我们直接去找那头白鹿!”

        雾茶的神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他们是想捉白鹿。

        她冷笑了一声,往前踏了一步,弄出了一些动静。

        妮妮立刻就发现了她,也不和那群人纠缠了,欢快的叫了一声就从天空中扑下来扑到了雾茶的怀里,撒娇似的蹭着雾茶的脖颈。

        雾茶被妮妮撞的往后退了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妮妮。

        而在她身边,白鹿很人性化的冲妮妮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他们这边的动静这么大,那群人自然也发现了他们,同时也看到了雾茶身边的白鹿。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连情况都没看,两眼冒光的就看向了白鹿,大声喊道:“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

        说着就想冲过来。

        都不用楚河天出手,雾茶直接抽出长弓一箭射在了他脚边,逼他停下了脚步。

        那傻子这才发现除了白鹿之外还有人。

        不少人。

        那傻子刚开始有点儿犹豫,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马就硬气了起来,仰着头对误差说:“这头白鹿是我们先发现的,按理说就算你们捉到了也是我们的,你……”

        这么一抬头,就对上了雾茶的脸。

        顿时就呆了,半晌说不出话。

        雾茶可不想和他们争执那个可笑的“按理说”,她直接把弓箭往身前一摆,不冷不热的说:“不好意思,这头白鹿早就有主了,就算你们捉了也得给我还回来。”

        那傻子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结结巴巴的说:“那、那送给你了。”

        雾茶:“……”叫一声傻子还真不亏他。

        她不想在这里再和一个傻子说下去,她觉得说不通,于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带上白鹿,直接说:“我们走。”

        转头就走。

        那傻子就想跟上来,他身后的其他人也想跟上来。

        楚河天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却直接出手了,一个雷球直接就砸在了他们面前,冷冷的说:“你可以再往前一步试试。”

        楚河天十窍的气势一放出来,连雾茶都震了震,那群人直接吓傻了。

        雾茶他们顺利的离开了。

        而在所有人中,最震惊的可能不是那群傻子,而是林格。

        他不说有多了解楚河天,但最起码也跟了他十年,可楚河天这一路来的所作所为却直接颠覆了他的认知,也让他这次能不能顺利带回楚河天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从前的楚河天,从来都不会为这种事情恼怒,哪怕有不长眼的或者是……冬日佣兵团里的人冒犯到了的头上,他也从来不会这样发怒,大部分的时候,那些人在他眼里都没那么重要。

        但这个时候……

        林格这下才算是对此行能不能达到目的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而在离开了森林之后,雾茶也从妮妮和白鹿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简单来说,就是白鹿原本在老老实实的觅食,但路过的那群人看上了白鹿出色的皮相,于是决定要白鹿抓回去。白鹿毕竟是草食动物,打不过那么多人,于是挣扎的时候叫来了妮妮。妮妮仗着实力和速度把白鹿救了出来,而且为了给自己的同僚报仇戏耍着他们玩。

        雾茶听完立刻夸奖了妮妮,骄傲的妮妮把头高高的扬了起来。

        同时她心里又有些后悔太轻易的放过那些人了。

        最起码也应该打断他一条腿让他长长教训。

        还真是便宜他了。

        从妮妮那边了解完事情经过,她这才发现楚河天有点儿不对劲。

        他们两个坐在白鹿上,和身后冬日佣兵团的人隔着一段距离,楚河天从背后抱着她,抱的很紧。

        雾茶动了一下。

        楚河天猛然惊醒,微微把手放松了一点,但还是不愿意松开她。

        雾茶低声问:“怎么了?”

        楚河天顿了一下,低声说:“没事。”

        那就是有事了。

        雾茶想了想,突然说:“你……是吃醋了吗?”

        问出这句话之后,雾茶就感觉到身后的楚河天猛然僵了。

        那就是了。

        果然,过了片刻之后,她听见楚河天低低地说:“茶茶,我害怕。”

        雾茶:“你怕什么?”

        楚河天:“我怕……你不要我了。”

        雾茶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会不要你!”

        楚河天没有说话。

        他和茶茶在一起太久了,他都快忘记那孤独的几年是什么感受了,但如今冬日佣兵团的人又找回来了,他一下子就又想起了那几年的孤独。

        那时候他可以不在意一个人的孤寂,但现在他不能忍受没有茶茶。

        但那些人的到来仿佛在告诉他,在此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是一个忍受孤独的人。

        所有曾经温暖过他的,最终都会离他而去。

        但这一次,他不能失去茶茶。

        而且,森林里那群人面对着雾茶时惊艳的反应也告诉他,每一个人都会看到茶茶的美好。

        尽管知道面对着那群人,危机感没有必要,但是他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危机感。

        他对自己太不自信了。

        面对着雾茶的疑惑,他顿了顿,说:“我怕你离开我,跟别人走了。”

        雾茶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别人又不是你!”

        楚河天楞了一下,突然笑了出来,紧紧的抱住了雾茶。

        雾茶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让他抱着。

        两个人回到叶城时,罗钦就在叶城的城门口懒懒的等待着,看到楚河天和雾茶又坐着同一头白鹿回来,就不正经的笑了笑,想调侃他们。

        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了跟在他们身后的冬日佣兵团众人。

        罗钦的脸刷的一下就拉下去了。

        林格很有礼貌的和他打了招呼:“罗副团长。”

        罗钦虽然很烦冬日佣兵团这一套,但是出门在外他还是代表着蝎尾佣兵团,不可能给自己的佣兵团抹黑,只能挂上了营业的微笑,冲他点了点头,又是月城里那个表面斯文的老狐狸:“林副团长。”

        另一边,楚河天从白鹿上跳了下来,顺手把雾茶也接了下来,对罗钦说:“把他们安排在宾馆里暂时住下吧。”

        罗钦就假惺惺的说:“咱们虽然包了宾馆,但还是有点儿小,他们这么多人可能住不下。”

        楚河天:“没关系,先暂时住着,我下午找他们说一点事情。”

        这个“一点事情”是什么事情,罗钦瞬间意会。

        罗钦顿时什么意见都没有了,麻溜的把他们安排在了宾馆里。

        入住了宾馆,林格想找楚河天说话,但是只是一转眼的功夫,楚河天就被雾茶拉进了另一个房间,他正想跟过去,罗钦拦住了他,说:“他们现在是有正事,你最好还是不要过去。”

        林格:“怎么了?”

        罗钦:“我们一个朋友昏迷了,我们现在住在这里就是想等她醒过来,雾茶几乎每天去看三回。”

        罗钦提到“朋友”,让林格又有点儿失神。

        他忍不住说:“朋友……团长他,现在有这么多朋友了吗?”

        罗钦笑道:“虽然他从来没说过什么,但他把这里的每个人当作朋友。”

        林格:“……我知道了。”

        他知道这个罗钦看不惯他,甚至对方说了这么多可能也只是想气气他,但他无法反驳。

        如果团长和他们亲密无间,他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说,我们才是团长最铁的朋友好吧,你们都排在第二。

        但事实上,团长信任罗钦过于他们。

        不,团长信任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都超过他们,包括那个女孩、罗钦,甚至可能还包括那个女孩那只格外聪明的鹰和她格外美丽的鹿。

        他甚至都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到了现在,已经不想去在乎他们了。

        这是他们自作自受。

        到了现在,他对于能不能接团长回去产生了深刻的怀疑,但是忍不住又有一丝希望。

        万一呢?团长现在已经把他们带到了他住的宾馆,说不定他愿意跟他们回去。

        就像以前一样,最后一次,别去计较他们。

        林格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雾茶和楚河天也确实是在看凝朵的情况。

        到现在,雾茶再打开游戏视角看的时候,凝朵的脱控进度已经达到了55%。

        虽然不是很快,但也已经不慢了。

        而且她确实也已经好了许多,最起码在昏迷中不再痛苦了。

        雾茶看到凝朵的情况,彻底松了口气,如果不是木精果那玩意也不能多吃,她还真想再喂凝朵几颗。

        看完凝朵的情况,她在旁边小声问楚河天:“冬日佣兵团,你准备把他们怎么办?”

        楚河天:“你呢?你想怎么办?”

        雾茶板着小脸:“这是你的事情,团长也是你,怎么能因为我的想法改变!”

        楚河天:“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雾茶:“……”

        她快被楚河天这种不分场合乱撩她的做法搞疯了,恨不得再来一次尖叫!

        最关键的是,他还用一种很认真的态度说这句话,他真就是这么想的!

        完了还是尖叫吧!

        啊啊啊啊啊!

        这时候,楚河天又说:“我的想法就是,我现在只想陪着你。”

        雾茶:啊啊啊啊啊!

  https://www.71du.com/book/7206/44094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