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读小说网 > 崩坏神话 > 第六百六十章

第六百六十章

        七彩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七彩流光不断的射入漩涡之中,慢慢的空中出现一道奇景,七彩流光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疯狂的向着这道漩涡飞射而来,这道漩涡也在飞速间逐渐变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彩球。

        当彩球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再也吸收不了一缕流光,没有进入彩球漩涡中的彩光竟然迅速破灭消失,只剩下这一个彩球横在半空。

        白雪神女惊讶万分,如此奇景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彩球之中,张扬已经麻木,他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也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但是他的全身就像一道喷泉一样汹涌的喷洒着鲜血,鲜血自空中飘洒,红的鲜艳,形成一片血雨,令人触目惊心。

        张扬身上的肌肉也渐渐干枯,看起来就像一张白纸紧紧的贴在骨骸之上,犹如一具老尸。

        空中洒落的鲜血渐渐消失,因为张扬身上的血液已经完全干枯。就在此时,彩球中的彩光突然涌入张扬的身体。

        随着彩光的进入,张扬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的恢复了光泽,且肌肉越来越饱满。

        张扬也慢慢地恢复了知觉,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拥有着无穷的力量,他渴望着发泄,于是发出大吼。

        吼声犹如山崩地裂一般轰鸣,震得下面这一片陆地都发颤。就连白雪神女也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躲出了一段距离。

        怒吼之后,张扬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好受多了。不过七彩流光还没有被他完全吸收。就这样,张扬安静的盘坐在这些彩光之中,等待着这些光芒全部进入自己的身体。

        白雪神女虽然有些担忧,但也不敢在此时打扰张扬,便只能在远处默默的关注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空中的流光也终于全部消失,露出了张扬的身体。

        只不过当白雪神女看到张扬此时的样子后,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

        张扬拥有了神奇的力量,也自然而然的学会了飞行之术。他此刻站在半空,正一脸得意的看着在下面看着自己的白雪神女,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但却长出了一身彩色的毛,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尾巴的彩色猴子。

        张扬看到白雪神女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很是疑惑:“怎么了,她为何这样看我?”

        张扬心中不解,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现身上长出彩色的毛,顿时发出数声怪叫,身体也缓缓的向着下面落去。

        落在白雪神女身边,张扬疑惑而又沮丧的说道:“我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我还没有女朋友啊,将来谁还敢嫁给我啊?”

        本来白雪神女也很诧异,但是看到张扬现在这幅滑稽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笑,摇头道:“你现在拥有了一些神奇的力量,样貌是外在的,评价一个人美不美要看他的内心善不善良。一个人要有内涵。”

        张扬挠了挠头,嘿嘿笑道:“爱心什么的我一直都不缺。”

        “你倒是不谦虚,不过你这挠头的模样还真像个猴子。呵…”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这片陆地突然颤抖起来,地面逐渐的崩裂,那些小花小草也都瞬间凋零枯萎,小动物们疯狂的奔跑着,拼命的躲避着这场灾难。

        看到这样的场面,白雪神女突然狂笑起来,笑着笑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张扬并不傻,稍微一想便猜到这个神奇的虚无界即将破灭,而白雪神女如此激动是因为虚无界一旦破灭,那么仙子鉴的禁制便会消失,这样就可以离开断魂谷了。

        十年被困,一朝解脱,想必谁有这样的经历都会这般激动。

        白雪神女虽然激动,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她迅速拉起张扬的手,二人突然在这个空间中消失了。

        转瞬之间二人又回到山洞之中,此时红莲与战马也都在山洞之内。

        看着白雪神女与张扬出现,红莲与战马也放下心来,不过当红莲和战马看到张扬此时的模样时,他们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战马笑得更加夸张,身体一颤一颤的前脚踢着后脚。

        张扬感觉脸上无光,便用力的揍了战马一拳,哼道:“你笑什么笑,老子这个样是因为老子是孙猴子转世。而且你是我的战马,我就是看管你的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一名超级弼马温,哈哈!”

        就在他们吵闹的时候,洞中墙壁上如荧幕般流动的彩光也全都消失不见,那一片花丛也慢慢消失。见状,白雪神女大喝一声,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快走,这座山洞就要塌了!”

        三人一马迅速离开山洞,片刻后山洞便崩塌下来,碎石飞泻,山洞这个位置变成了通往外面的一条通道!

        看到这条大路,几人全都欢呼起来。就在几人欢呼的时候,一面玉镜慢慢的从碎石中飘了出来,白雪神女眼神复杂的看着这面玉镜,最终将其收了回来。

        拿着这面玉镜,白雪神女对自己的女儿与张扬说道:“这个就是困了我十年的仙子鉴。”

        张扬微微一笑,轻声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如今我们已经有了离开的路,那么就一路向前,外面的世界一定会很精彩。”

        红莲重重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握住母亲的手,柔声道:“张扬说的对,我们不能为了仇恨而抑郁终生,我们要向前看闯出一条大路,让十年前那个抛弃我们母女二人的负心汉知道没有他我们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然而,白雪神女却是脸色沉重,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还年少,自当去外面闯一闯,但是娘累了,厌了。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我也不愿再去那烦扰的世上再走一遭了。”

        “既然娘不愿意离开,那么女儿也不走!”红莲紧紧的握着白雪神女的手,轻轻的将头埋在她的怀中。

        白雪神女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摇头道:“我知道你向往面的世界,娘不会强留你。你就跟着张扬离开吧,他现在获得了一身神奇的力量,可以保护你。如果你在外面累了,就回来陪娘好了。”

        看着她们母女二人,张扬说道:“听了你们之间的对话,让我想到了我那个世界古人所作的一首诗。”

        白雪神女与红莲同时看着张扬,露出疑问的目光。

        于是,张扬望着周围连绵的山脉,叹道: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孟晓挥舞着手中的宝剑,剑锋烁烁,锋芒毕露。剑锋所指,其剑势如怒龙飞天,剑鸣如吟。

        孟晓跟着他的师傅修炼了二十三年,其间学了一些法术都是半吊子水平,而他却独爱剑术之道。

        青山绿水,白露如霜。清晨的空气格外清爽,孟晓正在山洞前认真练剑,但洞中传出响亮的鼾声却打乱了早晨的宁静。

        孟晓已经习惯了这种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即便鼾声如雷也丝毫影响不了他练剑的心情。

        “啊~~”

        洞中传来一道长长的**声,孟晓知道这是自己的师傅醒来了。

        孟晓的师傅没有名字,他自称为糊涂大仙,他做事糊涂说话糊涂,就连教徒弟也是糊糊涂涂。

        糊涂大仙穿着一身白袍,长须拂面,白发如雪,倒是有一股仙人的气质。但是流过嘴巴的鼻涕泡却是大大的毁掉了他仙人般的形象。

        糊涂大仙走出山洞,摸了摸嘴上的鼻涕,然后对着自己的徒弟咧嘴一笑。

        孟晓看着自己这个师傅也是直翻白眼,要不是这个老家伙当年强行从修真界第一高手的手中抢过来,那么他早就会成为当代第一剑侠了,那还会像现在这样学什么都有始无终。

        “嘿,小子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就是想学为师的裂天剑法么。”糊涂大仙眯了眯眼睛,走到孟晓的身边然后伸出手将鼻涕在孟晓的身上擦了擦。

        “……”孟晓皱了皱眉,叹道:“师傅啊,您就教我吧,这三流的剑术实在是太弱了,才勉强能够杀死一头大象而已。”

        糊涂大仙瞪了瞪眼,哼道:“能够杀死大象还不知足?”

        孟晓抱着肩膀,露出一丝向往的目光,出神地说道:“是啊,那天我看师傅随意一剑劈上天,只见一道耀眼的剑芒穿了过去,天边的一只小鸟就被劈了下来!师傅,那可是天边的小鸟啊,就那么被你用剑芒给劈下来了!”

        糊涂大仙无语的看着孟晓,摇头道:“我那天只不过是嘴馋了想吃野味就随便烤烤小鸟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师傅…”孟晓撅着嘴摇晃着糊涂大仙的肩膀。

        糊涂大仙全身一哆嗦,赶紧闪到一旁,哼道:“肉麻死了,以后你要是再敢学人家大姑娘撒娇,我就把你扔到南边的湖中喂水妖!”

        孟晓眼神一勾,嘿嘿笑道:“您要是不教我裂天剑法,我就一直对您撒娇!”

        “好吧,我怕了你还不成么。”糊涂大仙只能作罢,不再拒绝孟晓。

        孟晓自是欢喜万分,眼巴巴的等着师傅教他剑术。

        糊涂大仙看着孟晓,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侃侃而道:“剑之大道,当以雷电为锋,风云为锷,天为剑身,地为剑柄;下抵九幽黄泉,上临玉宵苍穹,开以阴阳,制以五行;出之无形,收之无神,纵横*,睥睨八方。此剑一出,恍如雷霆之势,天地皆破,万物遁形!”

        说到这里,糊涂大仙便闭上了嘴巴。

        孟晓迷茫的看着糊涂大仙,疑惑道:“这就是剑诀?”

        “对啊。”糊涂大仙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然而,这一次孟晓并没有纠缠下去,而是坐在洞口旁认真的思考起来。

        糊涂大仙见状,脸上露出惭愧,说道:“你别认真啊,我只不过是敷衍你随便说了几句而已。”

        孟晓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然后又沉思起来。

        “……”糊涂大仙无语,便也不管这个固执的徒弟,独自一人走回洞中,不久后鼾声又响了起来。

        孟晓一开始若有所思,现在已经渐渐的行动起来。他心中默念着剑诀,手中的剑也随之挥舞。

        “剑之大道,当以雷电为锋,风云为锷,天为剑身,地为剑柄。是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剑与天地合一!”

        孟晓略有所悟,心念衍生间便将这一剑挥了出去。看似随随便便的一剑,却是夹带着无匹的力量,剑指苍天,惊人的气息直冲天穹,没入云霄之中,却是将那云雾击散!

        孟晓自己都惊讶万分,他只不过是有些领悟,却没想到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威力。

        就在孟晓惊讶这一剑之威时,空中突然传来几声破骂,外加一声马嘶…

        孟晓抬头望去,发现一匹马竟然驮着一只猴子和一个女孩儿向着下面急速降落,转眼之时便落在了地上。

        战马落在地上,顿时发出一声嘶鸣,显得有些痛苦,而那只看起来很像猴子的怪物突然从战马上跳了下来,挥手指着孟晓吼道:“你有病呀,没事练剑瞎发什么剑气,你的剑气伤了我的战马,你赔我!”

        孟晓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像猴子一样全身五彩斑斓而且会说话的怪物,疑惑道:“刚刚我练剑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你们啊。还有,你是何方神圣?”

        这个怪物当然就是张扬了,张扬与红莲刚骑着战马离开断魂谷,他为了显摆自己获得的神奇力量就将自己与其他伙伴同时升上半空,看起来就像他和红莲骑着战马飞在空中一样。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们刚飞行一段距离便被一股惊人剑气的余波打中,张扬与红莲倒是没有受伤,但是被他们骑在身下的战马却是受了伤,马屁股被剑气擦破了…

        于是便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https://www.71du.com/book/925/15907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du.com。71读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1du.com