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港黑一枝花 > 第85章 双方交战

第85章 双方交战

        为了躲开萩沢让的“制约之链”,    早有准备的白兰在千钧一发之际打破车顶,火焰凝聚而成的翅膀瞬间展开,火焰推动力让他借此顺利逃出车厢,没被萩沢让的锁链给束缚住。

        可他还没能在半空中停稳,头顶骤然传来一声暴喝,一团黑色的影子压下来,距离他越来越近,    大片阴影挡住了上方的阳光,    让白兰的视野瞬间暗了下来。

        白兰心中一凛,翅膀扇动,飞快地往旁边一躲,避开了从天而降的黑影。

        然而他的动作好像被人看穿了一样,    刚刚躲开黑影,    “嗖嗖”几道金芒刺破平稳的气流,    直冲他的眼睛而来!

        白兰下意识地一偏头,那几道金芒刚刚擦着他的脸颊过去。

        尽管白兰的反应已经相当快了,可还是被截掉了耳边的碎发,    颧骨处一凉,下一秒,    温热的液体从伤口处渗出,顺着脸颊滑下。

        白兰一个闪身,    避开了在半空中拐了个弯朝他袭来的锁链——刚才在他脸上留下伤口的就是这玩意儿。

        之前那团黑影挟裹着千钧之势,    如同炮弹一样坠落,    不过却在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一收势,    一手拽着披在肩上的风衣,一手压着头上的帽子,轻巧落地。

        这个时候,萩沢让也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没事吧?”中原中也一边问,一边打量着萩沢让。

        后者平静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说:“我没事,他的翅膀是火焰构筑的,小心烧伤。”

        中原中也点点头,接着摘下了耳机——之前他就是用这枚耳机监听了车里的整场对话。当然也包括白兰和萩沢让那一小段,没有中原中也的那个时空,萩沢让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秘书的对话。

        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因为说实话,他们又不像白兰一样能够观测到平行时空。所以对中原中也来说,他们如今所在的这个世界即为唯一。

        白兰伸出手指抹掉脸上的血液,居高临下地看着地面上的两个人。

        “有些意外呢,中也君应该是从武装侦探社那边赶过来的吧?”

        中原中也随手将耳机和外套扔在一边,挑衅地冲白兰勾了勾手指,笑容恣意,“废话那么多,要打赶紧的。”

        “中也君真是急脾气呢。”白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匣子,戴在右手中指的玛雷指环上倏地燃起一簇明亮的橙色火焰。

        大空属性的火焰具有“调和”的特性。

        大空火焰能够打开所有属性的匣子,而大空属性的匣子只有注入大空火焰才能打开。数量极其稀少的大空属性匣兵器,同样具有与其对应属性火焰的“调和”特性。

        说是“调和”,但实际上被大空属性的匣兵器攻击后,被攻击方从里到外都会被石化。若是身体部位在石化之后被人给打碎了,那就再也没有恢复的机会了,丢胳膊丢腿的不算少见,更严重的直接就没了命。

        这样的东西听起来就觉得很危险。

        萩沢让早早地就跟中原中也讲过匣兵器需要注意的地方,所以中原中也根本就不打算给白兰开匣子的机会。

        只听“轰”地一声,他一脚踏碎地面,异能力发动,或大或小的碎石块与他一同升空,从四面八方一齐袭向白兰,甚至还带拐弯的!

        别看只是普通的石块,上面还被中原中也加注了重力,指甲盖大小的小石头打在人身上都像被狙.击枪射中了一样。

        攻击十分密集,白兰哪还有空隙开匣?

        几次险之又险的擦伤后,白兰躲闪不及,不得不用火焰翅膀挡在身前,加大火焰输出将大小石块尽数熔化,变成一团团岩浆状的流体坠落,从远处看像是在小范围内下了一场雨一样。

        他正准备趁这个间隙将匣兵器打开,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火焰顾得了身前却顾不了头顶!中原中也一个高抬腿劈下,重重地将白兰砸进了地里!

        原本平整的马路上裂出了蜘蛛网一样的纹路,白兰在关键时刻用翅膀调转方向,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冲势,没让自己的骨头折断。

        可绕是如此,他还是被刚才中原中也那重若千钧的一击砸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一时之间竟分辨不出眼前的方向。

        他手中的匣子在刚才那猝不及防的攻击中脱了手,就摔在了他的手边。

        还不等白兰伸手去拿,那匣子就不受重力影响地漂浮起来,被送到了萩沢让手边。

        萩沢让伸手将匣子摘下来揣进了兜里,打算下次到西西里的时候买个好价钱。

        “啧,什么嘛,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中原中也撇撇嘴,这次换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深坑中的白兰了。

        萩沢让翻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体谅一下,毕竟几年前他的能力还未觉醒的时候,也只是个普通学校的学生而已,和中也哥这样从小就进行高强度训练的人起跑线不一样。”

        中原中也:“嗯?是这样吗?”

        萩沢让:“彭格列调查出来的情报。他虽然觉醒了特殊的能力,但……或许是在能力上花的时间比强化身体来得多,所以单论格斗的话,唔……大概和治哥一个水平吧。”

        中原中也斜了他一眼,“也就是个个都比你体术强。”

        萩沢让理直气壮地说:“至少我花时间在正道上了,给港黑赚了那么多钱呢!这家伙仗着有游戏攻略见天变着法儿玩游戏!”

        中原中也:“……”

        刚从坑里爬起来的白兰:“……”

        萩沢让:“而且你看我知道自己体术是弱项,这不就把中也哥这个体术大师给叫来当帮手了嘛!”

        “……你还挺得意?”中原中也缓缓下降,平稳着地。

        萩沢让:“人贵有自知之明!”

        说完,他话音一转扭头看向垂着脑袋,表情晦暗不明的白兰,语气微妙地说:“那么杰索先生,你的帮手赶来了吗?”

        嗯?帮手?

        中原中也皱了下眉,不着痕迹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而他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哈哈……让君真是的,要是什么都拆穿的话就没意思了啊。”

        萩沢让双手环在胸前,嘴角讽刺意味十足:“自以为拿着大主角剧本的家伙怎么有资格说这种话啊。”

        白兰没有对此作出回应,只是突然抬起头,笑得意味深长地说:“看,他们已经来了哦……”

        他们?还不止一个人?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抬起头,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形迹可疑的家伙。

        几乎就在同时,萩沢让的火焰如同呼啸的海浪一般,凶狠地朝白兰及其四周拍打了过去!然而却在即将接触到他的一瞬间,一道灰色的屏障骤然出现,将萩沢让的火焰尽数阻挡在外!

        周围漫起大雾,可见度极低,很快就将众人的身影掩盖了起来。

        “圣域?”

        萩沢让不自觉皱起了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果不其然,一柄灰色的巨剑在几百米的高空中悄然显现。

        站在萩沢让不远处的中原中也仰头看着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神色莫名。不一会儿,他惊讶地发现,灰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附近,又出现了一柄巨剑!

        不过与颜色深沉的前者不同的是,后出现的这把剑颜色金黄,灿烂又耀眼。

        中原中也飞快地扭头看向萩沢让,发现后者的身前展开了一个半球形、领域式的能量屏障,正与另一道灰色的能量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前者将中原中也划进保护范围,后者则将身上狼狈面上悠闲的白兰划进了保护范围。

        周围的雾气也在两道能量碰撞的冲击下被吹散,显现出了与萩沢让对峙的那个家伙的身影。

        那是一个做神父打扮、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右手上还握着一把精致的、刻画着花纹的转轮手.枪。

        “说什么一定要先单独聊聊,结果将自己搞成了这副鬼样子。要不是大叔我的茶刚好喝完,闲得没事决定过来看一眼,你这小子已经被丢进人家的刑讯室里啦!”中年男子面露嫌弃地瞥了坑里的白兰一眼。

        白兰背后的翅膀已经收了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说:“同龄人之间的谈话,有代沟的中年老大叔还是不要参与的比较好,反正你也听不懂嘛。”

        “嗨呀你这混小子,说话怎么跟须久那那个臭小鬼一样没大没小的。”

        白兰笑嘻嘻地说:“须久那君就是这么说的啊。”

        “啧,一群不可爱的家伙。”

        灰之王竟然没有和绿之王一起行动,这倒是让萩沢让十分意外。

        如果灰之王在这儿,那么绿之王那边……

        等等!

        他蓦地看向白兰,难道说……?

        察觉到他视线的白兰转过头,与他对视了一眼,沉郁的紫色眼眸中,积淀着最深沉的恶意。

        白兰张了张嘴,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萩沢让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接着他又似乎想到什么一样,转而讥诮地看了一眼拦在他身前的灰之王。

        “?”灰之王磐舟天鸡被他瞧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喂喂,干嘛这么看着大叔我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真是让人浑身不适啊。”

        萩沢让没有搭理他,只是冲旁边的中原中也伸出手:“中也哥,杀了白兰。”

        中原中也没有问为什么,一边摘手套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平行时空的情报不要了?”

        萩沢让冷笑一声,“那些都无所谓了,现在我觉得,那家伙还是死了干脆。”

        中原中也有些意外,明明来之前这小鬼还特意交代让他不要下手重了,免得将人弄死了浪费一个获取平行世界情报的机会。

        怎么这家伙突然改主意了?

        萩沢让看向了依旧嬉皮笑脸的白兰,胸腔中满满的恶意都要翻涌出来了。

        敢打他珍宝的主意,无论是谁都得死——

        白兰的角度找得巧,他刚才说那句话的口型只有萩沢让一人看到了,因此中原中也和磐舟天鸡才会无动于衷。

        否则若是让他俩知道了,不说本来就与白兰立场相反的中原中也,怕是连磐舟天鸡这个原本的伙伴都要反水杀了那家伙。

        当然,萩沢让是不会放过这么个挑拨离间的机会的。

        “灰之王先生。”萩沢让脸上挂起了机械刻板的笑容,“让我猜猜白兰对你们说了什么?想要利用石板推动进化?还是说开创新世界?”

        磐舟天鸡一愣,明显被他给说中了。

        “那你们有确认过他的所言虚实吗?你们怎么能保证……他不会在最后摘了你们的桃子吃呢?”

        磐舟天鸡明白萩沢让想干嘛了,这不就是临场挑拨嘛!多稀罕哪?

        然而萩沢让怎么会只用这样两句干巴巴的话来动摇磐舟天鸡呢?

        “最后一个问题,灰之王先生。”萩沢让的声音轻柔,仿佛在恋人耳边细语一样,“白兰告诉过你,三王正守在德累斯顿石板所在地吗?”

        “?!”磐舟天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看了白兰一眼。后者挠挠头发,没半点心虚地说:“我也是到这边了才知道嘛。”

        萩沢让笑了一声,戳穿他:“他在撒谎。”

        白兰面不改色地说:“没有哦。”

        萩沢让:“既然我会在这个地方等着你,石板就不可能没有人看守,普通看守自然是无法与王权者抗衡的,那么为什么我还会如此安心地放着石板不管,反而与你在这里聊天呢?”

        磐舟天鸡一改之前的悠闲姿态,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萩沢让再接再厉:“他是不是告诉你,东京有他的人手帮忙牵制三王,而他会帮忙牵制住我,让我赶不回石板那边。只是我身边有个实力非常强的异能力者,与王权者的力量相比也毫不逊色。他担心自己一对二很快就会落败,所以他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是这样的吗?灰之王先生。”

        全中!

        白兰:“这么看来我并没有撒谎啊,让君,因为我就是这么做的。”

        萩沢让:“你是这么做的没错,但你也只是没告诉绿之王和灰之王,彭格列的人手已经赶到东京,三王成功脱身来到了横滨。”

        磐舟天鸡有些惊疑不定地来回扫视萩沢让和白兰。

        这两个人……他该相信谁?

        萩沢让本就是与他们立场相悖的敌人,而且如今说的还是挑拨关系的话,不能轻信。

        可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么白兰……

        他们都知道,释放出力量的绿之王比水流实力十分强悍,可大概是因为在迦具都陨坑事件中失去了心脏,如今只能靠王权之力维持生命的原因,他能够释放力量的时间是有限制的。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制时间,他就会恢复成普通人的状态。

        释放出力量的绿之王肯定不会落于三王下风,可对方的目的若只在于牵制、消耗时间,那么绿之王迟早会败落!

        如果拥有能力为“绝对守护”的灰之王在场,他们还有转胜的机会,可现在,灰之王和白兰一起在山下公园牵制萩沢让和中原中也,哪能赶到德累斯顿石板那边去?!

        磐舟天鸡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竭力判断到底谁在说谎,或者说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不利于他们的一部分真相。

        就在他脑中乱成一团麻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摘下了戴在手上的“制约之链”,“污浊”吟诵很快完成,神秘诡谲的纹路从中原中也的两只手一路往上攀升,到小臂,到锁骨,再到脸颊,整个人的气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察觉到异样的磐舟天鸡急电般将视线投向中原中也,随即一愣,“这是……?!”

        为什么他会从一个人身上察觉到与石板类似的气息?!

        就在他惊讶走神之际,萩沢让身周跃出道道火柱,对磐舟天鸡发动了进攻!

        那几道火焰在半空中褪去,露出内里灿金色的锁链。

        磐舟天鸡在看到锁链的时候就举起了手中的转轮手.枪,经过特殊打造,可以承载王权者火焰的子弹精准地击中其中几条锁链,但开枪是有间隙、一把手.枪能够装载的子弹也是有限的,所以哪怕他的速度再快,命中率再高,也不可避免地漏掉了几条锁链。

        用于能量冲撞的圣域状态被打破,一金一灰,挟裹着两种属性火焰的锁链和子弹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制约之链”能够限制被束缚之人或者物品的力量,磐舟天鸡也早在白兰那儿听说了这一点。

        这对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来说是一个相当棘手的能力,所以磐舟天鸡才会决定和白兰一起牵制住黄金之王和另一名强劲的异能力者。

        这边,萩沢让和磐舟天鸡交手上了。

        萩沢让的优势在于“制约之链”,而磐舟天鸡的优势则在与多年为王,对王权之力的掌控和运用谙熟于心,因此,这二人目前保持着势均力敌的状态,如果没有外力介入或者其中一人出现破绽的话,应该还会这么僵持下去。

        这边是你来我往、势均力敌,而另一边的局势完全就是一边倒了。

        普通异能力状态下的中原中也都能将白兰摁在地上揍,更别说“污浊”状态下的中原中也了。

        白兰身上还有之前中原中也造成的伤,说好的帮手磐舟天鸡这会儿也顾不上他,中原中也的攻击比起之前狂暴了不知多少倍,压缩成球状的重力子弹能够吞噬周围的一切,就连残渣都不会剩下。

        为了不缺胳膊少腿或是身上破出个大洞,他躲得可谓是相当狼狈。

        “这家伙还真是强啊……要不是担心幻术会露出破绽……哎呀!”

        为了躲开砸向自己的重力子弹,慌不择路的白兰又一次摔进坑里后,原本俊秀的脸已经鼻青脸肿得根本瞧不出来原样了。

        他幽幽叹了口气,眼瞅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在半空中的中原中也发起下一次进攻前,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狼毒,差不多可以撤退了。”

        随即在本该空无一人的地方,突兀地传出一个声音:“是,白兰大人。”

        靛青色的烟雾从白兰右手方不远的地方扩散开,很快便将四周包围了起来。

        中原中也的攻击刚刚到达,白兰已经失去了踪影。

        “轰——”

        巨大的冲击波掀飞了周围的一切,就连几米远的行道树都不可避免地被波及到,“咔嚓咔嚓”应声断了一排。

        直面这一击的攻击中心几乎可以说被碾成齑粉,烟尘散去,只留下数米深坑。若白兰还待在那儿的话,估计已经渣都不剩了。

        中原中也那边造成的巨大冲击波多少也影响到了萩沢让他们这边。

        两人分出了些许心神去查看那边的情况。

        这一瞧就发现,白兰没了踪影。

        不过那家伙到底是跑了还是被中原中也杀掉了,他们现在还无法确定。

        见状,磐舟天鸡果断选择撤退!

        圣域再开,浓雾瞬间吞没了他的身影。

        萩沢让并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反而将锁链的攻击方向掉转,径直缠上正大笑着肆意破坏周边一切的中原中也。

        被锁链缠上的一瞬间,中原中也还想用手去捏碎禁锢他的东西,然而他的手刚刚搭上锁链,还没来得及用力,“制约之链”就在萩沢让的操控下,帮他将体内的荒霸吐压制了回去。

        没了荒霸吐的力量支撑,中原中也瞬间脱力,就在他即将跌到之际,小跑过来的萩沢让刚好将他搂进怀中。

        因为这次“污浊”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中原中也并没有出现口鼻溢血的情况,只是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站都站不稳。

        “还好吗?”

        “嗯。”

        萩沢让柔声说:“中也哥辛苦了。”搂着中原中也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中原中也强打精神告诉他:“白兰……那家伙……”

        “跑了?”

        “嗯……幻术师……”

        “我知道了。”萩沢让没感到意外,在他的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休息吧,接下来交给我。”

        “好。”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疲惫不堪的中原中也放任自己闭上眼睛,歪头昏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萩沢让的手机提醒收到了新邮件。

        他单手搂着中原中也,拿出手机,发现邮件是彭格列那边发过来的,内容只有寥寥几个字——玛雷指环被替换,真品不知所踪。

        “啧。”真品都跑横滨来了才给他消息。

        不过这样看来,东京那群被彭格列绊住手脚的家伙,只是白兰放在明面上的靶子,他的守护者们应该另有其人……

        那么现在,绿之王身边藏了多少个这样的家伙呢?

  https://www.71du.com/book/8811/4839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