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男朋友是机器人? > 1. 第一章

1. 第一章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靠努力都会有结果的。



        小爱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出生在d星一个稀有基因婴儿培育中心。



        在这个培育中心降生的,都是为了平衡人口、保护基因多样性而降生的婴儿。



        这是一个存在多种兽人的星球。



        雌性市民捐助的卵子和雄性市民捐助的精子,在毫无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相遇在经过严格管理的恒温试管当中,形成胚胎,成为生命。



        培育中心会筛选胚胎的种族、性别,甚至是纯粹的血统,来保证他们将来能够维持社会的稳定。



        然后他们就会在培育中心长大。



        他们没有世俗意义上的父母,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合法的孤儿。



        等长到一岁大的时候,小爱就和其他诞生在培育基地的婴儿一起,被送往专业的幼儿庇护所。



        这里除了培养基地来的婴儿以外,也会收养那些在尚未能够独立的年纪就因为种种意外失去父母,或者被父母主动遗弃的命运悲惨的孩子。



        这里被称为幼庇所。



        但实际上,就是孤儿院。



        年幼的孩子们在这里学习最基础的知识,包括识文断字、基础数理、社会常识,学会使用生活中常见的科技物品,并且与其他兽形的孩童相处,以适应将来的社会生活。



        培育中心的记忆太过久远,小爱已经记得很模糊了。



        她关于自己最早的记忆,就是在幼庇所。



        他们每天六点钟准时打铃苏醒,三岁以上的孩子要自己整理好床铺。



        他们是标准的十六个人一个房间,一日三顿统一营养餐,下午会有点心,食谱一年根据联邦政策更换一次。



        每个人的个人物品都是两套冬夏季的幼庇所儿童制服、一个枕头、一床被子、一本综合教科书、三种颜色的笔各两支,以及一本空白练习簿。



        八点钟开始上课,中午有两个小时午休,课程在下午三点结束,每月还会有一次外出课程。



        平时的三点到五点是幼童们的活动时间。



        他们可以在幼庇所的草地上自由奔跑,玩社会捐赠给幼儿们的玩具。



        幼儿庇护所与外界分隔的界限,是一道厚重的栅栏铁门。



        这扇门只有在有人进出的时候才会开启。



        小爱他们有时候会聚在大门前,透过铁门上那一道道幼童手掌宽的、花纹般的间隙,好奇地窥探外面的世界。



        幼庇所的对面,是一座奢美的私人宅邸。



        翠嫩的草坪修剪得如直尺般齐整,城堡般的古典建筑恢弘得如同古画再现,每当夕阳从西边徐徐坠下,半斜的阳光会将整座城堡染成金色,长长的斜影与夕阳星星点点的碎光一起落在剔透的镜湖中。



        那是只要见过一次,就能让人一生难忘的景色。



        下午四点整,与孤儿们玩乐的时间重合,对面城堡的主人,会在城堡的花园里喝下午茶。



        他们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一个不太爱笑的小男孩。



        男孩看上去是与他们差不多的年龄。



        他沐浴在无垢的阳光之下,用着画本上才有的童话般的茶具。



        他身上穿的衣服总是剪裁得当,一年到头没有重复;他盘子里的甜点精致美丽,是小爱他们的生活里前所未见的精巧;他从来不需要自己摆放餐具,面带微笑的年轻管家会替他们准备好一切。



        这些对小爱他们这些生活在幼庇所里的孩子来说,是遥远至极的东西。



        甚至不仅仅是他们,对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无比遥远的东西。



        那座城堡是让人一生难忘的景色。



        而这个与他们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出生就拥有了这里的全部光景。



        小爱和她的朋友们,时常会挑着对面喝下午茶的时间,躲在大铁门后看。



        小爱在幼庇所中不算活泼,但也有两个朋友,一个名叫小晴,她是一只银喉长尾山雀;一个名叫小杰,他是一只小黑熊。



        这日,城堡的主人们又在喝下午茶。



        他们三个人眼巴巴地望着。



        小晴羡慕地问:“你们说,那些蛋糕,会是什么味道?”



        小爱说:“是甜的吧。”



        小晴问:“会是哪一种甜味呢?那里有好几块蛋糕是金色的,会有蜂蜜的味道吗?我喜欢橙子,会有橙子的香味吗?”



        小爱摇摇头,无法解答她没有吃过的东西的味道。



        小杰是三个人中最喜欢甜食的,他听得眼睛都绿了,用袖子擦了好几遍口水,才硬撑着道:“说不定没有那么好吃,就跟我们午餐里的土豆泥似的,闻着香,实际上一点味道都没有。”



        可是小晴不相信,对面餐桌上的食物明显和他们平时吃的不一样。



        顺着两人的对话,小爱也懵懂地将目光投向对面。



        就连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小孩也能轻易看得出来,住在街对面那座城堡里的那个男孩,穿的衣服、吃的东西、生活的方式,都和他们截然不同。他看上去如此漂亮而体面,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小爱低着头向下扯了扯自己的袖口,像是想要借这点布料来将自己藏住。



        幼庇所的孩子衣服样式都是相同的,且一个季节总共只有两件,因为幼庇所内的孩子太多,衣服总是不能及时洗干净,孩子们之间互相拿错也是常有的事,而且通常换不回来。



        小爱的衣服已经有点脏了,还散发着奇异的怪味,除此之外,为了玩闹、吃东西的时候尽量不弄脏衣服,幼庇所的保育员们给他们套了一圈难看的围裙,让原本就算不上漂亮的幼庇所制服变得更不协调。



        而此时小晴两只小手握着铁门的栅栏,继续艳羡地问:“你们说,住在那个房子里,会是什么感觉?”



        小爱再度摇头道:“不知道。”



        小杰则不以为然地说:“说不定也不怎么好!”



        小晴:“怎么会呢,你看那个男孩子什么都有,肯定很幸福吧。”



        “那可说不准!”



        小杰嗤之以鼻。



        “有钱也不一定快乐。你看他,虽然有这么大一个花园,可他从来不在里面乱跑,也不在里面挖泥洞和打滚,肯定是他的父母不允许。而且我们从来没见过他离开这里,说不定他父母还不准他出门,将来还要让他和没见过面的女孩子结婚联姻,他一点都不自由,还不快乐——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在幼庇所的餐厅里的确有一台智能虚拟屏电视。



        晚餐之后,所有孩子都被允许坐在大长桌的两边,一起观看半个小时。



        他们通常只有那一小会儿时间可以看看儿童节目或者科普纪录片,其余大部分时间电视的内容都由保育员决定。



        小爱他们有时候会在熄灯后悄悄留出来,躲在餐厅门后偷看。



        电视那个时间都在播放连续剧,白天懒洋洋的保育员姐姐们全聚在餐厅里,对着剧里的情节哭得稀里哗啦的。



        小晴也经常在门口偷偷看得稀里哗啦的,第二天醒来眼睛都是肿的。



        所以在小杰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小晴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很多可怕的关键词。



        比如说家族恩怨、三角恋、*屏蔽的关键字*、误会、分手、流产、替身、抱错、私生子、契约婚姻、被迫变性、他以为她不爱他了但其实没有、他和他的爱人其实是同一个培养皿里培养出来的亲兄妹、他的爱人其实是一万多岁的超级进化人还被迫割掉一个肾,当然还有绝对不能漏掉的失忆和绝症什么的。



        这些词都是电视里听来的,小晴都不算全懂,但听到小杰这么说,小晴果然立刻就相信了。



        小晴看向对面的眼神,当即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小晴难过地道:“啊,他好可怜。要不我们去邀请他过来一起玩吧?”



        小爱隐约觉得这样的判断太过草率,下意识担心地阻止:“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小晴问:“为什么不好?”



        小爱一噎,倒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只能含糊地猜测道:“我们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而且他是有父母的小孩,可能本来就和我们不一样……”



        小杰双手背在脑后,不以为然:“你想得太多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从门上翻过去就好了,小菜一碟!听说有钱人的生活都可无聊了,他过得那么闷,肯定会想出来的!”



        小晴赞成地点头道:“他现在就被关在家里不能出来,等长大肯定要被迫继承家业,还要被逼和不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他也是小孩,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那么大的花园里,太可怜了,我们得帮帮他。”



        但她想了想,又道:“不过小爱说得对,他是有父母的。他的父母说不定不同意他出来,我们得找个避开他家人的时候。那等下次他父母外出,他一个人在花园里的时候,我们就翻墙出去找他吧!”



        计划就这样敲定了。



        这晚三个人睡了甜美的一觉,对孩童来说这样的计划就像游戏,让他们对明天充满期待。



        然而还没等他们的计划正式实施,事情就发生了变故。



        次日午后,一艘崭新的全自由式智能极速飞船从天而降,稳稳落在对面那座城堡宽阔的花园内。



        那是整个星际联邦最顶级的飞船,小爱他们在电视里见过,星庆日那天,联邦皇帝在礼车游/行时乘坐的,就是相同型号的飞船。



        流畅的船身凝聚了整个星际数万年发展的全部科技结晶,新潮华美的外观是富裕的家族愿意为无用的外表投下大笔额外金钱的奢侈象征。



        高端工艺塑造出的深蓝色飞船在阳光下如同波光粼粼的大海般闪烁着光亮,据说这种飞船能够轻而易举地抵达各个星球,内部的构造也齐全豪华得像个移动的度假宾馆。



        小爱他们猝不及防地被这样的高科技杰作晃花了眼。



        不止是他们,整个幼庇所的小孩都被吸引,张大了嘴呆望着这座飞行豪宅。



        小爱眼看着那个小男孩从城堡里悠哉地走出来,他双手揣在裤袋里,走进飞船就像走进自己房间一样随意。



        小爱的耳朵动了动。



        由于种族天赋,小爱的听觉非常发达,能够轻易听见泥土下昆虫的活动,还能够精准定位。



        因此,她清晰地听到小男孩的父母——也就是那两位城堡主人——的交谈。



        他们从花园内经过的时候,似乎看了一眼幼庇所的方向。



        富贵的太太抱怨道:“我早说当初就应该竭力阻止他们把幼庇所建在这里,花园的景致都被破坏了。而且那些小孩子,现在全都在看我们这里……”



        男主人接口:“没有办法,对面的土地是贝夫人主动捐给*屏蔽的关键字*建造幼庇所的,她不愿意卖给我们,我们只能接受。”



        女主人嗔道:“我也不是对慈善或者幼庇所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担心那些孩子粗俗的举止会影响英克……”



        男主人:“说到这个,这回我们到i601冰雪星去度假,还专门购置了新的飞船,英克怎么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女主人:“我们已经带他去过二十多个星球了,再说冰雪星和上次去的云雪星太相似了,他可能有点玩腻了吧……”



        一家三口登上了飞船。



        电子门一关,他们后续的对话,小爱就听不见了。



        小晴抱着洋娃娃站在旁边,她听不见这些人的交谈声,见小爱的耳朵在动,并且脸色有些苍白,关心地问道:“小爱,你怎么啦?他们说什么了吗?”



        小爱轻抿嘴唇,摇头道:“没什么,他们只是在聊旅游的事。”



        这一天,小爱上了珍贵的一课。



        有钱人不仅很自由,而且他们的自由,是其他人想象不到的。



        那之后,小爱悄悄在图书馆里查了冰雪星的资料。



        那是一颗离他们的星球隔了两个星系远的旅游胜地,这颗星与恒星的距离巧妙,以包裹整颗星球的水晶般的冰雪而闻名,整个星球建设得十分奢侈,物价高昂,是富豪和权贵们喜欢休假的地方。



        以兽人们现在的科技,星际旅行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作为一个幼庇所的孩子,前往冰雪星最普通的飞船船票价格仍然晃了她的眼。



        小爱望着页面沉默片刻,然后偷偷删掉了自己的搜索记录。



        小晴和小杰不像小爱那样有灵敏的听觉,没有听到对话,但是他们似乎也多少察觉到了什么,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提过要去找对面那个男孩玩的事。



        三个人默契地将他们计划的一切都埋藏在心底,和往常一样在幼庇所里吃饭玩耍。



        不过,小爱开始渐渐变得喜欢待在图书馆里。



        幼庇所里有善款捐赠的图书馆。



        图书馆里设置了专用的电子设备看书,考虑到幼庇所中孩子的年龄,下载的大部分都是好懂的画册和童书。



        除此之外,这个幼庇所的图书馆,还有十几排书架,满满当当地放满了实物书籍,高大的书架遮蔽了窗户洒进的阳光,就像一大片书籍的密林。



        据说在外面的世界,实物书籍已经很少见了。



        幼庇所的藏书,大部分都是幼庇所所长个人的收藏,还有大约十分之一来自社会的捐赠。



        小爱的阅读能力在幼庇所的同岁儿童中是名列前茅的。



        在其他人还不能认全基础教材里的字的时候,她已经能够轻松地看书了。



        有件事由她自己说出来未免有些傲慢,因此她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过,事实上,她能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比其他孩子要聪明一点。



        相比较于有虚拟屏电视的餐厅、有游戏设施的院子,图书馆里总是很安静。



        在有众多小孩的幼庇所里,找个安静的地方并不容易。



        小爱意外发现这个地方能让她平静下来,因此开始喜欢在这里消磨时光。



        她起先是看电子书里的画册,但是没多久,她就出于好奇摸向了书柜上的实物书。



        相比较于电子设备里的画册和童书,书架上这些厚重古老的图书显得笨重又难懂,内容很沉闷,因此更没什么小孩会去碰。



        但是小爱不太一样,在看到那艘起航的星际飞船以后,她忽然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



        不是习以为常的幼庇所,不是铁门栅栏外的城堡,是真正的,外面的世界。



        她没有办法像那些有父母又富有的孩子那样真正去看别的星球,但是书本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扇替她窥探世界的窗户。



        不知不觉,她留在图书馆里的时间越来越长,时常会沉浸其中,将下午的自由时间全部耗在这里。



        图书馆里绝大多数时间都没有人。



        她可以坐在书架的过道上,将想看的所有书堆在身边,当天没看完也没有关系,保育员姐姐要好几天才会来打扫图书馆一次,第二天来还是原样的。



        这一日,她和往常一样坐在过道上,埋首于书本间,没有注意到背后沙沙的轮椅声。



        “你在看什么?”



        苍老的声音骤然从身后响起,小爱被吓得一个激灵,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小爱转过头。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年迈女人,不过小爱认识她,她就是这间幼儿庇护所的所长贝夫人。



        贝夫人的兽身是猫头鹰,由于血统太过标准,这点甚至能从她的长相上看得出来。



        她生了一个醒目的鹰钩鼻子,眼神带着肉食鹰类特有的炯锐,因为老迈,她的眼皮下垂,耷拉在脸上,嘴角也往下撇着,显得很严肃。



        贝夫人的年纪已经相当大,据说超过了两百岁。



        每回有新的幼童成批进入幼庇所的时候,贝夫人都会露面。但是贝夫人是现代社会少有的旧习兽人,依然遵循着猫头鹰一族古典的传统,保持昼伏夜出。猫头鹰是典型的夜行肉食飞禽,贝夫人通常也在夜间活动,包括小爱在内的孩子们平时都很少见到她。



        贝夫人其实也担任教师,给幼庇所的孩子们上课,但她只教授年纪最大、即将离开幼庇所的那批孩子,为了尊重贝夫人的作息,她的课也通常会安排为晚课。



        小爱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贝夫人。



        她下意识地去看窗户,这才发现天竟然已经黑了。她彻底错过了点心和晚饭时间,大概是幼庇所里的小孩太多,保育员没有想起她。



        不遵守规定的作息是幼庇所中严重的违纪,他们平时晚上偷偷跑出来没被发现也就算了,可现在她单独与所长贝夫人碰上了面,而且她身边堆着的大多都是贝夫人的藏书。



        小爱紧张得浑身僵硬,在贝夫人面前十分发怵。



        她和其他同龄的小孩一样,有点怕贝夫人。



        一来,小爱他们还远远不到上贝夫人课的年龄,与贝夫人并不熟悉;二来,贝夫人宛如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年纪、相貌和生活习性,对于他们这么小的幼童来说,实在有些过于阴森。



        有些大一点的幼庇所孩子,还编过贝夫人其实是吃小孩的魔鬼、每晚都会出来抓不乖乖睡觉的儿童这样的故事来吓唬他们。



        小爱过了好久,才生硬地发出声音:“贝、贝、贝夫人,晚上好,对不起,我、我……”



        贝夫人森冷的眸子幽幽地扫着她,然后对着小爱伸出了干枯的手:“把书给我。”



        小爱都快吓哭了,将手上的书双手捧着,递还给贝夫人。



        贝夫人垂眸,将书翻过来。



        只见封面上的字已经略有褪色了,上面写着《基础经济学》。



        贝夫人转着轮椅上前,又拿起一本小爱放在旁边的书,上面的书名是《宇宙通史》。



        她简单地翻了翻其他的书。



        这些堆着的书内容很杂,剩下的书里还有《哲学理论》、《美学通讲》、《世界物种习俗》,以及几本古典小说。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图书馆里只有贝夫人翻书的书页声。



        小爱几乎以为自己今晚将要死在这里了。



        贝夫人鹰似的目光沉默地向她看去。



        事实上,没有人能想象贝夫人此刻内心的震惊。



        其实随着年纪增大,她的失眠变得很严重,今天她更是还不到黄昏就醒了。



        贝夫人习惯在睡不着的时候,独自在幼儿庇护所内走走。这里在改建成幼儿庇护所之前,本来就是她的家,贝夫人和平时一样,想独自一人在图书室里找本书看,然而当她走进图书馆的时候,竟然看到有个小孩还在里面。



        贝夫人其实从进来后就在观察她了。



        现代人还用实体书籍的人很少,这个图书馆在房子改建成幼儿庇护所之前,原本是她的私人藏书室,尽管也有一些新的图书捐赠,但绝大多数都是她本人收集的书。



        而今天,她竟然看到一个小孩在图书馆里看厚重的实物书。



        不是拿着彩笔在书上乱涂乱画,不是撕书页折成纸飞机,也不是将书垫在数码设备后面当架子,而是认真地趴在书前面,一页一页地往后翻,专心看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



        幼庇所是幼儿庇护所,这里收容的仅仅是七周岁以下的小孩,等他们进入学龄以后,就会按照联邦政策移到别处。



        而眼前这个小女孩,看身量最大也不超过五岁。



        贝夫人很清楚自己的口味有多么晦涩枯燥。



        然而今日,她竟然看到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在读《基础经济学》。



        贝夫人如今松弛的肌肉已经很难让她做出太夸张的表情,但她还是深沉地注视了眼前的女孩好一会儿。



        贝夫人问:“你能看得懂吗?”



        小爱的脸颊有如火烧。



        她先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



        小爱回答得很老实:“字都认识,但是内容读不太明白。”



        贝夫人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下头,道:“已经很了不起了。”



        贝夫人又问:“那你为什么还愿意读?”



        小爱的脸烧得愈发厉害。



        她是幼庇所的孩子,没有父母,诞生在试管里,一无所有的孩子。



        像她这样的小孩,仅仅因为看了一眼宇宙飞船,就暗暗向往富有的人看到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自不量力的野心。



        这种梦摆明了是不可能实现的。



        就像一只蚂蚁说自己能咬死大象一样可笑。



        小爱羞于启齿,她甚至为自己有过这样的想法而羞耻。



        但她是个很老实的孩子,贝夫人问起来,她还是诚实地回答:“我……我听觉很好,之前听到住在对面城堡里的那些大人说,他们是要去冰雪星。我、我有点好奇,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不需要坐那么好的飞船,我只是想……稍微看看外面。”



        小爱揪紧了裙摆,窘迫得微微发抖。



        她说:“对不起,贝夫人,我知道错了。您和联邦养育了我,我不应该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念头,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她说得胆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时,小爱看到贝夫人总是向下挂着的嘴角稍稍向上抬了一下,像是在微笑。



        贝夫人欣慰地道:“为什么要改?永恒的求知欲和永不止息地探索未知的野心,正是兽人如今踏遍星辰,从茹毛饮血走向无尽宇宙的原因和动力。”



        贝夫人浅笑地看向小爱,说:“我很喜欢你。”



  https://www.71du.com/book/7223/37411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