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穿书暴富后我踩翻修罗场 > 第73章 被困车中

第73章 被困车中

        蔚鸿之带雀宁去了他最近新发现的一家春饼烤鸭店,    就算被风雨交加的天气影响,店里仍然有不少人,这家店没有特设的包厢,他倒也不在乎,直接在一楼大厅里挑了张靠窗的空桌坐下。

        将菜单推给雀宁,蔚鸿之拨弄了下稍微被雨打湿的头发,道:“点菜吧。”

        他车上有伞,    但从停车处到餐馆这一小段路上懒得再撑,    加上雨下得也不算大,就跟雀宁挤了一把——反正蔚鸿之低头钻进雀宁伞下时是这样解释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雀宁自然不会拒绝,在蔚鸿之贴过来时将伞撑得高了些,    蔚鸿之比自己要高出十公分,    他不想打到对方的脑袋。

        两个大男人挤一把伞的结局显而易见,    蔚鸿之的头发和一边肩膀都被淋湿了一些,而雀宁稍微好一些,但裸.露在衣袖外的一只胳膊上也淋上不少水迹。

        雀宁盯着菜单,    有些心不在焉,蔚鸿之的衬衣同样是短袖,    挤一把伞的时候蔚鸿之有意向后错了下,在他斜后方,    但和他撑伞的胳膊仍不可避免地时不时碰到一起,    雀宁本来是觉得有点冷的,    但来自青年的温度贴上皮肤,    驱散了所有寒意,甚至都有些烫。

        在雀宁印象中,蔚鸿之一直都是这样,浑身散发着活力满满的热度,感染着身边的人,让他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去汲取一些温度。

        腹中的饥饿感将雀宁的思绪拉回来,他点了几个菜,正好够两人吃的分量,蔚鸿之给他说过好多次跟他在一块的时候不用想着省钱,但不省钱不意味着浪费,蔚鸿之显然也跟他抱着同样的想法。

        “加班都干了什么?”服务生先上了一份鸭汤,蔚鸿之给雀宁和自己各倒了一杯,将杯子端到唇边,抬眼问对面的少年。

        “做一些报表,今天新学了一个软件,用的有些不太熟练,所以弄得比较慢。”雀宁对上蔚鸿之的眼睛,瓷杯遮住了对方最常含着笑意的唇角,只有那双眼睛时有些说不上来的严肃,像是能直接看到他的心里去。他只坚持了数秒便败下阵来,目光游移到青年身后虚空中的某一点,不敢同蔚鸿之继续对视。

        他怕自己眼中的爱慕太过显眼,被蔚鸿之窥见。

        雀宁些许局促的反应让蔚鸿之心中一紧,寻思是不是刚才的眼神太过露骨,把他看的不好意思了,他放下只抿了几口的鸭汤,道:“以后记得在办公室里放件外套,省得像今天这样变天再冻着了,空调开得冷的时候也可以穿。”

        雀宁应着,十几分钟前他站在风里等待的时候就想着明天一定要拿外套了,但从蔚鸿之口中听到又是种别样的满足,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家人之外,他只从蔚鸿之这里得到过被悉心照顾着的感觉。

        雨让饭店新来的客人不多,他们点的菜很快被端上桌,蔚鸿之等雀宁下班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早就饿透了,废话不多说,直接开吃。

        蔚鸿之领过来的店味道自然不会差,两人解决掉一整只鸭子两份春饼、一盘麻辣鸭头、一盆糖醋排骨和一大份土豆丝,蔚鸿之甚至还多要了一碗面条。

        捞干净汤汁里的最后一根面,蔚鸿之放下筷子,抬眼恰好看到雀宁正舔去唇角的酱汁,舌尖将那一滴深色的酱料卷入口中,还抿唇品了下。蔚鸿之盯着那淡色的唇,甚至都能想象到它的柔软——

        蔚鸿之喉结滚动了下了,垂下眼,视线却接着撞上雀宁从圆形领口中露出的锁骨,颈部线条跟锁骨交汇处有个小小的浅窝。男人都是视觉生物,他也不例外,蔚鸿之呼吸略微急促起来,躁动从心底悄悄探出头,化作某种**,向着既定的方向涌去。

        蔚鸿之突然站起身的那刻雀宁吓了一跳,他抬起头,蔚鸿之一只手正抄在裤子口袋里,离开座位,道:“吃完了就走吧,别过会儿下大了再被困住。”

        雀宁点头,外面雨声一直没停过,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再大一点的确不好再开车了,他扯了张纸巾擦擦嘴,一边仔细擦过每一根手指,一边起身道:“那走快吧。”

        他歪身背起上班用的单肩包,未曾发觉蔚鸿之古怪的眼神。

        蔚鸿之是真没想到站起来后自上而下看过去,雀宁肩颈处大片白皙的皮肤会毫无遮拦地暴露在他视线中。雀宁看着清瘦,但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单薄,蔚鸿之当初知道他具体体重的时候还惊了下,直到第一次下泳池才恍然——雀宁腰腿间都挺有肉感的,平时藏在衣服里看不出来,加上身材匀称脸也显小,所以才会给人瘦弱的感觉。

        而此时此刻那薄薄的衣料被胸膛撑起稍许不起眼的弧度,领口被单肩包的带子扯得向一边偏离,虽然很快被雀宁整理好,但那肩头细致紧绷的皮肤仍在蔚鸿之脑海中留下不肯消散的印记。

        这衣服的领子也太低了点,太容易走光了。

        蔚鸿之皱起眉头,想到雀宁工作的时候也许会有领导或者同事在旁边站着看,稍一低头也能看到这幅光景,难以形容的烦躁便涌上心头。偏偏当事人还无所察觉,见蔚鸿之像是突然在为什么烦扰,雀宁疑惑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雨大了可能不太好回去。”蔚鸿之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跟雀宁一起走出餐馆,拿过放在门口的雨伞,雀宁站在最上面一层台阶撑起来,看向蔚鸿之。

        蔚鸿之微微低头钻到他伞下,抬手握住伞柄朝上一些的地方:“我来撑吧。”

        他个子高,打伞也方便。雀宁松开手,拇指擦过蔚鸿之手掌的侧边,短暂的接触让两人稍稍都有些分心。蔚鸿之把手挪到伞柄的位置,上面仿佛还残留着雀宁掌心的温度。

        他稍微侧身在后面,这姿势颇有种将雀宁护在怀里的感觉。两人朝着停车的地方走,雨一点没有要变小的趋势,一顿饭的功夫地上就已经积了不少的水,他们专注脚下,又免不了被淋湿身上。

        重新回到车里,蔚鸿之抹了把胳膊上的雨水,将雨刷器打开,已经很低了,他得先把雀宁送回家才行。

        但老天没给他留出足够的时间,行驶到半路雨势骤然瓢泼,雨刷器清理的最大速度都赶不上前挡风玻璃落雨的速度,视线中全是被雨水晕染出无数倍的昏黄灯光。蔚鸿之皱起眉头,将车速放到最低,缓慢行驶了一段时间后,靠着空荡的路边停了下来,打开前后雾灯和危险警报灯:“不行,能见度太低了,稍微等一会儿看看情况吧。”

        被一场大雨困在车内是会让人有些慌乱的情况,但当一同作伴的人是蔚鸿之的时候,雀宁心中却生不出丝毫紧张,反倒有些雀跃,因为这意味着他能跟喜欢的人再多待一点时间了。

        “没事,那就等等吧,安全第一。”

        暴雨天临时停车不能熄火,空调的风吹着挡风玻璃的内侧防止起雾,雨砸在玻璃和车顶上噼啪声响不绝于耳,环绕着车内有限的空间。一时间谁都没再说话,蔚鸿之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罕见地有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在办公室等雀宁的时候被他玩得快没电了,只能扯过车上的充电线先充着。

        雀宁放松地陷在皮质座椅里,侧头望着窗外,侧脸被来自路灯的光晕染成温暖的颜色,蔚鸿之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从他耳后的一小块皮肤顺着脖颈的线条掠下,到达锁骨处,终止于从短袖中露出的手臂。

        似乎察觉到旁侧的注视,雀宁看过来,和蔚鸿之对了个正着,他不明所以地对蔚鸿之笑了下,歉意道:“要不是要来接我,鸿哥现在也不用被困在这里了。”

        “没事,反正我就算在家也闲着没事干。”蔚鸿之心想我跟你被困在这里可不比你跟柯天朗困在车里好一万倍吗?他有点心不在焉,刚才自己沉溺于雀宁容貌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起了邵辰风,当时他觉得对方恶心至极,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不,还是有区别的。

        邵辰风把所有龌龊的想法都付诸于了实践,而他则会永远克制着,不会去伤害,也永远不会让雀宁为这不应该出现的感情烦扰。

        他的错误,他自己一个人承担就足够了。

        雨声哗哗,让车内的空气沉闷得近乎暧昧,瓢泼雨幕成为最好的遮掩,圈出私密的空间,将外面的一切阻挡。谁也不会知道车内正发生着什么。

        蔚鸿之拧开电台,随便挑了个频道,沙哑的女声从音响中传来,正用辨认不出的小语种唱着舒缓的歌。

        蔚鸿之听不懂其中内容,但大概能猜得到是一首情歌,他没有换台,只是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听着雨落和那首歌,时不时侧过头去看身边的人。

        雀宁对着手机打了个几个字,像是在给家里说要晚一点回去,随后便将手机放下不再看它,他眸光柔和,望着被雨幕模糊的前方,像在发呆,又像是在出神地想着些什么。

        会想些什么呢……蔚鸿之默默地收回视线,那首歌唱到了高.潮,女声嘶哑吟唱着,似在诉说着某种求而不得、又或者永远不被祝福的苦痛。

        谁都不曾想到,雨夜被困在车里沉默着的两人,此时此刻正想着近在咫尺的彼此。

  https://www.71du.com/book/8842/4839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