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穿成年代文锦鲤女配后 > 第119章 第 119 章

第119章 第 119 章

        叶鱼听到这话,    脸色顿时就变了,她上前一步,抓着曹学习的胳膊,“学习,我爸怎么了?”

        她的神色实在是太严肃了,一点都没有平时甜美的模样,把曹学习当场就吓哭了去,    他吸着鼻涕,    边哭边说,“叔叔要被人抓走了!”

        “我妈让我来给你报信。”曹学习的妈妈,就是工会的赵大姐。

        可以说,从当初叶红卫当供应科科长的时候,    赵大姐就站在他这一头。

        这一次,    他要当矿长了,    赵大姐还是老态度,支持叶红卫当矿长,这才有了,    让自家儿子来给叶鱼报信的。

        叶鱼有些慌了神,她低声喃喃,    “好好的,怎么会被抓走呢?”

        这曹学习个小孩子哪里知道的?他呆呆的看着叶鱼,    傻乎乎地说道,    “我不知道。”

        他这副傻乎乎的模样,    让叶鱼那颗紧张的心,    也跟着放松了一些,她回头对着乔苗苗交代,“苗苗,我要回去了。”

        乔苗苗知道有正事,她连忙摆手,“快回去。”顿了顿,又觉得自己态度太赶人了,她又补充说道,“要不要我去陪你?”

        叶鱼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一路上,叶鱼的双腿都没停过,她想,体育课上八百米跑步的时候,她都没这么着急过。

        好不容易跑了回去,叶家的屋外,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都是来看热闹的邻居,不过,他们脸上不再是之前那种每次在叶家有的阿谀奉承的神色,反而是有种淡淡的幸灾乐祸。

        谁说不是呢!

        叶家人太让人眼红了,叶红卫爬的太快了,之前阿谀奉承那是没办法,为了生存,为了和矿长打好交道,但是这次叶红卫出事,才是正常的情况。

        毕竟,哪里有人又想爬的快,又想不出事呢??凭什么好事,都让叶家给占了。

        他们就说嘛!叶红卫能爬这么快,必然是做了亏心事,不然,公安不来找别人,怎么来找他

        叶鱼扫过众人的神色,她明明还是往日那副娇娇软软的模样,可是那一双眼睛太清澈了,仿佛能照进世间污垢一样,对着她这么一双明亮的眸子,那些脸上还有这幸灾乐祸的人,顿时神色有些不自然,别开了头,三三两两的从叶家门口离开。

        但是,有些人就算是离开了也不省心,假心假意的安慰,“叶鱼啊!你别太担心了,只要叶科长没做那种事情,肯定会被放出来的!”

        “就是就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李金华意味深长地说道,明显是说一半留一半的,剩下的话没说完,全靠大家自己脑补。

        可是正是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样子,才是最引人遐想的。

        叶鱼面色不变,客客气气地说,“借李叔叔的吉言,不过,我爸爸向来行的端,坐的直,自然不怕那些魑魅魍魉。”接着,她话锋一转,“就怕有些小人在背后使坏,不过,我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真正的坏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相信自己的父亲,他不会做出作奸犯科的事情。

        李金华没想到,叶鱼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会说出这么刚的话,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着离去。

        叶鱼没理他,她转头对着看热闹的众人说道,“多谢叔叔阿姨们的关心,但是这会,我家需要静一静!”这是赶客的语气了,在场的没有笨蛋,自然不会听不明白的。

        大伙三三两两的退了出去,但是乔新华和赵大姐两人落在最后,乔新华是个刚正的汉子,他太擅言辞,笨拙地安稳,“我相信老叶不是这种人。”

        赵大姐也跟着,“老叶为人在忠厚不过的了。”

        叶鱼心里微暖,能够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的,自然是不容易。她并不傻,真心假意她还是分的清楚了,她一脸感激地说道,“谢谢乔叔叔赵阿姨。”

        目送着他们两人离开了以后。

        叶鱼这才掉头回屋,平时整洁干的温馨的屋内,此时,乱糟糟的,桌子椅子东倒西歪,柜子抽屉里面的东西翻的到处都是。

        玻璃碴子碎成了一地,周秀英和蒋秀华两人,默默的收捡着乱糟糟的屋内,相顾无言,安静的可怕。

        叶鱼站在门口,脸色阴晴不定,她上前抢过了对方手里的扫把,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爸呢?”

        蒋秀华和周秀英两个没想到叶鱼这会会回来,她们脸上还有不易察觉的惊慌失措,显然,她们两人是商量好的了,打算把屋内快速收拾一下,尽量不要让孩子们看到。

        只是,她们没想到,叶鱼会这么快回来。

        不知道想到什么,蒋秀华抻着脖子往叶鱼身后看了一眼,没看到叶朝阳和叶朝星,她心里徒然松了一口气,语气有些飘忽,“你爸出差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显然,她不想让叶鱼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这样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叶鱼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眼睛瞪的溜圆,“妈,你还瞒着我!”

        蒋秀华有些无奈,她拿不定主意,求助的看向自家婆婆周秀英。周秀英叹了口气,“跟孩子说吧,红卫不想毁掉他在孩子们心中的形象,但是这种事情瞒不下去的。”

        这话一说,蒋秀华眼眶涌上了泪意,就是不想掉落下来,宁愿憋的生疼,“公安以贪污受贿的名义,把你爸抓走了。”

        “不出意外的话,会判十年往上。”

        叶鱼倒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反驳,“不可能,我爸不可能贪污受贿。”他们家就算是最穷的时候,也从来没人想过去作奸犯科。

        更别说,现在家里的日子蒸蒸日上,根本犯不着。

        蒋秀华抹泪,“我们都相信他,可是外人不相信!”

        “那些公安在家里搜出了两捆大团结!”

        这才是最可怕的,可怕还有,那两捆大团结,是叶红卫拿回来的,但是,他拿回来的是,供应商结算的货款,是采购机器的货款,叶红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谈下的这比生意,为煤矿省了不少钱。

        在饭桌上,喝的有些高,打算等醒酒了以后,把货款交到财务科的。

        可是偏偏,他前脚刚进门,后脚才谈的好好的供应商,翻脸了,递了举报信到了上头,说那两万元不是货款,而是送给叶红卫行贿的赃款。

        目的就是,让自家的机器进入朔州煤矿,要知道,这种采矿的机器,一台就是十来万的,朔州煤矿这次换新设备,一次换了十台。

        按照市面上最新的价格,拿到的却是淘汰下来的旧机器。

        这是铁的证据。

        两万的货款还没交,公安已经上门了。

        饶是叶红卫,这会心里也是透心凉,从他一开始接触这便宜的供应商,就进到人家套子里面了,他前脚谈下了生意,把十台旧机器用两万块钱买了下来。

        后脚,副矿长王秦就把市面上的货款价格给波了出去,而且拿的还是他的印章去的财务科。

        这前前后后,他被人摆了一道。

        这里面的过程,明显是一环套一环的。

        从叶红卫和那家机器厂接触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别人的套子了。

        叶鱼听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低声,“陷害!”

        “有人在陷害我爸!!”

        蒋秀华要说些什么,却被周秀英打断了,她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岁,“我们都知道是陷害,但是别人不知道。”别人只看到了面前的证据。

        眼瞅着蒋秀华又在抹泪,她摆摆手,“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快些想想解决法子。”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在这一刻,周秀英甚至在想,当初,老二一路高歌猛进,是不是就是个错误。又或者是,老天爷看不过眼了,打算要让老二摔个跟头。

        叶鱼吸吸鼻子,她脑子里面转的飞快,“去找当初那个供应商对峙,把供应商抓起来,一切都清楚了。”

        周秀英和蒋秀华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那供应商说心里愧疚,在上交了举报信以后,就消失了。”

        也就是说,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是对叶红卫不利的。

        叶鱼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事,既然是阴谋,就会有破绽。”她抬头,看向自家母亲和奶奶,“你们可有见过那个供货商?”

        周秀英和蒋秀华点点头,“那人来我们家吃过饭,我们招待过他。”叶红卫为了能够便宜拿下这批机器,把家里的关系人脉都用了上去,更甚至,为了给单位省钱,直接把人给带回家里招待。

        可以说,从头到尾,他都是劳心劳力的跟老黄牛一样付出,可是,结果,却让人心寒。

        只因为对方看不惯他当矿长,就这样把矿里面的利益,把他往死里面坑。

        家里这段时间客人多,叶鱼是知道的,她受不了这个闹腾,每次都是躲出去的,连吃饭,都有不少次在乔家搭伙    ,因此,她是没见过那个供货商的。

        “妈,把那人的画像画出来。”叶鱼是知道自家母亲的,是个老师,而且是有一定的绘画功底的。

        蒋秀华连连点头,拿出纸笔就开始。

        叶鱼继续,“奶奶,那人在我们家吃饭的时候,你可有注意到是哪里的口音?”她不相信,一个人会平白无故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秀英仔细回忆了下,“就是咱们朔州口音。”接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浑浊的眼睛微微眯起,“不对,那会他喝醉酒的时候,隐隐约约有点像南方人。”

        他们在内陆,朔州市又算得上一个比较富足的城市,早些年,南方那边发大水,是有不少人逃难到了朔州市,周秀英年轻的时候是有接触过的。

        “南方人啊?”叶鱼陷入沉思,她的手指无意识的敲着还在完好的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响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问,“对方的工厂的名字有吗?”

        这个,蒋秀华和周秀英哪里会知道?

        她们两人摇了摇头。

        叶鱼起身,思维清晰,“奶奶,妈,你们两个先收拾下东西,晚点给爸爸送过去,免得他在里面遭罪。”按照朔州市的规矩,刚被收押进去的人,是允许家人探望的。

        这么一吩咐,周秀英和蒋秀华有了事干,就不会再像之前那般胡思乱想了。

        叶鱼也没闲着,等拿到了画像,她记在了心里,就出门去找人了,先去了一趟学校,把叶朝阳和叶朝星找了出来,他们两人是毕业班,每天都有晚自习。

        等叶鱼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叶朝阳这个火爆性子,当场就忍不住了,“等找到那个狗东西,把他捏出屎来!”

        叶朝星则文雅多了,他轻描淡写,“送到公安局就好。”关到老死为止。

        有了两个哥哥在前面撑着,叶鱼身上的压力徒然一松,她轻声,“我们现在要去财务科,拿到对方工厂的地址。”

        “最好能找到那徐三的家人,顺藤摸瓜,找到徐三。”徐三是这里面的关键人物,只要找到了他,他爸爸身上的污名,就能洗干净了。

        这些,叶朝阳和叶朝星都懂,可是,重点是,他们不认识财务科的人。人家怎么会,轻易的把工厂地址给他们?

        叶朝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黑黝黝的眼珠子微转,语气慢吞吞的“二哥,我记得财务科科长吴小娟是财务科科长的女儿,她好像喜欢你。”

        叶朝阳的脸当场就难看了起来,“你这是让我出卖色!相。”叶家的孩子样貌都生的好,叶朝阳也是一样,他生的高高大大,模样俊朗,学习成绩也不差,每次班级有什么活动,他又是冲在最前面,为别人出力,次数多了,喜欢他的女学生也不是没有。

        吴小娟就是其中一个。

        叶朝星毫不犹豫的嗯了一声。

        是出卖色相!

        叶鱼也巴巴的望着自家二哥,“二哥,你想想还在牢里面的爸爸。”

        叶朝阳眼一闭,牙一咬,“行!”

        看着自家二哥这么为难的样子,叶鱼安慰,“二哥,你也先别急,毕竟,这是没得法子的法子,要是我们去财务科一次就问到了,就用不上你牺牲色相了。”

        叶朝阳,“!!!”

        敲定了细节,兄妹几个很快就去了财务科,值班的是小赵,是个年轻女生,叶鱼上去卖好,但是对方就是油盐不进,非说,这家工厂地址是机密,不能随便告知外人。

        其实,倒不是小赵为难叶鱼他们,而是事实如此,上面交代了,有关叶红卫相关的事情,一律不准往外透露,尤其是关于工厂方面的信息。

        更是被勒令禁止。

        叶鱼他们被逼的没法子,只能自家二哥叶朝星的色~相,让他从吴小娟那里套取消息,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吴小娟确实在家里自家父亲的书桌上,看到了工厂的相关地址。

        叶鱼他们千恩万谢,连夜拿着地址,去了闽南。只是,他们来的不巧,却去晚了一步,不止是徐三消失了,整个徐家人,听说是连夜都搬走了。

        叶鱼他们在闽南打听了三天,但是对于徐三一家搬到哪里了,却无人知道。叶鱼他们在闽南实在是耽误不下去了,只能绝望的回到了朔州市。

        不为别的,叶红卫要开庭审理了,如果,他们这次没把证人给找回去,就意味着,叶红卫几乎板上钉钉的要坐牢了。

        找不到证人,一系列的证据又都指向了叶红卫,几乎不用想结果的,叶红卫完了,叶家也完蛋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叶鱼他们仍然没放弃,回到朔州市,他们第一件事,就去找到叶红卫往日的工作上面的搭档,愿意给叶红卫作证的,他没有贪污,可是,最终愿意出庭作证的,也不过才两个人而已。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工会的赵大姐和乔新华,可是,他们的地位太轻了,分量还不够。

        叶鱼一连着跑了好多家,希望对方可以帮帮忙,可是没用,没有任何的用处,他们都不愿在开庭审理的时候做证人,因为很有可能会得罪未来的矿长。

        没人愿意冒这个风险。

        叶鱼几乎是颓然的去了监牢里面,不过几天没见,原本意气风发的叶红卫像是老了好多岁一样,脸上的褶皱子几乎掩盖不住了,他眼眶有些红,看着瘦了一圈的叶鱼,颇为心疼,“想想,乖,不要在为爸爸跑了,没用的!”

        “这件事,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是不可否认,爸爸轻敌了,才会落入对方的圈套,就当是教训了。”

        他虽然说的简单,但是他们都知道,没这么简单的,坐牢哪里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十年下去,和长辈妻子孩子分离不说,还要在监狱里面受到非人的打击,等十年后,出狱了,叶红卫的职业生涯也完了,没有单位会要一个有坐牢历史的人。

        叶鱼的眼眶憋的通红,她倔强,“爸,我不信,我不信老天爷会冤枉一个好人。”

        他们都期待着有奇迹的发生,期待着徐三能够良心发现,回来说出事实。可是没有,一直都没有。

        在即将出庭的前三个小时,叶鱼眼神发了狠,打算破釜沉舟,“二哥,我们去把李金华给绑了!”

        他们都知道李金华很有可能是帮凶,但是却苦于没有证据。

        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走这一条路。叶鱼他们也是一样,绑架是犯法的,同样也要坐牢。可是叶鱼没有其他选择了,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冤枉的父亲坐牢十年,然后,看着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毁掉。

        叶鱼的状态很差,陷入了一种前世的绝望,那是家破人亡的感觉。叶鱼觉得,这次的事情,仿佛是一个开端一样,她怕,有了这个开端,接下来不好的事情就会接踵而来。

        叶朝阳和叶朝星显然没想到,这种话会从自家乖巧的小妹口中说出来,他们两个都震惊了。

        叶鱼破罐子破摔,“除了这个法子,你们还能想到其他的吗?”

        不能!

        叶朝阳和叶朝星两人在心里默默的回答。这几天,他们找了一切能找的关系,去分析了一切能发生的事情,去找了一系列的证据,可是这些都没用。

        这些都是间接的。

        最重要的是徐三,可是徐三消失了茫茫人海中,他们国家这么大,想要找到一个有意藏起来的人,太难了。

        那么,现突破口只有李金华和王秦他们了。

        叶红卫下马了以后,他们两个人是最直接的受益者。除了,他们几乎不做他想。

        叶鱼一个姑娘都能下这种决心,叶朝阳和叶朝星自然不会怂的,叶朝阳作为大哥,主动把责任揽了过来,“一会抓到了他们两个以后,事情全部交给我。”

        “出了事,你们两个一口咬定不知道,记住了吗?”叶朝阳从来不是个稳重的性子,可是,这会,他一脸的严肃和认真    ,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不!”叶朝星和叶鱼两人同时摇头。

        叶鱼,“二哥,你们听我说,真要是到那一步,你们就把事情推我身上!”

        “不可能!”

        “你们别忘了,我今年十七岁,还差一岁满十八岁。”十八岁是个界限,犯了法律,是要坐牢的,而十七岁,却卡在十八岁的下面,犯了法律,却可以以教育为主。

        而不会有太大的惩罚。

        叶朝阳和叶朝星都沉默了,他们已经满十八岁了,他们也都知道,自家小妹说的方法是最合适的,但是——

        他们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两人都不吭气。

        叶鱼抬起手腕看了时间,“没有时间考虑了,就这样决定!”

        三人分头行动,想要把李金华和王秦先抓起来,可是,老天爷似乎和他们作对一样,他们在多个地方蹲点,都没等到想要找的人。

        叶鱼到最后,彻底绝望了,她发现,不管怎么样,老天爷好像跟他们作对一样。他们想到了一千种法子,老天爷就能告诉他们,这一千种法子,都不行。

        叶鱼眼睁睁的看着手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叶红卫从牢里面被提出来,上了法庭,而她,能做的也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而已。

        她的状态太吓人了,眼神空洞,目光呆滞,把蒋秀华和周秀英他们都给吓着了,蒋秀华甚至忍着难受,抱着叶鱼安慰而,“想想,不怕的,不就是十年吗?等着你爸爸出来了,他还是你们的父亲,也仍然是我的丈夫。”

        他们一家人等就是了。

        叶鱼咬着唇,她不说话,蒋秀华觉得不对劲儿的时候,她掰开叶鱼的嘴巴一看,嘴唇靠内部的位置,被咬了破了皮,丝丝淌血,那么怕疼的一个小姑娘,这会却跟没感觉一样。

        蒋秀华心里难受的无以复加,娘俩抱着一起哭了起来。

        叶朝阳和叶朝星两人也惶不多让,虽然没掉眼泪,但是眼眶通红,他们有些痛恨自己的无能。

        在这种时候,却不能给家里帮上一丢丢的忙。

        还是周秀英经历过大风大浪,她沉声,“走,进去吧!”

        他们坐在下面的位置上,看着台子上的叶红卫,胡子拉碴的烤着手铐,听着法官在上面一句句审问,叶红卫的话不多,只有不是,没有,这两个字。

        翻来覆去。

        再也没有多余的话了。

        法官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暂时休庭十五分钟。

        叶红卫站在太子上,他遥遥的望着台下的亲人,露出了微笑,无声的表达,“我没事!”

        他这般样子,越发让叶鱼他们难受了。

        很快,休庭时间就到了,法官再次询问,“叶红卫,对于此次,人赃俱获的赃款两万元,你是否认罪?”

        “我不认!”

        叶红卫坚持。

        叶鱼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去,他们由衷的希望,法官能够再次休庭,给与他们多一些的时间,多一点时间,就意味着他们的证据会更多一些。

        可是他,他们失望了。

        法官的沉默,并不是在考虑延迟案情,反而是陈述证据

        “但是根据证据来看,你确实贪污受贿了,就算是你不认也不行。!”

        “我宣布——”

        “等一等!!”审庭那暖黄色大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极为英俊的男人,他还穿着一身作战服,瞧着那衣服有几天了,还带着暗褐色干枯的泥巴印子。

        他信步走来,身上的威严,极为浓烈。

        叶鱼看着来人的时候,她眼眶突然红了,哭出了声,低低地喊道,“顾哥哥!”接近一个星期的强烈紧绷,让叶鱼随时在崩溃的边缘,在看到顾九泽的这一瞬间,她仿佛就跟有了主心骨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许久没联系过的顾哥哥会出现在这里。

        她只知道,在她最为需要他的时候,他如同盖世英雄一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哪怕泥泞缠身,胡子拉碴,也丝毫不掩风姿。

        法庭的人多,下面的亲友也多,叶鱼的细细低低的哭声,淹没在了人群中,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可是,即使是这样,顾九泽还是听见了,他敏锐的从众多的人群中,一下子捕捉到了叶鱼的身影。

        小姑娘皮肤苍白,瘦脱了相,原本的婴儿肥消失不见了,一眼望去,最先看见的,就是那一双大眼睛,许是太瘦了,那一双眼睛在小小的脸上格外的惹眼,还有那尖尖的下巴,引的顾九泽心都跟着骤然缩了下。

        他朝着她点了点头,无声,“交给我!”

        叶鱼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豆大的晶莹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但是却没有半分伤心,她眼里有着的是满满的笑意。

        长达一个星期的精神紧绷,在这一刻,徒然放松了下来。

        她知道,她的盖世英雄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两人不过是一瞬间的眼神交错,顾九泽迈着大步,身姿挺拔他身上还有着从战场上还没来来得及褪去的煞气,更有着玉山将崩也压不到的气势。

        他每走一步,周围的人就自觉的让开了过道。

        他们怕他。

        “你是什么人?”法官心里犯起了嘀咕,面前这位年轻男人身上的血气和煞气,可不是普通人啊!

        顾九泽行了一个敬礼,“731部队中队长顾九泽报道。”

        731这个代号,是个传奇,只是,知道的人却不多,偏偏,这位法官就是知情者之一,因为他的儿子,也去的是这个部队。

        他神色缓和了几分,“同志好,你虽然是部队的尖子兵,但是这里并不是你能玩笑的地方。”

        “我现在不是兵,只是叶红卫的家属。”

        “请把我当做家属来看待!”

        法官瞠目,现场一片哗然。

        显然是没想到,顾九泽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以叶红卫家属的身份出现。

        叶鱼痴痴的望着台上那个挺拔如山峰一样的身影,大大的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她低低的喊了一声,“顾哥哥,谢谢你!”

        旁边的周秀英和蒋秀华两人,也有些吃惊,更多的却是感动,“九泽这孩子,能做到这一步,是大恩啊!”是大恩大德。

        在所有人都不愿意帮助叶家的时候,在叶家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

        在这一刻,连叶朝阳和叶朝星两人,对往日那个老是跟他们抢妹妹的顾九泽敌意都淡了几分,更多的却是感激。

        台上。

        法官问,“好!那么你作为家属,干扰法庭庭审,可知罪?”

        顾九泽摇头,他薄唇紧抿,“法官,我是带着证据来的,以免,您办下冤假错案!”他的这句话,让现场的哗然更大了一些。

        什么证据?

        什么冤假错案。

        他们有些迷惑了,难道,难道叶红卫是冤枉的吗?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难怪,难怪叶红卫嘴那么硬,死不认罪。

        看来,这里面是有隐情了。

        叶家的人是欢喜,而王秦那一党,确实恐惧。他们的人,四处张望着,却始终没看到王秦和李金华出现,这种日子,他们两个正常是一定会出现的。

        可是!

        偏偏!

        从今天早上开始,他们就联系不上王秦和李金华了,他们心中的不安更是放大到了极点。

        不断的安慰自己,应该不会吧。

        王秦和李金华肯定是被哪里绊住脚步了。等庭审结束了,他们肯定就会出现了。

        可是!下一秒。

        顾九泽的话,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法官,此次案件另有疑点,我抓到了徐三,王秦以及李金华,我要求这些人,对簿公堂!”

        顾九泽的话,让王秦一党他们,冷汗淋漓。

        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吗?

        叶鱼他们在听到这几个名字的时候,眼里的惊喜怎么也掩盖不住,周围的人却是更多的疑惑了。这王秦和李金华怎么也牵扯进来了?

        还有那徐三是谁?

        怎么合在一起,他们有些不明白了呢!

        其中,心思最为复杂的是叶红卫,他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年轻人,心中感动有之,复杂有之,他不得不承认,自家的几个孩子,加起来都比不上对方啊!

        法官沉声,“把人带进来吧!”

        顾九泽拍了拍手,不多会,陆续上来了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徐三,他似乎被关押的有一段时间了,整个人颓唐又害怕。

        而王秦虽然面上镇定,但是走路的双腿却在发抖,却出卖了他。至于李金华,在带上来的这一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断叫嚷,“放我出去,我是被牵连的!”

        顾九泽扫了一眼过去,李金华顿时惊恐的戛然而止。

        他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供词交给了法官,“法官,这是审讯出来的东西,上面有着徐三,王秦以及李金华三人如何勾结陷害叶红卫的事实经过和亲笔签名。”

        不得不说,顾九泽对人心的把控是真的到了极致,他若是一上来就把供词交上去的话,法官不一定会看,而下面的人也不一定会相信。

        可是,当徐三,王秦,李金华三人面色苍白,颓唐,精神失控的站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在这一刻的形象,甚至要比供词更有说服力。

        法官接过供词,从上到下看了起来,他的眉头越皱越深,心想,要不是顾九泽来了,他怕是真要办一个冤假错案了。

        毁了一辈子的清明。

        法官看完供词,他目光转向徐三他们三人,“你们有什么说的?”

        三人齐齐沉默,这会,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这会在辩解,是苍白无力的,因为供词上面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还有他们供认不讳的签名。

        徐三突然说道,“我认罪,是我贪心,不该受到王秦和李金华二人的驱使,这才犯下大错!”他突然转身,对着叶红卫跪了下来,“对不起!”

        这一句对不起有些迟了,但是总归是没缺席的。

        就像是正义一样,它会迟到,但是绝不会缺席。

        现场一片哗然,众人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案件很快就清楚了,王秦和李金华涉嫌故意害人罪,贪污受贿罪,蓄意绑架罪,三项罪行并列,被判无期徒刑。

        而徐三因为戴罪立功,判刑十五年。

        出了法庭的时候,叶鱼的双腿在打飘,可是她坚持站在法庭的门口等着,她要看着那个如同盖世英雄一样的男人过来,亲口对他说一句谢谢。

        不!或许不止是谢谢!

        顾九泽录完最后的口供,从法院出来了,他信步走来,在离叶鱼三米开外的距离,停在了原地。

        四目相对。

        男人的的目光缱绻温柔,低声,“想想,我回来了!”

        “别怕!”

  https://www.71du.com/book/7550/4839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